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买来的老婆是男的

2014-06-11 作者: 阅读:

耽美小说:买来的老婆是男的

  1、我的父亲在4岁时就去离开了,我与妈妈相依为命。那年我正在上初二,上课的时候,邻居大哥来学校把我叫了回去,我问他叫我回去干什么,他只是说回去你就知道了,然后就是沉默。等我回到家,妈妈已经被当家的嫂子婶婶们给换好了衣服,躺在了一块用门板支好的床上,头北脚南的摆在屋子的中央。我当时就呆在了那儿,静静的,那一刻脑袋里是空的,什么都不能想,等了好久,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泪这才从眼窝里流了出来。我翻开盖在妈妈脸上的黄纸,用手慢慢的感觉已经没有温度而变的生硬的脸,她才三十六岁,但皱纹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脸上,头发也变的花白。我爬在妈妈的身体上撕心裂肺的哭。现在也只有用哭来表达对妈妈的依恋了。几个大妈伸手想把我拽走,可是倔强的我只是不离开。最后没办法,才让...几个男的硬生生的把我拽走,这才算是把妈妈放进了棺材。在大家的帮助下,也算是体面的把妈妈发送了。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有几个我平时不错的小伙伴也在屋子里默默的陪了我几天,我到现在回忆起来,心里都是怀着感激的,要不是他们,我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就这样我成了孤儿,也辍学了。那个时候,上面为了增加山区农民的收入,正在发展饲养小尾寒羊的农户,给这些先行者免费给提供小羊,每个村里给5只,村长好心的把这几只都给我争取了过来,13岁那年我成了羊倌,每天早上赶着一群羊上山,迎着夕阳下山。那个时候对不愉快的事情是非常易忘的,所以到也其乐溶溶。放羊其实是一个清闲的事,把羊赶上山,只要注意不被别的东西伤害了他们就可以了。闲来无事,找一些废旧的铁丝,拧成夹子,然后把夹子上拴个绳子,另一头栓在一个木头橛子上,(是为了防止大一点的动物把夹子带跑了)每天除了放羊,就是支夹子,这些夹子到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的美味,有的时候是一只野兔,有的时候是一只山鸡,隔三差五的总能得到一些意外。然后带着这些东西,到村东头的一个老光棍那里,混他一些热乎的饭吃。因为在这个100多号人的小村子里,大家都是和和美美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我不愿意打搅他们的清净,再说我看到他们自己也觉得伤心。

  老光棍叫吴光明,据说以前参加过抗美援朝,还有一段英勇的事迹,可是他从没和我说过,我只知道他打完仗就回到家乡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人,不是没有给他说过亲,只是他一直都不同意,一耽误就耽误到了现在。

  我每次到他那里,他都会拿出他的宝贝--一个破的军用水壶,里面装的是我们本地产的一种烈性酒,他只是给我倒上一小杯,然后自己就无休止的喝起来,直到一滴都不剩,也恋恋不舍的放下,这时我就会赶快把我自己的酒喝光,不然他就打它的主意的。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打拳,比如偷袭,也比如男人为什么找女人

  有时我练错拳,他就狠狠的照我屁股上踹一脚,很疼,以至于我有时都想以后再不到他那儿去了,可是不去他那里去哪儿呢?村里的人都一家一家的,只有我和他是孤零零的,我打到野味的乐趣也只能和他分享,所以我们就这样一直混在这个山沟里。

  转眼我17岁了,羊也由5只放成50多只了,如果把它们都买了,我也算是个有钱人了。这天,我赶着我心爱的羊们回村子,刚进村就听见村东头的老何家里热火朝天的哭喊声,即然进了村羊就没有事了,我就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老何家的儿媳妇嫌婆婆看不了孩子,要撵她出去自己过,自己吃。我越听火越大,拨开围观的人,我就冲了进去,一脚踢上那正骂的起劲的儿媳妇,“何大狗,你他妈的混蛋,你媳妇骂你妈,你一个屁都不敢放!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那个混蛋拎着板斧(违规词)冲着我就过来了,“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管!”

