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下)

2014-07-26 作者: 阅读: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下)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上)

  第四章

  一步冲上前,毫不留情地抓住酣睡的人,方博年的声音冰冷如铁:“起来。”

  睡着的人挥起那只无伤的胳膊,一巴掌推在方博年的脖子上,嘟囔着:“别闹。”

  方博年根本不顾男孩的渴觉,半跪上床,生拉硬拽的把死沉死沉的男孩向床下拖去。

  男孩终于睁开了眼,本能地一脚踹在男人的胸口上,男人受痛,撒了手,更加火冒三丈:“给我起来。”

  男孩揉揉眼睛,头发可爱的乱翘着,不满地看着面色阴沉的男人:“干什么?吵死了。”

  “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困了,就睡了。”

  “你该睡在沙发上。”

  “是你同意的了,我可以睡在这里。”

  方博年眼睛寒光闪闪:“我没同意过,你最好赶紧换个梦做。”

  郝童懒懒地又滚回床上,声音更加无赖:“我问过你是不是要睡客厅沙发,是你自己同意的,这么大岁数了,怎么翻脸就不承认啊。”

  “我以为……”方博年此时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小狐狸挖的坑,让他恼羞成怒,直接扑向床。

  方博年从来没觉得郝童的力气会有那么大,生病的时候是体力虚弱,喝多的时候是防不胜防,现在,俩个人本应势均力敌,可方博年还是着实地感到了岁月不饶人的悲哀,小狐狸不禁手脚灵敏且力道也大,真怀疑那纱布下是种伪装,三下五除二,被压在床上不能动弹得居然是自己。小狐狸一个翻身就骑在了方博年的肚子上。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狐狸脸色潮红地喘着气,看着老狐狸惊怒地望着自己。刚刚一场激烈地争床战,对方选手多年的运动生涯,摆明也不是吃素的,幸好自己练过点跆拳道,要不,指不定被压在下边的是谁呢,好险。

  “喂,老家伙,你给我听好了,你有两个选择,一,你说拜拜,我走人,从此相逢是路人。二,你遵守承诺睡客厅,乖乖地去睡觉,别打算看我年轻就好欺负。”

  老狐狸刚要张嘴,小狐狸一呲尖牙:“没有第三个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郝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还在方博年平坦的小腹上颠了颠,催促的意味中混杂一丝暧昧。

  方博年受不了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小狐狸吃定了他了,他就那么肯定自己不会选择第一个方案吗?就因为自己说喜欢他?自己为什么要说出来?不知道,现在深究这个没有任何意义,摸着良心说,现在身上这个沉沉的分量,以颇情色的姿势压在那里,某个富有弹性而紧翘的部分热热地传递来的异样感觉,方博年开始模糊争战的起因,咕咚咽了一口口水,有点困难地说:“你太重了,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黑墨如玉的眼睛调皮地闪了闪,又颠了颠,声音故作慵懒:“你选完了,我就下来,要不,信不信,我坐到天亮。”

  信,方博年百分百信,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身上的男孩子向来说话算话。

  方博年只好点点头:“我睡沙发。”努力挣扎了一下,气喘着放弃,脸色红红的,眼睛里漫上一层湿润,凝望着身上兀自得意的小狐狸,一声轻吟荡出了口。

  不颠了,再颠真的出事了,臀下的某个部位有了异样的变化,男人间的敏感,逃不过彼此的捕捉,老狐狸那里已经硬了,声音也习惯性地迷人:“我挺喜欢咱们第一次见面的。”

  不言而喻,方博年的意图很明显。双手开始在郝童的腰侧上下摩挲。

  郝童的吻是突然间落上去的,方博年的舌尖几乎就要递过去了,唇边,陡然空落,身上忽然一轻,他,自由了。

  “喂,你赶紧起来,我很困,要睡了。”没了刚才的嚣张与顽劣,郝童赤脚站在地板上平静地轰客。

  方博年没动,有点意外,被人第一次毫不客气的丢弃在床上。略一沉思,又望了望郝童,彼此的目光都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与探究。

  男孩如果不愿意,自己绝对不勉强。他,似乎和以往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他不稀罕他,也不怎么取悦他,似乎,这些对男孩来说,是不耻,也很不屑。这让人莫名其妙地忌惮着。可是,方博年知道,男孩对他用了心,这又让人隐隐觉得亏欠了他。

  方博年终于下了床,走近男孩,搂过来轻轻一沾面颊:“goodnight.”

