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2015-09-08 作者: 阅读:

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 车震

  第一章

  黄佩华一大清早地就打了个的,来到开源驾校。驾校中的坪挺大,停着许多白色的捷达,车身上有喷的驾校名和电话号码。当初就是在马路上看到这驾校的车,才一时冲动来报名学车的。

  大学毕业四年了,一直都在上海工作,做事做得不错,也赚了几个钱,在公司,还算受器重。一个月前,公司在长沙开了分公司,一来老板考虑黄佩华是长沙人,父母也仍然在长沙,对这边比较熟,他过来的话能够帮助经理增加些人脉;二来呢,黄佩华也挺想回家工作一段时间。毕竟大学四年加上工作四年,他也只有每年过年放假才能回家,对父母还是无限牵挂的。所以,他又从上海回到了长沙

  黄佩华没有住在父母那儿,也没有买房子,现在是跟同事一起租的套间。他暂时也没有买房的打算,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又会离开这座城市,正如八年前离开这里一样。当然父母仍在这边,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吧,在长沙再干上几年,也该离开了,否则家里人逼着相亲结婚,自己会早衰的。等敏感期过去,或者等时机成熟出柜后,再把父母接到身边。

  这是黄佩华的如意算盘。

  来得太早了吧?驾校里人来人往的,不少教练模样的人都上了车往外头开。看样子这里的职员工作还挺敬业的,教学质量应该还算不错。听说这个驾校还行,在长沙能够排到前十名。黄佩华也问过同事,据说大的驾校的话,有点店大欺客的味道。但是考试通过率比较高,因为驾校跟驾考的机构和交警关系不错。

  这年头,有关系就有活路。

  黄佩华来到小小的办公楼。那是一平房,一溜的平房,简陋。不过一进去,就觉得条件还算不错。柜台电脑什么的看上去都很新,墙壁上挂着一溜的证书和执照以及价格表。黄佩华刚刚在柜台前站定,就有个小姑娘挺热情地迎了上来:“帅哥,你想考哪种执照啊?摩托车照是没有什么好考的啦,现在城市在急剧发展,城里面限摩是迟早的事啦,而且C照比D照贵不了多少。有C照,是既可以开小车也可以开摩托车的。”

  黄佩华茫然地看着价格表,有点拿不定主意:“这个C1C2的……什么不同吗?”

  “哦,”小姑娘快人快语:“这样,C1的驾照开手动挡,C2的驾照开自动挡。我个人推荐你考C1,这样,既可以开手动,也可以开自动。C2的驾照就不能开手动了。当然现在自动挡的车子越来越多,不过手动挡的不会被淘汰吧,好多车仍然是手动的……手动的学起来稍微麻烦一点。”

  黄佩华点点头:“3280,是吧?可以刷卡吗?”

  小姑娘眼睛一亮,脸上放光:“当然可以,这边,请。”

  黄佩华跟着小姑娘到了另一个房间,刷了信用卡,拿了收据,小姑娘又领着他到了第三个房间,让他靠墙站着,然后拿了个相机,把黄佩华摆弄了一下,哢嚓两下,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导出来到电脑上,让黄佩华选要哪一张。

  黄佩华俯下身子一看,好嘛,一张像通缉犯,一张像傻帽……这小姑娘动作也太快了,黄佩华本来照相就紧张,被小姑娘拨动得更加紧张,结果照片,真的,哪一张都拿不出手。不过他也不好意思说重照,待会儿万一人家两句话呛过来,更加丢人。

  小姑娘脾气倒还不错,但是很明显也没有打算给黄佩华重照,见黄佩华垮着张脸,只说反正是要用在理论考试的准考证上和驾驶证上,真实,能够辨认,就足够了。“帅哥,你也不会拿着驾驶证到处给别人看是不是?这跟身份证差不多,很难照出艺术照的效果来的。”

  黄佩华有点不高兴,不过也没有显露出来。跟小姑娘为这点小事置气没必要,就随手指了一张像通缉犯的,说就用这张吧。脑子里稍微游离了一下,想着以后万一犯了事,也不用麻烦警察另外找照片了,这一张,很正。

  小姑娘填了黄佩华的相关信息,办完手续,拿出一本书给黄佩华,说下周一有理论考试,早晨八点在驾校集合,驾校会统一派车子送他们去考试中心考试。现在,到驾校的左端,那有一辆车,跟教练一起学习起步停车,通过了就可以去考理论了。

