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奇妙的大叔

2015-07-01 作者: 阅读:

耽美小说 奇妙的大叔

  他曾经路过书店,拿起过一本书。

  书的内容是这样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精灵喜欢上一个人类。他躲在湖里看他,他也隔着倒影直瞧他看。

  他们曾是这般接近的。精灵却被魔王抓去了。

  魔王把精灵关进玻璃罩下,看着他的翅膀上散发的光芒日渐黯淡。魔王以此为乐。

  它最喜欢问精灵一个问题:

  精灵,精灵,为什麽要喜欢人类呢?他们短暂得不如你振翅一飞的刹那。

  精灵没有回答。他一直全神贯注的伏在玻璃壁上,设法地想更要靠近人类一分。

  魔王以此为乐。

  精灵的光芒便更是黯淡了。

  有一天精灵突然说:

  魔王,魔王,因为你不懂得,所以你一辈子都不会得到爱你的人。

  魔王连忙把玻璃罩揭开,眼前却只剩一堆飞灰了。

  人类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由是他一直靠在湖边等着。

  等着,等着。

  听说後来他也死掉了,就变成了一株水仙花……

  ——看到这里他把书页合上,扬起的尘灰一晃,他己把书给塞回满满的书架上。

  他不需要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然後他转身,也便忘了曾拿起过这本书。

  1

  假如人人头上都装有个镜头,林先生拍起来应该是这样子的:

  「乞……乞嗤!」

  林先生猛然从办公椅上向前一跳,出风口里的风却还是不舍的追来,吹得林先生华发一翻,顶上恰似被台风肆虐过後,略现出中年谢顶的危机。

  林先生是个少年白。他慌忙把头毛一按,又叹了一口气。唉,若是这麽早便秃头,那麽快白倒像是吃亏了。

  「可恶!」林先生恨得牙痒痒的,那拳头一挥不觉便打到报表上来,那冲击立时便在死寂的办公室内传了开去。一时间办公桌後的男男女女都自灰粉色的隔板後抬头探望,林先生却一股脑儿缩了下去,搓着拳头连痛都不敢喊一声。

  可他不喊远处亦自是有人发声,说时迟那时快,走道的另一端便咯、咯、咯的传来了声响。林先生匆忙把头一抬,扑鼻便是一阵胶臭,迎面而来的却是一片大红的文件夹。

  他唉唷一声,却是闪避不过。那一片红贴鼻而来,接连却往他额头一敲。「好痛!」林先生呜呼直喊,对方却是爱理不理。那张樱桃嘴一张开,里面却是可怖煞人的血盆大口:「林生,厂里的件你要到了吗?」

  「件?…那个嘛……」林先生左右顾他,头颅里却是一阵剧痛。都怪老板贪图人家工资廉宜,却不知那也是将货就价。接连起了五、六个货办,明明都有图样有指示了,却仍是一句「尚有改善空间」便可了结。

  可他那个寃啊,别人哪里知道他的苦处。一句「监管不力」下来,他年中花红不知又薄了多少分?偏偏上头薪水领得薄,对这事倒也是显得漠不关心,弄得林先生两头不是人,空馀哀叹了。

  「等等……哈哈,LILY姐,还要再等等……」林先生一边赔笑,一边哈腰哈得比体操队的还要软。

  LILY在上头一不敲,未几又笑着连拍了林先生几下头。「哈哈哈,林生,等不是问题。可到时候嘛,就拜托你多多督促,做出成绩来看吖!」远看真似是与他套近,受着力的才知那一下下都是拼足了劲的打。

  「哈哈…..哈哈……」林先生低了头在笑,也看不清是什麽表情。

  此时指针啲啪啲啪的走着,五时四十五分,只要再忍耐一下,回家便有他的乐子了。

  林先生彷佛能听到这微细的钟声,他笑笑,倒也听不见LILY往後还说了些什麽。

  2

  镜头就从门上小小的窥视孔後推开去,一直拍到那绵长狭小的走廊上灯光的晃动。那白白的光从光管中透出,打到泛黄的灯罩,落地却已变成了苍白的颜色。密绿色的阶砖上爬满了灰,那镜头一直上移,阶砖却慢慢被白的光调和了,爬到天花板却又是一层哑然的黄。镜头一直定格拍着这一条没趣的走廊,就像一出莫名奇妙的文艺片一样教人呵欠连连。

