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上)

2014-07-26 作者: 阅读:

好看耽美小说:攻爱上攻(上)

  第一章生活里许多种味道,清晨的鸟语花香,油锅里焦酥薄脆的油饼儿,公司里喷墨打印机的粉尘,电脑中花花绿绿的国内外雷人的新闻,午后阳光里一杯解乏的香醇咖啡,下班高峰中迎着夕阳的红晕思考着每天无非就如此度过,夜晚的星星不知又藏到哪一片阴霾中,寻着浪漫的气息……所有的味道,跳动着人生的脉搏。

  还有一种味道,让人血脉膨胀,渴求,也迷失……

  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动词脱口而出,回荡在房间里,这就是现在的味道。

  橘黄暖色的幽光中,一张king size的双人床上,两俱相缠、激战的健美身躯,发出意乱情迷的魅人声音。

  正在实施此动词的人,显然被另一方不顾羞耻的吆唤之声引发得十分愉悦,腰肢的摆弄更加的疯狂,每一个细胞都在快乐的尖叫,咆哮着游走。

  方博年半眯着眼,注视着身下年轻英俊的面容,摩擦着光滑富有弹性的肌肤,耳边动人心弦的呻吟,以及来自那里超级的享受,终于,也发出了难得的一声低吟。

  做爱的时候,方博年亦如他穿上衣服,坐在人群中一样,沉默少言,不发一声。不是不想,激情的瞬间,那一阵阵,一波波狂袭而来的快感,让他也难自禁,可,压抑,忍耐,已成为自我存在的一部份,他习惯性地用极大的克制力阻止了声带放荡地企图。

  聆听,他更喜欢聆听对方各种各样的声响,高亢的,低沉的,颓靡的,疯狂的,隐忍的,甚至是装出来的造作,呵呵,他都喜欢听,也喜欢看。装的再努力的,方博年也会在几番较量中,让他们乖乖地发出真实,淫荡,求饶的声音。

  他会微笑地看着他们眼泪、口水、汗液一同流出来,然后,拍拍他们年轻的身体,以示警告后的安慰。

  今天的这个呢?

  光是那个动词就足以使方博年想笑了,现在的孩子看了那么多A片后,好的,坏的,都学得像模像样。

  不过,他还真是……微睁着眼,两颗黑棋子般的瞳仁从一开始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汗水打湿了栗色的发丝,身上的味道也是方博年最喜欢的海洋香。低低呓语,短暂、急促,撩人情动,模仿得几近逼真。

  惩罚式地,方博年猛地几下急送浅抽,男孩漂亮的牙齿松开柔亮的唇瓣,爆发出“啊……啊……”的连续高音。

  方博年不禁一笑,虽然每个人进入High点各有不同,但大多数人都渴求着充满、占有,填充饥渴的身体,满足空灵的心魂,释放积压已久的各样情愫,没什么不一样的。光是摩擦,就可以带入不可抑制的战栗。

  男孩很敏感,方博年的各样技巧,轻轻展开,他就已经进入最佳状态了。

  方博年,今晚,眼光不错,没有选错对象。

  进入“触点”酒吧的第一眼,一群年青充满活力的男孩便映入方博年这个老猎手的视野。

  他们打扮入时,说着闹着,喝着最廉价的啤酒,时时爆发出无所顾忌的笑声,青春无敌啊,每一张脸都洋溢着让人欣羡的诱人光彩,他们的眼睛也都没闲着,占据着酒吧最佳地段,肆无忌惮地扫视着每一个走进酒吧的人们。特别声明,是男人们。

  熟悉“触点”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酒吧,在圈中,它也算是家喻户晓了。会玩不会玩的,老手,新手,都会因它独特的品味,时尚的音乐,价格不菲的各色调酒而吸引、留恋。

  每当夜晚降临,在这个城市中游走的形形色色人物,都归向了各自的属地,倦鸟要归巢,夜莺要歌唱,老鼠们,也要延着污秽的街角溜达溜达,寻找自己磕啃的家什。

  还有呢?当白天的面具戴得疲倦而乏味时,换上另一具面具,怀揣着各样的心情,与寂寞的灵魂做场游戏,给压抑的欲望打开出口,只为达到一个目的,在这里,看人与被看,挑选与被挑选,邀请与拒绝,无不刺激着肾上腺素的最佳分泌状态。

  方博年走进的一瞬间,几双忙碌的眼睛都汇集过来,亮了亮,闪闪的,在他的身上呈黏着状。

  这样的目光,方博年司空见惯,这样的自信,他也是有的,这样的感觉,让他熟悉又舒心。

  家,一个需要睡觉的地方,酒吧,一个可以撒点野的地方。

  方博年现在不需要睡觉,他更渴望撒点野。

  35岁,连青春的尾巴都不算,人到中年,许多事情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只是,有些人很明显,有些人,还可以靠外在的条件安慰安慰自己,也唬弄唬弄别人。方博年就属于后者。

