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2)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二章

  齐鸣觉得黄佩华这样子特别好玩。明明个子也不矮,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却还是以前的那个脾性。容易害羞,爱脸红,大人说什么,他都唯唯诺诺,绝不顶嘴。

  多么乖巧的孩子啊,齐鸣感慨着,比自己儿子乖多了,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跟个娃娃一样招人疼。自家儿子有这孩子这么听话,唉,自己都能够多活上几年呐。

  一把搭住黄佩华的肩,齐鸣对着那边的刘教练做了个手势,然后拖着黄佩华往他自己的车子那边走:“我说华华,你也莫到那边跟姓刘的练,人多死了。这个很简单,什么时候我的车子有空了,我来带你。再说了,那个练不练也没有关系,反正倒桩的时候再搞也成。到时候你挂我车子上……”

  黄佩华一看齐鸣的车,脑子里更加混乱。他车那边候着的人格外多,他这么冒然插进去,不得被旁边的人骂死?

  齐鸣倒一点都不在意,拉开后座的车门,让里面坐着的人出去,让黄佩华坐在后头,笑着吩咐他多听多看,自己就坐在副驾驶上了。

  黄佩华满头大汗。齐鸣特别照顾,学员们自然不好多说,不过白眼倒是一个两个地丢了过来。驾驶座上的一年轻男人笑眯眯地问齐鸣是不是碰到熟人了,齐鸣呵呵一笑,说这个是他屋里的崽。

  年轻男人和后座上另外两人齐刷刷地把视线投向黄佩华,把黄佩华囧得头都快埋到裤裆里了。齐鸣只是哈哈地大笑,回过身子又来胡弄黄佩华的头发,笑道:“别逗他啊,他脸皮比妹坨的还要薄呢……这个是我弟……”

  那三人齐齐松了口气,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黄佩华偷偷地擦了把汗。齐鸣那张嘴巴,还是贫得要死。黄佩华从小就被齐鸣挤兑着长大,这会儿,更是招架不住。不过,毕竟已经成年,再这样被齐鸣调戏,不是一般的丢脸了。黄佩华偷偷地捅了一下齐鸣的腰,仍然低着头。

  齐鸣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叹息。这孩子好歹也工作了三四年了,怎么还这么怯生生的。虽然逗起来很好玩,可是毕竟自从这家伙读大学以后,七八年,见面也不过寒暑假或者过年,毕竟生疏了许多,真要把人给逗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翻脸,遂摇摇头,不再逗他玩,改逗学员去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黄佩华脸上的红晕总算退了下去,心也总算不乱跳了,只是坐在那儿,看着学员进进出出,听着齐鸣嘴巴不歇气地调戏一下这个,捉弄一下那个,或者听他说开车的要诀,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中午时分。

  黄佩华看着车上的人都下去了,自己便也跟着下车,听齐鸣说上午到此为止,又有人扒着要请齐鸣吃饭,便拉了一下齐鸣的胳膊,细声说:“齐哥,我先走了,下午还要上班。”

  齐鸣一把又搂着他的肩膀,嬉笑道:“下午上班是不?那有什么好急的。这样,中午一块儿吃饭,吃了饭,我再让你走一下车,我说通过,也就算过了,然后再去准备理论考试,之后,就我这儿学倒桩,怎么样?”

  黄佩华还没有来得及推辞,齐鸣就又扬手大声对着远处招呼道:“刘教,一起去吃饭吧!跟你说个事儿。”

  刘教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先递给齐鸣一根烟,给他点上,看了一眼黄佩华,笑嘻嘻地说:“么子好事?他学车的事情吗?没问题,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好了。去哪儿吃饭?”

