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七章

  恍惚又回到了十年前。下午当黄佩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旁边躺着齐鸣时,心里乱成了一团麻线,清理不能,斩断不能。十年前这样的情况是经常出现的,直到齐鸣身边多了个慧姐姐。没有想到,十年后,这个人再次睡在了他的身边。

  黄佩华颤抖的手摸了摸齐鸣的脸。这个人长得很忠厚老实,浓眉大眼嘴唇微厚,可是从来都是个痞子。但是他再怎么是个痞子,对黄佩华都是极好的。那种好,超越了邻居间的友善,超越了兄弟间的关照,是那种说不出来的好,让黄佩华觉得无比温暖十分安心的好。

  手指顺下来,摸了摸齐鸣的胸膛。那家伙也只穿了件背心。肩膀很宽厚,胳膊也很结实。齐鸣是不会搞健身这种屁事儿的。他是个体力劳动者。开车,也兼着修车,甚至还会搬货。在家里,费力气的活,都是他做。扛米搬煤气罐,齐家黄家的这种事儿,都是他包了。齐翔宇小时候,都是齐鸣扛着他跑上跑下的,就算现在七八岁了,也还常常赖在齐鸣的身上。所以齐鸣的身材虽然说不上有多棒,可是对于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男人而言,也算是很不错的了。

  齐鸣的腰,是那种男人的腰,不粗不细,很有力;齐鸣的大腿,粗壮有力。十年前,齐鸣也是常常背黄佩华的,虽然黄佩华发育得比较晚,不过也总算是个大男孩,还是有些沈的。那时候出去玩晚了黄佩华困了,齐鸣会背着他走上七八里路回家。

  黄佩华的腿慢慢地挪动着,蹭到了齐鸣的小腿。那家伙小腿上毛绒绒的,体毛不轻,那时候齐鸣动不动就笑黄佩华是白斩鸡──他还没怎么发育呢。齐鸣的脚很大,脚趾头分得很开。黄佩华有时候会以为那两只脚是两只小船,在陆地上也好在水面上也罢,势必都是稳稳当当地,绝对不会失踏。

  黄佩华手抖得更加厉害,轻轻地放在了齐鸣的裆部。那儿,鼓鼓囊囊的。黄佩华还依稀记得那个东西的模样,很多年前俩人一起洗过澡,记得更加清楚的,却是齐鸣新婚那夜他看到的景象,很吓人,很吓人的样子。

  黄佩华转过身,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颤抖,过了好久,身体才平静下来,可是脸和身上,一直都滚烫滚烫。

  此时在卡拉OK厅,看着齐鸣很熟络地差遣着服务员,跟那几个大大小小的老板打打闹闹,和邱老板一起对进来的小姐评头论足,倒酒灌酒跟人一起K歌,虽然地点和背景人物不一样,齐鸣那神气活现的样儿,跟十年前没差。

  黄佩华揉了揉脸。齐鸣把最年轻最老实的小姐推在了黄佩华的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别让人占了便宜”,黄佩华乖巧地点点头,坐在一边,看着齐鸣对身边的小姐动手动脚,心里五味陈杂,乱七八糟。齐鸣不仅仅是个痞子,还是个色胚。跟慧妹子结婚后好歹老实了一阵子,后来慧妹子怀孕,那家伙就开始在外头不干不净。最初也不过是油嘴滑舌揩揩油,后来做了货车司机,常年跑长途,胡混的事情就多了起来,直到他在外头招惹的女人找上门来,两口子吵得不可开交,慧妹子忍无可忍,终于跟齐鸣离婚了事。做朋友,齐鸣是顶不错的;做夫妻,齐鸣是最靠不住的。慧妹子哭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壮士断腕,散伙,找个靠得住的男人去了。

  这些事儿,都是黄佩华的父母跟他说的。逢年过节回家,也经常听齐家父母抱怨齐鸣不靠谱,有老婆儿子了,还不收心。他们一方面觉得对不起慧妹子,另一方面又觉得慧妹子未免小题大做。男人嘛,总是会冲动,犯了错,回头就好。慧妹子只是冷冷地跟林丽丽说,如果齐宏利也犯这种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林丽丽是否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林丽丽哑口无言。齐宏利在家里,差不多算是个妻管严。他要真跟儿子一个套路,林丽丽只怕会敲断男人的腿。