  他保养的不错,常年的健身、各种运动,使他看上去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皮肤光洁,体格均匀有型,肌肉依然充满弹性,不像那些结婚生子的居家男,早早地懈了肉,走了型,挺着肚腩,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而他,小腹依然平坦,臀部也还紧翘。

  没错,方博年最满意的就是自己这个部位,年轻时,穿着仔裤,走在校园里,连游泳队教练都会嫉妒地多瞟几眼。同宿舍的几个男生,顺手拍打两下,感受来自那里的质感、美型,已成习惯。

  岁月无情,这些年,方博年也能感觉到自己一些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精力、体力,读书的时候,通常连着几宿开夜车,睡上几个钟头,照样在足球场上踢个全场没问题。国外留学那几年,白天上课,晚上打两份工,生龙活虎地任凭辛苦成自然,饿两三顿,两眼发蓝还能坚持刷它上百个盘子。

  可现在呢,一顿早餐不吃就心慌,熬上一夜,至少补足两个大觉,脸色才会恢复令人满意的光洁度。

  其次是心力,近些年生意趋于稳定,倒不用像头几年那样拼命了,满以为可以渐渐放松一点,舒缓地过几个安稳日子,可,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压力,倒越发的让人添加心力,放手不得,头疼的东西一样不见少。方博年这才发现,是自己老了,年轻时那种不要命的拼劲,到了现在,全成了勉励而为的支应,甚至,让人多少有些厌倦、疲惫。

  不过,还好,这点小小的变化,只有他自己清楚,外人眼里的他,乍一看,一张永不过30岁的脸,一交手,便发现这个男人做事的老道与精明,成熟也圆滑,甚至带着一点点让人不可近窥的冷漠。

  当然,最满意的部位也悄悄放松了年轻时的张狂,微微的松垂,几乎觉察不到。

  曾经有个年轻的律师,上过几回床,叫什么来着,方博年记不清了,对,记忆力下降是不是也是衰老的前兆?可他说的话,方博年还记得。

  那是方博年第二次约他的时候,匆匆走进一家咖啡馆,他迟到了,律师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耐心而执着地守在冰冷的咖啡面前。

  看着刚刚开完会从公司赶来的方博年安稳落座,律师忽然说:“你穿西裤的样子真诱人,显得臀部很熟感,我都有反应了。”

  方博年瞟了瞟,没错,律师那里很不老实。

  本来方博年打算这是最后一次光顾律师,因着这句话,他将与他的床第之欢,又增加了一次。这是很难得的。

  那个律师就是在“触点”勾到的,两杯威士忌落肚,律师就迫不及待地上了方博年那辆银色宝马,不等到酒店,律师已经让方博年在驾驶中激情了一次,差点撞上隔离墩。

  律师擦着嘴角边的乳白色液体,又将头凑了过来,大有第二轮开战的意思。

  方博年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握着律师的关键处,一脚踩在油门上,带着律师绕着三环、四环一通猛转,直到律师将那点东西射在宝马的挡风玻璃上,方博年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酒店也不用去了,直接把律师按在机场路边上乌漆抹黑的绿化带里,三下五除二,律师里外被吃了个干净。走路的时候,腿都合不上。

  方博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这点脏心眼,少在老子这儿玩,想压别人,就得长压别人的本事。一只手,你就投降了?太嫩。

  第二章在“触点”遇到熟人是常有的事,律师也见过几回,大家彼此微笑点点头,举举杯,继续忙活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再正常不过。

  虽然,律师还会偶尔放电,方博年却早失了兴趣,什么东西吃过之后,就没胃口了,他对一个人的忍耐程度,通常不会超过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晚上。

  这些青春逼人的男孩子,显然是酒吧里较为显眼的一群。他们该是刚刚来这里混的。

  方博年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去了香港一个月,又在美国待了不少日子,算来,最后一次来“触点”还是夏天呢。现在,满树的绿叶都泛了黄,酒吧这地方,新鲜血液是生意兴隆的基本保障。已经有不少老手走来晃去的打着这伙儿男孩子的主意。

  其中一个打着红围巾,是他们当中最抢眼的,眉清目秀,神采飞扬,光是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就足以让人遐想联翩了。

  “新来的?”方博年接过调酒师龙龙递来的金汤力,眼睛没有离开那条红围巾,今天,他不打算喝太多。

  “来过几次了。”龙龙笑答着,又附耳低语方博年:“有两个还是学舞蹈的呢,腰身软的很。”

  方博年一笑:“这你都知道?”