  齐鸣大手一挥:“旁边新开了个店子,家常菜,还不错,就去那儿吧。”推着黄佩华,让他坐后座,自己坐在了驾驶座,刘教毫不客气地坐上了副驾驶,请客的那两位,俩堂客,嘻嘻地笑着跟黄佩华一起坐在了后座。

  车子出了驾校,跑了几分钟,就到了一个装修挺朴素的店子,进门,黄佩华可开了眼界了,这店儿,没有供财神,倒是供了张毛爷爷的相片,墙壁上,还贴了各种语录。

  齐鸣和刘教走在前头,跟服务员说了几句,上楼,进了个包厢,落座,齐鸣和刘教就开始点菜了。

  黄佩华汗如雨下。这俩人还真是拿大。虽然说是学员请客,可是毕竟是人家请。这定餐馆要包厢点菜,那俩人,压根就没有征求学员的意见,甚至都没有多看人家俩眼,就算是客气地询问都没有。

  俩堂客只是嘻嘻地笑,一微胖堂客跟着服务员也出去,一会儿进来,拿了些烟,刘教、齐鸣和黄佩华一人两包蓝壳芙蓉王和几包槟榔。

  齐鸣和刘教只是对着俩堂客笑了笑,毫无推脱的意思,黄佩华更加尴尬,连连摆手说他既不吸烟也不吃槟榔的。齐鸣一推黄佩华,说人家客气,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之后把黄佩华跟前两包烟收了过去,给刘教一包,另一包,放在自己跟前。

  黄佩华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虽然他很少应酬,可是毕竟因为工作,还是会有跟老板出去饭局娱乐的机会。送东西的收东西的他也见过,可就没有见过齐鸣和刘教这样的人。不过也就是俩驾校的教练,怎么会拽得这么二五八万似的,这么……恬不知耻?

  俩堂客和俩教练开始聊天了。黄佩华听了一会儿,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个驾校生意好,每辆车上,足足挂了三四十个学员,当然也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学员学车,可是半天里,每辆车来学习的学员,也有十几个。黄佩华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下,也就是说,半天,每个学员最多可以上两三次车,每一次上车可以练习五到十分钟。学员们,无论是工作了的还是学生,都不可能天天耗在这儿的。就算是闲人,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于是,教练的生财之路就来了。中午和晚上可以加班加点。当然学员用不着另外再出钱,可是问题是,教练凭什么动用休息时间来陪着你学车啊,人总要懂味是不是?是。要懂味。中国人最懂味了。请客吃饭,送烟。一包蓝壳芙蓉王三十好几,两包,司机转手卖了,最少也能得六十。中午一顿饭两包烟,晚上一顿饭两包烟,教练的补习费就上来了。

  黄佩华在这里暗自汗呢,服务员端菜上来了。齐鸣拿起筷子开始招呼黄佩华,顺带也用筷子虚点了一下那两堂客,意思是可以动筷子了,率先就吃上了东西。

  黄佩华很拘谨,比那请客的俩女人要拘谨得多,拿着碗只顾着扒饭,不好意思夹菜。齐鸣看到了,哈哈地笑,给黄佩华夹菜,又对刘教说:“我这个兄弟,脸皮薄,比妹坨的脸皮都要薄。但是千万不要小看他,这家伙,超级猛,十五岁就进了大学,是我们那一片的名人啊!”

  刘教张大了嘴巴,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十五岁,那不是少年大学生?”

  “是啊是啊!”齐鸣骄傲地说,好像黄佩华真是他儿子一样:“十五岁啊!这家伙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比他,整整大了九岁,靠,我结婚的时候,这家伙躲我床底下偷听,我靠,把我老婆吓得要死呢!”

  满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黄佩华又开始脸红了,低声嘟囔:“又……又不是我要去钻的……是辉哥要我去钻的……我……我……”

  齐鸣爽朗地笑了起来:“你你你你个屁啊!好歹也有……那个时候十四岁了吧?也是高中生了,人家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单纯得呢,跟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女似的。妈的,老子办事,突然床底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把我老婆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大老鼠啊!老子下床一看,我靠,拽出个半大不小的小伙子,唧唧歪歪地在床底下哭呢!”

  齐鸣和刘教都拍着桌子笑,俩堂客也跟母鸡下蛋一样咯咯地笑,笑得黄佩华眼圈儿一红,撂下筷子就往外头走,被齐鸣一把拉住:“走什么走啊!都这么大了,早就开荤了吧?至于嘛,还害臊啊!”

  刘教一推齐鸣:“可别那么说,瞧这样儿,恐怕还是个童子鸡啊!”

  黄佩华哼了一声,强嘴道:“早就不是童子鸡了!但是鸣哥你这样,好不厚道!”

