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2015-09-08 作者: 阅读:

  第十章

  小孩子其实是懂道理的,只要你耐心跟他去讲。如果你把他当做朋友,平等相待,好好交流,小孩子也会理解大人的想法,不会胡搅蛮缠。大人要充分肯定孩子的优点,培养其自信心,而不是发现问题就批评、指责或惩罚,这样才有可能使孩子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大人能够多关心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让他感觉到大人很在乎他,孩子就一定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人一定要有充分的耐心,小孩子即使懂道理,到底因为年纪小,会管不住自己。

  黄佩华觉得他从书上和网上看到的那些个育儿指导,除了最后一句话外,其他简直就是放屁。他已经把这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齐翔宇身上了,可是那个孩子,还是不听管教,或者说,管不住自己。黄佩华只要有一分钟的走神,齐翔宇准会跟着走神,并且十分钟后神还没有回来。他不守着,齐翔宇根本就不肯做作业看书,要听写生词什么的,他十个可以错上八个,碰到造句就更惨了,好些字,如“的”,他总能写成“白”,另一半,扔出去打酱油去了。

  黄佩华觉得头发丝都在冒热气。气急败坏到了极点。可是他还不能生气,因为齐鸣总是比他先生气,而那家伙一生气,就要打翔宇,之后,势必是翔宇哭闹,齐家老两口拉架,有时候甚至会闹到对门的黄家老两口出动才行。

  黄佩华的所有的工余时间都砸在翔宇身上了。每天晚上,两个周末,只要他不加班,就得耗在齐鸣的家里。开始时齐鸣还陪着,然后就是说要加班,在驾校吃完饭加完班后才回来,那个时候,翔宇往往都要睡了,甚至有一两天,等黄佩华哄完翔宇睡觉,回家又跟父母扯谈,一直到他自己也上床睡觉,齐鸣还没有回来。

  翔宇对那个大惊喜越来越期待,也就越来越闹腾得厉害了。黄佩华没有办法。惊喜他的确是有,可是还不能亮出来,不到时候,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好呢。翔宇哭闹,说黄佩华不讲信用。黄佩华说要没有做好前期工作,大惊喜会变成大惊吓,说不定还会变成大灾难。可是翔宇哪里肯信,控诉说不但爸爸不讲信用,连华华也不讲信用。

  被逼得没法子,黄佩华只得让步,说先给别的惊喜好不好,比方说……赛车?送一个遥控赛车当做小惊喜好不好?翔宇才抹着眼泪笑了。齐鸣很舍得在教育上给翔宇投资,买玩具,却不大舍得,再说了,他也没有什么时间陪翔宇玩。

  黄佩华于是在练车的时候把齐鸣单独拉到一边,要齐鸣周六不上班,带翔宇去买遥控车,他出钱。齐鸣拉不下面子,说哪能呢,我又不是买不起。黄佩华只是笑着说因为大惊喜还没有准备好,所以要先给个小惊喜来着,答应了翔宇的,总要守信。又旁敲侧击地说做父亲的,也要跟儿子守信。说了要带儿子出去玩的。齐鸣一摊手,说要做事赚钱,哪里有空,爷爷奶奶都带着翔宇玩的呢。

  “其实,”黄佩华做出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我觉得孩子还是跟慧姐姐比较好,起码慧姐姐总会陪他玩。”

  齐鸣要翻脸:“那可不成,他是我齐家的孩子,我的儿子,总不能管别的男人叫爸爸的!”

  “做爸爸,并不是花钱让他吃饱穿暖就够了,你得陪着他。现在,你自己去问翔宇,到底是你陪他多,还是我陪他更多?哄着他进了被子,他还要讲故事。你给他讲过故事吗?”

  齐鸣讪讪地笑:“不是有你给他讲故事吗?”

  黄佩华脸垮了下来:“我是家教,不是他爸爸!再说了,家教都没有我做得多!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给人做过家教的,现在,简直就是家教兼保姆!我一分钱没有得到还别说,每天跟你们家……”

  黄佩华说不出来了。那个煎熬。想着能够跟齐鸣能够多一点时间相处,结果呢,大部分时间见不着面,见着了,不是看他打翔宇,就是自己劝架。那个家伙倒好,在外头做事或者玩乐,舒服畅快得很了,这让他心里怎么能够平衡呢?

  齐鸣还没见过黄佩华发脾气呢,见他那脸涨得通红,一副耐心耗尽的样子,也不由得心里有点打鼓。忙一搂黄佩华的肩膀,赔笑道:“得,别生气哈,我们讨生活也不容易,我也知道你辛苦。不过你瞧,鬼崽子不听话,我就想揍他,一揍他,就弄得鸡飞狗跳的,想着,我要是走开,说不定你还好管一些呢……对了,桩考我给你报名了,下周二上午,你抽得出空来不?”

