Boys love: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只想着上我!

2019-04-10 作者: 阅读:

Boy‘s love: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只想这上我!

书名:重生之后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试图掰弯我?

作者:祝灵

文案

第一人称攻

自由散漫的天才音乐人VS个性强硬的顶级巨星。

雷点:攻被受NTR注意

雷点:略微带有互攻倾向注意

极有可能是双重生

#看男主姓啥# #对号入座#

#隔壁金主兄弟□□戏配角身份友情出演#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念廷煜 ┃ 配角:苏昊天 ┃ 其它:唐心甜

==================

☆、楔子

在迈出那一步前,我最后掏出怀里珍藏的照片,看了凡凡一眼。

五岁的女孩天真地笑着,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一个没有爸爸的女儿。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舍的就是她,然而也是为了她……

我纵身跳下。

明天,报纸上就会有一条名人自杀的消息,能占据多大版面,已经不是我能关心的事。

过气的制作人,除了真心热爱我作品的死忠粉,也不会有几个人关心的吧。

幸好在结婚之前,我就和唐心甜做过财产公证,离婚后我的财务状况不会连累到她,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出此下策。

也曾经风光过,曾经呼风唤雨。

但现在就算是挖了我的肾,我也还不出那两亿诈骗款。

我死了,希望妻子可以带着我们的女儿过的很好。

我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好像睡了一觉才刚刚醒来。

眼前是发黄的落地灯光,雪白的墙皮,我恍惚了好久才想起,我今晚是睡在一间酒店里。

三天两夜连轴转的工作让我根本没机会回家,电视台旁边直接包了个酒店就住了下来。

心里的感觉挺异样的,然而却又莫名有点熟悉。

等我渐渐清醒,手臂触到一个物体,蓦然惊了一惊。

我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等我费尽了思绪,想起这个人是晚餐时将我灌的大醉,之后又莫名其妙跟我躺在了一起的小明星,我的心中,已经升起那个疑问。

“我不是死了吗?”

“还是做了一场梦?”

现在的我和刚刚从二十八层顶楼跳下,明明已经死去的我和活着的我,两个我重合在一起,让我分不清谁是现实,谁是虚幻;谁是将来,而谁是回忆。

眼前的一切都真实的不仅仅像是回忆——我抬起左臂,往床边熟悉的地方触摸着。

一台NOKIA的彩色屏幕G□□手机。

正是很多年前我曾经使用过的那部。过去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跑动起来。

是的,我记得这一夜,这的确是过去的我。

☆、Ch 1.

我的记忆力应该算挺不错的。

然而再好的记忆,也记不住十二年前走马灯一样爬上我床的小明星里的一个的名字。

比如眼前这个。虽说我记得他的脸,因为这个男孩长得不错,可是实在唱不了歌(他说他热爱唱歌)。

后来我也没帮他发专辑,因为小男孩的后台不够硬,也可能因为睡一觉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至少需要睡十觉。

我突然想起来,我曾是个双性恋。

没错,我生冷不忌,放`浪形骸,在这个圈子里,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人非常习以为常,甚至比我夸张十倍的也有。

我不太是个自我控制主义的人,然而这样说并不代表我滥交。想上我床的人很多,在十二年前,我刚好处在才华爆发的时候,创作出数首大卖金曲,也算是线上炙手可热的制作人,何况厚脸皮的说,我的样子也长得不差。

很多人都问我为何不去做歌手,但人的天赋点分布就是很奇怪。我以音乐为生,不代表我热爱唱歌,更何况我在这上面的标准很苛刻。

光凭我的长相和职业,就会赢得人青眼,更何况我在这个圈子里,还有一点小人脉和权利,所以拿想上我床的人的人数和我的实际夜生活一对比,我算得上禁欲。

挺有道德的。

但是我如果真的无可指摘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

我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某一些这十二年间发生的记忆碎片拼命地上涌占据了现在的我。我低下头,手里的旧式手机提醒我这些疯狂而又荒唐的事件还没有发生。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是六月三十号,我记得这一天,这一天。对了。

我就是在这第二天的选秀试音会上遇到唐心甜的。

时下是凌晨三点。我离开酒店房间,抽了支烟,走在熟悉却又陌生的街道上。记忆很是纷乱,过去和现在纠缠让我有种不真实感。

过去的那个我,在第二天听到唐心甜开口唱歌之后,会非常赏识,要将她收为自己的首位弟子。但那个时候的我真没想到我只是欣赏她的天分,她却想要上我。

而且,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可能对她有邪念,因为她今年满打满算才十六岁。

我在夜风出了一身冷汗。明天我要遇到的那个唐心甜,只有十六岁,她可能仍然想上我,而我很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再度濒临身败名裂。

不,我不能遇见她。我也根本不想遇见她。

我冷静下来,把当下的情形和我的记忆一捋,当下立断,从口袋里掏出那只本来应该再陪我一年的手机,一扬手,朝着桥下的河里远远飞过去。

OK。

明天公司和电视台就算把河抽干也找不到我了。至于我自己,则又等了好久,拦下一辆出租车,报出一个地址。

在车上我便装出很醉的样子,等到了苏昊天家里,把他砸出来,他最讨厌有人吵他睡觉,一定会骂我一顿然后收容我。谁会想到我躺在苏昊天家里装醉睡大觉呢?

我在苏昊天那里砸了半天门,他才来开门,看到我,果然是有点想骂人,然而忍住了。

“廷煜,你怎么这个点……”他带着不少的起床气把我让进屋里,伸手拖了一下假装醉的东倒西歪的我,半拉半扯把我扔到沙发上。

现在也已经凌晨五六点,很不早了。苏昊天最近应该也挺忙的,过去的那个我原本就知道,这些日子苏昊天处于新专辑前最紧张的地狱录音期间,在今天以前我大概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他的人了。

我们录音期间经常通宵工作,看苏昊天这黑眼圈,说不定四点才睡,就被我给炸起来了,挺倒霉的。不过,不找他找谁,谁叫我们是兄弟呢。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