  望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客厅的黑暗中,男孩戳在冰凉的地板,抚摸着作痛的胳膊。

  方博年望着客厅沙发上早已铺好的一套枕头被子,自嘲地嘀咕着:“您费心了。”

  倒在黑暗中,方博年失眠了,各种思绪纷至沓来。窗外的风轻轻撩拨着一股难言的躁动,睡前激战所带来的冲击,难以平复下去。

  沙发还算宽大,被子却盖不住了,浑身热津津的,几个烙饼翻身,方博年气闷地坐起了身,盯着卧室敞开的门,最终,放弃了睡眠。

  旋开一盏壁灯,轻手轻脚地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半包烟,闷闷地点上一支,溜达到窗前,任凭微微的夜风吹荡开胸中的烦乱,一口一口深吸着,尽量让自己恢复某种平静。

  卧室的人自从被睡梦中惊扰后也没有再续前梦,黑夜中,瞪着一双乌亮的眸子,细心聆听客厅里所有的动静,先是不安的翻身,然后翻找着什么,点烟的声音,不安的脚步声停在了窗前,最后,脚步声再度响起,直奔了浴室,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住卧室床上一声沉沉的叹息。

  不能心软,坚持,一定要坚持,他要的是和他一起的生活,而不仅仅是性生活,他要他的心,而不仅是身体上的诉求。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会轻易的被珍惜,爱,是种尊严,性,也需要同等的尊严。

  清晨的方博年一睁眼,就敏锐地觉察到,屋内,没了另一个陌生的感觉。

  餐桌上一份简单的早餐,一张简短的字条:我先上班去了,爱你。

  爱我?方博年仔细品了品,心内酸甜各半,有点茫然。

  当又一个黄昏将临的时候,方博年告诉即将下班的陈可,通知餐厅预备他的晚饭送到套房来。

  陈可答应着,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方博年常常留宿在酒店自己专用的套房,只不过,都是工作忙碌的时候,今天,似乎没有什么原故,连她手上的事情都早早地完结了。

  算了,方博年又改了主意,我还是去餐厅吃吧。

  陈可只好又抓起了电话。

  不到5分钟,方博年拎着包有点没精打采地走出了办公室,对陈可吩咐道:“我先回去了,你也下班吧。”

  陈可关上电脑,有点诧异地:“不去餐厅了?”

  方博年嗯了一声,匆匆走了。

  陈可摇摇头,只好再通知餐厅取消方总的订餐。放下电话,陈可考虑着今年自己的薪水要不要再涨涨,老板越来越难伺候了。

  方博年进了家门,客厅里灯火通明,通常他一个人的时候,一盏脚灯就足够了。厨房里,暖光香气缓缓地流荡,一扭脸,餐桌上怒放着一束紫色郁金香,满室说不上的香气扑面而来。原先的纯色方巾,换上了一水的浅绿色,与花映衬成趣。刀叉已经工整的左右摆好。一瓶红酒,居然还是82年的藏品,方博年拎起看了看,这酒不是自己酒柜里的,一定是男孩带来的。

  放下红酒,环顾四周,这家有点陌生,也很新鲜。

  “回来了?”郝童故作不见方博年脸上复杂的神情,愉快地端着一盘黄橙橙地沙拉玉米走了过来。

  方博年点点头,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听肯定是听明白了,小狐狸的语言表达向来是超一流的,只是,方博年的接受能力是最末一流的。所以,换来的是被小狐狸炮轰惯的方博年,已经由瞪着眼睛改成习惯性地眯起眼来审度着所发生的一切。通常这个时候,他的攻击性也是最强的。

  方博年下意识地转过身,警惕地看着郝童虽然面带微笑却让人一颤的样子。

  放下手中的玉米,郝童走了过来,站在离方博年仅有几公分的距离,啄地一口亲了过来,方博年的双唇,立刻湿润了一点。

  方博年笑了笑,毕竟是小男孩喜欢这套。继续向卧室走去。

  “站住。”背后又是一道命令。

  方博年不再转身,只是问:“又干什么?”

  郝童一下拦住了去路,倨傲地指了指自己的唇:“我的。”

  方博年觉得不是什么难事,还以为怎么着了呢,凑过去亲一下,心莫名地慌了慌。

  他不和他随便上床,但他却要求他亲他。

  小狐狸满意地舔了舔被亲过的地方,直视着老狐狸的某种无奈道:“你最好记住了,回家后,见到彼此,就要这样,代表着你辛苦一天了,现在就由我来好好安慰你吧。还有,见到在厨房为了你的胃口而费尽心思的人,也是表示感谢,你听明白了吗?”

  “站住。”背后一声稳稳的命令。

  

查看更多耽美攻攻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