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熊熊同志小说:时·光(9)

2019-05-31 作者: 阅读:

风翳渐渐地又抽噎,转为轻轻的呼吸,像个孩子般倒在文锦的肩膀睡着了。文锦则像一个温柔的父亲,红肿的眼睛中流露出无限的温情,一只手有节奏的轻轻拍打风翳的后背。

文锦揉揉眼睛,捶了捶几乎麻木的双腿,差不多恢复了知觉才起身将风翳抬上自己的床铺,文锦看着两眼红肿的风翳,心里阵阵心痛。

文锦来到卫生间,看到肩膀上触目惊心的牙痕,心里却想,只要小翳不生气了,就算咬下一块肉又怎么呢?

用温水轻轻擦拭了下伤口后,又用温水摆了摆毛巾,感觉温度跟生理温度差不多了,来到床前,温柔的给风翳擦着那张哭花的脸蛋,唯恐惊醒这个安睡的“小婴儿。”

这张脸,好熟悉啊,在哪里见过呢?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风翳怎么可能是小时呢?

文锦苦笑地摇了摇头,今晚自己做的实在太过分了,知道风翳担心自己,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担心。

这件事可不敢再犯了,再犯,恐怕真的要掉块肉了。

文锦躺在沙发上,睁着眼睛数着黑暗,没多久,也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窗户,文锦朦朦胧胧的听见有人喊着小光,小光,忍不住叫出声来:“小时!”

喊出口,人也跟着清醒过来,朝风翳望去,他依然在沉睡着。

一看闹钟,已经上午八点了,“糟糕”,8点半开始比赛。

急忙将风翳从被窝拉起,风翳他迷迷糊糊,文锦突然用冷水毛巾强行按到风翳脸上。

“呜!啊!”风翳瞬间的就清醒了,正要发火。文锦告诉他快迟到了,风翳一听,这下子才完全清醒过来,穿上鞋就往外奔去。文锦也紧跟其后。

出租车上,两人沉默不语。

“昨天……”“昨天……”“你说……”“你说……”两人就像约好了般,异口同声。

“算了,你耍了我一回,我也……算是扯平了,以后不许再提这事了。”风翳将头瞥向窗外,脸涨红的都快淤出血。

“嗯……”文锦低着头低低的应了一声。

“那你的肩膀疼不疼了?”风翳说完,头扭得更远了。

“不是说不说了吗,怎么还提。”文锦抬起头看向风翳的后脑勺笑眯眯的反问。

“可是……”风翳猛的扭回头来看着文锦,文锦轻轻的摇了摇头,呵呵笑道“放心吧,哪能有什么事。”

风翳面对文锦的眼神,总是不知所措,继续将头撇开沉默了。

两人终于在比赛前赶到了休息区,当文锦来到现场,队员都高兴的欢呼起来,又添一大将,怎么能让他们不兴奋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某些情况下文锦能克住他们的寒冰队长,使他们能不那么辛苦的训练。

“文锦,听说你病了。”

“文锦,病好点没。”

“文锦……”

文锦在队伍里的人缘比某人好多了,文锦呵呵笑着一一回答。

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你们是来拉家常还是比赛的,嗯?”

喧闹的场面,瞬间鸦雀无声。

只有文锦不受影响一个人没心没肺的笑着风翳那副样子,他在笑,平时冷冰冰的家伙实际在昨天晚上还跟哭泣的小狗一样咬人,偶尔还会耍耍小性子或开心的哈哈笑着。

风翳克制自己不去看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严肃的将今天的作战方式,作战队伍实力一一说给队员们。

“听懂了吗?”

“听懂了!”

“出发!”

风翳在文锦的背后说:“我虽然答应了你,但是你一旦有状况,我立刻换人!听懂了吗?”

文锦扭回头,摆出OK的手势,自信的说:“遵旨!”

球场上,和对方球员一一握手,其中一人竟然面露寒光盯着风翳与文锦二人不放。

当对方队长王斑握着着风翳的手时,稳重的说:“希望你全力一战。”

“你又错了,不是我全力一战,是我们十一个人全力战斗!”风翳不冷不热的回答,即使王斑的确很有大家风范。

王斑微笑了下,说:“好,说得好,那就希望你们能如我所愿,赛个痛快淋漓。”

风翳转身走到中场,等待淘汰赛第二轮的开始。

哨声一响,比赛开始。

那个王斑的确实力雄厚,仅凭一人就晃过自己的4个队员的防守,在面对文锦时,有些托大,不相信眼前的这个胖子有多大能耐,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文锦面对王斑凶猛的攻势,找准时间差及时的侧身,利用身体优势断下王斑的足球,等他回过神,球已经被传到了中场,瞟了一眼文锦,迅速回防。

风翳不得不承认,王斑的实力和判断力,只是在文锦身上栽了,更让他小心起来。

比赛的上半场还有十分钟结束,本来按计划,一位后卫要带球前进打进右翼,而文锦担任起这项计划的首发员,顺利将球带入右翼,在体力到达极限时面对两个人防守,将球传给史景,史景带球继续前进。

