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同志小说:强受爱上流氓(下)

2014-06-13 作者: 阅读:

强受爱上了流氓

  耽美同志小说:强受爱上流氓(上)

  我领他去了校门口的咖啡屋,随便点了俩杯。

  坐定,小西把包放在一边。

  他说,小木?

  我嗯了一声。

  他继续问,你到底是怎么想?

  我说,什么怎么想,还能怎么想?

  他问,这个坎应该很快就会过去吧。

  我说,都说几遍了,我没事。

  小西俩只手捧着咖啡杯,来回的转,看着咖啡杯,不看我。

  他说,你其实在我面前,没必要逞强,看你假装没事,比看你哭难受。

  我说,西姐,我没事,真的没事,我都经历这么多了,没啥看不开的。

  小西说,你要是这么想最好不过了,但是,……

  我打断他,说,说点别的吧。

  小西说,好。

  我看着他,他也抬起头看着我。

  我说,咱俩认识很久了吧。

  小西说,是啊,那时候你还是跟在李墨阳后边的一个小屁孩,有时候想想,我就像你妈似的,看着你长大。

  我说,滚,给我打住。

  小西乐了。

  我说,你就惦记占我便宜。

  小西说,真快啊,看你一点点懂事,长大,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老啦。

  我说,你怎么还没完了。

  小西认真的看着我,说,小木,问你个事啊?

  我说,你问吧。

  小西犹豫了半天,仿佛下了很大决心。

  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咬着说,你……考虑一下大庄吧。

  我惊得啊了一声,差点把咖啡杯松手。

  我说,你搞什么。

  小西说,我没开玩笑。

  我问他,是大庄让你说的?

  小西说,不是。

  我说,他知道,我分手的事。

  小西很不好意思的点头,说,是我告诉的。

  我有点生气,对小西说,你……

  小西抢着说,其实他一直联系我,问我你过的怎么样,

  这些我知道,可是……

  我说,那你也不能随便说啊。

  小西说,你别激动,你听我说,大庄心里一直有你,当初认识我就是想了解你,然后叫我帮他追,我开始以为他不怀好意马克好似我发现我错了,而且难得的是,他自始至终没变过心,不想伤害你,这点小狼,李墨阳都做不到。而且,就算是你和小狼好,他也没放弃等你,还在那么对你,这点,就算张哥也做不到,你又不傻,为什么不考虑他呢?

  小西的话给我说的一愣,我真的快把大庄当作很可有可无的人了。

  我说,可是,我说过啊,感情的事勉强不来啊。

  小西说,那又怎样,你喜欢小狼,他喜欢你么?大庄对你没的说把,那么爱你,而且,我就不信,你心里真的没有大庄。

  我说,毕竟过去了,再说……

  小西说,别可是了,等大庄回来,你俩重创开始。

  我忽然反应过来。

  我警惕的问小西,大庄让你来当说客?

  小西激动了,天地良心啊,觉得没有,绝对是我看你俩都不好过,就想把你俩继续往一起搀和。

  我说,过去的了,我不想再碰。

  小西说,大庄知道你这样之后,天天给我打电话,问你的近况,让我好好开导你。但是他怕你多想,不肯亲自打给你。

  我说,真的?

  小西很夸张的点头。

  我说,他为什么这样?

  小西反问我,你说呢?

  我没回答,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只是不敢相信。

  这年头怎么会有那么坚定的等待和那么深厚的爱情?

  应该是有吧。

  比如,小艾。

  既然他拥有,为什么,我不能。

  这个大庄,是不是太傻了?

  我,是不是太对不起大庄了。

  感动,赌气,悲哀,还有,忐忑的做了一个决定。

  我说,姐,我要去找大庄。

  小西很惊喜,说,真的?

  我说,你得答应我一个事,

  他说,你说把,我答应你。

  我说,给我他的地址,我去找他。

  小西说,可以。

  我说,不许告诉他,

  小西很困惑,为什么?

  我说,你答应,我就去。

  小西咬咬牙,说,行,我答应你。

  他补充一句,反正他永远不会伤害你

  当着小西的面,我是有一些冲动,才做了要去找大庄的决定。

  要说我现在就不想着小狼,那是假话。

  要说是我心里一点没有大庄,那也是假话。

  小狼这样子,是真的让我想念大庄的好。

  与其说是我去找大庄再续前缘,倒不如说我是想逃避,是想去散心。

  在这里,真的无时不刻不被小狼影响着。

  考虑来考虑去,决定下,去找大庄。

  考试还有大约一个月,我请了五天假,被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请假的理由是家里有人结婚,然后造假,托人打电话。

  带了一个背包,买了火车票,出发。

  我是奔着光明去的,就想随着这火车,抛开烦心,驶向一个很快乐的地方。

  火车上人不是很多,座位满了,但是没有几个人站。

  这是第几次坐火车了?

