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熊熊同志小说:时·光(6)

2019-05-31 作者: 阅读:

过山车上,风翳被超快的速度折服,紧张着紧闭双眼,身后男女混杂的嘶吼声不断,风翳想文锦喊都不喊,是不是吓晕了,担心的朝左边眯着一只眼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文锦睁着眼睛正朝自己温柔的看着,看到风翳也在看他,还微微一笑。风翳当场有种吐血的冲动,看到马上进入死亡回转,急忙闭上眼睛,缩成一团。

下了车,风翳脑袋昏昏沉沉,文锦赶紧抓紧他的肩膀:“小翳?没事吧,要不要喝点什么。”风翳无奈的看了眼文锦:“来瓶可乐吧,这么快,你都没反应,真牛……”叉还没说完,文锦早跑向园内便利站了。

风翳看向那个笨笨的身影,那个那么关心自己的家伙,心里一阵抽搐,心跳为什么这么快呢,大概是刚才太紧张了吧,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文锦在他心中的位置已经渐渐改变。

两个人,左手可乐,右手棉花糖,傻的可爱。

突然,风翳兴奋地喊出声来,“YES,那里有射击游戏。”

迅速跑到射击游戏平台前面付了钱,风翳得意的看向文锦:“要什么,我可是射击高手。”

文锦一副你行吗你的表情,不相信的说:“我要那只麦兜,你行吗?”

“看好了您嘞。”风翳自信的将枪搭在肩上,瞄准,射击,“嘭。”

“恭喜您,三等奖,还有一次机会。”机械的女声响起。

“哇靠,这么牛,小翳,还有那只泰迪熊。”文锦兴奋了,一掌拍向风翳肩膀。风翳猛地被拍下“嘭”的射偏了。

“恭喜您,纪念奖,欢迎下次再来。”机械的女声再次响起。

风翳扭回头,恶狠狠地看向不知所措的文锦,当事人假装没看见,指着天空:“哇,灰机灰过去了。”老办法,闪人。

游乐园内,只见一个英俊少年手提麦兜毛绒玩具奋力追赶,另一个胖胖少年急速奔跑。

大,大概是地球引力出错了……

两人筋疲力尽的从游乐园出来已经傍晚了,文锦满头大汗,一张白色的纸巾朝自己脸按来,文锦接下来朝风翳说了声谢谢。

“谁稀罕你谢!”风翳撇着脑袋颇为不满。

“不谢,不谢还不行吗?呵呵。”文锦笑嘻嘻的说。

“这还差不多,走,吃必胜客去,犒劳你做早饭的功劳。”风翳朝一边看着,假装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就不客气了,哈哈。”文锦看着风翳的样子,依然笑着说。

就在他们坐下,准备享受美餐时,与这里不和谐的声音从后面“我靠,那小子拽什么拽,不就是学习好,球技好,长的有点模样,得瑟不行,还敢打我,抢我女人。”

文锦鄙夷的朝声音来源看了眼,对风翳说:“小翳,是程少宇,身边还有三个人。”

风翳却一脸无所谓,而且摸着自己的脸故作儿女姿态说:“是吗,那他一定说我了,人家有他说的那么完美吗?抢女人这一事可与我无关,你要为我作证啊,嘻嘻。”

文锦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无所谓,咱赶快吃完走吧。”

“想去哪啊,我X,在学校逮不住你,我看你们现在往哪跑!”程少宇已经站在他们身边“哥几个,就是这小子,真巧,让我在这逮住了。”

“那只听见我说跑了,你个脑瘫。”风翳低着头继续享用披萨,“等爷爷吃完了,再孝顺我也不迟。”

程少宇仗着人多,听着风翳的话,火冒三丈一脚将桌子的事物蹬在了地上,收回脚又一拳打向风翳,却被一只软绵绵的手掌抓住,手的主人发话了:“程少宇,不要欺人太甚。”

“我X,你这猪头也敢跟我作对。”程少宇左拳挥向文锦,也被文锦另一只手控住,程少宇还没反映过来,早被一击重脚踹到一旁。

“猪头两字也是你叫的?”风翳又一次发飙了,血红的眼睛完全表达了他现在的愤怒。

“我X,你们上啊,傻站着看老子被打啊!”程少宇捂着肚子声嘶竭力的朝其他三个人吼叫。那三人很是不爽的朝风翳和文锦走来,还没走到跟前,一把餐刀指向其中一个人的鼻子

风翳握着餐刀冰冷的看向那三个人,说:“想死或想瞎一只眼睛,尽管放手,我跟你们三

人无冤无仇,你们也不想为了这小子怎么样吧,嗯?”

一丝冷汗从那人的鼻子上流下,流向餐刀,心中的恐惧全被文锦吓到了。

“我X,你们这三个傻X,三个人怕他个球啊。”程少宇完全愤怒了,操起一把餐刀朝风

翳冲了过来。

“不好!”文锦看着情势不对,冲了过去。

“啊!啊!啊!”

清脆的童音响起“臭胖子,你来追我啊,哈哈“

文锦大喊:“小时,小时是你嘛?”