依然是风翳打埋伏,当史景将球调到空中,风翳依然用老办法头球。

忽然,几个身影从身边跟着跳起,风翳胸口被其中一个人用拳头击中,风翳立刻岔了气,像断了线的风筝从空中摔落下去……

风翳,胸口受到重击,立刻感到窒息的感觉,身体失去控制摔落在地上,眼睛冒着金星,天昏地暗的压迫感冲击着整个胸腔。

“小翳!”文锦第一个跑到了风翳的身边,风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但却气结一时说不出话来,指指自己的胸口。

文锦赶忙掀开风翳的衣服,胸口上一个红色的拳印,红的几乎泛黑。

“姓王的,你他X给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意思!”李复是个爆脾气,要不是史景和其他几个队员拉着,早冲了上去。

“这……意外吧。”王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不知所措,都忘记了怎么说话。

一听这话,本来拉着李复的几个队员松了手,扯着王斑的衣领,“意外?胸口上那个拳印是意外?你瞎了眼啊!”

“姓王的,早看你不对劲了,处处想跟宵风翳挑衅,肯定是你们搞的鬼!”

王斑低着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解释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了,你们别说了,这事跟他无关。”风翳在文锦的扶持下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吓人,继续说:“继续比赛,这次在禁区内,应该能得到一次点球机会。”

裁判,一脸冷漠的示意比赛继续,并未将这次点球机会给予330班,理由是,风翳与几个对方球员同时跳起,并未发现出黑拳的人,不能同时给这几个人黄牌。

李复冲向裁判,大声喊道:“你瞎了眼啊,就这么白挨打了!“

裁判掏出黄牌出示向李复。

乱了,球场上乱了,330班的同学们愤怒了,叫骂声此起彼伏,甚至有几个准备冲向球场……却被保安和老师们拦住了……

李复彻底火了,恨不得咬死裁判,被风翳一把扯住衣领:“够了,点球对咱来说,不稀罕!”

“可是……”李复看着风翳,面对这个队长,只有服从。

“没有可是,我们只许赢不许输!还有,这事没完!”后面的话是说给裁判,和几个对方球员听的。

其中一个队员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突然被风翳盯住,眼神有些慌乱,风翳没有多说什么。

风翳被文锦扶到休息区,330班的同学们围了上来嘘寒问暖,有人依然在叫骂。风翳摇摇手,闭上眼在医生的护理下调息起来。

“文锦,你过来。”风翳叫过文锦,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小心那个4号。”

文锦点了点头,支起身子,脸上的表情几乎泛黑,眼睛血红的都能喷出火,周围的几个同学看到文锦这副模样,心中都燃起一种恐惧。

文锦套上队长的袖章,不紧不慢的走向球场。

330班的十一个球员,不但没有因为风翳的离去而松懈,反而,激怒了他们的血液,这一赛,只许赢不许输!每一个人的眼中流动着的愤怒,足以吞噬对方。

而对方的主将王斑因心里有愧,虽然这事与他无关,但在实力上大打折扣。

330班的队员们,并未被愤怒冲昏的头脑,一丝不苟的按照计划和平时的经验进攻,防守。

当文锦看到中路有极大的空当时,不顾自己后卫的位置,潜入进对方的禁区边缘地带,似乎这是计划内的项目,一个人早已盯上文锦,正是那个风翳说的4号。

正在带球中前卫陈峰看到文锦已经顺利抵达潜伏位置,便不再玩弄眼前的几只小猫小狗,迅速传球给史景,自己返回到文锦的位置。

之后的史景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地向敌方的心脏刺入,无人可挡。

在离禁区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抬脚传出球,文锦接球,别看文锦胖,大力抽射的准确度却是风翳也不能比的。

其实早在风翳的安排下,文锦已经成为球队里的狙击手,伪装成后卫迷惑对方,在目标一定空档的条件下,狙击手改为影峰,将子弹打入敌方的脑袋,一击毙命!

禁区右翼,文锦定住球,起脚。

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朝文锦的脚猛烈铲来,文锦看着来人,不但没有心急,而且淡定之极,身体轻轻偏离一个角度,朝那条腿用尽全身力气,怒吼一声,只听嘭的一声,那条腿的主人飞到了两米外,捂着腿撕心裂肺的叫着,“我的腿!我的腿!”。

文锦却像没听见一般,再次起脚抽射,球擦着守门员的头皮进了。本来,这段时间内,足够对方来防守这个空当,但是当那人被踢飞时,全都傻了。

巨大的荧幕上显示着1:0。

两脚,文锦只用两脚征服了全场。

第一脚,能将100多斤的人踢飞,第二脚,球擦着守门员的脑袋进去,可见多么可怕的准度。

那个被踢飞的人正是4号。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