  上一次,还是和小狼在一起,这一次,我真的就一个人了。

  一个人坐火车。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背包,一个人逛夜市,一个人吃烧烤,一个人穿拖鞋,一个人走夜路,一个人抱着肩膀睡觉。

  没人陪了,

  打开mp3.

  我打算再也不听那首《会长大的幸福》,

  人家拿自己不当个人,自己何苦对人念念不忘?小木不是个没自尊的人。

  我手贱的按了曾轶可的歌。

  很多人不喜欢她的歌,说她难听,肉麻,没唱功。

  我也讨厌过,后来看她写的歌词,很感人。

  比如《白色秋天》,

  比如《等我回来》,

  比如《勇敢一点》,

  在火车上,我反复的听《勇敢一点》,

  是不是简单的和弦 就不能写出动听的歌

  是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好听 就不能打动你呢

  是不是别人的爱情 我就不能歌颂

  是不是歌颂完你们 也会有人和我相拥

  是不是过期的牛奶 就不能喝

  是不是过期的爱情 还留在你心里呢

  是不是温柔的战场 总能让我投降

  是不是二选一的题比多选 更让人慌张

  没有答案 也不重要

  没有星星 地球还是闪耀

  距离让爱情 变成一个长跑

  我们在奔跑的时候 别去想以后 好不好

  是不是过期的牛奶 就不能喝

  是不是过期的爱情 还留在你心里呢

  是不是温柔的战场 总能让我投降

  是不是二选一的题比多选 更让人慌张

  没有答案 也不重要

  没有星星 地球还是闪耀

  距离让爱情 变成一个长跑

  我们在奔跑的时候 别去想以后 好不好

  没有答案 也不重要

  没有星星 地球还是闪耀

  距离让爱情 变成一个长跑

  我们在奔跑的时候 别去想以后 好不好

  ————————————————

  ————————————————

  心里一边又一遍的默念那个歌词,一遍又一遍。

  忽然间,记忆在脑子里倾闸而泄。

  我从没张扬过自己的这段感情,而真有一天失去了,才发现,有些东西,注定是场债。

  小狼祝福我,让我也祝福他。祝福完了,我发现,我自己还是一个人。

  我也想知道,这份感情是不是还留在小狼心里,留的话,多久?

  小狼面临多二选一吧,我和小艾,他选了小艾,选的时候,犹豫过么?

  我面临的是几选几?

  但是,想选的那一个,却没办法再选。

  我俩以前也说过,幸福现在的,不去想以后。

  可是我还没幸福够,这个以后就来了。

  我究竟错在哪里?

  我一遍遍的听着歌,一遍遍的默念歌词,一遍遍的回忆。

  不自觉的,眼泪就流出来。

  我没擦,没遮掩,就那么留着。

  这一次,对面没有非主流男女。只有俩个男的,他俩貌似不认识。

  其中一个,看我这么奇怪的人,拿出手机准备拍。

  我就抬头俩眼睛直直的注视着他手机像头。

  他看我察觉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停在那里,装着玩手机。

  我就留着眼泪,看着他,咧开嘴笑。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是个很臭美的人。在这里自毁形象。

  我有病。

  我他妈的有病。

  后来我也懒得理对面的男生,擦干脸,就看着窗外面,

  告诉自己,正常点,别再丢脸了。

  我始终没有给大庄打电话,我心里是有一些不敢的。

  不知为什么,很紧张。

  我有他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找一个人,足够了。

  号码,我没打算打过去,我不知道和大庄说什么,他说的,会和李墨阳一样吧。

  小西知道大庄的地址还是因为那次私奔去找沈旭,他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是沈旭让他失望,原来那个城市回不去了,就来大庄这里重新工作,重新开始,不过后来没用到。

  大庄看到我,应该会高兴吧。

  下了火车,打车去他所租房子的小区。

  已经六点多,如果上班的话,早就下班了吧。

  站在他小区门口,门卫不让我进去,问我找谁,我说了大庄的名字,他说让大庄下来接我,或者给他打电话。

  我赌气这老头的顽固,就在门口来回走。

  那时候,我有一种回去或者逃走的念头。

  这样对大庄过于不公平,大庄不是收废品的,没人要的,他没必要收下。

  我是废品,被人遗弃了的。

  我鼓了勇气,拿出手机,没有按出去,我在心里想怎么和大庄说。

  想了很久,又往小区里看了几眼,还是没打。

  因为没必要打了,大庄出来了。

  他身边,有个女孩子,从远处看穿着高跟鞋和我差不多高,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

  大庄没变,穿着灰色的风衣,已经这个季节,是有些冷了。

  他们俩个有说有笑的,大庄给她拿着包。

  那时候,心里有种醋意。

  我不是吃醋,我对自己这么说。

  是啊,我怎么可以吃醋呢。自己和大庄分手,他是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不是么?

