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八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齐鸣哭丧着脸把儿子哄上床之后,郁闷地跑到阳台去吸烟。

  黄佩华给儿子做家教已经一个星期了,天天都是在齐鸣家吃的晚饭。也因为如此,齐鸣每天准时下班,去黄佩华的公司门口蹲守,然后俩个人一起坐公车回家,再然后,黄佩华在屋子里伺候齐翔宇,他在厨房里准备饭菜伺候一大家子,包括他的父母和黄家老两口。

  当然黄佩华的爸妈是不肯到齐鸣家吃饭的,没有那个道理啊。可是问题是,对门邻居诶,黄达跟齐宏利是一个工厂做事的,来去都是同路,赵晓青和林丽丽一起开了个小店,也是同进同出。回到家,黄佩华在齐家吃饭带孩子,黄家父母好不容易盼到自己的儿子回家住了,结果齐家见黄佩华的时间比黄家见黄佩华的时间还多,别说齐家老俩口不好意思,连齐鸣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累。辛苦。虽然买菜和洗碗是老人的事儿,可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口人吃饭,桌子上最起码要摆上个四五盆菜吧,不然也不像个样子。齐家老两口袖着手不帮忙,黄家老俩口,就算是想要帮忙,也进不了别人家的厨房啊!

  齐鸣做了两天的饭就受不了了,跟他妈说不成,这俩家虽然好,可也不能好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亲家公亲家婆,也不带这样子的吧,就算是有血缘关系的一个大家族,这年头,也不住在一块了,更何况,只是邻居而已。而且齐鸣要黄佩华帮忙,是图着自己能省事,这会儿,事儿反而多了好多。人吃完了饭也不能立刻就撤── 那是把齐家当食堂呢──若是坐下来继续聊天打牌或者耗着,他就得陪在一边。齐宏利也说不成。偶尔一起吃饭还没啥,天天这么着的,别说他们自己,黄家老俩口也忒不自在。

  还是黄佩华解救了他们。这一天黄佩华说要加班,早早地跟自己父母和齐鸣都交代了,并特别让他爸妈差一步回家,别到人家家吃饭了,这饭吃得,多受罪啊。赵晓青也顾不着是在讲电话,只是连连点头。转头就跟林丽丽说,晚上要跟着老伴有事儿,不能跟着她一起回家了。林丽丽便也如释重负,赶紧打电话通知儿子。

  于是乎齐鸣不用赶着回家做饭,可以留在驾校加班了。所以凡事有利有弊的。有黄佩华帮他带崽,就意味着齐鸣也得呆家里陪着,最起码开始阶段得如此。这么一来,晚上就不能加班,少了好多收入;也不能出去玩,缺了乐趣。谁知道加班加了一个半小时,家里来电话了,齐翔宇吵着要华华,不肯做作业,在撒泼打滚呢。

  齐鸣就纳闷了。说老实话,黄佩华带齐翔宇还是很有耐心的,可是除了那个周末外,这一周的时间,也没见他带得有多好。的确,黄佩华比齐鸣要有耐心,可是齐翔宇不是一般的皮。吃饭呢,黄佩华比林丽丽那个做奶奶的还操心,跟在翔宇P股后面跑。做作业呢,每写一个字,黄佩华就得唠叨一句,横要平竖要直,在一旁的齐鸣都觉得太罗嗦了,更何况是齐翔宇。黄佩华满头大汗,可也不恼,陪着说两句笑话,再哄着孩子做作业。

  但是黄佩华也不过一天没到,齐翔宇就翻了天了,这说明,最起码,儿子还是蛮粘着华华的。

  头疼,齐鸣不但要早点收工,还给约好一起出去玩的某个女人打电话放鸽子。回到家,拎着齐翔宇就开始打P股,弄得孩子哇啦哇啦大哭大闹,齐家老两口来劝劝不动,连对门黄家老两口也来了,才把齐鸣拉扯开。然后齐鸣就拎着皮带坐在旁边,看着儿子抽抽搭搭地做作业,心里烦,但是也抽着疼。

  齐鸣拿出手机,拨打黄佩华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齐鸣低低地骂了一声。

  黄佩华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好蠢。这个星期他去驾校呆了两个上午,上一次已经练得蛮好了,这一次,得,倒退得没边,拿着离合器没辙。好不容易车子能够动了,出库进库,每一次都不到点子上,即使齐鸣多给了黄佩华练习的机会,惹得旁边等的人敢怒不敢言,黄佩华也没有什么长进。

  头一次,齐鸣觉得黄佩华的脑子也许真的坏过,现在,是时断时续地坏着。就是一五十多岁的老太太都掌握诀窍了,怎么黄佩华硬是搞不坨清呢?读书读傻了吧?可是人也工作四年了,这种脑子,这种反应能力,怎么混得到饭吃啊!