  黄佩华懵懵懂懂地出了办公室,到外头一看,果然驾校的左端有一辆破到惨不忍睹的小货车,好几个人围在旁边,似乎还没有开始练习。小姑娘说的,大概就是这儿吧。

  黄佩华慢慢地走过去,看到男女老少七八个人围着那车在唧唧喳喳地说话,人群中间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口沫横飞,说着所谓的要领,只说抬离合器最麻烦,时不时地就熄火。他昨儿下午学了,没有通过。

  黄佩华也有些紧张。他差不多算是机械无能。他对数字很在行,但是手工制作或者机械方面的东西,基本上没辙。这,也是他工作后拖到现在才来学车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在上海学了车买了车都没用,那交通状况,有车,完全是累赘。轻轨地铁什么的要方便得多。原因之三是……呃……

  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不到八点半,小货车旁边就围了十五六个人了。黄佩华擦了把汗。这么多人,不晓得这一上午,他到底能够轮得到几回?

  教练终于出现的时候,已经快九点钟。十月,秋日仍然那么暴烈,晒得黄佩华都有些头晕了。看到那个手中拿着拍纸簿的大摇大摆走过来的中年男子,黄佩华愈发紧张。刚才的那一顿乱策,跟他一样刚报名的学员们已经探听到并且交流了一些信息的,据说这个驾校的教练都很拽。黄佩华很不习惯并且也很不喜欢跟很拽的人打交道。

  教练说他姓刘,站在那儿拿着个扩音器说着准备事项。上车,调整座位,检查后视镜和反光镜,等等这么说了一通,然后喊几个人上车,坐在后厢。

  黄佩华窘迫地发现,原来这车不是小货车,是客货两用车,驾驶座和货车中间的隔板被卸掉了……好吧,反正是辆破车。

  还没有轮到黄佩华上车看教练讲课,所以他就跟其他人一起站在旁边看着。刘教练叼了一根烟,跟副驾驶座上和后车厢上的人说着注意事项,然后换到副驾驶座上,让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先试。

  黄佩华发现,他真的不是最紧张的,那个女孩子比他紧张得多了,她捣鼓了半天,车子硬是一动也不动。教练也没有多不耐烦,嬉皮笑脸地跟女孩子开着半荤不素的玩笑,车上的学员有些比较焦躁,有些也跟着在开玩笑。

  黄佩华觉得头疼。挂空挡,左脚踩离合器到底,右脚踩刹车。挂一档,左脚慢慢松离合器到半联动的那一点,然后松刹车,车子就能够起步,然后完全放开离合器……黄佩华站在旁边两只脚比划着,越比划,人就越迷糊,到底是先挂档,还是先松离合器?什么情况下才能知道是半联动状态?这个度显然很难拿捏,因为那个女孩子已经熄火无数次了。

  所以,驾校才会拿一辆破得不能再破的车子让他们练习啊。

  十点钟,终于轮到黄佩华实际操作,他又紧张又兴奋地坐在驾驶座上,先调整座位,破车子有个好处,不够灵敏,不会P股一用力,座位就滑出一丈八远。系好安全带,调整后视镜和反光镜,然后……哦,对了,打左方向灯,点火……呃,教练已经点好了,那么踩离合器,挂一档,抬离合器,慢慢抬,到半联动,就是你听,发动机声音会发生变化的那一刻……

  刘教练翻了个白眼吐了口气,对黄佩华说:“你在这儿慢慢松,啊,我出去抽根烟,不晓得这烟抽完了,你能松到几公分。”开门下车,刘教练竟然就走了。

  黄佩华心里说不出的沮丧和烦躁,那个教练也太不给人面子了吧……不留神,这离合器松太快了,已经过了半联动,自然,车子熄火。

  黄佩华有些难过。看样子,今天上午,他是最差劲的那个。

  旁边还有好多人等着呢,也容不得黄佩华多想。再点火吧,一伸手,却发现旁边又坐了一个人,一学员,已经手疾眼快地把档位复原,把火给点了,然后瞪着黄佩华,催促的意思不言而喻。

  黄佩华揉了揉鼻子,满脸通红。前面的步骤不用重复了,挂档,抬离合器……

  “我说,兄弟,你绣花啊,利落点好不好……”旁边那学员很不耐烦地说:“果断一点,抬一半……你让让,我示范给你看。”那位推了推黄佩华,示意他让位。黄佩华很窘,他这人,本来就皮薄,是特怕出丑的那种,这一下首先被教练抛弃,然后被学员嫌弃,让黄佩华面红耳赤,老老实实地就跳了下来。

