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九章

  “其实,我还是先去买车吧。”黄佩华坐在驾驶座上,似乎有些沮丧:“这边来,也影响你的工作。白天吧,人太多,到了晚上或者中午的话,又影响你的收入。自己买了车,可以更晚一点学,等你下班了或者怎么样。”

  齐鸣揉了揉脸,挤出笑:“新车拿来学的话,还是不好。新车都需要个磨合期,这个磨合期没弄好的话,对车况影响很大的。而且副驾驶座上也没有刹车。”齐鸣踩了踩刹车:“尤其是你这么容易紧张,没有把关的,可不行啊。”

  黄佩华耸了耸肩膀。他也有些累了。从小到大他就没有装过傻,这时候才发现,装傻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儿。出库还好办,入库一定要撞到杆儿的话,心里必须有一杆秤。一般来说都是要尽量避免出错,像他这样严谨的人要力求出错的话,还真不容易。

  齐鸣叹了口气,侧身靠近黄佩华,手指指点点:“出库,杆儿到这边的时候,踩刹车停一下,等方向盘全部都打过来之后,再走……你再试试,对,这儿,停……该死!又熄火了。我就没有见过有谁能像你这么样子每停必熄火的……你干什么,喂,要下车,先把手刹拉好,记住了!你上哪儿去?”

  黄佩华也不理会齐鸣在后头乱吼乱叫,只是往驾校的外头走,还没有到门口,齐鸣的教练车就停在了他的旁边,那家伙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你走什么走啊!去哪儿?”

  黄佩华微微弯下腰,伤脑筋地说:“还是不学了……你不知道,我毛病多呢,你……我……”

  齐鸣放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越急,你就越学不会是不?行,你等等,过来,跟我进库……别跑啊,要跑,我可真急了!”

  黄佩华看着齐鸣把车子开回地儿,轻轻地笑了一下,跟了过去,见齐鸣把车门打开,费劲地调整着座椅,摸不清那家伙搞什么鬼,便静静地站着,看着。

  “你看看这儿,我的两只脚,这样子,踩下去的时候两只脚一起,然后左脚先抬,再右脚松。踩下去,试试看?”

  “不试。”黄佩华嘴一抿:“学不会。大不了不学了,也不过三千多块钱……”

  齐鸣气了,下车捶黄佩华的肩:“你是个败家子吧!我还偏不信你学不会。快点!不快点的话,我揍人了哈!”

  黄佩华耸耸肩,坐了进去,又开始从起步练起,前进后退,似乎还成。

  齐鸣像条大狗似的跟着车子跑,倒车的时候让黄佩华看后视镜,杆子到什么位置的时候就停下来,这样子就不会出线。到前面,这儿,停,诶,这次还好,打方向盘,到底,出去,方向盘打正,开一段,停,倒车,这儿要打方向盘了,同样打到底,对了,这不就进来了吗?

  齐鸣喘着粗气坐到副驾驶座上,拍了拍黄佩华的胳膊:“这样子,不就行了?”

  黄佩华低着头看着脚没有做声。如果不是看着齐鸣气喘吁吁地跟着车子跑的话,这一把,恐怕还是不行。

  “不是责备你啊,就是说,你别紧张,不是挺好?这个又不难。出去,方向盘打到底,进来,同样打到底。一般开始的时候就是这点弄不好,打方向盘的时候车子没停,方向盘打得慢了,角度就不对了。搞不清楚的话,打盘的时候干脆停下来。知道了吗?”

  黄佩华叹了口气,点点头,又问:“可是,这样子学了有什么用?感觉,好像很……就是故意难为人一样。”

  齐鸣也跟着叹了口气:“开车,往前头开,只要会起步停车,都容易得很,谁都会。最难的,是把车停好。停车的车位只有那么大。开车是看不出水平的,只有停车才看得出来。你没看到停车场,有些人半个小时都进不去出不来。这杆儿就是个参照物,参照物你懂吗?”

