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4)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四章

  齐鸣的动作很麻利,跟他开车时同样麻利。不过,也同样的油滑。熟练到油滑的地步。黄佩华还记得他小时候看齐鸣做饭时的样子。胆战心惊却又强撑着的样子。那个样子很迷人。

  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也另有迷人之处。

  齐鸣一边收拾着鱼,清洗,片下鱼肉,一边跟黄佩华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也无非就是问问黄佩华的工作,在上海读书工作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儿,现在有什么打算,今后是在长沙扎根了还是打算还要去上海。黄佩华应答着,袖手站在一旁,并不帮忙。

  “还以为你会要读博士呢。”齐鸣不以为意。黄佩华从小就是个少爷,什么事儿都是看着,不插手的。许是那些年养成的习惯吧,齐鸣也没有啥不平衡,把鱼片放在汤碗里,把芡粉抹上。

  “我连硕士都没有读的啊,还读什么博?”黄佩华低声嘟噜。

  “怎么不读呢?”齐鸣回过头,就见黄佩华眼帘低垂着,嘴唇嘟着,似乎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便鼓励地说。“我们厂,也没有哪个小孩比你更会读书的了……现在不是还有什么博士后?都说你肯定得拿个博士后才会住手啊。”

  黄佩华白了一眼齐鸣,低声答道:“博士后不是啥学历,就是……博士读完了找不到工作,找个博士后的活干。”

  “你为什么不接着读呢?”齐鸣把钉板清洗了一下:“那时候你说找工作,你爸妈也说让你继续读书吧?虽然厂子不行了,不过他们俩跟我爸妈一起也另外找了活干,也不是供不起你。”

  “有了工作的机会,就工作了呗。”黄佩华淡淡地说,“再说,读不下去了,脑子读坏了……”

  “啊?”齐鸣诧异了,凑近黄佩华道:“脑子读坏了?什么意思啊?”

  黄佩华往后撤了撤:“就是读太多了,脑子坏了,读不下去了,就这个意思。”

  “不会吧?你那么聪明,哪有读书把脑子读坏了的道理呢?”齐鸣穷追不舍:“再说了,真要那样,我们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啊?你爸妈也没有说啊?”

  黄佩华又往后退了一步:“他们也不知道的。”黄佩华别过头去,不看齐鸣。

  “别介啊……”齐鸣伸出油腻的手指头,作势要去捏黄佩华的下巴,想了想,又住手:“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怎么有事儿,也不让你爸妈知道?就算怕他们担心,也得说给我听啊,你可是我带大的呢。”

  “切。”黄佩华倒退着离开了厨房:“说给你听有什么用?未必你能帮我把脑子给瞧好了?你又不是什么医生。”话里,倒带出来一丝委屈。

  齐鸣还打算继续追问,就听到对门他老爸大声地吆喝:“齐鸣,把你儿子弄出去,在这儿都要吵翻天了,挨着个的报牌……喂,你别拿我的钱!”

  接着就是齐翔宇的哇哇大叫,齐宏利骂小孩,林丽丽骂老伴,黄家老两口拉了这个劝那个,好不热闹。齐鸣眉头一立,脸一黑,唬得黄佩华忙拉住他:“你做饭,我去招呼。”抢先一步出去,到自家一看,得,那孩子在地上打滚呢。

  黄佩华忙去扶,被齐翔宇一挥手,啪的一声响,正巧就抽在黄佩华的脸上,疼倒是不疼,把他吓了一大跳,旁边的几位长辈都给唬得呆了,跟着进来的齐鸣也不晓得为什么,炸了毛,伸手就要去拎小孩的衣领子,被黄佩华赶紧给拦住:“小孩子,没事儿的。”

  齐鸣气哼哼地说:“怎么没事儿啊?你爸妈都没有揍过你,我带你那么久,也没有揍过你的。”

  黄佩华哭笑不得,一把把齐翔宇搂在了怀里:“怎么是揍啊,说了没事儿就没事儿,小孩子闹闹,很正常的。乖,翔宇,别哭了哈。”

  齐翔宇最是能察言观色的,一看爷爷奶奶僵在那儿完全没有过来拉架的意思,他爸又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似乎只有黄佩华还有点儿护着他,忙缩在黄佩华的怀里,顺便把眼泪鼻涕擦了他一身。

