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同志小说:高干男学生和别扭男老师的故事

2014-11-09 作者: 阅读:

师生同志小说:高干男学生和别扭男老师的故事

  写在前面:不知道亲们还记不记得小天以前的那篇《小城故事》里面提到的二十年前的恩恩怨怨,苦恋坏楚洪波却求而不得的穆籽,如今事业有成却依旧无法弥补心里的空虚!!这篇故事中的杜秋实正是穆籽与杜长治政治联姻的孩子!!你可以把他当成一篇故事来看,最好是当成故事,因为里面可能提到的人若是真实存在的,牵扯的就有那么点多啦~

  楔子

  林春华从小到大都顺顺利利。

  品学兼优这样的词儿,林春华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

  可是,有一件事,一件让林春华最无法忍受的事——他从小到大的外号都叫春花。

  这名字从幼儿园到小学,延续到中学,苟延残喘到大学,竟然考了研究生,还没能远离他。

  你说,一个大小伙子被人叫春花,能不气吗?

  林春华最恨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可是,至从林春华认识了杜秋实,他就觉得,自己的倒霉名字似乎是命运的安排。

  春华秋实,两个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啊!

  林春华这下子,高兴了。

  本来准备一辈子背负的噩梦变成命运的红娘了,哈哈~

  林春华仰天长笑。

  可是,林春华似乎忘记了。

  春华和秋实注定发生在两个不同的季节,即使在一起组成的词语多么华丽,在现实生活中,都无法相遇。 

  一

  阳春三月,鸟语花香。这要是再来那么点清风细雨,林春华一定会觉得生活更加惬意。可惜,奉阳这地方出了名的风沙大,一年刮两次大风,一次刮半年。想要清风拂面,请往祖国南面走,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别回头。本来就不和谐的沙尘暴配上一声吼叫,显得格外应景。

  “兔崽子,你叫谁老刘呢?”

  刘教授一边揉腰,一边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被叫做兔崽子的林春华。被骂者却是一脸的悠闲,拿着刘教授小儿子刘瑞送来探病的水果大吃特吃起来。刘老教授晚节不保啊,竟然收了这么个白眼狼外加没口德的学生。要不是看在他爹老林的份儿上,早就把他调剂到隔壁的奉阳大学去了,死活都不能要他,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呢嘛!

  “刘老,我这不是给我爸带话呢么!我爸就是这么说的,老刘,你身子骨不行就别逞强了,哈哈哈哈!”

  林春华学着自己老爸的样子,一手拿着香蕉充当绘图铅笔,一手拿着芒果充当泡茶的大水杯,刘教授觉得自己的腰更疼了。

  “春花啊,你这是跟我混熟了是不是?”

  “刘老,我这从穿开裆裤起,就是您老看着长大的啦,我跟您可是比跟我爸都亲!话说回来,刘老,你说你啥时候卧倒不好,偏偏选这个时候卧倒?你老人家上次说我写的开题报告不合格,我现在还日夜思索怎么开题呢,怎么挤也挤不出时间去代课啊!”

  刘老教授满脑袋黑线,一边忍受着肉体的疼痛,一边还要忍受林春华对自己在精神上的折磨。他千不该万不该为了讨好老婆,跟着老太太一起练太极,结果闪了腰。刘老教授一口气压在丹田,咳嗽个不停,心里还不忘暗暗咒骂,这个死春花是盼着他早死还是怎么着?

  “哎呀呀,您老尽管慢慢说,别着急啊!”

  我能不急嘛?

  刘老教授只能以眼色发表看法。

  林春华见刘教授不停地咳嗽,瞪着小眼镜,脸色憋得跟猪腰子色似的,不禁悲从中来啊!虽说刘老教授平时经济模型留得多了点儿,论文辅导的东西少了点儿,几乎连个见面的机会都难找,但好歹也是父亲的老战友了不是,小时候每次过春节都给自己二十块钱压岁钱的。

  刘老教授一边忍受着林春华如熊瞎子拍墙一般的拍背,一边在心里暗下决心,好你个林春华,这次论文答辩我豁出去老命也要跟你单挑!!!

  “是我想卧倒的吗?要不是你师母要我陪她练太极,我会闪了腰吗?要不是闪了腰,我会不上课在这里卧倒吗?要不是我卧倒了,也不用着你这不着调的货代课啊……”

  林春华亦满脑袋黑线,刘老教授成天价的说他不着调,自己不就是没像其他研究生一样围着导师转嘛!这年头,估计除了他,其他几个师兄弟恨不能认老刘头当干爹。

  “既然是师母惹的祸,干嘛让我给你代课啊?”

