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熊熊同志小说:时·光

2019-05-31 作者: 阅读:

夏末,意犹未尽地炙烤着空气。

唯一令人清爽的,仍是早晨那淡淡的凉意。

今天,9月1日,开学的第一天,也是萧风翳即将开始高中生活的第一天。

宵风翳,似乎并没有很快适应这样的时间,懒懒的起了床。家中的保姆王阿姨已经做好早餐离开了,宵风翳似乎早已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不紧不慢的吃完早餐,洗漱完毕,在镜子前慢慢整理直到完全符合自己的标准,才骑上自行车奔向新学校。

面对新的学校。宵风翳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却一脸冷漠的表情。

宵风翳看了看手表,似乎快迟到了,加快速度向学校奔去。

当他快要进教室门时,校铃响了起来,就向门口冲去,要不是刚才为了找教室,也不用这么着急。

只听“嘭”的一声,宵风翳被狠狠的撞到,头晕眼花之下,一只手抓住了他。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温和而略显结巴的声音传来,不禁让云翳心中的火气降了下来。

睁眼,看上去的是一个脸圆圆的胖子,脸上略显的稚气让人提不起生气的心情。

风翳只是淡淡地笑笑,轻轻甩开那只胖爪子,眼神却瞟向一旁,对他来说,很无所谓。

“没事。”风翳撂下两个字,挑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眼里只有外面淡蓝的天空,和校园里的绿荫,教室里乱糟糟的丝毫影响不到他。

风翳,最喜欢看云,他喜欢云彩那单纯的白色,喜欢云彩自由的飘渺,喜欢云彩给大地带来的荫蔽。

“那个……我可以坐这里吗?”依然是刚才温和的声音,打断了风翳的思绪。风翳淡淡了看了一眼前这个小胖子,不知道为什么,不忍拒绝点点头,正准备继续将思绪返回窗外。

“我……我叫刘文锦,文化的文,锦绣的锦,你呢?”刘文锦看着眼前这个酷酷的小子,主动打起招呼,心里却有一些紧张。

“宵风翳。”三个字随着云翳轻微上扬的嘴角说出,那种笑容,带着深深的隔阂。刘文锦却没在意,感觉气氛有些冷淡,继续说:“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对了,你以前哪个学校的。”

“十七中。”

“啊,我也是十七中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啊。”刘文锦一看是校友,顿时不再有陌生感。

风翳呵呵笑了笑,“中考时前才转到十七中,你怎么可能见过我呢。”

“哦……怪不得呢。”刘文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下巴的小肥肉也跟着摇摆起来。

风翳看的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笑声把刘文锦吓了一跳,“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想笑。”风翳回答道,形式化的嘴角上扬了下,就沉默了。

“你们认识啊?”前排的一个清秀的女生扭回头来,看着这两个一胖一瘦的男生。

“我们也是刚认识,呵呵。”刘文锦回答。

“哦,我叫李梦茹,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并向宵风翳,刘文锦伸出手。刘文锦刷的脸红了,显得不知所措。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语文老师,欢迎大家来到330班。”铿锵有力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尴尬,教室也瞬间安静下来,看着讲台上这个所谓的班主任,胖嘟嘟的像个弥勒佛。

“我姓徐,名巍,你们可以叫我徐老师。”这位班主任转身哗哗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公正有力的字体已经征服了班里的同学们。

然后就开始,絮絮叨叨学校守则,听的讲台下的同学们昏昏沉沉。云翳却将眼神飘向窗外,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淡漠。

班主任渐渐的注意到了这个心不在焉的小子,指向云翳的方向“那个第四排靠窗户的同学请站起来。”

刘文锦猛的一下清醒过来,用胳膊肘顶了下那个心思飘渺的风翳,低声告诉他:“老师叫你!”

风翳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看着那位胖胖的徐老师。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宵风翳。”

“名字不错,请回答我刚才说的那条学校守则是什么?”徐老师笑着问道;一些同学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一些则在想,杀鸡给猴看喽。

“第四十五条,学生需尊敬,不可顶撞校长、老师与校内工作人员,不可与其有过激行为。”风翳慢慢的回答出来,一字无错。

徐老师笑着点了点头,并无再难为他,“宵风翳同学,希望你以后更加认真点,尽快适应新环境,不可身在曹营心在汉,呵呵。”

风翳,点点了头坐下。

身边的刘文锦呼了口气,悄悄说道:“你真牛,你是不是会一心三用啊,真害怕徐老师杀鸡给猴看让你下不了台。”风翳听到刘文锦的话,心里暖暖的,但只是笑笑,示意刘文锦不用担心。

很快,下午放学的时间的到了。

风翳到车棚取车回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一看,是刘文锦那张笑咪咪的脸,“喂,下课也不叫我一起走,亏我们还是同桌。”

“我家在井西路,比较远,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风翳回答。

“呵呵,我家跟你很近啊,在太师街,一块走吧。”刘文锦心情好极了,刚来新环境就能找到一起回家的朋友,只是有些担心风翳会不会认可自己这个朋友,因为他总是那么冷漠。

两个人,并行着自行车,一路上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直到分叉口,刘文锦忍不住说了句:“我们是朋友了吧?”

朋友,这两个字在风翳心中震荡起来,他曾经有过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因为风翳从小因为家里原因,不停地转学不得不分开,不敢再交朋友,总是冷漠的对待身边的人,一直都是一个人,就连父母也很少在他身边陪伴。

也许,他害怕那种分离的痛,就将自己封闭,对一切都是淡淡的看待。正因为这种性格,也没有人肯与他做朋友。

风翳,也就习惯了。

思绪回转,看着眼前这个小胖子的眼神里的期待,忍不住想逗他一下,“你说呢?”风翳笑着说出,这一笑,连自己都被吓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似乎,文锦也被感染了,并没被话语表面的意思影响,“呵呵,我说是,那就是,拜拜了,小翳。”他开心地骑上自行车,飞快的离去。

小翳……这个称呼又一次让风翳陷入沉思。

“朋友,我也有朋友了吗?”这句话,竟然同时从宵风翳与刘文锦口中说出。

日将落,头顶的云彩被晚霞染上了织锦般的颜色,令人沉醉。

夜已深,夜空中朦朦胧胧,月亮半隐半现。

偶尔,夏夜之风吹过,院子里的小树沙沙作响,未眠的人儿观景听声,风翳,面对朋友二字一夜未眠,他并不是喜欢孤单,唯恐珍惜的事物转眼离开,他陷入矛盾之中。

他自嘲般笑笑自己,想太多,不可置否,刘文锦的确值得做自己朋友,只要保持距离就好,关上窗,屋内的黑暗使他很快入睡。

“小光,快睡吧,开学第一天就没必要学这么晚了。”一位慈祥的妇女站在文锦的身边,叫着他的乳名。

“妈,你就先睡吧,我只是预习下,一会我去睡了,OK?呵呵。”文锦站起来扶着母亲的胳膊柔声说道。

“唉,小光,那你早点睡吧,明天还有早自习,别误了啊。”

“妈,我知道了,晚安。”

徐青,文锦的母亲,在小光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与丈夫离异,亲手将文锦扯大。

人在困境中,不是变得极端,就是变得很善良,文锦是后者。

查看更多熊熊同志小说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