  突然!有一个人就从走廊的尽得走来!看他走得气呼呼的,彷佛连那悠和的配乐也随着他的脚步惊骇地跳动起来。那苍白的光渐渐幽深,那银白的锁匙在锁匙洞里一转再转,那嚓嚓的声响直震得人耳朵发痛。他似乎刚从某处拐弯而来,那冲力的劲儿直到现在还缓不过来。他鼻孔重重的出气,陪随着门吱吱的叫声。

  砰!铁闸经他一摔,便传来了骨节交错的声响。

  他到底是进门了。

  他往前一步,镜头便往後跌一步。室内黯淡的灯光把林先生的脸打得又黑又沉,可同时也深不可测。在黑暗中他似乎无比壮大,然後林先生伸手往电灯的开关摸去。电流跳动的声音隐隐自顶上传来。灯亮了,林先生却仍然是小人国里的巨人。

  他自如地在房子中走着,先脱了鞋,然後甩出了灰蒙蒙的袜子。接而林先生的屁股重重往沙发上一压,眉眼却轻往一道房门剔去。

  那房间里似乎也有人。听了外头动静,先把灯亮了,接而便听不见电视机里的声音。那道门速速地打开,可听上去却是不快不慢,熟练之馀也留点怯懦。然後里头有一个青年出来,年纪大概二十上下,一头乱发也没修好,长长的发尾就往脖子後扫去。青年套着一个浅灰色的卫衣,下头也随便穿了条蓝色脏得深邃的运动裤。他见了林先生也不招呼一声,那张脸上抬一下便沉得低低的,隐约只看到几个青春豆遗下的坑在鼻头略过。

  镜头给了他漆黑的头顶一个特写,又往青年啡黑的手拍去。林先生一只苍白的手垂在酒红色的扶手上,倒有几分招魂的情趣。林先生随手拿起遥控,把客厅里的电视打开了。青年脑瓜晃晃的坐到他旁边的空座上,身体漫无目的地随意晃动。

  林先生又按了遥控上密麻麻的按钮一下,也不知是碰到哪个键,电视嚓一声的闪过一重光影。那声音沙沙的,也不知道正在播放的是些什麽节目。可林先生的声音在当中还是清楚的:「今天干了些什麽?」

  青年抬头,正想要说些什麽。可又像是无话可说,很快便把头低下来。接而他把额前的头发一拨,猛然却与林先生对上眼。他嘴巴张张的,却是连字怎样读都想不起来。

  「又是什麽都没做是吧?」之後林先生一句话都不说,却像是把所有的意思都写到脸上来。这个废物。他脸上苍劲有力的写着这几手大字,手掌却轻快的拍起自己的大腿来。

  「今天还真是过得不顺心啊…….」林先生似有感兴地伸着懒腰,一手却遂步把皮带自裤耳中抽出,粗鲁地把皮带扣自洞里拉了出来。

  青年低着头,隐隐地有什麽感情正从他全身活跃地流动,震得他整个人身上都布满某种怪异的色彩。林先生却像是没有看见,他把小家伙自布匹的压迫中解放出来,却急切地要承受另一个洞里潮湿又闷热的压迫。

  「寄人篱下,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吧。」林先生又发话了,一只手缓淡地搓着自己的宝贝。不过很快又有另一只手叠上来,青年的头底得更深了。电视上也不知在播些什麽,只是一群人重覆的笑着闹着,律动、律动,笑着闹着,律动、律动……听到耳边都是沙哑的气息,真实的只有温度。可一切都在镜头前失了真,五感都消散了,只有那影像长存。青年低下了头,林先生却抬头让嘴唇舒开,他一只手往青年头上按去,而其他东西却不能被影片保存下来。

  

查看更多大叔小说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