  还有个讨嫌的人。那个李老板给齐鸣打电话打听黄佩华的事儿。齐鸣硬邦邦地回答说这是个孩子,请李老板放过他吧。李老板笑嘻嘻地说,这样一个好孩子,就算他放过,别人也不会放过啊?更何况人家已经是成年人,给谁吃不是吃啊,咱熟人,优先吧。齐鸣怒气冲冲地说李老板把他当做拉皮条的了,李老板诧异地问,哦,你不是拉皮条的吗?气得齐鸣把电话给挂断,然后打电话去骂球哥。球哥也劝齐鸣,说他们男人跟男人玩的,放得开得很,那个华华又不是你亲弟弟,就算是亲弟弟,一起出来玩嘛,有什么关系呢,又不会怀孕。

  齐鸣挂了电话,气得要死。那家伙可以把姨妹子舍出去,固然因为他自己不要脸,同时,他姨妹子也是自愿的,没啥好说。黄佩华可不一样。他可没有球哥的姨妹子那么贱。

  但是当时李老板摸他的大腿,他也没有拒绝……是因为太单纯了吧。读书读太早了确实不好。自己儿子也是读太早了,根本就没有定性,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也许,齐家的种,确实比不上黄家的种吧。

  虽然一直在黄佩华跟前充老大,齐鸣也不是不羡慕他不佩服他的。心中,是有着那么一点小小的自卑。不过齐鸣心糙,不会太在意,只是下意识的,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混成个小天才啊。

  那个时候,跟慧妹子新婚的那个夜晚,黄佩华被齐鸣的朋友挑唆着听洞房。齐鸣正干到关键时刻,听到床底下悉悉索索的声音,光裸着身子,从下面拽出了哭得快要断气的黄佩华。那个时候他吓坏了吧?从小淡定倔强的黄佩华,居然听洞房听到哭,每次想起来都要笑得肚子痛。

  回到卧室一看,儿子已经睡着了。旁边卧室父母也已经入睡。齐鸣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拎了一瓶啤酒,抽烟喝酒看电视,无聊到极点。想要出去玩,也没有兴致。

  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黄佩华,便接听。那边很安静,有隐隐的音乐声,黄佩华的声音很稳,微带着疲倦:“鸣哥?你找我?我刚才在开会……”

  “啊,是啊。也没有什么事儿。你一天没来,翔宇就吵翻了天,他很粘你啊。”

  “这样啊,很吵吗?你打他了?”

  “嗯,呃,你怎么知道?”

  “我爸好像也打电话了,估计,怕么是你打翔宇打得太狠了……耐心点不行吗?”

  “我想啊!可是小崽子,其实就是在要我的命吧。真是受不了。你怎么受得了他啊?”

  黄佩华沉默了一下,说:“我也受不了。”

  齐鸣傻眼了,轻轻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多嘴多舌,人家这话说出来,自己怎么接啊?按说应该回答道受不了就别带了呗,可是……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不过,还好了。当年鸣哥也觉得我很烦吧。带小孩子,原来这么不容易。我从来都是跟比我年长的人在一起的,就算是现在,公司里比我小的,也没有几个。其实我也不怎么会带孩子。而且翔宇很活泼很机灵,这样的孩子我基本上没打过交道。倒是你,好像朋友都是这种类型的……对了,你把我的电话给李老板了?”

