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男孩搞基:爱上学渣(4)

2019-05-22 作者:方允沉 阅读:

图书馆里就那么几个人,个忙个的事,没人说一句话。

他把手里的资料递给我,“你这里给我圈的地方,我还是看不懂,什么叫错位相减?”

“像这种形式的数列,求前n项和都是用这样的方法…”他真有仔细思考过,也让我更坚信,他真正开始热衷于学习,不管是出于爱情也好,或者其他目的也罢,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我想看到的。我给他讲题的过程,也发现他这个人潜能真的很大,而且接受知识的能力也很强,多半是高二不好好学习,才荒废了自己。

“你说小爷我成绩好了,她就会喜欢上我吗?”

其实我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虽然我和张晓含认识了三年,但是我并不清楚张晓含的性格。但是她看上去比较文静,可能喜欢的男生也应该是我想象的那样吧!“会的,你要相信我!”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相信我了,而且我不管说什么他都觉得有道理。我用我学霸的魅力彻底征服了一个流氓。“还有,我建议你少找你的那些朋友,这样张晓寒又会认为你和别人在混。他不喜欢混混!”

“那我到时候跟我兄弟说说。”

“嗯!”

其实今天我反倒静不下心来学习,他倒是很认真。直到八点我实在饿的受不了,然后很小声的问他什么时候走。

“什么,你要走了吗,现在几点了?”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钟了。我们兜兜转转,绕了半个学校才找到一家餐馆,这家老板应该是认识他,见我们来的时候还点了下头。他又准备喝酒的时候,我极力阻止了他,“你应该有一个学生的样子,不能抽烟喝酒,张晓寒这种女生肯定不会喜欢上一个抽烟喝酒的男生。”不然今天又是我付钱,然后把他拖回去。

“我不喝酒吃不了饭啊!”

“不行,你要是喝了酒我以后也就不帮你了。”

“行行行!你是我媳妇!”他的一只脚放在凳子上,眼睛专心的看菜谱,右边的虎牙咬着筷子。“吃什么,你不说我就随便点了。”

因为我不善于和陌生人交流,更不会和他边谈心边吃饭,所以一整个下午除了讨论题目,我没和他说过什么。他也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什么都不会多想。而且智商一直在下线。

天色已经很晚了,不过这个时候别的班还是没有下晚自习。我打算回去看看书,然后睡觉。杨梓浪打算送我回家,就算他不打算主动送我,我也要死缠烂打拉他一起回去,因为我怕一个人走那个小巷,现在天这么黑,打死我也不敢一个人回来。

夏天的晚上,风吹在身上有一点凉,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们身子紧紧贴着,走在林荫路上,路上一排排路灯沿途点亮,发出淡黄的光。

我们并不熟,但是他的手臂让我感觉很好,我抬头斜眼偷偷看着眼前的杨梓浪。

一个老人在路边摆着摊卖晴天娃娃,便停下来问问价钱。“老板,这个多少钱一个。”

“10块。”

其实我很想买,因为手里一分钱都没有,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单单问问价格。

“怎么了,你要买这破玩意?”

“嗯,我没带钱。”

他很阔气的从口袋里掏出了20元钱,给我买了两个,虽然我看的出来他一脸嫌弃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但是我依旧无视。“为什么喜欢这些女生喜欢的东西。”

“谁说这就是女生喜欢的东西。”我想和他争论,但是他没有回我话。单单递给了我一个晴天娃娃。

“还有一个为什么不给我?”

“还有一个是给我买的不行啊?你是不是贪心了?”我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然后顺着肩膀把手搭在我的背上。

“…”

巷子特别黑,如果没有他我简直就不敢走进去一步。我连忙抓住他的胳膊,小声说:“我怕额!”

“有什么好怕的,搞的像个女孩子。”他一把粗壮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勒住我的胳膊,让我顿时有了好大的安全感,

我妈正好在客厅切西瓜,看见他来了便递给他一片,想要留他玩会儿,但是他好像有事便先走了。我刚把晴天娃娃放在窗户上面挂着,我妈推开卧室门,端了一盘子西瓜进来。“远儿,吃了西瓜再写。”

“妈,你放这儿吧,我先把作业写完。”

“你边吃,我边说,你奶奶啊,生了点病,我要回去照顾他几天,你一个人能自己照顾自己吗?”妈掏出五百块钱递给我,看样子可能就是要回去一个星期左右。

“奶奶怎么了,病的严重吗?”

“都是些小病,我回去几天就来,你别瞎担心,学习要紧!你看你爸拼死拼活就为了你高考。”

“妈,你别说了,越说我越有压力。”我接过钱又继续写着作业。

窗外的凉风从缝隙里吹进来,深蓝的天空显的那么美丽,每一颗星星都闪耀着自己的光芒。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有了睡意,迷迷糊糊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特别诡异的梦,梦见自己和杨梓浪在北京的一个小屋子里住着,然后一起上下班,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他生活在一起,就好像中途跳过了很长的一个片段。这个梦做的很长很长,我也看不懂……——

“要醒了,汪哲远。”梦里就能听出来是小祥的声音。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手机“几点钟了?”

“6点了,你不是说要去实验室吗?你脸好红啊,做的啥春梦?”

另一个室友玩着游戏还忙着臭贫几句:“估计是梦到和哪个妹妹啪啪啪了。”

“扑街(去死)!玩你的游戏。”

小祥原名严俊祥,和我是大学唯一的知心朋友,干什么都陪着我,我们一起加入了班助管理的实验室。

我填的是计算机专业,虽然我对计算机没有一点兴趣,但是…

我抱着书上了理工楼,刚进门的时候,班助正好从实验室里出来。

“汪哲远。”

“嗯?”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端详着我的脸,又想了很久。“你为什么那么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可能是吧!”我抱着书进了实验室,我不敢看他熟悉的眼神,眼神里犀利的目光和淡淡的忧愁。我忍受不了他对我说面熟,我从未见过你。

“学弟”我抬起头,接住他递过来的一杯柠檬水,“天气热,多喝点水。”

“谢谢。”包括这句谢谢,我都说的这么小声。

“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紧张?”

“因为和学长不是太熟。”他看出了我的紧张,让我坐着更加不安。我一直在逃避着他的眼神,害怕和他对视。

“把你qq给我,我们加个好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我哈。”

“嗯嗯。”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