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同志小说:土匪的爱情(下)【完结】

2014-08-04 作者: 阅读:

乡土同志小说:土匪的爱情(下)【完结】

++++++++++++++++++++++++++++++++++++++++++++

乡土同志小说:土匪的爱情(上)【完结】

乡土同志小说:土匪的爱情(下)【完结】

++++++++++++++++++++++++++++++++++++++++++++

  第六卷 小鹿秋子 第二章 樱花梳子(这个,也得抓紧)

  前几年,秋红先是在老太太身边服侍,后来又跟了大小姐。

  秋子不忘自己的职责,得机会就在吴家打探夜明珠的下落,可是一直一无所获。

  虽然平时,也知道老爷和吴大海是有些秘密在佛堂里,可是,他们防护的严,一直也没打探出任何消息。

  直到老太太因猫眼绿被柱子山的土匪劫持,才打探到了一点消息。

  小狗蛋被打死的那晚,正是秋子潜到佛堂,找寻宝物,看到了吴大桥从密室里出来,溜走时,却被他看到身影,以为是小狗蛋,就为了灭口,打死了他。

  前几日,正好秋子又被派到佛堂,所以就在深夜悄悄地打开密室,溜了进去。

  等到拿到宝物一出来,却看到在神龛上长明灯的照耀下,吴家的大少奶奶韩素华正站在佛堂的当地里,手里举着一只勃朗宁短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

  “秋红,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你也是为了这个东西吧?”韩素华一改往日恬淡的风格,微微一挑嘴角,讥讽的笑了一下,“把东西拿过来,我可以让你走,饶你不死,不然,我就告诉老爷,让你活不成。”

  秋子一惊,随即镇静下来,举了举手里的猫眼绿,看着韩素华说:“大少奶奶,你深夜来此,也是为了它吧?你哥哥让你嫁到吴家,也真是用心良苦啊。”

  韩素华把手里的枪晃一晃,眉头一皱,脸一凛,厉声低喝:“别废话,快把东西给我。”

  秋子没有办法,只好走过来,把猫眼绿交到韩素华手里,在韩素华垂下枪接东西的时候,秋子迅速拿起神龛上的一只铜烛台,一下打在韩素华的头上,韩素华一声没哼就昏死在地上。

  把宝物往怀里一掖,秋子赶忙跑出佛堂,正好碰上许三牛,告诉他说,陶土虎已经跑了,韩继忠正带人往外追呢,她就赶紧放出了青鹅,两人就这样逃出了吴家。

  秋子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话,脸色越来越苍白,仿佛全身的力气已经随着鲜血从伤口流走了。

  她休息一会,攒攒力气,又抬手从头上费劲的摘下一只银制的小梳子,放到陶土虎手里,眼里含满了泪水,“土虎大哥,我活不了了,如果以后能见到我叔叔,就把这个梳子交给他,让他带回日本……埋在我妈妈坟前。”

  陶土虎眼含热泪看着手里的小梳子,轻轻巧巧的,造型别致,上面镶满了盛开的樱花。

  把梳子郑重的放在怀里,陶土虎向着秋子点了点头,哑着嗓子说:“放心吧,秋红,我一定把它交给你叔叔。”

  “我家在日本的和田县,一到春天,漫山遍野就开满了洁白的樱花,妈妈就抱着我在树下和我一起思念在中国的爸爸,妈妈的头上落满了洁白的花瓣,真好看。”

  秋子眼神一亮,苍白的脸上是一副幸福的神色,眼里却含满了泪水,别转头向着东北方向,喊了两声:“妈妈,妈妈。”

  头一歪,就垂下了手,没有了声响。

  青鹅抱着秋子的身体摇了摇,哭喊道:“秋红,你醒醒,你醒醒啊。”

  陶土虎心里一堵,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用手拉了拉青鹅,说:“大小姐,秋红已经去找她妈妈了,你也别太伤心了,让她安心的去吧。”

