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熊熊同志小说:时·光(8)

2019-05-31 作者: 阅读:

时间过得总是那么快,马上就到上课的时候了。

风翳有些依依不舍的准备走了。

文锦看着他的背影:“明天就比赛了吧?“

风翳点点了头。

“唉……可惜我不能参加,真希望能去看你比赛。”

“你还是好好养伤吧,我一定会赢!”

“这才是小翳嘛,加油。”

“嗯,我走了。”

“哥哥,加油……”

风翳头也没回的攥紧拳头,向天空竖起,明天,我一定会赢!

足球赛的日期终于来临,操场上热闹非凡,一个个同学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地表情,电视台也早早的在场边架起了摄像机。

好不容易迎来了开幕式上,校长却不停地念着开幕词,连摄像机都不忍继续拍下去了。

好容易挨到了抽签仪式,风翳作为330班的队长,身穿10号红色战袍,白色底裤,还特意购买了AD球鞋,英姿风发,冰冷的模样让人不敢小瞧。

轮到风翳抽签,风翳不紧不慢的来到抽签箱前,旁边的几个班长不时的指着风翳,嘀咕着什么,那几个人眼光中有着不屑,跃跃欲试,紧张。

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风翳面前,拿出自己的签,面无表情的说:“小子,你叫宵风翳吧,听说你很强,我是6号,请记住!我想证明谁更强!”

风翳瞥了眼来人,心里想平时为人很低调,怎么就惹来这些无聊的人了;伸手就去抓签,抽出来一看,1号。

1号就1号吧,对他来说,几号都一样,只是作为第一支队伍出战怕队员们不适应环境,毕竟心理素质还是占一部分。

风翳正准备回去告诉队员们抽签情况,被那个6号队长抓住肩膀,“宵风翳,一定要胜利!我要跟你一战!”

风翳甩开下那只手,对上这种直率又好强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哦。”了一声就离开了。

他来到自己的队伍休息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并告诉各位一切按平时训练进行,遇到强敌,不可硬拼,以自己的走位为重,否则,风翳在脖子上用手比划了下。

队员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冷冰冰的家伙只是外冷内热,毕竟天天在一起训练,任谁也看出他对足球的那份热情。

一个不识趣的小子突然问道:“对了,刘文锦病了这我知道,为什么连程少宇都不来呢。”

“为什么要他来呢?我早看那小子不顺眼了。”向来心直口快的李复不满的摇了摇头。

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好了,别废话了,淘汰赛第一场将由咱们出战,出发!“

“出发!嗷……”

11个人雄赳赳的朝球场走去。

文锦,要是能与你并肩作战那该多好啊……

医院,文锦病房。

“喂,小若,你怎么来了,乖,让哥哥抱抱……”文锦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本来也伤口不深,再加上特殊护理,偶尔伤口的发痒已经代表痊愈的迹象了。毕竟当时的那把凶器是用来吃饭而不是杀人的。

宵圣杰有个手术,小若的妈妈出差还没有回来,文锦脾气好,又喜欢小孩子,于是照顾小若几乎成了文锦的事情,文锦倒也乐得开心。

开始风翳还有些不放心,到后来看他俩的关系甚至比跟自己还要好,就放心了,也不担心文锦是否会闷了。

文锦把小若抱到床边,“嘘……比赛马上就开始了,安安静静的看哦。”

小若一脸茫然:“什么比赛啊。”

文锦神秘的一笑,打开电视,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电视里,首先出现的是一中的球场,然后放大,22个人待阵于场,等待裁判的开赛哨声。

镜头紧接着拉近,“嗷……是哥哥,哥哥。”小若高兴地拍起手来。

文锦看着赛场上的风翳,心里默默祈祷着,小翳,加油!

球场上,风翳队伍很幸运的争取到了首发权。

在响亮的哨声下,比赛开始了。

风翳将球踢给同样踢影峰位置的史景,史景刚控制好球,就有两个对方队员逼抢上来,按照风翳的推论,他们不会刻意的去针对史景,他们主要重视的就是风翳,这个据传很厉害的家伙。

可惜,他们错了,风翳是热爱足球的狂人,怎么可能不懂的集体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在他的带领下,队员们的球技,理论都得到了上升。

史景带球强行突破那两个对方队员,计划中就是这样,如果对方稍有松懈的迹象,就立刻带球突破,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突破后左翼继续进行攻击,当自己达到被围攻极限时,找准空档,余光看向中场,已经有中前卫陈峰被露出一大块空位,此时吸引对方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

毫不犹豫的将脚下的迅速传给陈峰,然后自己跑向地方禁区严阵以待。陈峰接球后,转为右翼冲击,陈峰利用自己速度的优势甩过一个人,却发现一个高大的敌人堵在了他的面前,怎么甩也甩不掉,正吃力的保护着脚下的球,心情都紧张起来,后边的右前卫王安突然大喊一声传球,陈峰心里一喜,将球踢向与声音相反的方向,不光把那个人高马大的敌人唬住了,敌方队员都愣了。

回过神来,球已经到了那个几乎被忽略的风翳脚下,敌方队长急忙大喊:“回防!”