  齐鸣也就是做做样子,见儿子也不哭了,也就不下手,只狠狠地骂了一句,转身又回自己家的厨房弄菜去了,一边还侧耳听着那边的动静。也不过一两分钟,打麻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然后是悉悉索索的声音,回头偷看一眼,原来是黄佩华抱着齐翔宇进了这边的房子,在客厅把齐翔宇安置在沙发上后,又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拿了个手提电脑进来。

  齐鸣赶紧说:“华华,别让他玩游戏。”

  黄佩华抬头有些发愣。齐鸣解释道:“玩游戏容易上瘾。他成绩一塌糊涂,再玩这个,更加糊不上墙了。”

  黄佩华仍然愣愣地看着齐鸣,倒弄得齐鸣觉得自己太鸡婆,便干笑两声,继续做饭。

  黄佩华在外头跟齐翔宇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清脆的童声响起。齐鸣低声一笑,那家伙在找歌放给齐翔宇听吗?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就会哄小孩了?

  又想了一下。黄佩华也有23了吧,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从六七岁开始就在自己P股后面跟着的小孩了。那时候,齐鸣本来野得要死,在外头玩得一声泥水回来还算好的,时不时还会带点伤,打架胡闹,男孩子不都是这样?记得那一回回家,见到放学回来的黄佩华,也才六岁吧,脖子上挂着钥匙,开门开了好半天都开不开。小孩子也不吭声,也不哭闹,默默地跟房门较劲。

  齐翔宇在客厅咯咯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孩子清脆的声音跟着电脑中放出的歌声唱着,叽里咕噜的,好像是外文吧?黄佩华到底是读过书的人啊,对付翔宇那个淘气得死的小家伙,也还算有一手啊!

  齐鸣蓦然想到了一个事情。是哦,华华是知识分子哦,不如让他来给翔宇做家教好了,那个,华华肯定不会狮子大开口吧,而且,看在自己曾是他的带头大哥的份上,说不定一毛都不用拔哦……不过,他说他读书把脑子给读坏了……怎么会啊,看上去,挺正常的嘛。而且脑子坏了的话,应该会找不到工作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得问问清楚。

  齐鸣对儿子的教育问题始终十分关注,但是带儿子跟那个时候带黄佩华真的不一样。黄佩华是个超级乖巧的孩子,那时候,他说什么,华华就信什么,而且读书写作业什么的,根本就用不着他操心。再说了,狐朋狗友聚会,带着黄佩华,不但不丢人,还能给他争脸面。开玩笑,厂子里唯一的天才,在他身边,跟个狗腿似的……

  而自己的儿子?还真不是齐鸣不疼儿子,实在是,照齐宏利的说法,齐翔宇像极了齐鸣小时候,不打不成器的。可问题是,一打吧,爷爷奶奶要心疼,对面的黄爸黄妈也要来劝架。而且……老实讲,齐鸣自己工作忙,应酬多,玩的花样也层出不穷,也实在没有耐心哄那个小崽子。

  焦心,怎么不焦心呢?可是再怎么焦心,也挡不住齐鸣玩的步伐……

  外头齐翔宇变腔跑调地哼着曲子,黄佩华也跟着嘀里哇啦地唱,仔细听听,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阿拉擦擦呀哔哔拉哔哔,拉吧哩邦标邦连邦波,哇吧哩吧吧吧哩吧哩”,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

  齐翔宇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拍起巴掌来了,好像黄佩华也在拍巴掌。齐鸣微微一笑,感觉自己特有成就感。瞧,自己带大的孩子,现在在带自己的儿子玩,如果能够把儿子交给黄佩华带的话,当年带小孩所费的心力,也不算白费了哈。

  齐鸣打着如意算盘,很乐和地在厨房里卖力地干活,等弄得七七八八了,想说让黄佩华收拾一下桌子端菜上桌,到外头一看,一大一小俩人并不在客厅里,转头却瞥见在卧室的书桌旁,黄佩华正在辅导齐翔宇做作业。臭小子坐得笔直的,蛮认真的样子,黄佩华一只手撑着头,笑嘻嘻地看着齐翔宇。