  “是是。”齐鸣笑得直打嗝,起身把黄佩华按坐在椅子上:“也就跟你开玩笑,你较什么真啊!好久没有看到你,说起来,每次一碰到你,就觉得,我TMD又老了好多……快坐快坐,你工作,也快四年了吧,在上海做事,什么事儿没见过啊,至于嘛,还这么怕丑。”

  黄佩华又哼了一声:“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像鸣哥这样没脸没皮吧?”

  “哟呵,华华,会顶嘴了?果然长大了哈!”齐鸣又回过头跟刘教低低地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个人一起爆笑起来。

  俩堂客同情地看着黄佩华,互看一样,低声叹了口气,把话题岔开,问齐鸣这一次桩考有几个过了的。齐鸣骄傲地说全部都过了,微胖的那个堂客惊奇地问说那个老太太也过了吗?齐鸣点点头,说放心,只要是他教出来的,基本上没有不过的,巴拉巴拉说了一通。

  这顿中饭黄佩华压根就没有吃饱,连半饱都说不上。齐鸣那个痞子,嘴巴里黄腔不断,还有那个刘教,也毫不逊色,说起驾校的事儿,驾校的其他教练,说起学员,叽叽呱呱的口沫横飞。黄佩华有些纳闷。一上午齐鸣的嘴巴就没有停过,这会儿也不停,不晓得有没有停的时候。

  吃完饭开车回到驾校,齐鸣首先就让黄佩华坐上了驾驶座,先教他怎么听发动机的声音变化,怎么从各种迹象断定有没有松到半联动,怎么挂档松刹车,怎么前进怎么倒退。

  黄佩华仍然不成。他太小心,松离合松得那个慢哦,快到半联动的时候,偏偏又忘记松刹车,等到记得松刹车了,得,半联动那个点已经过去了。

  齐鸣虽然有耐心,黄佩华受不了了。后座上俩堂客花了钱练不了车,不知道得有多哀怨愤恨呢。黄佩华蹭了吃的,还占用别人的时间机会,这不是太不识相了吗?忙跟齐鸣说下午要上班,得打卡的,必须得走了,下次再来练车吧。

  齐鸣嘴巴撇了撇,也没有再挽留,只说黄佩华回家看父母时可以到他家里打个转,只要他在,就可以带他一起练一下车。黄佩华点点头应了,仓皇下了车,急急地往驾校外头走去。

  齐鸣看着黄佩华的背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摇了摇头,从车上下来,让那俩堂客坐前头,他自己在后座上一歪,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天跟每一天一样,忙,但是有收获。晚上有另外的学员请客吃饭,也送了两包烟。这一次高档一些,是软的芙蓉王。收工之后,齐鸣拿着今天的收获──各种芙蓉王总计六包,到了名烟名酒回收点,换了钱,数了数,美滋滋地揣好了,到旁边的熟食店买了点鸭架子骨,转弯到了公车站,搭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老爸老妈都在客厅看电视,说他的儿子齐翔宇已经睡着了。齐鸣把鸭架子骨摆在茶几上,又拿了两瓶啤酒,一瓶给他老爸,一瓶自己喝着,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见儿子投降状躺着,脚丫子露在被子外头,便帮着把被子盖好,又悄悄地出来,把门带上,一P股坐在藤椅上,喝了一大口啤酒,问他老娘: “我屋里崽今天还老实不?”

  齐妈翻了个白眼:“老实个屁,跟你讲了不要让他这么早就读书,都三年级了,还皮得跟什么似的……今天老师打电话给慧妹子,说上课的时候你屋里崽翻窗户跑出去玩去了,老师把他捉回去,他还发脾气,咬了老师一口。慧妹子讲,如果你不好好带崽的话,干脆就把崽给她带,莫把细伢子的前途给耽误了。咯我也带不下地。晚上喊他做作业,他就在那里咬铅笔头,咬碎了还往肚子里吞,要他吐出来,他还不肯,发脾气,踢我。”

  齐鸣还没有说话,齐爸就开口了:“还不是你惯死的。还有你啊,鸣鸣,离婚都好几年哒,这几年呢,你的女人也没有断过,干脆再讨个老婆回来管崽不是蛮好?你怕你屋里爸妈死得不够快是吧?被你磨了大半辈子,现在搞哒这个小猪罗罗又来磨我们……什么时候是个头咯?”

  齐爸一边抱怨一边喝酒,一点都不诚恳。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