童音依然响起,“你来啊,我就在这里啊。”

文锦看向某个地方,一个瘦弱的背影奔跑着,也追了上去,一把抱住,“哈哈。我抓到你了。”

“臭胖子,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等我啊。”那个背影抽噎起来,挣脱了文锦的拥抱,头也不回的跑了。

文锦也奋力去追赶,越追越远,直到那个背影缩成一个点。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特有的气味,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在屋内白色的墙壁上反射,造成一种朦胧的感觉。

“我这是在天堂嘛?”文锦醒了过来想坐起来,肚子上的一阵刺痛让他忍不住。扭头看向床头,风翳爬在那里睡着,雪白的床单上有一片泪打湿的痕迹。

文锦看着安静的风翳像只小猫温顺,忍不住想摸摸他的头发,一下子伤口痛的让文锦哼出声来。

风翳听见声音立刻醒了过来,看着一只手伸着的文锦,急忙说:“醒了?想喝水?马上就好!”文锦笑笑,点了下头。

风翳拿着两只杯子,将热水倒过来倒过去,笨手笨脚的还烫了自己几下,他却没感觉的似地一直将热水倒到半温状态,才停下,急忙将水递给文锦。

文锦抓住杯子的一瞬间,肌肉的牵动让伤口猛烈疼痛,黄豆般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下,连表情都变了。风翳看着不对,把杯子从他手中拿出来,“我喂你吧……”。

“啊?呵呵,好吧。”文锦不好意思的说,他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照顾。

“怎么,这么勉强,这可是本少爷的第一次,让你占便宜了。”风翳说出这句话后,突然觉得不对劲,就没继续了。

文锦想笑,怕伤口疼痛,死死的忍着,脸色都变成通红色。突然,冰冷的目光射来,让文锦嘎然而止。

风翳把目光一收,拿起小勺子舀上一汤勺温开水,“啊……把嘴张开,乖。”

文锦听着都想笑,为了忍住,不得不闭上眼睛张开嘴,温水滑过舌头,“嗯,好甜啊。”

“当然了,这可是我专门到超市去买的葡萄糖。”风翳得意的样子像个考了100分的小孩子等着父亲的赞扬。

两人,一个喂,一个喝。

沉默着,谁也没有再说话,唯恐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

“那个……小翳,今天星期几?”许久之后文锦问出了自己早想问的问题,他能感觉出自己睡了很久。

“星期二。”风翳回答道。

“两天了?睡了这么长时间?”文锦惊讶的说出口。

“嗯……”风翳眼神一变,眼里尽是愤怒,牙齿个蹦蹦的咬着发响。

“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吧,那小子呢?”文锦不能看风翳生气的样子,总会觉得自己心在疼。

“那小子,哼……有他受的!”风翳呲牙回答道。

当时的情况的确很危险,程少宇握刀冲向风翳的时候,被文锦抓住了手,但因为程少宇身体的惯性,还是刺进了文锦的肚子。

“啊!”文锦吃痛叫了叫出来。

风翳看到文锦已经被刺,脑袋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程少宇!手握餐刀朝那三个人一挥,吓的他们后退三步。

风翳怒吼一声,一只脚已经狠狠朝程少宇的裆部踢去,风翳,足球高手,用全身力气踢男人裆部,再有几颗球,也给踢……

“啊!我要叫我爸把你们都杀了。”这一声是程少宇撕心裂肺,犹如杀猪的叫声。

风翳才不管他,立刻扶住文锦,但一个人力量有限,朝那三个人怒吼一句:“再不过来帮忙,你们三就是程少宇的下场!”

三人恶寒,遇到恶魔了,同情地看了眼程少宇立刻上去帮忙将文锦送到医院。

到了医院,风翳疯了似的冲进医院,才不管这里写着“肃静。”二字,嘶声竭力的喊着“救人啊,救人啊!”

一个戴着眼镜,穿白色大白褂的青年男人,冲了过来:“小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时一看来人,哇的哭出来指向外面:“叔叔,救人……”说完,昏过了过去。

关于这场事件,程少宇不但给自己惹来很大的麻烦,还给自己的父亲带来灾难。

在一座高层建筑里,豪华的总统客房。

一个老人站在落地窗前,背着手漫不经心的说:“听说,你儿子带人在市中心袭击我孙子?”虽然是疑问,但每一个字都重重扎在旁边的一个满头大汗的中年人心里。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是我教养无方。”中年男人不时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误会?哼!子不教父之过,看在你儿子也伤的不轻份上,你自己看着办吧!”铿锵的声音带着不可违逆的威严。

“是,是,您放心,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的。”中年人点头哈腰。

“出去,让我静一静!”老人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是。”中年人却松了口气,他一直就抱着最差的结果,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门轻轻的关上,那位老人叹了口气:“小时,爷爷绝对不会任何人欺负你,绝对!”

事件就这么悄声无息的结束了,连文锦的住院费都不知道让谁付了。

不过,后来这些事风翳和文锦当然不知道了,只知道那个在医院工作的叔叔宵圣杰告诉他们安心养伤,一切医疗条件都是最好的。

文锦后来知道他住的,吃的都是最好的以后,开始还有些难为情,宵圣杰却眨眨眼告诉他们有人付钱了,随便住,还给我们医院添了一大笔收入。这也是后话了。

故事仍在继续,我们的风翳,文锦在病房里开着玩笑,聊天,丝毫不提这件事给他们带来的伤害。

“病人需要休息了,宵风翳同学,你是否该去上学了?”宵圣杰推门而入,一脸正经的样子。

“不上了,不上了,我头还晕着呢,哇……”风翳假装昏了过去,耳朵突然一疼,又复活了“哎哟,哎哟。”

宵圣杰扯着风翳的耳朵,在耳边轻轻的说:“宵风翳同学,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儿时的伟大成就一一说给你的好朋友听啊。”

“啊,别,别,我怕您了不行嘛,大叔!”风翳呲着牙求饶道。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