  林春华嘟囔了一句,刘教授看着他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既然晓之以情不见效,就只有动之以理了。林父早就和刘教授通过气,他这个儿子啊,是软硬不吃的主儿,不见棺材不落泪。

  “春花啊,要是你不想代课也行……”

  林春华闻言,赶紧把刚倒好的水递给刘教授,刘教授不慌不忙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那就好好地把你的开题报告改一改吧,我本来还想着,这次阶段性论文就让你跟着我做货币政策那个课题的,现在看来……”

  刘老教授欲言又止,林春华皱起了眉头,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刘老拿成绩威胁他。

  “刘老,是春华!您不是说不让在做货币政策了么,国家都开始紧缩了!”

  刘老教授改变了策略,不想代课也行,这回的论文让你返工个七次八次的也不算多。

  “听说咱们学校今年的研究生毕业率又要调整了!哎!现在的学生啊,不如以前喽!”

  刘老一边说,一边拿小眼睛瞄着林春华,哼,不信你小子不害怕。林春华心想这小老儿就会拿学位证做威胁,等他研究生读完了,天天举着学位证在老刘头面前晃悠,气死他。

  刘教授又喝了一口水,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稀稀疏疏的几根毛发,一幅老奸巨猾的样子。

  “春花啊,你要知道,你爸本来是不同意你回东联大读研的,可是你非要坚持,这要是毕不了业……”

  林父本来是不同意林春华回东联大读研的,本来成绩优秀的林春华在奉阳某知名外企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可惜,只一年,林春华就偷偷报名参加了研究生考试。可是此刻,林春华这个后悔啊,第一不该回东联大读研,第二不该挑刘教授当导师。

  “那个,刘老啊!你看我笨嘴拙舌的,我哪里会讲那么高深的国际经济学啊!还是让师母来吧,好歹师母也是管院的教研室主任啊!”

  刘老教授很无奈,林春华这么伶牙俐齿的主儿要是都算笨嘴拙舌,那别人都得成了活哑巴了。

  “你也知道她是管院的,我哪请得动她啊!没事,你就照着书念,反正也没几个人听!”

  “那我还讲什么啊?反正也没人听!”

  “你去是不去啊~~~~”

  林春华还想找借口,刘老教授已经由菩萨脸换上一副罗汉相,林春华立马噤声,拿起刘老放在床头已经破了皮的书,奔着可爱的大二学生就去了,身后还传来刘老教授的哀号。

  “春花,你拿错书了~~~那是我的《福尔摩斯》啊~~~”

  林春华前脚刚走,刘教授的小儿子刘瑞后脚就进来了。

  “呦呵,老爷子今儿心情不错啊,我在走廊就听见您的刘氏唱腔了!”

  刘瑞吊儿郎当地把手里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温桶放下,眯着眼睛看着一脸怒气的老爸就想乐。刘老教授看见这个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倒不是他不出息,就是他太出息了。刘教授两子一女,除了这个小儿子之外均是博士毕业,在刘教授的心目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偏偏小儿子刘瑞就是喜欢经商,还干得增增日上,堵得刘教授哑口无言。

  “春花多好个孩子,就是被你带坏的,还不快去把我的福尔摩斯拿回来!”

  “行,我妈熬得骨头汤我放这儿了,爸,你可别忘了喝哈!”

  刘瑞把车从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哪里还顾得上老爸的书,这么好的机会骚扰华微,绝对不能放过。刘瑞嘿嘿淫笑了几声,拿起手机直接拨了华微的电话。

  “喂,小微微啊!!”

  华微本来不想接,可是碍于刘老教授和小刘教授的面子,还是硬着头皮,冷冷淡淡地应了一句。

  “刘先生,你找我有事儿么?我要通知学生刘老教授不能上课的事儿!”

  “你看看,你看看,咱俩可真是心有灵犀!我爸找春华代课了!你不用折腾了!这大风天的!”

  “恩,那多谢了!还有什么事儿么?没事儿我挂了!”

  华微手指头都按在了结束通话键上,愣是被刘瑞的尖叫声给阻止了。

  “小微,没事儿咱就不能电联一下么!“上次”之后,咱俩有多久没见了!”

  “咳,这边有学生找我,就这样,再见!”

  华微轻咳了一下,所谓的“上次”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哎,哎!小微……”

  回答刘瑞的只有电话的“嘟嘟”声,刘大少爷是彻底忘了让华微去找林春华要书的事儿了。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高干师生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