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5)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五章

  这顿饭吃得黄佩华出一阵子热汗再出一阵子冷汗。

  他充分领教了齐翔宇的实力,在饭桌上,这小子就没有一分钟安静吃饭的时候。开始拿着酒杯找爷爷碰杯,酒一入口,小子就哇啦哇啦哭了起来,眼泪鼻涕跟着往下掉,57度的白酒啊,不是开玩笑的。见大人们都乐得前仰后合,小子生气了,爪子一张,去挠他老爸的脸。齐鸣动作快,拎着小子的衣领子往旁边一顿,小子就开始找他爷爷的麻烦。

  齐宏利正跟黄达说着做工的事儿呢,没有搭理小子,小子就去找奶奶。林丽丽乐得咯咯笑,倒是赵晓青有点儿心疼这娃儿,可毕竟齐鸣不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好多说,哄了两句没有效果,赵晓青脸上有点下不来,就去偷偷地拉黄达,黄达看清楚状况,也不好多说什么。

  黄佩华没办法,自个儿起身去倒了杯水给齐翔宇,小子不喝,闹着要喝营养快线。齐鸣烦了,一巴掌拍在小子的后脑勺上,让他自己去拿。

  齐翔宇在冰箱里拿了营养快线,又嚷着说打不开,要齐鸣帮忙。齐鸣逗儿子,说打不开就不准喝。小子便用牙齿去咬。黄佩华瞧他两门牙都掉了,豁着嘴,没处下口气,便叹息着把瓶子拿过来打开再递给小子,小子乐了,在被子里倒满了,又嚷嚷着要给别人倒,跑到厨房拿了几个杯子,走到一半,手一滑,仨玻璃杯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齐鸣站起来要去揍眼泪汪汪的儿子,黄佩华只得又拦住了他,一边找扫帚扫地,一边安慰齐翔宇,说翔宇这么聪明能干又懂礼貌,知道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真是了不起啊。这地扫完,齐翔宇也破涕为笑了。

  总算臭小子安顿了下来,开始大口地吃东西喝饮料,那边齐鸣又闹着要看黄佩华的酒量,盯着黄佩华抿了一口酒,瞧着他脸上立刻飞起了红晕,齐鸣乐得咧开嘴笑,跟黄达说华华还是没长大啊,这酒量,也太浅了吧。

  黄达笑着摇摇头,说没办法,自己也是个浅量呢,华华随他。

  也就几分钟的功夫,齐翔宇又开始捣乱了。小子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个鸡腿钻到桌子底下,很认真地用鸡腿给黄佩华擦皮鞋,等黄佩华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才发现两只鞋子油汪汪的,色泽……很囧。

  齐鸣脸上挂不住了,这儿子也太皮了吧,丢脸丢大发了,把齐翔宇揪出来就打P股,打得小子哭爹喊娘,声音那个大哦,估计全楼的人都听到了。黄达夫妇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林丽丽喊了两句,齐宏利的脸也垮了下来。

  黄佩华没有办法,再次出马拦住齐鸣,又把齐翔宇拖到一边,俩人一个小凳子,黄佩华跟齐翔宇说用鸡腿擦鞋子太奢侈了,擦鞋子嘛,当然要用柔软的布,用鞋油是不是?而且自己这一双,是褐色的皮鞋,能够用黑色的吗?

  翔宇摇头说不用,要用褐色的,然后屁颠屁颠地拿来一个鞋盒子递给黄佩华。打开一看,好几盒鞋油,还有鞋刷子。黄佩华让齐翔宇看鞋油盒上的字,问哪一盒是褐色的啊?齐翔宇一个个地看过去,拿了一个,递给黄佩华。黄佩华看了看,得,是棕色的,便摇摇头,说这个是棕色的鞋油呢,你瞧这个字,不认识吗?齐翔宇有点儿沮丧,摇头说没学过。黄佩华就打开盖,让齐翔宇瞧,这个,是不是褐色?跟我这鞋颜色一样不?齐翔宇再摇头。黄佩华就笑了,说这就不行了。虽然吧用这鞋油刷一下,我等于有了双新鞋子,不过这样褐色上用棕色的,颜色就不漂亮了,而且刷不匀,会很难看的,是不是?