  “什么?”齐鸣一口气差点没接上:“姓李的给你打电话了?我没有给他电话。那家伙你不要搭理,不是什么好人。”

  “是你的朋友。”黄佩华的声音还是那么淡定。

  “我第一次见这人。我跟你说,社会上的人,玩什么的都有,这人玩得特别邪。果断地告诉他,说你对男人没兴趣,他就不会再缠着你了。而且不搭理他,他也没有机会跟你套近乎。反正那帮子人,我不打算再打交道了。”

  “嗯……”没声了。

  “真的,有的人就是这么贱,千万别理他,越理会越来劲。你没有在外头玩过的,我跟你说,这外头,陷阱多得很呢,一个不小心,什么都给搭上。”齐鸣还真不放心。记忆中,黄佩华是很容易被人糊弄的。当初他紧守着,才没有被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给带坏。当然齐鸣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不过对黄佩华,他还是很对得起的。话说他是紧守着黄佩华,其实反过来说,也是黄佩华在拘着他。婚前有朋友喊他一起出去喝酒胡闹,因为要带黄佩华他没能去,结果那一天,那些个家伙喝酒喝多了跟人打群架,很被抓进去几个……现在想来,还真是庆幸啊,不然依着他那个性子,说不定此时还在牢里蹲着呢。

  “那个……不说了……这几天我还会比较忙,也许不能去带翔宇……”

  “几天?”齐鸣急了。

  “三四天吧……你跟他说,乖乖的,下次来我给他一个惊喜,不乖的话,惊喜就没有了。还有啊,爷爷奶奶带孩子,隔代亲,未免娇宠一点。你别当着他们的面教训翔宇,尤其不要当着他们的面打孩子,不然,效果会适得其反的。”

  “嗯。”齐鸣把腿架在茶几上:“其实你还是蛮会带孩子的嘛,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黄佩华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在网上查的。这段时间一直在网上查怎么带孩子的资料。这都是理论知识,实践的玩意儿,得慢慢摸索。

  齐鸣开始冒汗了。他养孩子,是粗放型的,交到黄佩华手上,怎么看样子要变成精养型的了?

  “还有啊,别在孩子跟前抽烟,二手烟不好的……我不想学车了。”黄佩华的话题又转开。

  “为什么啊?”齐鸣说:“钱都交了,干嘛不学了?不能退钱的啊。”

  “我知道。”黄佩华的声音带了点沮丧:“太笨了,学不会。”

  “不可能学不会啊,你是个天才呢!这样吧,你不用加班了,就到我们驾校去,单独教你。你可能是害羞吧,怕出错吧,单独教会好一些。然后再回来带小崽子。放心,你鸣哥在,哪里有学不会的道理?”

  “嗯嗯。那就这样。等这波事儿完了再说。翔宇不听话,你就说华华不给他好东西看了,超好玩的东西,他肯定从来没有玩过。赶明儿我抽空也给他打个电话。网上说,哄孩子就跟哄驴一样,要鞭子抽,不能抽太狠,还要用红萝卜勾引着。我想法子弄个很棒的红萝卜。”

  齐鸣低声地笑了。这小子,也不像脑子坏了的样子啊,也有鬼主意吧。不过,脑子坏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晨儿子起床,齐鸣边带着儿子吃早餐边把黄佩华的话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另外还格外加了好多要求。齐翔宇想要知道惊喜是什么样子的,齐鸣哪儿知道啊,只得胡说八道了一番。齐翔宇不信,直到晚边子黄佩华打了个电话来说那个惊喜会非常惊喜的,齐翔宇才算信了。

  凭着黄佩华的这个红萝卜,齐翔宇好歹乖巧了两三天。吃饭也好,洗澡也好,做作业也好,只要他不听话,齐鸣和齐宏利立马把黄佩华和他的话给搬了出来,说这样那样的话,华华不但不会给他惊喜,说不定,连面也不露了。

  现在的小孩子就是可怜,独生子女,连个玩伴都没有。而且跟齐鸣小时候那会儿不一样,现在的孩子,功课重,还有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要上,放学在家,找个同龄人玩都找不到。也许是黄佩华确实耐心,加上他到底见过世面,说出来的故事可以让齐翔宇听得一愣一愣的,所以才唬得住吧。

  齐鸣也是见过世面的。可惜他见的那些个世面,并不能拿在孩子面前炫耀。

  周四黄佩华给齐鸣打电话,说晚上得空了,问他晚饭在哪里吃,什么时候练车,要早一点才好,可以尽快赶回家带翔宇做作业。齐鸣说到驾校吧,吃个盒饭,省事省时间,他把晚上的加班给推掉。

  挂掉电话,齐鸣叹气。华华啊华华,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啊。学员请吃饭这码子事儿是泡汤了,跟着泡汤的,还有几包芙蓉王和晚上的娱乐活动。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啊。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哦!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