  我这个气啊,火都烧到头顶了,这几年也没白和老光棍学,我一闪身让过他,瞅着空档狠狠的朝他裤档踢了一脚,他敖敖叫着在地上打滚......我正想上去补两拳,他妈一把拉住我,跪在我面前“铁头,你饶了他吧,我给你磕头了”说完还真要磕起来,我一把拉住她,把她扶了起来,我扭头就走了。

  出了门,我的羊还都乖乖的在等着我,我赶着它们回了家,圈好,正想着屋里还有什么吃的呢,乡里的派出所就来人了,什么话都没说就把我带走了,带到了乡派出所,叫我蹲下,把我拷在一棵树上,就走了,我蹲在那树下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来了两个穿着警服的人,一个年轻的高个,长的眉清目秀的,一个中年胖子,高个的那个警察看见我有着奇怪,问边上的胖子“他怎么回事?”那胖子打着哈欠,“啊,他呀,昨天打人被抓过来的,太晚了,都下班了,就给他拷这儿了。”

  高个子的民警察明显有些不满,“怎么能这样?”

  胖子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说“怎么不能这样?那么晚了谁管他?不拷这儿怎么办?”说完就进了办公室。

  高个子的有些生气了,不过却压着火,他慢慢走到我跟前,“你怎么样?”

  我昨晚就没吃饭,在外面蹲了一夜,要不是我身体好,早晕过去了,不过我知道这个警察也不知情,所以很是心平心和的说“我干什么了,就让我蹲这儿?”

  高个子的警察皱了皱眉,漂亮的眉毛聚到了一起,看的我有种想上去抚摸的冲动,他的声音很清亮,“你等一下,我去问问。”

  不一会,他就拿着笔和纸出来了,用他那很清亮的声音问

  姓名?

  陈峰

  性别?

  男

  年龄?

  17

  哦,你还不满18啊?把你蓄意伤人的经过说一下。他认真的地纸上记着。

  蓄意伤人?我一听头就大了,我没有啊!我仔细的把过程说了一遍,他依旧低着头,在纸上认真的记录着,写好后,他把材料拿了过来问我,认识字吗?认识就看看,看我写的是不是与你当时的情况相符合,如果是,你就在后面签上字,并且挨着我写的结尾处写上,以上笔录我看过,属实。

  我接过那几张纸时发现这个警察的手好看的不得了,不像我一般见过的男人的手那样的大骨结,他的手指很长,形状很好看,皮肤也比我们这些农民细的多,我下意识的擦过他的手,嗯,真细!

  我正看着那些笔录,他起身走开了,不一会就回来了,打开了我的手拷,你走吧,有人给你交罚款了,以后小心的,别这么冲动,别人都不管,就你管,你能耐啊?做事长点脑子。。。。他罗嗦个不停,不过看在他声音这么好听的份上我没有和他顶嘴,只是我站起来时,腿有些麻,身子一歪依在了他的身上,他更加的说了,你看你,装什么装,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吧?打了一架,5000块钱就没了,你说你们挣钱容易吗?

  什么?我大叫,5000块?谁交的?

  你们村书记。行了,快走吧,以后记得别这么冲动啊!他收好那些笔录,最后的叮嘱我。

  我转身就走,突然我想起件事,小跑的奔到他跟前,“你叫啥?”

  他有些愣,听到我的问题笑了下,小小的虎牙调皮的露了露,“我叫林肖!”

  我重复了一遍,嗯,我记住了,我走了啊!

  2、

  村书记和老光棍都在外面等着我,我一出来就被村书记好顿骂,末了,他转过头对老光棍说,该给这个娃找个媳妇了,像他这么大的小伙子都成家了,成家了就不能干这傻事!

  老光棍想了想,可是这附近的人家哪有愿意把姑娘嫁给他这样的啊?没爹没妈,没房没地的。。。。。

  “要不。。。”村书记的声音提高了“咱给他买个媳妇吧,像前村的二胖子不就买了个媳妇过的挺好吗?钱,我出,也算对得起老陈大哥了!”

  老光棍想了想,“我看这法子行。”

  我没把他们话当回事,只是回家去看看我的那些羊,一定饿坏他们了,那5000块钱是村书记拿的,我得还。

  我又赶着羊出去了,莫名的跑到了乡派出所附近,我想了想,把羊赶到了一个凹地,就悄悄的摸到派出所后院子去了,

  这院子里的菜都黄黄的,一看就是没人管的。我不知道自己过来干什么,只是想过来。

  等了半天都没人出来,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揪着菜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胆子挺大啊?跑到派出所偷菜?”

  我一下子振奋起来,“谁说我偷菜了?这也叫菜?”

  “那不是菜是什么?”他笑呵呵地说

  “是草!”我理直气壮的说

  “胡扯”他笑着骂我,我胆更大了,走到他跟前,“林肖?”

  “嗯”他歪着头看着我

  “没。。没事”我有点心虚

  “哦,那你来干什么?”