  黄佩华扭头翻了个白眼,再把头扭过来,点了点。

  “就是要慢慢地培养那个能力,那个估计的能力,方向盘打多少,车子会拐多大的弯,能不能进得去。说实话,好多拿到驾照的,最挫的还是停车……你看着啊。”

  齐鸣开始秀车技,前前后后,无论什么方位,方向盘一把到位,嘴巴里还叽叽呱呱的:“其实没有人等呢,慢慢蹭,总是能够进去的,实在进不去,也不会死人。不过要有人在旁边等着呢?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开车,人人都要停的,尤其在繁忙的街道,后面还有个侧方位停车呢,更难,瞧着了哈,怎么进得了库,主要是看角度,打盘,手和脚的配合,参照物,这儿是杆儿,到了别的地方,就是别的车子或者是墙壁。这儿杆儿碰到了没关系,真正停车,刮蹭事故,很多都是停车的时候造成的,一不小心,蹭了漆,一个面儿,好一点的车就是三四百,弄多了,保险费还要增加,所以,这个是基础。在这儿,只是教你一点基本常识,然后慢慢练,找感觉。大概什么点儿能够转弯了,盘子要打多大……”

  黄佩华三心两意地听着。学车,对他而言,开了个头之后,还真不是太难的一回事。难的,在于装傻。不过,齐鸣的耐心快到头了,再装,齐鸣要是不陪他玩了,后面就没戏唱了。

  齐鸣的手扶了上来,盖住了黄佩华的右手:“来,多练几下。脚下自己要注意着,手跟着我来,这样子,前进。如果出去太多,只要记得你看到的杆儿的位置,回来在同一个地方打盘子,万一不对,看后视镜,对,盘子适当调整,这样子,好了。再往前进……”

  齐鸣的手很粗糙。他说光开车可不够,也要学着点修车,万一在路上抛锚了,不会抓瞎。要学开车,得先了解车,了解了,才能驾驭好,不然,车子会跟你发脾气的。

  黄佩华手动了动,想让自己的皮肤更多地接触到齐鸣的皮肤。如果齐鸣是一辆车的话,黄佩华对他已经够了解了。可是那个还不够,驾驭他,可比驾驭一辆车要更困难。毕竟,他最多是一辆捷达,怎么开不出奔驰的范儿……呃,这个比喻不大准确。换个比方……找不到合适的比方,因为性倾向问题,是个不可逾越的横沟。

  黄佩华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东西。有人发帖,说他是个直男,怎么才能把他掰弯?回复是千奇百怪,其中有一个,让黄佩华很是郁闷了一阵。那人说直男虽然可口,可是不应该把他掰弯,爱他,就让他走容易的路,弯了,路会越走越窄,他,会越来越痛苦。

  黄佩华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好几年。他喜欢齐鸣,却因为齐鸣是个地道的直男,有老婆有孩子,掰弯他,几乎不可能。就算是做到了,他的家,就全毁了。即使知道齐鸣离了婚,黄佩华也没有打什么主意,毕竟离婚,他还是个直男。

  只是那把火越烧越旺,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即使知道两个人不仅仅是性倾向不同,人生观和生活习性也大不一样,也没有办法把他从心中抹去。就算是在K歌的时候看到齐鸣对女人那个色急的样子,心中苦,恨,惆怅,却仍然做出了尝试一把的决定。

  为什么要掰弯他?除了爱他之外,黄佩华又找了个理由。那家伙是个祸害,自己收了,就当作为社会除害吧。让齐翔宇有个正常的家庭──他们这样的三口之家,跟齐家父子再加个女人的三口之家相比,绝对是正常的──让齐翔宇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黄佩华认为,自己带齐翔宇,绝对会比齐鸣找的女人带齐翔宇靠谱些。黄家和齐家关系很好。收了齐鸣,俩家的老人都可以颐养天年。收了齐鸣,起码有好些女人不会被祸害了。黄佩华让自己坚信,齐鸣,是没有办法让女人幸福的,因为他虽然爱女人,却没有哪个女人能够降服他。而他的爱,有多么的靠不住。

  黄佩华侧脸看了看齐鸣。那家伙嘴巴里仍然在唠叨着。教别人学车,这家伙可没有这么尽心。当然齐鸣肯定是想要自己好好帮他带儿子,可是,也因为齐鸣喜欢他,照顾他。

  怎么样去掰弯一个直男?有许多的人出主意。黄佩华新加入的那个群中,各种各样的奇招都出来了,其中色诱,是个最被推崇的方式。黄佩华对此嗤之以鼻。齐鸣又不是个雏儿,他弄过的女人,自己怕么也数不出来。再说了,一直男,怎么可能会对同性的色感兴趣?