  齐翔宇大力地点点头。

  “那,这儿没有褐色的鞋油哦,怎么办?”黄佩华微笑着问齐翔宇。

  “去买一盒?”齐翔宇瞪大了眼睛。

  “是个好办法……不过,我们饭还没有吃完呢。”黄佩华一边用布把鞋子上的油擦了擦:“要不等一下我们再去买?你出钱还是我出钱呢?”

  “你出。”齐翔宇斩钉截铁地回答。

  齐鸣和那四位爷爷辈的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黄佩华也笑了:“但是是你把我的鞋子弄脏的呢?而且你还浪费了一个鸡腿……我好想吃鸡腿啊,结果被你浪费了……你这样不公平哦。”

  齐翔宇脏脏的手揉了揉鼻子,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下定决心说:“鞋油,让我爸买……鸡腿,晚上的我不吃了,给你吃。”

  黄佩华眨眨眼睛,轻轻地搂了一下齐翔宇,然后站起来,拉着齐翔宇去厨房洗了手,又牵着他的手回到餐桌旁,给小子再倒了杯营养快线,笑着把筷子递给他,然后埋头吃饭。

  齐鸣做的菜,典型的长沙口味,咸、辣、香,很好吃。而且菜的看相,也比以前要强很多。看样子,齐鸣其实也是个很能干的人,家务事,什么都会做。黄佩华还记得他读初中的时候,齐鸣已经在工作了,给某个小公司开面包车。上班吧,在市里面跑来跑去,没有哪条道是他不认识的。下了班,跑回来做饭,给黄佩华做饭,偶尔,在大人实在没空的情况下,也会帮黄佩华洗衣服。他会简单地修理家里的小电器,炉灶什么的。如果黄佩华作业完成得比较早,齐鸣也会偷偷地带黄佩华出去玩。

  齐鸣玩游戏很厉害。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电脑,都是在小店玩街机的。齐鸣很喜欢玩打斗的,或者赛车的游戏,他的一个游戏币,比别人的都经用。那时候一起玩的,还有齐鸣的朋友、邻居、同学什么的。可是不管有多少人在一起玩,齐鸣总是让黄佩华紧靠在他的身边,有时候也会让黄佩华上手。不过黄佩华从来就是个菜鸟,往往还不到一分钟,他就会被扒拉到一旁。

  齐家老两口和黄家老两口说着家长里短,说着厂子的变化和命运,齐鸣也常插嘴,说他的哪个朋友下山了,哪个朋友又找了条腿子,哪个朋友开了个店然后店子又被砸了。黄佩华只是听着,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说些好话让齐翔宇老实规矩一点,偶尔走一下神,想着如果如愿以偿美梦成真,那个时候的生活,不也就是这个样子?

  只是,终究只能是美梦啊,成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齐翔宇吃饭吃到一半,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地说:“我想好了,以后,我要做擦皮鞋的!”

  全体大人一起囧。

  齐鸣愣了一下,拍了拍儿子的头,说:“昨儿还说要当司机呢,今天换擦皮鞋了,你还可以再有点出息不?”然后端起了酒杯,站起来给黄达夫妇敬酒,很慎重地说有件事要拜托。赵晓青似笑非笑地说,什么事儿都好办,不过可不能给他介绍女朋友,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单身着呢。

  黄佩华愣了一下,脸更红了,嘟着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阿姨,这个事情,我是不敢劳驾您操心的。”齐鸣巨得意地笑了笑:“旁的东西不说,我的女人缘,还不是一般的好……是这样啦,您瞧我这儿子,头疼,我爸我妈也被他折腾掉了半条命了。我们都没有读过什么书,这会儿华华回来,我想请他帮我教一教翔宇。我看我们家这个臭小子,也还听华华的话。”

  黄佩华冷汗立刻出来了,一摸额头,一手的毛毛汗。

  黄达两口子对看了一眼,都陪着笑说:“这个,主要看华华有没有空啊……你也知道,他们那公司,事情也蛮多的。”

  “我知道啦,又不是要让他天天跟我守着。”齐鸣固执地站着,举着酒杯:“偶尔帮我管教一下啊,我是没有办法了,也给他请过家教,不过这小子爱捉弄人……”请是请过,也只做了两三次,齐翔宇太皮了,人也就是一大学生,扛不住,撤了。

  齐鸣的手落在了黄佩华的肩上:“我也不指望翔宇像华华这么有出息,只要能让他把字写到格子里去就成了,反正偶尔帮我看看嘛……华华,我请你吃饭啊?”