  坐在黄佩华身边的小姑娘并不怎么动手动脚,只是甜甜地笑着看着黄佩华,等着他采取主动。黄佩华对她视而不见,只是看着屏幕上的歌词和MV,竭力忍受着那几个人的鬼哭狼嚎。

  唱卡拉OK是件折磨人的事儿,你得听你并不喜欢的歌,听那些唱得比哭还难听的人嚎着。一个人唱歌,寂寞得能让人死掉,一群人唱歌,吵闹得能让你连寻死都没有机会。黄佩华喜静,就算是工作应酬,这样的事儿他也会躲得远远的。朋友聚会……他在上海结识的朋友,跟齐鸣和他身边的那一摊子人,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小时候没有什么朋友。不是别人不喜欢他,实在是,他比同学都小一截。齐鸣那会儿也不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大哥哥。大学他也没有什么朋友。大一时,除了住寝室和吃食堂外,他的生活跟高三那会儿差不多。所有的人,不是哥哥姐姐就是老师。大二那年,脑子坏了,却因祸得福,多了几位朋友,可是那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朋友,是那种相当于哥哥姐姐的朋友。工作了,同事就是朋友,隔了一层的朋友。

  在上海呆了八年,接触的,都是……精英。这会儿,齐鸣跟他的老板朋友们,跟精英可差了不是一丁半点。包厢中回荡着的声音,足以把人给逼疯。

  只是看着齐鸣,一切似乎都变得能够忍受了。却又更加难以忍受。齐鸣在女人的脖子上乱嗅着,齐鸣跟球哥划拳,那声音,比邱老板唱歌的声音更响。邱老板明明是个龌龊的家伙,居然在唱红歌,一首接着一首。

  旁边坐下了一人,紧紧地靠着黄佩华。侧目一看,李老板。黄佩华微微地点头笑了笑。这事儿很有趣,李老板怀里也搂着一人,却是个男孩。黄佩华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阵子。李老板很自然地要了个少爷,邱老板和其他人很自然地拿他取笑了一通,李老板很自然地取笑回去,然后,就是一通喝酒划拳唱歌,似乎李老板也没有被另眼相看。

  黄佩华稍微有点不理解。在上海那地儿,应该说比长沙要更加开放,只是在外头很多人混在一起的时候,同志,可没有这么放肆。他斜眼瞟了瞟齐鸣,那家伙跟其他人一样,对李老板似乎也没有厌恶,即使李老板捉着那男孩在亲嘴,齐鸣也没有躲过脸去,或者做出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李老板摸了摸黄佩华的手臂,凑到他耳边轻声地说了些什么。黄佩华没有听清楚,头稍微侧摆了一点。李老板凑得更近,热气喷在黄佩华的耳朵上:“小黄,你的衣服可真不错,哪儿买的?”

  黄佩华揉了揉耳朵,笑着说:“在上海买的。我之前都在上海工作。”

  “是吗?自己买的,还是有男人给你买的?”李老板声音里面带着笑:“不是齐老板吧?他没有那个品味,恐怕也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黄佩华愣了一下,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李老板。这人一副斯文败类样儿,眉眼间,也有着跟齐鸣类似的痞味,也带着一丝戏谑,还有那么一点渴望。

  黄佩华只是笑了一下,不再理李老板,视线又落在齐鸣的身上,正碰到齐鸣也看过来,视线对了个正着。黄佩华再次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很好,没事,齐鸣便呵呵笑着又捉着旁边的女人调笑去了。

  耳朵被人抚摸了一下。黄佩华不得不看向李老板。那家伙没有收回手,反而细细地捏着黄佩华的耳朵,又靠近,嘻嘻地笑着说:“戴过耳钉吧?怎么现在不戴了?而且,你还有戴美瞳吧?不过好可惜,齐老板似乎没有看到哦……说起来,直男很诱人,可是也很麻烦的……不如……”

  黄佩华举起手,握住李老板的手,慢慢地拉下来,笑,并不做声。

  李老板还准备说什么,齐鸣已经冲过来了,一把抓住黄佩华把他拉起来,到点歌的电脑边,大声地说:“你总是坐在那边做什么?过来点歌。说起来,我还没有听过你正儿八经地唱过歌呢,也唱一首让我听听看!”

  黄佩华耸耸肩膀,大声地回答:“我不会唱歌啊!”正巧这时,球哥嚎的一首歌结束了,黄佩华的声音在包厢里显得格外大,大得让大家都愣了一下,然后都大笑起来。

  有个老板拍着自己的大腿,吼吼地说:“我们这都是发泄,哈哈,发泄的,你随便唱,老子一定给你捧场!”