  其实,那个学员也是个菜鸟啊!黄佩华看着那人连连熄火,鼻子都要气歪了。

  “我跟你说。”黄佩华转头,见一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着他努嘴,忙侧耳细听:“你别太老实了,人家抢位子呢,不知道,就一定要练到会才下来啊,每个人有五分钟的练习时间呢,你起码还有两分钟可以练的啊。”

  黄佩华感激地点点头,轻声说:“姐,我是怕耽误了别人。”

  女人嗤之以鼻:“都是自己出钱来学车的,怕什么怕?当然如果你很有时间,又另当别论了。不过这个,其实很容易过的,待会儿十一点半要考试,你不多练习两下,怎么通得过?跟你说,下午也是一样的人多。你就碰不到人少的时候。”

  黄佩华有些沮丧。上午他请了假,下午得去上班的。

  放眼望去,驾校的坪就好像篮球场一样,竖着好多杆子,将坪切割成好多的方块。这个叫练桩,练完之后要桩考……黄佩华倒吸了一口凉气,每辆教练车旁,至少有七八九十个人在旁边候着,不,还有更多的,这样子学车,得学到猴年马月去啊。

  教练们并不如黄佩华想的那么忙,三三两两的,有跟学员开玩笑闹腾的,也有跟同事开玩笑的。学员们,无论什么年龄什么背景,都跟教练面前点头哈腰,敬烟敬槟榔,就连女子也不例外……

  黄佩华低下头叹了口气。这要是跟他们公司,这样无所事事的样子,给经理看到了,不是扣薪水就是炒鱿鱼……啊啊,自己的工作也是个大问题啊。他加班的时候挺多,没事情的时候是可以请假的。可问题是,花半天时间在这儿,坐到驾驶座上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好划不来的啊。

  刘教练过来了,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起过来的,两个人头凑在一起,鬼鬼祟祟地说着什么,看样子像是在取笑某人。黄佩华眯起了眼睛,不晓得是不是在取笑自己。

  赤乃。黄佩华低声用上海话骂了一句,转过了身。

  “来来来,给各位介绍一下,齐教练,人帅哥,解释一下,你们会比较听得进克一点吧,不得那么呆滞(蠢)吧?”

  黄佩华跟众人一起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被称作是帅哥的人身上。那个男人个头跟黄佩华差不多高,175,176的样子,国字脸,浓眉,眼睛不大,单眼皮,鼻梁挺端正,嘴唇不薄不厚,比较黑,不胖不瘦,确实还挺帅,但是看上去有点痞里痞气,穿着件黑色的短袖T恤,灰色的裤子,黑色的休闲鞋。齐教练嘴巴里嚼着槟榔,笑起来,蛮欠扁的。

  黄佩华悄悄地移动身子,躲到一大胖男人身后。这人,他认识。

  黄佩华不动声色,却仍然被齐教练看到了,那家伙猛地冲过来,到黄佩华面前,一伸手,就开始揉黄佩华的头发,嚷嚷道:“你这小子,怎么过来学车了?什么时候报名的?今天?操,你学车怎么不跟我吱一声?我说……得,不晓得我在驾校教车吧?我也没有听你妈说过啊?怎么,越大越怕生了?真是的,在我面前有什么害羞的啊?”

  黄佩华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低着头,任那个姓齐的摸着他的头发,半天没有放出一个屁来。

  “行。”齐教练对刘教练说:“你这儿的事儿我不掺乎了,我这儿来了老邻居。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黄佩华捏着嗓子说还要学车,下午没空,不能来了。齐教练拖着他就往旁边走,说放心,有你家齐哥在这儿,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黄佩华跟着齐教练走到围墙旁边无人之处,齐教练就劈头盖脑地埋怨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说你要学车?我可以介绍你来啊,可以打折呢,少四百报名费,而且我们教练也有名额要求,要拉学员的啦。你真是,回家了,好多事情,为什么不跟你家里人商量?”

  黄佩华揉了揉脸,好不容易镇定下来,低声回答说:“上次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开货车……我怎么知道你到驾校做事啊。”

  “就算我仍然开货车,毕竟我是开车的,说不定就能认得驾校的人不?”齐教练,齐鸣,仍然在责备。“而且你要学车的话,我可以教啊……放心啦,哥会罩着你的。”

  黄佩华仍然低着头,嘴角却微微地翘了起来。

  

查看更多学员教练小说车震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