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48)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四十八章

  两人低声地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以前的事,现在的事,以后的事。低声地慢慢地说着,开始时还没有条理,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慢慢的,两人说的话开始衔接起来,重点也摆在了以后。怎么去说服双方的父母,怎么带翔宇,怎么开始新的生活,面对新的挑战。

  黄佩华的心安定下来,齐鸣的情绪激昂起来。其实未来的生活跟过去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两个人,加上翔宇,将成为一个新的小家庭,而齐黄两家,除了仍然是好邻居之外,也将成为亲家。

  亲家。对着这个词,两个人都低低地笑了起来,笑不可仰。然后起身,把已经熟睡了的威威小心翼翼地扛起来放入养殖箱中,再退出那个房间,关上门。

  “我们的小家庭中,应该还有威威的位置吧?”黄佩华轻声笑着问。

  “那当然,虽然这个家伙该减肥了,不然什么时候它再被吓得发飙,你怕制不住它呢?”齐鸣搂着黄佩华的肩膀,耸耸鼻子:“我说,你身上一股子汗馊味……”

  “这两天都没有洗澡。”黄佩华有些害羞:“是不是很臭啊?”

  “很臭。洗个澡吧。”齐鸣拉着黄佩华往洗手间走。

  “怕么不行啊。”黄佩华伤脑筋地说,“伤口不能碰水。”

  “我帮你。”齐鸣哈哈地笑了起来:“又不是没有帮你洗过澡……不过,好多年前的事儿了。”

  黄佩华吃力地脱掉衣服。齐鸣看着他的身体,左胳膊,左胯,左腿上面,好几块纱布贴着的。

  “你爸……下手这么狠……我都没有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呢。“齐鸣心疼地说。

  “那是我爸……你是我什么人啊?”黄佩华为黄达辩解说:“也不是很狠,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动手,没站稳,摔了下来。没事的,医生说连疤都不会留下呢。”黄佩华很干脆地脱光了衣服,看着齐鸣搬了两把椅子,一个小的木质靠背椅,和一个高高的塑料板凳。

  黄佩华坐在了小的木质靠椅上,头往后一仰,笑道:“先洗头发吧?”

  齐鸣对着黄佩华的头研究了两分钟,头晕。额头上一伤口缝了线,如果用理发店的那种洗发方式,伤口上肯定会沾上水的,那么……这样吧!

  用盆子接了一盆水,拿着一个密齿的梳子,弄湿了,再把洗发水挤在梳子上,开始帮黄佩华梳头。沾点水,再梳一次,再沾点水,梳一次,不一会儿,头发上居然也起了泡沫,并且很服帖地,泡沫顺着梳子梳过的轨迹往后落下,一点儿都没有弄在伤口上。

  黄佩华眯起了眼睛。很舒服。他是个爱干净的人,这两天没洗澡,头发痒得他要命。齐鸣这样子不急不缓地用梳子刮搔着头皮,太舒服了,舒服得令他直哼哼。

  齐鸣也不着急,只慢慢地梳着,看着头发在梳子下柔顺起来,听着华华哼哼的声音,恍惚中,就好像他这样子做过好多次,好像做了一辈子。就这么安静地重复地揉搓着,梳着,似乎时间都停顿了。

  夏夜,空调开着,温度并不低,水滴落在身上,凉凉的,也很舒服。

  把泡沫全部都清理下来,再用湿毛巾小心翼翼地清洗着头发。黄佩华仰着头,眼睛上翻着看齐鸣,样子很可笑。

  齐鸣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用湿毛巾擦拭着,再用干净的梳子再一遍又一遍地梳着,左手并拢着,舀着一点点水,弄在头发上,直到似乎完全清理干净。

  齐鸣让黄佩华转个身面对着他,帮他洗脸。黄佩华笑呵呵地拿出一盒什么纸,抽出一张递给他,说:“打湿了,擦擦就行。”

  齐鸣便打湿了那张被称作是化妆棉的东西,帮黄佩华擦着脸,再弄了点洗面奶,指腹揉擦着黄佩华的面颊。年轻的脸,细腻的肌肤,眼睛闭着,眼睫毛抖啊抖的。这张脸看了十几二十多年,小时候红扑扑圆滚滚的脸,慢慢地变得瘦削,现在,有了胡子了,男人的味道扑面而来。

  拿着剃须刀帮黄佩华刮着脸。就着洗面奶的泡沫,刮起来挺容易挺顺畅。干净的下巴,捧在手心里,让齐鸣的心很软很软。

  再用化妆棉把脸擦拭了几遍。啊,头脸整好了。

  洗手间太小,齐鸣把椅子凳子拿出去,架场开始帮华华洗澡。

  身上,用湿毛巾打过,齐鸣戴上了黄佩华常用的洗澡用的手套,打上沐浴露,小心地帮他擦着身体的各个部分。纱布被撕开扔掉,胳膊上,胯上,腿上缝线的地方很有些难看。齐鸣不敢多看。他自己从小就跟人打架,伤疤多的是。可是见不得翔宇身上有伤口,也见不得华华这些缝线的地方,看着,让他觉得自己身上也痛了起来。

  黄佩华摸着齐鸣的头,说:“这个没关系了,一点点疼而已。”

  “还说没有关系。你看,这地方又有点出血了。”齐鸣咬牙说道。“说不定会有疤。”