  黄佩华撇撇嘴,身子略微地倾斜一下,更紧地靠着齐鸣,放缓了声音说:“应该问题不大,事情不算多。我说,翔宇,你得陪着。大人花了多少心思,小孩子是看得到的。就算是揍他,也比见不着面要好……”怎么着,都没有办法真正地对齐鸣生气。

  “行了行了,你比我爸妈还罗嗦。”齐鸣哼哼了两声:“我去查查看,周六是吧,尽量不排班吧。鬼崽子名堂真是多。那个时候我带你,多好带,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时候,不管你怎么玩怎么闹,总是把我带在身边的。”黄佩华嘀咕道。

  “那时候你不是没人带吗?”齐鸣头靠在黄佩华的肩头,嘀咕道:“现在我爸妈都有空,还有你爸妈呢,你比我带孩子带得好。”

  黄佩华脸颊在齐鸣的头发上蹭了蹭,叹了口气说:“但是你是他爸爸……翔宇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本来就少,你再……而且你们还离婚……翔宇是很没有安全感吧,跟我那时候不一样。虽然我爸妈也一天忙到黑,可是他们尽量在我睡之前赶回家,早晨都有做早点……”

  俩人都沉默了一下,齐鸣不是那么容易伤感的人,很快恢复了精神,捉着黄佩华去练移库。移库确实很简单,同样把杆儿当做参照物,方向盘打多少,移动多少距离,都根据杆儿的位置变化来判断。这个,黄佩华很快就掌握了。

  到了周六,齐鸣带着儿子睡了个大懒觉,等黄佩华来掀父子俩的被窝时,这俩人才爬起来,洗漱完毕,一起出了门,坐了公交车,到了下河街的玩具市场,齐翔宇立刻花了眼睛,乱了神智,跟个癫子一样这个门窜进那个门窜出的,唧唧歪歪笑个不停。

  黄佩华看到一辆模型车觉得很棒。不过那个是模型车,不是遥控车,齐翔宇看不上眼。小家伙品味有够突出,专喜欢大车,块头大的遥控车。齐鸣不肯,说这种车要的电池太多,搞不过来。黄佩华说买用充电电池的吧,经用。翔宇不管这些,只看着一个军用吉普流口水,齐鸣却喜欢赛车式样的,说很炫很酷很拽,说着说着,父子俩吵了起来。

  黄佩华翻了翻白眼,蹲了下来:“这个是悍马的吧?这个是宝马?差不多都是马,随便哪一个吧。“

  齐鸣拨开黄佩华的手:“什么叫差不多?悍马吧,那是军用吉普……其实也很赞,但是这个兰博坚尼也很好,可惜是车模,不能开的,还有那个……华华,还记得那个时候玩变形金刚吗?”

  黄佩华打了个寒战。记得,怎么不记得呢。他虽然不是很着迷,但是毕竟是齐鸣给他玩的新奇的东西。后来才知道这玩具是齐鸣偷的。那时候齐鸣都工作了,居然还在外头偷玩具。

  齐鸣的兴致突然高涨起来,带着齐翔宇在玩具店如数家珍,把玩具汽车看了个遍,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是在讲玩具车,还是在说真车了。店老板也是个男的,估计也是爱车之人,俩人巴拉巴拉说来说去,翔宇被丢在一边,他们俩兴高采烈地说起奔驰宝马奥迪,好像在说自己家车库中的车一样。

  翔宇抱着悍马的遥控车,直拉黄佩华的衣襟。黄佩华知道他的心思,笑着点了点头,说要买单。店老板跟齐鸣扯得兴起,不但打了个折扣,还另拿了一辆坦克的遥控车,对着齐翔宇眨眨眼睛,让自己的婆娘把自己的儿子从家里喊过来,然后让老板娘守店,老板带着八九岁的儿子和齐鸣父子一起,又抱了两辆遥控车,出了店子,过马路,就到了河边,找了个人稍微少的地方,四辆遥控车一字排开,这四人就开始玩车了。

  这几辆车都是战车系列的,四个男人四辆赛车在人行道上一拉开架势,立刻吸引了不少在河边散步玩耍的人。有人看,这几个男人就更加起劲,小孩子喊着叫着,连齐鸣和老板都兴奋得直跳脚。只是马路太平坦玩起来不够劲,旁边围观的圈子又越来越小,不一会儿翔宇就哇哇叫着让这个躲开让那个让开,闹得喉咙都哑了。

  齐鸣看了看,周围人确实太多了,又到围栏边探头往河里看,因为是枯水季节,河床露出了好多。齐鸣嘻嘻地对老板说:“要舍得的话,我们到河床上去玩?这种车,跑平地太没有意思了。”