三个人朝风翳猛烈地逼抢过来,风翳已经接近禁区了,准备起脚抽射?不,不是,那只是一个假动作,风翳又踢转为推,将球传给了像影杀者般早已潜伏好的史景,地方队员完全没有比赛经验,放松了自己的位置转而向史景奔去。

史景已经盘球来到了球门右侧,面对守门员老虎一般,忘记自己P股后大门大开的守势,胸有成竹的起脚攻球,错了,依然是假动作,球轻轻的挑高一直到守门员的后背。

守门员回过神来,一切都迟了。

阳光下,一袭红色影子在空中犹如停顿了般,将头轻轻一摆,球理所当然的进了。

场外,场内上沸腾了,这是比赛的第一个球,看似轻松,实际风翳已经给敌方布置下了各种陷阱,就像猎人般静静等待猎物的掉落。

“OH……进了。”电视前的文锦激动地抱着小若大喊大叫,小若才几岁,傻傻的看着这个疯了般的胖哥哥,愣了会也瞎高兴起来。

镜头锁定了宵风翳,风翳那自信地笑着的模样深深印刻在文锦的心上。

小翳,我多想跟你一块并肩作战啊!

文锦,你看见了吗,我一定会胜利的!

两个人的心在同一时间碰撞,谁也不能阻止,就像风翳脚下的足球。

此后的比赛,330班的队员们士气大涨,势如破竹的攻进敌人心脏。

在下半场,因为一个队员走位的失误,露出极大一块空当,被敌人旁若无人的攻入己方禁区,估计是对方运气太差亦是太紧张,一脚将球踢飞了。

此后,在风翳的组织下,那位失误的队员立刻意识自己的错误,给其他队员敲醒了警钟。

而对方的士气也逐渐衰退。

胜负已分。

不久,一声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了。

330班顺利进入复赛。

队员们高兴地拥抱在一起,就连班主任徐老师也加入到了他们的热情。

一个人,站在场边,看着自己的队员们那兴奋的样子就像已经获得冠军般高涨,淡淡笑笑后,又在考虑明天复赛的对战。

抽签时找风翳说话的那个人来到他面前,“你好,我叫王斑,宵风翳,我承认你的确很强,但是你绝对没我强。”

风翳望着天空,似乎在对天空说话:“足球是十一个的比赛,没有强不强,只有某个为你的胜利感到快乐而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说完,默默地到休息区,观察其他队伍的比赛了。

上午的比赛,除了330班那场精彩的配合战,另一场就显得乏味许多,从表面形容的话,就是一波人,跑过来跑过去。

下午的3场比赛,的确比上午3号与4号的精彩得多。

宵风翳看了那个叫王斑的比赛,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很强,但是,风翳仍是那句话,球赛是是一个人的比赛。

真正令风翳在意的是10号队伍的严密配合,防中带守,是块铁板啊。

傍晚,淘汰赛第一轮结束了,风翳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看医院陪文锦了。

风翳来到病房门口,里面却是乌黑一片。

推开门,打开灯,突然“啊”的一声,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

这一声叫声是风翳喊出来的,他看见文锦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疯了般冲到文锦身边,一把抱住文锦,“文锦,文锦,你怎么了,说话啊。”

文锦虚弱的慢慢张开眼睛,看了眼风翳,努力的将自己的头靠近风翳的耳旁,眼神里却有一定点不易察觉的异色,轻轻的说:“风翳,我……”

“文锦,文锦你说啊,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说啊。”风翳激动地抱着文锦,哭了起来。

文锦实在不忍,叹了口气,继续说:“我想参加明天的比赛。”

风翳一下愣住了,“好,好,我答应你,全答应你。”

文锦忽然没事般坐了起来,哈哈大笑,“这可是你说的啊。”

风翳彻底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泪痕都忘记了擦掉。

文锦得意的看着风翳,说:“这可是我跟宵医生约定的,如果你同意我去参加比赛,他就同意,还有,我的伤本身就轻,所以已经基本痊愈了。”

续说:“我知道你担心我,肯定不会让我去参加,为了参加比赛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呵呵。”

风翳,表情极为复杂,突然,他紧紧地搂住文锦的脖子,在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眼泪止不住往下掉,文锦表情紧皱,轻轻的闷哼了一声,咬住牙忍受着肩膀的疼痛。

直到疼痛几乎麻木了,风翳松开口,大声哭泣:“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一点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悲鸣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回响着。

文锦后悔了,后悔自己的玩笑有些开大了,左手抚向风翳的后脑勺,呆滞地说,“哥哥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吧。”

风翳点点头,摇摇头,又点点头……

两人一动不动的依偎在一起就像化为一座石雕。

秋夜,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偶尔风起,吹起窗帘,轻轻的飞舞。

月亮,似乎忍不住悲泣,躲到云层后面抽噎。

谁也不知道那座石雕里面的两颗心在跳动着什么。

明明失散多年的两个人。

是否真的忘记曾经的彼此。

那为什么,又要痴痴的等候。

真的等到了。

却谁也不认识了。

一切从头开始,又何妨不能。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