  “呜呜,”黄佩华假哭道:“有疤了,鸣哥不喜欢我了……”

  齐鸣忍不住笑了:“你越活越回去了。小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活泼。”

  一遍又一遍地用湿毛巾把黄佩华身上擦洗干净,又出去弄了络合碘把缝线处再消了消毒,突然想起,还有胯部没有清理呢,便把手弄湿了,打上点沐浴露,帮黄佩华清洗小JJ。

  在他的手中,小JJ逐渐胀大,变成了大JJ,鸡头也从包皮中探出头来,并滴下了两滴液体。

  齐鸣啧了一声,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又弹了一下,见那玩意儿更是胀得厉害,变得很狰狞的样子,在他面前晃个不停。

  齐鸣哈地一声笑了,大拇指摸着鸡头,笑道:“那时候,我还要掰个半天才能把包皮翻上去呢,没想到现在这么自觉,这样子直截了当地凑过来让我洗啊!”

  黄佩华开始喘粗气了。低头看着齐鸣认真地帮他清洗着那玩意儿。不晓得那家伙是不是故意捉弄他,鸡头那儿,洗得格外的慢格外的细致,那个手法,gosh,真是的……

  湿毛巾一次又一次地擦洗着外部,再用化妆棉小心地洗着包皮和柱体。鸡头已经肿胀得要爆炸,那家伙还不紧不慢地伺候着。

  齐鸣突然站起来,三下两下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扔到洗衣篮中。他的下体,也狰狞地对着黄佩华,点头似的颤动着。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欲火中烧,却都克制着,不扑向对方。

  齐鸣慢慢地蹲了下去,再次弹了弹华华的JJ,哑声笑道:“华华,你这儿,还是没有我的大……要加油啊……”

  头慢慢地靠近黄佩华的胯部,然后张开嘴,把华华的JJ吞入了口中。

  黄佩华轻声低叫:“鸣哥……别勉强……”

  齐鸣口中含着黄佩华的那话儿,呵呵地笑着:“不勉强……一点都不……华华这儿,味道好得很。”

  黄佩华呜咽道:“鸣哥……”身体却自发地往前挺,更深地插入齐鸣的口腔。

  他闭着眼睛,感觉那话儿在齐鸣的口中,被舔了。

  要抓狂,黄佩华却不敢乱动,只是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垂在身体两侧。那玩意儿被舔了,被吞吐着,被齐鸣的口腔包容并爱抚着。

  鸣哥……这可……真的……弯了……

  齐鸣却没有感受到黄佩华心中的激荡,只是一心一意地玩弄着口中的那话儿。那个东西,自己身上也有。从来没有想过,居然自己也会膜拜他人身上的这个器官。只是,此时,真的没有丝毫的勉强。

  那玩意儿的激荡,他自己有过。也知道每一个细小的抖动和颤栗意味着什么。那种舒服和享受,他曾经有过。此刻他想要做的,就是让华华也从他这儿感受到。

  之后会怎么样?不知道。也许华华对他的迷恋,持续了十几年,也还将持续下去。但是也有可能,时过境迁,迷恋不再。不知道为什么华华会这样爱着自己。不过,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这个孩子的照顾和喜欢,会在现在,带上如此浓厚的X欲色彩。

  反正现在,很好,很痛快。希望之后,也是如此。真的有什么变故的话,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心甘情愿。

  黄佩华抓着齐鸣的头发,往自己跟前拉,又往外推。太刺激太兴奋,感觉快要爆发了,可是……那样子,鸣哥会不喜欢的。

  黄佩华挣扎着,在欲海中挣扎着。终于扛不住,猛地把齐鸣推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喷了齐鸣一头一脸。

  齐鸣被推得一P股坐在了地上,差点摔到茅坑里去。他一只手撑着地,仰着脸,看着黄佩华。那家伙脸上又是沉迷又是羞涩的表情。妈的好看得不得了。

  黄佩华站稳了,喘匀了气,睁开眼睛低头看着齐鸣。那家伙什么表情啊,戏谑,却又带着满足。而且那家伙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了舔在他脸上滑下的白浊的液体。

  蹲下来,拿着毛巾,细细地擦拭着那张脸。这张脸这么好看。他看了十几年,想了好多年,想着这么一直看下去,直到上面满是皱纹,直到头秃了,牙齿掉了。

  即使以后这家伙还是不收心,也没有关系。光是此时此刻,就已经值得他付出这么多,值得他继续付出。

  爱你就等于爱自己。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齐鸣站了起来,坚决地将黄佩华转了个身子,然后,下面开始往华华的臀缝里挤去。

  黄佩华的身体抖了抖,然后顺从地用手撑住了墙壁,张开双腿,让那话儿进入自己的身体。

  生涩,疼痛,都不要紧。

  身体紧挨着身体,然后,结合。

  齐鸣的手握住了他的半软的欲望,揉搓着。

  黄佩华的身体再次抖了起来,声音也跟着抖:“鸣哥,这以后,可不能摸女人的咪咪了……”

  齐鸣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开始抽囧插,手也在不停地套囧弄。

  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呼吸也都再次粗重起来。

  “没关系。”齐鸣喘着气说:“反正老子也喜欢开车,所以,可以换挡加速,也就值了。华华,哥要换挡了,要加速了……华华,跟紧了啊……”

  (全文完)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