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熊熊同志小说:时·光(7)

2019-05-31 作者: 阅读:

文锦乐不可支,被这叔侄俩没大没小的样子彻底感染了,连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忘了。

“好吧,我去上学,那你出去,我跟文锦说两句话。”风翳妥协了,表情也认真起来。

宵圣杰点点头,对于自己这个小侄子的合理要求从来没有反对过。

待宵圣杰出去后,风翳背对着文锦,“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身体也渐渐颤抖起来。

“小翳,真的不怪你,那是我自愿的,我……真不想看见躺在这里的是你,再说,我肉多能当防弹衣了,呵呵。”文锦安慰道。

风翳听了却哭出声来,“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当时太横,程少宇也不会动刀子。”文锦听了暴汗……心里想,当时是你先动的刀子吧……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继续道:“没事了,没事了,乖,等哥哥伤好了,再给你做好吃的“

“嗯,如果,如果你真有什么事,我一定杀了程少宇全家!”风翳说完这句话,冲出门外。

文锦轻轻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如果我真有什么事,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啊。”

过了会,一个妇女推门而入,“小光,妈妈今天给你鸡汤来了。”

“妈,医生说已经没大碍了,您可别累着啊,呵呵。”文锦笑眯眯的说,他不想给母亲给任何负担,从小到大即使再有什么事也是笑着面对自己的母亲。

“妈,怎么了。”文锦看向正在思考着什么的母亲,问道。

“哦,刚才在门口看见一个人,总觉得在哪见过,估计是我老糊涂了吧,我这个年纪看谁都面熟。”徐妈妈说。

“妈,您怎么可能老糊涂呢,谁有我妈这么年轻呢,呵呵。”文锦笑着说。

“呵呵,臭小子你这嘴怎么越来越甜了啊。”徐妈妈看着文锦,心里十分欣慰,这样的文锦她有多少年没见过了,虽然平时文锦总是笑,但那笑容下隐藏的做妈妈的怎么看不出来呢,只是不想给文锦增加更多压力才没有问。

文锦拿起葡萄糖说:“XX牌葡萄糖,嘴甜心更甜,哈哈“

徐妈妈笑着无奈的摇摇头,还在考虑刚才那个人是谁。

徐妈妈40出头,怎么可能老糊涂呢,不过,她看见的那个人的确认识。

这几天,在文锦病床床头柜,总会有不同的营养品,甚至还有风翳从家里带来的鸡汤,他当然不会做了,完全是拜托王阿姨小火慢熬的。

面临足球比赛的临近,风翳也不得以刻苦的训练,休息片刻,脑子却一直在想着文锦现在怎么样了,疼不疼,饿不饿,脑袋里一片混乱。

“风翳?宵风翳?你怎么了?”李梦茹悄悄出现在风翳的背后。

“哦,没怎么。”风翳冷冰冰的回了句。

“你肯定有心事,对了,怎么没见刘文锦啊。”李梦茹打量了下周围问道。

“他病了。”风翳仰头喝了口水,假装不在意,心里却恨得咬牙,再说这种事情已经被学校封锁了,这种事情对学校的声誉有极大的影响,但是上面的人发话了,学校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程少宇的父亲都不敢说什么,学校还有什么问题呢?

“哦……饿了吧,吃点什么?”李梦茹温柔的问着风翳,看着李梦茹的那张清秀的脸蛋,叹了口气:“不用了,训练时间到了,我该训练去。”

“哦……”李梦茹失落的站在一旁目送风翳的离去。

风翳,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的就要疯狂的去爱护。虽然有很多人为他受伤,但是他令愿自己痛苦,也不愿接受别人的心,除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中午放学后,风翳急匆匆的跑回家,背上自己的那台笔记本,还有给文锦熬的鸡汤,打车去了市人民医院。

他怕文锦一个人闷的寂寞了,就把自己的电脑贡献出来。

风翳来到病房门口,听到病房里面嘻嘻哈哈的,还有小孩子声音,顿时搞不清什么状况。

吱呀一声推开门,看见文锦和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在病房里。

“呀,是小史哥哥。”稚嫩的声音的从那个可爱的小孩子嘴叫出,急忙跑到风翳身边,“抱抱,哥哥抱抱”。

小史……哪个小时?文锦心脏狂跳起来,急忙朝门口望去,看见的却是风翳,心里就像抓到了什么,伸开手,却是什么都没有。他心里在想,叫小时的人多了,那个真正的小时去了不知名的城市,自己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世界这么大,怎么可能这么巧合呢,何况小孩子叫的是小史哥哥。

风翳的确是小时,时间的时,只是孩子年幼口齿不清,把时说成了史。

文锦的目光由激动转为黯然,但又不能让风翳看出来,笑着说:“下课了?”