  老板犹豫了一下,经不住自己的儿子抱着他又喊又叫,终于还是点点头,俩大人带着俩小孩绕开人群,找了下河的楼梯,到了河床。后面呼啦啦跟上了不少的人,更多的是小孩,拉着父母闹着喊着也要玩车的。

  齐鸣边往下走边回头看,就见黄佩华站在护栏边没有动,只是往下看着。齐鸣手搭在额头上眯着眼睛瞧,见那人微微地笑着,满脸的开心。齐鸣勾了勾手指头,黄佩华摇头。齐鸣再次勾了勾手指头,黄佩华终于动了,在人群后慢慢地走着,也下了河堤。

  阳光洒在河岸上,干枯的河滩有许多的鹅卵石,当然也少不了垃圾。齐鸣和老板浑不在意,跟俩孩子一起把赛车放下,齐鸣指了指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说:“看谁先到,就谁获胜吧!”

  “可以用我的车撞你的车不?”翔宇提出了火辣辣的问题。

  齐鸣犹豫了一下。他是只准备买一辆遥控车的,这里的其他三辆,都是老板店里的货。老板肯拿出来跟他们一起玩,绝对是发神经了,真要弄坏了,车子卖不出去,加起来,也有上千块吧。

  “这四辆车,我都买了。”黄佩华远远地插话道:“如果今天没有玩坏,下一次还可以继续找朋友一起打仗。玩坏了,之后,就没得玩了。”

  老板在旁边哈哈地笑:“兄弟,这个可就是瞧不起我了,多少也是我在带儿子玩呢。这两辆,算我们自己的。儿子,要是我们赢了,车子没坏,下次还找小弟弟来这边玩打仗好不好?”

  老板的儿子乐得直拍手。齐鸣对着老板一挑大么指,喊道,开始!

  明明是玩遥控车,却被这两对父子硬生生地玩出了硝烟味。当然这个也不仅仅是他们太起劲,旁边起哄的小孩子太多了。遥控车,对城里的小孩子来说可不是稀罕物,不过人一般都在小区公园提心吊胆地无比爱惜地玩着,像他们这样在满是泥泞和垃圾的河滩上这么肆意的玩,还真不多见了。

  别说翔宇和老板的儿子,就连那两个成年人,也窜前跑后,兴奋不已。翔宇操控着车子直奔大石头而去,老板去控制自己的车子来撞翔宇的悍马。齐鸣见了不依,驾驭着自己的坦克去擂老板儿子的装甲车,一时间几辆车子混战成一团,再然后,不但车子打得不可开交,翔宇跟老板的儿子也因为抢路撞到了一起,翔宇掉了颗牙齿,老板的儿子鼻子出了血。

  可是俩孩子都没有哭闹,一抹鼻涕,再次加入了战斗。

  黄佩华看着齐鸣笑闹得上气不接下去,揉了揉鼻子,往后撤了一步。自己小时候没有玩过这玩意,现在对这个也不感兴趣。只是看着齐鸣哈哈地笑着,眼角出现一点鱼尾纹,或者拨弄着翔宇的头发打着哈哈,或者把翔宇扛起来作势要扔到水里,心里暖烘烘地很开心。

  齐鸣抱着终于没了电的遥控车跟老板胡扯着,看儿子跟小哥哥掰乎着你的车子我的车子,一转头就看到黄佩华站在人群中淡淡地笑着看着他,阳光笼罩着那个男人,在人群中,他是那么的气定神闲,头发丝被风吹得乱舞,脸庞,似乎被阳光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光影。

  齐鸣挺了挺身子,对黄佩华招了招手,心里感叹着。这孩子,真成了大人了。这一天,还真是有味道。虽然儿子一身的泥水,赵晓青给他织的白色的毛衣不仅有泥水,还有点血迹,可是自己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想怪儿子不讲卫生。

  再回过头看翔宇。那家伙平日里虽皮,却是娇气得不得了。可是刚才牙掉了,虽然说是换牙并不疼,可是换在平时,总要哼哼唧唧闹上一番。刚才,也不过是吐掉血,一擦嘴巴,继续闹腾。

  “还要玩么?”黄佩华到他的身边,淡淡地问。齐鸣视线一扫河滩,发现好些个小孩和大人都在这儿各自开辟了战场,翔宇和老板儿子也跑到他们中间吵去了,忍不住扑哧一笑,跟老板说让他把遥控车拿回去充电,待会儿再继续大战。老板笑着摇摇头,说第一次充电一定要充足,最起码要十几个小时吧,今天,怕么是玩不成了。齐老板有意的话,放我这儿也行,以后周末要带儿子出来玩,我们再组队再战。

  齐鸣哈哈大笑,连说要得要得,下一次一定要把你们打得屁滚尿流。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