  “啊,嗯,啊,我想来问问。。”我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来,“我。。。先走了,要不羊该跑了”

  我仓惶逃窜,身后响起他的笑声。

  我觉得很丢脸,所以决定早点回家,路过老光棍家里,他正站在外面伸着脖子看,一见就兴奋拉着我到一边,“铁头,告诉你个好事,我给你买着媳妇了!”

  啊,我一惊,我以为他们开玩笑呢,谁知道是真事啊!“叔。。。”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急着拉着我往屋里走,“铁头啊,这回可得好好过日子啊,这人帮你买的可不容易啊,你可要看住她。。。”

  来到里屋,我看见炕上躺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只看见她的头发很长,身上衣服很鲜艳,脸看不太清楚。

  老光棍还在一边高兴的说“铁头啊,不对,以后不能总叫你小名,要叫你陈峰啊,你这回有媳妇了,可要好好过啊,好对得起你爸你妈啊。。。”

  “叔,”我冷静着的问,没有预想中的兴奋“花了你多少钱?我给”

  “行了,钱就算叔给你的,你别问,今儿晚你就来把她弄回去,现在天还亮,你等一会过来”说完他就连推带拉的把我扔到门外,我没办法好先把羊赶回家。

  其实我并不着急找媳妇,我自己穷的丁当的,那些羊是我的命根子,除了它们我就只有一间破屋子,娶媳妇,说的容易,我搁哪养啊?可是我知道村书记和老光棍是为我好,所以我也不能太倔了。

  黑漆漆的晚上,我扛着我的媳妇回了家,好家伙,要不是我还练了两天,还真扛不动,别看

  她包成一团都细溜的,可是还真沉。

  我把她放在我唯一的床上,一屁股坐在边上,累死我了。

  等我喘均了气,我看了看床上的人,头发乱乱的盖在脸上,看不清楚样子,我伸手过去想拨开她的头发,没想到她一口咬上我的手,我啊一声,使劲想把手拽出来,“你他妈的干什么咬老子?。。。快。。。快放开,小狗!”真疼,她却像发狠似的不肯松嘴,我想用另一只手给她一巴掌,可是这样打一个女人真不是个男人,可她却咬的更狠了,我大叫“我刚才去拉屎没洗手呢!”她一下子就松开了嘴!

  我小心的躲在墙角吹着红通通的手指,这个疯婆子,我暗骂,本来我也没想怎么样她,只想趁着黑把她放了,没想到她居然咬我,疯子!

  床上五花大绑的人扭来扭去的,看样子是想坐起来,她的头发大约到肩,在灯光下有些红通通的,和我的手指颜色很像,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人的头发能长成红色的吗?

  “喂!”一个声音响起,我吓的跳了起来,左看右看,没什么人啊,这才想起来,可能是我买的女人在说话,

  “干什么”我没好气的应着

  “你死了没有?没死过来给我解开!”

  我气个半死,这个疯女人,居然这么跟自己男人说话!我都没注意到那声音很低沉。。。

  “臭女人,你敢咬我,还叫我给你解开?你想的美,我不解,你就这么呆着吧”我气哼哼

  半天没动静,我有些耐不住,被我吓着了?老光棍说过是女人要哄的,我悄悄的走进床,还没走到,那个声音又响起,不过温柔了很多“你不想看看自己买来的人长的什么样吗?”

  嗯,也对哦,还不知道这个女人长的好不好看呢,千万不要想老何家的媳妇儿,五大三粗不说,还黑的要命,我都奇怪何大狗怎么和这样的女人睡在一起,问他,他笑嘻嘻的说关了灯就都一样了!怎么可能一样嘛?

  “好,我给你解开,不过你可不许再咬我!”

  “行”回答的到干脆

  我走到床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然后赶快退到一边,她慢慢的活动了一下,伸了伸四肢,不过我总觉得她有点对劲,哪有女人这么抻胳膊腿儿的?

  她站了起来,哇,个子还很高,比我还高点,身材还不错,只是她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势招摇了,鲜艳的颜色,奇怪的样式。。。我正想着这奇怪衣服下的身体是怎么样时,她慢慢的理好了头发,我一下子傻眼了,倒不是她长的难看,相反,她长的很好看,连我这种粗人都知道好看,细白的皮肤,亮亮的眼睛,挺直的鼻子,。。。。还有看起来很诱人的嘴唇!啊,不不不,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他,他是个男人!!!

查看更多老婆小说耽美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