  强来?那也是不可能的。黄佩华既然孤注一掷,求的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永久。而齐鸣又是个不定性的人,要让他定下来,也许比改变他的性倾向还要难。

  黄佩华没有一个成熟的计划。只是依照本能,依照齐鸣的性格,一步一步来而已。

  要断绝齐鸣跟他朋友之间的关系?这是个蠢招。齐鸣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锁在家里的。老婆孩子都锁不住他,更何况是他黄佩华,他毕竟只不过是一个邻居,一个齐鸣关照的弟弟而已。

  色诱和下药?顶可笑的办法。当然对某些人而言,爱是做出来的。但是对他们俩个,不合适。毕竟齐鸣对跟男人Z爱毫无兴趣,而黄佩华,也不是那种强势到能够主宰一切的人。最起码,他不愿意伤害两家老人的心──虽然那个注定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水到渠成,伤害会被降到最低,成功的可能性才能放到最大。

  要不动声色地一步一步地来。要全方位的进攻。

  对此,黄佩华没有经验,但是无论怎么着,也要孤注一掷地试试看。成功,就皆大欢喜。失败,就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到上海去。以后的生活,也必定跟以前的生活一样,不会过不下去的。

  黄佩华看着齐鸣打起了哈欠,想着今天该收场了。齐鸣本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家伙,在他这儿,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不拿捏好分寸,会进不了库的。

  所以接下来黄佩华发挥得很不错,出库入库都很顺利。

  看到齐鸣松了一口气,黄佩华也跟着松了口气,说:“鸣哥,这个样子,就可以过关了吧?”

  齐鸣点点头,把车子停好,拉着黄佩华往外头走:“差不多吧,还有个移库,比这个更加简单。反正就是看参照物,控制好速度,打好方向盘,就可以搞定……我说,你怎么有点奇怪?”

  俩人在车站等公车,黄佩华随意地问:“怎么奇怪了?”

  “就是说,开始连不开窍,开窍了,一下子就好了……我说,你说你脑子坏过,真的假的?到底是什么问题啊?”

  黄佩华干笑一声,没有回答,见公车来了,跳上去。车子挺空,黄佩华找了个双人座,坐在了外侧。齐鸣跟着过来,从黄佩华身边挤了进去,靠窗坐着。

  黄佩华闭上眼睛,把胸膛中那口气吐了出来。齐鸣的小腿蹭过他的小腿,那个感触,很让他心慌。想起多年前齐鸣跟他说追慧妹子的事儿,说看到慧妹子,心跳就不正常。

  黄佩华知道此刻自己的心跳也不正常。

  “喂。”齐鸣胳膊碰了碰黄佩华的胳膊:“我说,你要给兔崽子的惊喜是什么?”

  黄佩华微微一笑:“啊,现在不能说,说了就不是惊喜了。还可以拿这个再约束翔宇几天吧……我没有带过小孩子的,也不知道他们的新鲜劲儿能够维持多久。所以这一招,要尽量多发挥点效果……不是吧,你的好奇心也起来了?”

  “切。”齐鸣往后一靠:“跟我卖关子?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别弄得这么高深莫测的吧,怎么说,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啊,怎么,翅膀硬了,搁我这儿搬俏啊?”

  “不是。是翅膀硬了,要自己飞了。”黄佩华低低地笑出了声。

  怎么说来着?要融入他的生活,要成为他的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份子。要融入他的血脉,要跟他融为一体,要吸引着他,要约束着他,要压制着他,要仰望着他。

  要到那个地步,当他试图跟你分开时,会像砍断胳膊砍断腿那么疼,要像掏心挖肺那么难受,要让他觉得没有你,就算是活得下去,也会痛苦得好像空气中布满了洋葱,让他动不动就会掉下眼泪来。

  就好像这么多年,你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一样。

  那个时候,也许性倾向什么的,就不会成为障碍了。

  如果仍然还是障碍,那么,也许,你真的只能放手了。甘心不甘心,都只有放手。

  现在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