  几个人围在一边,心痛着,沉默着,只有青鹅低低的呜咽回荡在这寂静的芦苇荡。

  一阵秋风吹过芦苇丛,惊起了一只沉睡的水鸟,从草丛里惊叫一声振翅飞走了。

  过了一会,陶土虎觉得,这样耽搁,并不是个好主意,韩继忠的兵,很快就会找过来。

  他招呼夏平,一起在河沿上,扒了一个大坑,从青鹅怀里把秋红抱过来,埋在了里面。

  埋葬了秋红,一行人又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此时,天色微明,那颗闪亮启明星像一只有神的眼睛,在冷冷的看着这披着清露的万物。

  刚转过一个河湾,就看到前面的芦苇丛一阵乱动,随即就听到前面传来一声断喝:“谁?站住。”

  陶土虎他们一阵紧张,赶紧都蹲在地上。

  接着,就听到一阵拉枪栓的声响,几个持枪的人,从芦苇丛里窜了出来。

  领头的一个人手里端着一只手枪,朝着他们这边喊道:“是谁?快滚出来,不然老子开枪了。”

  陶土虎乍一听到这个声音,心里竟然就莫名的一跳。

  这声音太熟悉,熟悉的让他都来不及激动。

  他不禁站起来,从芦苇丛里走了出来。

  看到那个大汉高大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短短的头发,正是刘山炮。

  “山炮哥,山炮哥。”陶土虎心里一阵的翻腾,张开胳膊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刘山炮壮实的身子,同时,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刘山炮擦擦眼睛,待看清了他,也紧紧地抱住了陶土虎,他又抓着他的肩膀上下看了看他,借着黎明的曙光,看到陶土虎憔悴的模样,眼圈一下红了,激动地喊道:“土虎……土虎……土虎兄弟呀。”

  陶土虎透过泪眼,看着面前这个清爽的汉子,咬了一下嘴唇,哽咽地说道:“山炮哥……我……我差点就要见不到你了。”

  刘山炮还在上下的打量着他的全身,说道:“你没事吧?兄弟,没事吧?是我来晚了。”

  说完,又张开胳膊,把陶土虎搂进了自己宽厚的怀里。

  “兄弟,这几天你受苦了,”刘山炮拍着他的背,眼睛发红,满脸疼惜的神色。

  “自从那日遭到伏击,我跑了回去,当晚,就带人来到王家庄,藏在芦苇荡里,昨天就去村里摸了摸情况,打算天一亮就动手救你。”

  陶土虎眼圈一红,就拿拳头锤了一下刘山炮的肩膀,笑道:“要是天一亮,我们就要分别了,今生也就见不到面了。”

  “兄弟,咱们俩命都大,大难不死,该当今世还做兄弟。”刘山炮哈哈一笑,抱住陶土虎的肩膀摇了摇。

  说完,让人拿出干粮让大家一起吃了一些,又在河沟里喝了些水,才站起来向着安海和夏平说:“这两位兄弟也是被韩继忠抓起来的吧?”

  陶土虎给他们作了介绍,安海和夏平都过来见了。

  这时候,就听到芦苇荡外远远的传来几声枪响。

  刘山炮赶忙说:“两位趁着天还未亮,你们也赶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安海挣扎着起来吗,一抱拳,对刘山炮说:“大哥,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求大哥收留我,随你鞍前马后,讨碗饭吃。

  刘山炮一愣,正沉吟间,夏平也走过来求他说:“你就让我们跟你走吧,大哥,我们的家……也不能回了,让我们跟你干吧。”

  “两位兄弟,我们干的可是打家劫舍,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你们都是庄稼人,还是过安稳日子的好。”

  陶土虎看他俩非常坚决,就走过来帮着求情,“山炮哥,就让他们跟我们走吧,他们就是回了家,韩继忠也不会放过他们,到时候还要家里人跟着遭殃。”

  刘山炮想了一下,抬头哈哈一笑,说:“好吧,既然两位兄弟愿意跟着我们干,那当然好,这个鬼世道,那里就会让你安心的种田养家,走吧,趁着天还没亮,我们先到鲁村躲上一天,天黑了再走。”

  一众人又在芦苇荡里顺着河沿急速往西走去,眼看着就转出了野鸭湖,走了不远,就来到了离陶家营子不远的姜太公钓鱼台上。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土匪乡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