  齐鸣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得手都有些发抖了,两只手搓搓,耸耸肩膀,收拾餐桌摆菜。黄佩华这个样子看上去也还拿得住齐翔宇,那么请他做家教的事情,也还算有了谱了。待会儿餐桌上敲打两句。齐家和黄家关系一向不错,自己对黄佩华也还算有养育之嗯,再加上这些年齐家也算是帮了黄家的忙,这点子要求,应该不高吧。

  东西摆上桌,齐鸣又很勤快地把饭都盛好,想了想,又从橱柜里摸出了一瓶酒鬼酒,拿了几个酒盅出来,然后先跑到黄家招呼那四位打麻将打得忘我的爸爸妈妈们喊过来,再巨亲切地进卧室招呼黄佩华和儿子,顺便瞄了一下儿子的作业……好,总算能把字写进格子里了。

  各就各位之后,齐鸣先是给齐宏利和黄达倒酒,又给黄佩华倒酒。黄佩华伸手去拦,却被齐鸣另一只手拨开了,齐宏利和黄达也说,难得两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饭,又是齐鸣亲自掌厨,华华就给点面子,喝一杯吧。

  黄佩华无奈,只能接过了酒杯,放在跟前,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大能喝酒。最讨厌的是,一喝酒他就脸红,比煮熟的虾子还要红。只是确实……黄佩华偷眼瞄了一下齐鸣,太推脱,就见外了,而且这满桌子的菜,齐鸣一人弄出来的,也不容易。再说了,有多少年没吃过齐鸣做过的饭菜了?从前,一直都认为齐鸣做的饭菜最好吃,虽然不好看,可是好吃。现在,也着实想要尝尝了。

  齐鸣居然给他儿子齐翔宇也备了个酒杯,还往里面倒了几点酒,道:“儿子诶,今儿爸爸高兴,也让你喝上一点啊,男子汉大丈夫,不会喝酒可不成。爸、妈,黄叔叔,赵阿姨,我说你们在打牌没有瞧见,翔宇刚刚跟华华学了英文歌呢,唱得还蛮有样子的哈!”

  “啊,那个不是……”黄佩华还没有喝上一口酒呢,脸就开始发红:“那是个芬兰的歌,不是英文歌……”

  “芬兰?那可就更加了不起了,居然会说芬兰话了哈?”

  “不是不是。”黄佩华面红耳赤:“就是跟着音乐瞎唱的,我不会说芬兰话,也没有教翔宇……”

  “是啊是啊!”齐翔宇在一旁摇头晃脑,“就是叽里哇啦稀里哗啦瞎唱啊,华华说我们跟着乱唱一气就可以啦,还可以加词啊,想加什么就加什么,齐鸣放了个大臭屁啊臭啊臭啊臭死个人……”

  齐鸣一筷子敲了下去,正打到齐翔宇的头:“乱唱些什么啊!正经一点不行吗?”

  齐翔宇把筷子一扔,身子一歪就往黄佩华身上扑。黄佩华赶紧楼住孩子,瞪了齐鸣一眼:“他有想象力,很好的啊!那个时候你不也是瞎编歌来着,也乱唱一气的!”

  “谁说的啊?”齐鸣斜着眼睛。

  黄佩华哼了一声,摸齐翔宇的头:“你爸爸没有一点文学细胞,我们不理他。”

  齐翔宇也神气地哼了一声,丢给齐鸣一个大白眼。

  齐家老两口和黄家老两口齐齐地笑出声来,齐宏利拿起筷子敲齐鸣的头:“华华说得没错,我都还记得呢。那时候好多流行歌曲,都被你该词改得……咳咳……”看了看认真听着的齐翔宇,齐宏利住了嘴。小孩子模仿能力好强的,不定会学了怎么去献丑呢。

  齐鸣大大地没有面子,脸垮了一下,想了想,又挤出笑来:“这个都不说,刚才翔宇做作业呢,字都写到格子里去了,我瞧着,好像也没有什么错的。华华,你厉害啊,居然拿得下这个调皮鬼。”

  “翔宇才不调皮呢,是不是?他又没有偷人家的鸡烤着吃,又没有偷人家的内衣挂在讲台上……翔宇还小,不过也懂事的,是不是?”黄佩华没有看齐鸣的表情,只是很严肃地跟齐翔宇说话。

  齐翔宇十二万分慎重地点了点头。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