  黄佩华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低着头琢磨着。

  齐鸣终于坐了下来:“华华也是,回来上班嘛,为什么不住在家里啊,你们公司也不远啊,搭公车嘛,我知道的,我们俩一个线路,我就比你早几站路下……回来住吧,老是吃快餐盒饭的,嘴巴里没味道啊。你喜欢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黄佩华斜瞟了一下齐鸣,脑子里有点儿嗡嗡的,不由自主地就点下了头,还特诚恳地说:“不过我不能保证天天有空陪着翔宇啊,有时候公司要加班的……”

  齐鸣一笑,嘴巴咧得,能吞下个茄子,大力地拍着黄佩华的肩膀,又对坐在两人中间的儿子打着哈哈:“怎么样,华华陪你学习哦,开心吧!跟你说,华华很厉害的,我们厂的天才啊!当年他读书,那叫一个认真哦,我们厂,谁不知道啊?”

  齐翔宇偏着头看了看他爸爸,又转过头看黄佩华,很干脆地问:“华华,你会不会打我屁屁?”

  黄佩华干笑一下,摇摇头。

  “那,做完作业,能不能陪我玩?陪我看电视?”

  黄佩华继续干笑着点头。

  “那好。我同意。”齐翔宇拍着手笑道:“我要看毛片!”

  满桌的大人,喷酒的喷酒,喷饭的喷饭,齐鸣更是笑得肚子痛,拍着桌子嘎嘎的,跟池塘里扑腾的公鸭子一样。

  黄佩华热汗加着冷汗刷刷地流。他很想哭,可是看着满屋子欢快的人,只能强行把眼泪咽下。他爸妈似乎也很高兴。许是因为这样子,自己会比较多的在家里吧。

  回来工作的时候,爸妈也问过他是不是回家住。家里虽然小,虽然简陋,毕竟还是有两个卧室的。黄佩华当时的回答是怕工作要加班,有时候会要通宵加班,回家住,怕影响父母的睡眠。当然这个是借口,老的小的都知道这个是借口。黄佩华在外头飘了八年,再跟父母住在一起,怕是不习惯。同时,也有别的说不出口的原因。

  回家住,就跟齐鸣又做对门了。说不定会天天碰到……

  自己是个Gay,父母还不知道,回家住,介绍对象以及搞相亲什么的,事情就会多了……

  还有……

  那么多不能说的秘密。

  给齐翔宇做家教,是不是就可以天天跟齐鸣在一块?也难说吧。那家伙要赚钱,要玩。如果他耐着性子带小孩,齐翔宇不会这么皮的。黄佩华知道,其实齐鸣也有在外头租房子的,很小很破的一间屋子,供他夜游后落脚,或者带着女人做不好让父母儿子知道的事儿,比方说看毛片──这个是小儿科──为什么齐翔宇知道“毛片”这个词?

  更伤脑筋的是,黄佩华这一辈子就没有带过小孩,从来,他都是被人带的小孩。从小学到大学,他都是班上年纪最小的,高中和大学,他都是全校年纪最小的。在家里,齐鸣带他,就像带着个孩子,在大学,辅导员和同学都没有把他当做弟弟,基本上,是把他当作了小侄儿。而工作后,老板一直都罩着他,勾心斗角的事儿,都轮不到他的头上。

  今儿这几个小时,黄佩华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把脑力和体力都使用到了极限。这要给他做家教,还争取天天……会不会提早就秃头啊?

  黄佩华偷偷瞟了一眼齐宏利,齐爸爸已经秃头了,被齐鸣和齐翔宇折腾的吧?虽然看上去还很壮实,可是头一秃,人就显老了……还好齐鸣还没有秃头的迹象。

  黄佩华在这儿心里七上八下的,那边齐鸣已经在跟黄达说帮黄佩华帮东西回家住的事情了。还说早晚下班可以跟黄佩华一起走,吃饭什么的,他包了,中午可以一起去饭店吃,他在驾校,是天天都有人请客吃饭的。晚上如果他尽量不加班,回来亲自下厨做饭给黄老师吃。

  黄佩华的汗一直在流淌着,热汗,加上冷汗。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