  自己水性杨花,还配让别人等待?

  我是多余的,去哪里都多余的小木。

  我于是很安静的走开,自己走开。

  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很陌生。所以走的漫无目的,不知道去哪里。

  有一点饿,但是什么也不想吃。

  没走多远,小西给我短信,他说,到了么,怎么样?

  我没回。

  我继续走,天也黑了下来,起风了,很冷。

  小狼现在应该接到小艾了吧。

  该很快乐吧,小狼带他去哪里?

  夜市?酒吧?KTv?饭店?

  大庄,应该和他那个女朋友去逛街了吧。

  很般配的一对,那个女孩,很幸福呢。

  谁遇见大庄,都是个很幸福的事呢。

  手机想的时候,我在路边坐着,开着MP3,声音开到最大。

  拿出手机,显示的是大庄的号码。

  我没接。就那么的让他想着。

  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应该是知道我来了吧。

  可是那还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有了他自己的幸福。

  我始终很多余的。

  没错,我来之前,对所有人,包括多自己,我都是说,我只是i来散心,我不爱大庄,我一点不爱。

  但是,我真的心狠疼。

  我给自己找借口,我是看别人幸福,太嫉妒了。

  看着大庄幸福,我该高兴,不是么?

  大庄的电话想了很久,我始终没接。

  还是不敢接。

  我怕他会说他很幸福,那样,我会有被全世界都遗弃的感觉。

  大庄继续打,我就拒接。再打,再接。

  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

  再后来,是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手机上来电提示显示还是这个城市。

  我猜,这是大庄拿别人手机打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女孩子的手机打的。

  还是一样,拒接。

  我在那里坐着,冷得我抱着自己肩膀。

  看着人来人往,一对又一对。

  这时候夜灯初上,每户人家的窗子里已经亮起了很温暖的灯。

  透进那窗子,可以看到楼里的一户又一户人,很温馨的小日子。

  我想哭。

  小西电话打过来了,本想拒接,发现心里很疼。

  我接听。

  那头小西的声音的很大,喊,你妈 的你到底在干嘛 ,不是说去大庄那里么,自己死哪里去了,你到底想干嘛,就一个小狼,你至于这样么,你是不是想死在外面,还不接电话,你牛逼是不是啊。

  小西在骂我,给我骂楞了,但是心里也暖暖的。

  我眼泪立马就掉了下来,我带着哭腔说,姐。

  小西说,你别叫我姐,你多牛啊,自己跑没人地方去,你不是说找大庄去了么。

  我说,我找了。

  小西说,你放屁。大庄和我说,他小区的门卫和他说有人找他,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他就猜是你。你说你走什么 啊。

  我说,我看见……我看见他女朋友了。

  什么? 小西在那头喊了起来,继续说,他找女朋友了?不会吧。

  小西的语气温柔了,不责怪我了。

  我说,我看见他俩了。很般配。

  小西说,你不是误会了吧。

  我很坚定的说,不会。

  小西说,不行,我得给他打电话,问清楚。

  我说,别问了,我在外面住一夜,明天回去。

  小西说,我不问行,你得去大庄那里。

  我说,我不去,万一他俩同居,我去多不方便啊。

  小西说,你在外面我不放心,你要不去,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找你。

  我说,好了,好了,我找他,行了吧。

  小西说,那好,你快点,我一会给他发信息,确认你是不是去他那里。

  我说,知道了,你挂吧。

  小西说,恩,注意安全。

  我真的不知所错了,不想给他打电话。

  大庄的电话打来了。

  我犹豫着,还是接了。

  他在那头很急切的喊,小木。

  我恩了声,喊,大庄。

  他问,你在哪里啊,怎么不接电话啊,现在外面太冷,你穿的够么?

  几句连问,让我想起以前和大庄在一起的日子,那时候什么事都为我想周到,把我当宝贝呵护。

  有时候想想,如果我那时候坚持大庄,好好爱他。

  后来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吧。

  他便不会自己申请来这里半年吧。

  我便不会和小狼谈起恋爱吧。

  我便会苦逼的被人抛弃吧。

  大庄也不会再和这个女孩子好吧。

  我们应该会很模范的穿梭在别人羡慕的目光里吧。

  我便和大庄说我在哪里哪里,附近有什么什么建筑。

  大庄说,我知道了,你在那里等我,我过去接你。

  我说,方便么?

  大庄说,什么不方便的,你在那里等我啊,我马上过去接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流氓强受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