  话音刚落,下一首歌又开始了,省去了黄佩华回答的功夫。这是齐鸣点的歌,所以他一拍黄佩华的肩膀,转身去抢麦克风去了。

  黄佩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开始在点歌台翻歌单。他确实不大会唱歌,听的多,会唱的却很少。做个样子吧,免得扫兴。男歌手,女歌手,组合,翻来翻去也没有什么自己有把握的歌,倒是突然间想起了曾经看过别人唱的一首歌,蛮有味道,仔细地翻了翻,居然这里也有,便点了,准备到座位上去等着,就看到齐鸣拿着麦冲了过来,一把拦住他,然后边唱边瞟歌单,然后放下麦,把黄佩华选的那首歌调到前面,然后呲牙一笑,说:“你就在这儿等着,马上就到了。”也不等黄佩华回答,又拿起麦唱了起来。

  黄佩华笑着点了点头,站在齐鸣的旁边,看着他唱歌,听着他的声音在包厢里浮荡着。

  一曲完毕,齐鸣跟大家一起拍手,把麦递给黄佩华,冲着沙发上坐着的老板们一抱拳:“我兄弟唱歌啊,洋文歌,各位给给面子哈。”

  黄佩华也跟着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屏幕,声音缓缓地流淌出来:

  feelings,

  nothing more than feelings

  trying to forget my

  feelings of love

  teardrops

  rolling down on my face

  trying to forget my

  feelings of love

  feelings,

  for all my life I’ll feel it

  i wish I’ve never met you, girl

  you’ll never come again

  feelings,

  wo-o-o feelings

  wo-o-o, feel you

  again in my arms

  feelings,

  feelings like I’ve never lost you

  and feelings like I’ll never have you

  again in my heart

  feelings,

  for all my life I’ll feel it

  i wish I’ve never met you, girl

  you’ll never come again

  feelings,

  wo-o-o feelings

  wo-o-o, feel you

  众人忙着鼓掌忙着夸奖,黄佩华也只是矜持地笑了笑,把话筒还给仍然站在一旁的齐鸣,转身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着水杯喝了一口水,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静了下来,看眼前齐鸣继续忙乱地跟男人闹腾,跟女人调笑,想着这么多年的煎熬和最近一段时间的情绪波动,不由地独自哂笑一声,决定,终于做下了。

  一只手搭在了黄佩华的肩头,一个人靠在了他的身上。不用回头,黄佩华就知道是那个李老板。果然,耳边立刻响起了李老板的声音:“啧啧,你这唱歌,纯属对牛弹琴……齐老板那人,配不上你,不如,我来陪你啊?”

  黄佩华身子往后靠了靠,淡定地笑:“李老板说些什么,我没有听懂。”

  “装吧。”李老板的嘴巴几乎要贴到黄佩华的脸颊上:“咱们这种人,最要眼力。兄弟,你这个眼力可不怎么样啊。如果要玩痴心,齐老板可不是好对象,如果要玩刺激,齐老板的条件有限,也玩不起来。我在圈子里也算是老人了,带你这样的细伢崽子,最有经验。”

  黄佩华眼皮一挑,斜看了李老板一眼:“李老板,我跟你面前,还真没有什么好装的。”黄佩华小心地控制着动作幅度,尽量不碰到李老板的脸:“所以,我真没有听懂。”

  李老板右手放在了黄佩华的腿上,缓缓地抚摸着:“真没听懂?没关系,我慢慢地说给你听……”

  面前却突然出现一酒杯,俩人抬头一看,齐鸣乐呵呵地站在跟前,一只酒杯往李老板手上递:“来来来,李老板,你可真不够意思,刚还请你喝酒呢,你不给面子,我这兄弟,脸皮薄,也不是常出来玩的,可别把他给吓着了!”一仰脖,干了自己的酒,另一个杯子硬塞在李老板的手中,顺手把黄佩华给拉了起来,对其他人一弓腰:“不好意思哈,各位慢慢玩,我答应他爸妈早点把他送回去呢……李老板,改天单独请你喝酒!”

  也不等其他人回话,拉着黄佩华就出了门。

  黄佩华也没有出声,维持着笑意,跟着齐鸣走,上了辆的士,齐鸣坐到了后排,把黄佩华也一把拉了进来,等车子启动开走了,才问:“你去哪儿?回家还是去你住的地方?”

  黄佩华说:“回租的地方吧,已经很晚了,我爸妈可能都睡了。”

  “你没有钥匙?”齐鸣看着窗外问。

  “有。不过没有跟他们说要回去睡……鸣哥,怎么啦,不高兴了?”黄佩华心里在笑,问起来可是小心翼翼的。

  “没有……是我太猛了。我以前没见过李老板,不知道他好这一口。”

  “好……哪一口?”

  “你看不出来吗?”齐鸣转过头摸了摸黄佩华的肩:“他玩男人的。真是没味道,居然打我带去的人的主意……你……也怪我,算了。他有没有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还没有来得及吧。”黄佩华笑着说:“你这样,会不会得罪你的朋友啊?”

  “朋友?”齐鸣哼了一声:“是他们先不够朋友。再说了,怎么着你比较要紧些。”

  黄佩华笑,笑,笑,只是笑个不停。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