  龙龙暧昧地眨眨眼:“别不信啊方哥,待会儿一跳舞,你自己看啊。”

  High舞的时刻到了,酒吧里开始人头攒动,纷纷离席,鼓点激光一通乱捶乱扫,美国DJ沙哑磁性的嗓音激荡在光影魑魅的舞池中。

  这里的舞曲是方博年比较喜欢的,心脏的脉动与**的博企,都可以随着那七个音符摆弄出来的节奏而起伏。

  他不跳舞,不是不会,也不是不喜欢。恰恰相反,曾经的他,也曾在舞池里疯狂过。也曾被人羡慕嫉妒恨过。甚至有一次,跳了一宿回到宿舍,脱下牛仔裤,才发现后面一片粘糊糊、湿嗒嗒地,不知哪个下流的家伙都射在了上面。

  半新的牛仔裤被他卷吧卷吧丢进了垃圾桶里,心疼郁闷了整整三天。

  心疼,裤子是靠打暑期工挣来的第一件名牌,郁闷,做人的尊严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被剥夺了,连回射的余地都没有。

  但他现在不跳了,虽然舞曲远比他混的时候更加诱人心魂,可他不会再去选择这种只属于青春与张扬的运动方式。

  坐在吧台,优雅地喝一杯,微笑地观望,观望他人,观望生活,他更愿意这样阐释自己,30多岁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极力扭晃着身躯,证明点什么呢?

  外国男人60多岁了,照样随着音乐扭动他们硕大的臀部,这让他们看上去很可爱,很舒贴。

  可中国男人一旦上了岁数,再干点不属于自身年龄层该做的事情,就会让人格外的别扭与不自然,甚至是可笑的。

  到底是文化底蕴不同造成的,还是对生活的理解不一样?人和人,怎么就那么大差别呢?人一定要可爱,但一定要用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可爱,真的,勉强不来的。

  舞池里这样的大龄“青年”很多,张牙舞爪,故作姿态,要么举手投降状,要么跺脚憋尿状,居然还有插兜的,整出一副“同志们,要开会了”的严肃神情,这等自我意淫,舞者自己快射了,观者却要快吐了。尤其是夹杂在众多青春迫人、张扬靓丽的面孔中,他们越发显得力不从心,滑稽可笑。

  那群年轻漂亮的男孩子也下了舞池,显然,他们得天独厚的占了优势,时尚的装束,养眼的外形,专业的舞姿,都使他们脱颖而出,与众不同。无疑,他们是优秀的一伙儿。

  方博年默默点上一支烟,望向喧腾的舞池,享受着这群年轻男孩为他带来的片刻欢愉。

  除了某些特殊场合需要应酬或者放松一下,他很少抽烟,酒喝的也不多,包括性,他都能恰到好处的掌控它们。再好的东西,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用来放纵的。一个人过度沉迷于某项事物时,便成了束缚与弱点,这是很危险的。

  红围巾的舞跳得果然够劲,一个钢管宛若他身上的一部分,一抬腿,脚尖与头部顿成180度平角,引来周边爆发出亢奋的尖叫与骚动。

  腰肢的确柔韧,方博年的脑中闪现出这样的腰肢如果将他压在身下,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滋味。

  其他几人也各领风骚,一个身着蓝衬衫的男孩,在红围巾一个压身的动作下,整个人随着节奏渐渐屈膝仰倒,身体几乎和地面平行,双唇一张一合,做着无比暧昧情色的意象,人们围着他们,愈加疯狂了。方博年的小腹瞬间也微微的热了。

  几个男孩跳着,舞着,醒目在平庸的人群中,挑逗着,张扬着,卖弄着,也高傲着,似乎,对周遭围舞的人群,并没有特别青睐的意思。

  吧台离舞池很近,台下的人可以清楚的欣赏着他们,他们,也将台下一览无遗。

  红围巾几人,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方博年,舞姿摇曳中,他们渐渐向这端挪移、靠近。方博年甚至一抬手,便可触摸到红围巾的小腿。

  红围巾的眼目更加肆无忌惮地投射过来,他知道,今晚的“触点”他是最醒目的,也知道,谁是另一个最醒目的。

  方博年的第一杯已见空,推到龙龙面前,示意来杯威士忌。

  此时此刻,带点刺激和火烈,是合时宜的。

  红围巾越舞越慢,缓缓弯**来,整张精致的脸在方博年眼前晃动,略带混血的眉骨、眼窝、鼻梁,将他刻画的生动冷艳。他的气息里,有股甜甜的味道。眼中,火辣的欲望宛若耀眼的激光束,射向方博年。

  方博年回望着这样的挑逗,不动声色地抿一口酒。

  红围巾的头探出舞池,微翘的双唇诱人的半张着。他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表明了自己的企图,他,要眼前这个喝着威士忌,温文尔雅却又不失性感的成熟男人。

  方博年很大方地将酒杯凑到红围巾的唇边,也以实际行动回应了周边期待而又疯狂的叫嚣。空气里,充斥着让人心跳过速的旋律与情绪。

  红围巾像只美丽的小兽,蹲在舞池边,在方博年的手中,贪恋地喝着杯中的烈酒,粉红、柔嫩的唇,轻轻含住透明洁亮的玻璃杯,一下一下,方博年可以看到那美丽的喉结饥渴地上下滚动,很快的,手中的杯再次空了。

  人们发出失控般的叫喊,仿佛那里已成世界末日。

  方博年展颜一笑,红围巾舌尖轻轻舔着唇边的余液,这个动作所能带来的遐想,还能是什么呢?

  

查看更多耽美攻攻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