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同志小说:土匪的爱情(下)【完结】(11)

2014-08-04 作者: 阅读:

  第七卷 拜天地 第七章 我是咋了(请关注新作《夜奔》)

  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刘山炮。

  他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就向枕头底下去摸枪。

  待看清了是陶土虎倒在了地上,才喊了一声:“哎呀,兄弟呀,你是咋了?”

  就一下子跳下了炕。

  陶土虎正要挣扎着爬起来,就被刘山炮抱了起来,放到了炕上。

  “兄弟,你这是咋了?”

  看着刘山炮满脸担忧的神色,陶土虎心里悲苦,一下子就流下泪来,抬起手,狠狠地在自己头上捶了几拳,嘶声哭叫道:“我是废物,山炮哥,我就是个废物,我要给爹娘报仇,我要报仇,可是……我连炕都下不了……”

  刘山炮看着他被痛苦扭曲了的脸,心里也是一阵的难受,眼圈就红了,他搂着他的肩膀,倒在了他的身边,禁不住把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贴近了他的脸,坚定着声音说道:“兄弟呀,你莫担心,只要有哥在,这仇咱们早晚都得报哩。“又看着陶土虎溢满泪水的眼睛,恨恨的说道:“吴挺坚,吴大桥,咱们饶不了他,早晚就活埋了他……”

  听到吴挺坚的名字,陶土虎的让心里又是一阵的迷茫和痛苦,他咬起牙关,闭上眼睛,眼窝里瞬时间又汪满了泪水。

  刘山炮看到他痛苦的样子,眼里也有泪水流下来,他两只胳膊搂紧了他,把自己的脸贴在了陶土虎的脸上。

  陶土虎蜷缩在刘山炮温暖的怀抱里,痛苦像一条蜿蜒在胸腔里的毒蛇,还在噬咬着他的心,一阵无助、孤独的感觉,一时就包围了他。

  躺在刘山炮壮实、宽厚、满溢着雄性味道的身子,他的心急切的想找到一些依靠和安慰,他忍不住伸出胳膊,搂紧了刘山炮的腰,身子往上一转,把刘山炮半压在身下,满脸泪痕中找到了刘山炮的嘴唇,使劲的吻了上去。

  刘山炮心里一惊,就想松开他,可是自己的被陶土虎沉重的身子压着,一时就脱不开身,接着就感觉到一条柔软、滑腻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嘴里,舌头碰到自己的舌头、嘴唇、口腔,一种麻沙沙、痒呼呼的感觉立时就弥漫了他的全身。

  他好像听到自己的胸膛里发出了“格”的一声,满身的血液就沸腾起来,向两头流去。

  流到头部的血液让他头脑微微发晕,面色潮红,一阵激情和快意使他忍不住张嘴一下子裹住了陶土虎的舌头,使劲的咂摸起来。

  流到下部的血液,让他的身体也有了变化,鸡巴直愣愣的竖了起来,一阵温热,一阵难以抑制的骚动,在他的下身周转,他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陶土虎,一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屁股一挺,接着又使劲的一顶,把自己直愣愣涨得难受的鸡巴,紧紧地顶在了陶土虎裆部。

  他敏锐的感觉到,陶土虎的裆部,也已是激情泛滥,一条粗大坚硬的东西也在直愣愣的戳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

  他忍不住张开嘴,呻吟般的呼叫道:“土虎……兄弟呀……哎呀……兄弟呀……”

  痛苦的黑色浪潮瞬时间被激情泛滥的潮水击退了,陶土虎浑身燥热,气喘吁吁,双手死劲的抱紧了刘山炮的腰,恨不得把他勒进自己的身体里去,让他,和自己融为一体。

  他又实在忍不住浑身的燥热和需求,挺起屁股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刘山炮的坚硬上。

  刘山炮自小在匪窝里长大,杀人、越货、报仇,这一切,时时都在填充着他的心灵,他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心思,去关注和思想胯间的这些事,虽然,在他眼前和身边,那些匪众们,操女人、草男人,毫不忌讳。

  他心里的闸门,时时都在关闭着,没有打开一条缝。

  今天,在他心爱的兄弟兄弟身上,那扇门,却轰然洞开,心底里泛滥的潮水,犹如开山的春山,一涌而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

  他通红着面皮,喘着粗气,眼珠上布满了通红的血丝,就像一只嗜血的野兽,微张的嘴里喃喃的都囔着:“兄弟呀……啊呀……啊呀……”

  裆部的冲撞、挤压、研磨,已经满足不了他们野兽般疯狂的需求,刘山炮一把推开陶土虎,让他倒在炕席上,凭着本能和模糊地冲动,自己松开手,把他的两条腿抬了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伸手解开了陶土虎的腰带,一使劲,就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陶土虎的裤子被扯到了腿弯上,坚实浑圆的屁股就像年底下刚出锅的黑杂面馍馍,一下子露了出来。

  刘山炮低头一看,脑子里轰的一声,就浑身颤抖起来,他两手用劲,把陶土虎的双腿抬得更高,自己屁股一挺,就要撞上去。

  可是,一条温热、黝黑、硕大,头部红润发亮的物件在陶土虎胯间弹跳了起来,直刺进了刘山炮的眼底。

  刘山炮心中一震,就感觉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攥紧了自己的心,使劲一捏,把他心里的轰然而至的潮水击退了。

  一阵夹杂着羞耻、害怕、又刺激的复杂情绪紧紧地慑住了他的心。

  他赶紧把陶土虎放下,慌不迭的给他套上裤子,自己已经难以承受来自心底和身体上颓然的无力感,一骨碌就倒在了陶土虎的身边。

  陶土虎醉眼迷离,突然看到刘山炮倒了下来,就忍不住翻转身,搂紧了他的脖子,嘴里喃喃地喊道:“山炮哥……山炮哥……”

  刘山炮突然忿怒起来,一下掰开他的双手,坐起身来。

  站在床前,他看着已经坐起来的陶土虎,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兄弟……我这是咋了?”

  说完,就扭转头,冲出了屋子。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土匪乡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