风翳抱着孩子,被孩子逗的笑个不停,根本没有注意到文锦那明显急剧转变的表情,听到文锦的话,回到道:“嗯,刚下课,吃饭没?”

文锦说:“还没,我妈今天有事,就没过来送饭,医院的饭也不错,呵呵。”

风翳白了他一眼,说:“我可受不了医院的饭,这是鸡汤,你先喝点,我去楼下饭店买饭。”

顿了顿看着怀抱里的孩子,“这小子怎么在这?”

文锦笑呵呵的回答:“你叔叔说怕我闷,给我找个伴,就把他儿子小若给我送过来了。”

风翳听了无奈的又翻了个白眼,对小若说:“你爸真二,明明是自己偷懒怕麻烦,还要找这个借口,婶婶知道了又要发飙了。”

“OH……OH……妈妈发飙骂爸爸的游戏最好看了。”小若高兴地拍着手。

文锦将眼神慢慢的移动到风翳脸上,那种表情似乎在说,你们家的孩子全是问题儿童!

“别,别看我,这孩子的脾气可不是我教育出来了,要问问他爸妈去。”风翳扭头躲避文锦那奇怪的眼神。

“对了,这孩子没给你添麻烦吧。”风翳轻轻的在小若鼻子上刮了下,小若不满了,奶声奶气的说:“小若绝对没给文锦叔叔惹麻烦……”

“停!文锦叔叔?你叫他叔叔?以后不准叫了,省的某人占我便宜。听懂了没?”风翳极为不满的纠正小若的错误。

“听懂了……”小若点点头。

文锦听了兄弟俩的对话,哈哈笑个不停,小若也跟着笑起来。

寒光突然一现,“再笑,俩人都没饭吃。”

风翳看着怀抱里的小若,两只小手紧紧的摁着自己的小嘴,可怜惜惜的看着风翳,风翳忍不住心头一酸,“小若的饭首先是不能少了,某人的饭要看他乖不乖,再重新分配。”

文锦,呵呵一笑,假装恭敬:“臣谢主隆恩。”

“少那样,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风翳忍住笑,装作不屑的说。

文锦扭头嘀咕了句:“本来就是。”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风翳正准备走,关门的时候说了句:“那个包包里放着笔记本,里面有几个游戏,你们玩吧!”说完,似乎想到什么又返回来,将文锦的床摇起,把移动桌子推到他的面前,接好笔记本电源,才放心的离去。

“文锦的眼睛焦急盯向笔记本,他这两天快闷死了,总算有消遣时间的了。

里面的游戏就两个,竟然是自己最喜欢的实况足球WE8和PES,赶快打开PES沉浸于欧洲冠军联赛的世界,PES的难度相对WE来说,较难一些有挑战性。连小若都安安静静的爬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

许久之后,风翳大包小包的回来了,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人忘我的样子,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

“吃饭了!”

没人理!

“吃饭了!”

还没人理!

风翳怒了,到病床前,“吃!饭!了!”

游戏里的解说员激动地回答:“C。罗纳尔多起脚射门了,大力抽射,OH……球飞了。”

风翳嘿嘿笑了笑,强制性挪走电脑;那俩人郁闷之极,恶狠狠地看着风翳。风翳不以为然:“谁叫你俩不理我,吃饭了……吃完再玩。”

“刚才本来就进球了,你突然一叫,害我……唔。”文锦不满的发表意见,话没说完,一条鸡翅膀把剩下的话给堵住了。

看的小若笑的肚子都疼了,一块毛巾轻轻按上小若的脸,“洗脸洗手,准备吃饭“

文锦摆摆自己的手,示意自己也要洗。

风翳,拿出一块湿毛巾,一根指头一根指头,慢慢悠悠的,仔仔细细的给文锦擦着。

一只手擦完后,文锦赶快拔出嘴里的鸡腿,不满的大叫“你想憋死我啊”,嘴上这么说,却一边啃着鸡腿,一边享受被伺候洗手。

小若洗完手回来看见这种场景,拍着手说:“爸爸病的时候,妈妈也是这么给爸爸擦手的。”

两位当事人听了忍不住笑出来,同时说出口:

“谁要嫁给他,那就倒霉了。”

“谁要娶了他,那就倒霉了。”

风翳听了后面的话,阴笑着掐向某人:“你再说句试试……嘿嘿。”

“别,别,哥哥错了,纠正一下,是谁要嫁给你,那就倒霉了。”文锦求饶道。

“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继续说。”风翳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疼,疼!”文锦笑嘻嘻的继续求饶。

三人,就这么闹腾着吃饭了午饭。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