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运动体育生搞基:渣攻劫

2019-05-22 作者:橙飞 阅读:

作者:橙飞

楚天飞…有人在后面叫我。

天飞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男孩满脸笑意,牙齿洁白而且整齐、一八几的个头浓眉虎目、运动员特有的身材,只是那一脸的痞像,和满身的邪气让天飞显得浑身不自在。

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等这个男孩跑过来。我叫陈琛,也是N公司的。

刚刚听办公室的人事说懂事长最近又招了一个新助理,说的应该就是你吧!天飞带着疑问点点头说到:“你找我有事吗”?陈琛抿嘴一笑,没有回答天飞的问题。反问到:“你家是不是在温馨花园那个小区住啊”!

天飞略显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孩,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

陈琛也没打算隐瞒说到“你来单位之前我看过你的个人简历,上面有你的地址”。

只觉得你好面熟,很像我的一个同学好像从哪见过,所以对你的印象很深刻,天飞这才放下警惕。

陈琛到是不以为然的说道:“走吧,哥带你回家。我家就在你家前面那栋楼啊!你要是晚上没什么事情可以来我们家玩,我爸妈都在外地上班,家里就我自己。”

陈琛骑上自行车,给天飞使了个眼色,天飞性格内敛属于慢热型的人。

说来陈琛也没有恶意,不过天飞还是委婉的拒绝了,说道:“哦…陈哥,你先走吧。我晚上要和朋友出去吃饭,就不麻烦你了”。

陈琛知道天飞在撒谎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头也没回的消失在了车流里。

其实陈琛并不知道,天飞是初来这座城市,孤身一人、和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房子是租来的。

天飞的生活很有规律所以时间很好把握,他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会顺便到楼下去买饭。只要掐准时间,不出十分钟他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麻布纯色的窗帘半掩着,五点后的夕阳橙黄色泛紫的光晕印在男孩线条明显的脊背上,陈琛正光着膀子抱着一瓶冰镇啤酒往楼下看,在看今天拒绝他送他回家那个名叫“楚天飞”的男孩子。

衣服白的透明像是刚刚盛开的水仙花,轻盈半透明的质地好似蝉翼,这显得天飞的身材更加单薄。

长长的脖颈、薄而小的嘴唇淡粉色的,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细长的手指还有他两片像是蝴蝶羽翼似得蝶骨,倔强的表情、眼神在不经意间透出来的忧郁、是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

陈琛看的入神,他回想起了很多关于这个男孩的故事。左手拎着简单的饭菜和商店老板寒暄了一番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时的天飞还不知道自己正被一个人注视着,低着头看着自己刷的惨白惨白的帆布鞋默默不语的往前走。

来到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领导对他的工作表现还算认可,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

上班、回家、吃饭。不过事情似乎有了微妙的转变,就是他偶尔会坐陈琛的脚踏车回家。

两个人也会趁公司里没人的时候在单位里打打闹闹陈琛是天飞来到N公司的第一个朋友,只是天飞还和上学那会儿一样,性格依旧内敛腼腆、话并不是很多。

天飞心里明白在学校的那几年他和高健的事情是有不少人知道的,只不过他未曾和任何人提起。

好多人都在背地里议论过他,也知道他们两个上过床,知道他一直喜欢男孩,是个“无”。走在学校的路上,偶尔还是会被那些学长和学弟们指指点点。

这些他都知道,只是从来不说,也从不表现出来。总是默默的低着头走自己的路,从不东张西望炸炸呼呼。

多了几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安静和沉稳,除了看到高健在篮球场的中央打篮球,他才会稍微停留一会儿,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是真的忍不住,因为这个时候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楚天飞”是真的爱着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还有给他留下“烙印的禁果”,都是高健给他的。天飞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的望着球场里挥汗如雨的他、这个时候就会有人喊:“高健…你媳妇又来看你了”。

高健就会忍不住爆粗口,骂道:“别你妈放屁了”。

周围那些肌肉发达一起打球的男孩子就会“哄”的一声,笑了起来。被笑声激醒的天飞觉得是自找没趣也就默默的走掉了…直到毕业那天楚天飞也不知道那个曾经在球场上喊:“高健…你媳妇又来看你了”那个人是谁。

人生中有很多的不期而遇,其实他自己也想不到竟然会是现在这个每天接他上下班叫——陈琛的“臭小子”。毕业有段时间了,回想起学校时的一草一木还是颇有感概的。高健结婚了…有了自己的老婆,现在正幸福的过着人家的小日子,只是他楚天飞现在仍旧是形单影只孤身一人,每次想到这里天飞都会回忆起上学时的情景,就像破碎的底片又被重新拼凑起来,那些熟悉的过往清晰的映在眼前就跟昨天一样。在外面打拼不敢回到家里,面对那座城市,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在里面,“开心”和“痛苦”会随着血液渗进骨子里。

回到家里似乎还能听见他说的话闻见他呼吸的味道还有高健有力的心跳声。有的人想忘却忘不掉,有的人想记起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陈琛在校园里注意了这个男孩两年,从认识高健起,他就认识了楚天飞。只不过当时他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男孩跟这个校园里的男生都不一样,后来才听说他是个“无”。

到也不是因为他是“无”才想认识他,他喜欢天飞的眼睛和那种安静的气质。静静的,会让一个浮躁的人莫名的安静下来。他骨子里喜欢安静的男孩,就像他自己永远都不是一个“安静”的人一样。肾上腺素分泌过旺的人就会有他这种表现,也不是多动症。

就是总会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而且这种兴奋不是外界刺激所带来的,属于自嗨型的人。

就像现在此刻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陈琛的嘴巴就没停过,天飞却像个哑巴。时不时的发出个:“嗯,”的声音,就算是回了他说的话。

陈琛说:“天飞,你知道吗?你现在公司所伺候的这个老板是全单位最难伺候的一个,上班也有几个月了,他都没对你发过脾气吗?”

天飞刚要说话,想起了妈妈在他临走的时候说过的话,“到了单位,少说话多干活”。

所以就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咽进了肚子里,摇摇头说:“挺好的,没发过火,对我也挺照顾的。”其实陈琛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提醒天飞凡事注意点。

对于这样的人要顺毛捋,就算他想发火也发不起来了。

或许在这位师哥眼里天飞仍旧是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孩子,他想告诉天飞他们曾经是一个学校的,可是他怕天飞尴尬,所以从没提起过只言片语他在学校的事情。

不过他暗示过天飞说:“我在学校那会儿是篮球队的,每天打篮球的时候都有个男孩在球场旁边站着看我们打篮球。后来才知道他是“无”,喜欢我们队的一个小帅哥。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男生竟然也会喜欢男生?”天飞听到这里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不受自己的意识所控制,他反问陈琛,“你是不是特别鄙视无啊”?

陈琛显得似乎很兴奋的回答到说:“没有啊!我只和女人做过爱,还没和男人上过床呢。

要说鄙视我是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不怕你笑话,其实我也想找个男人,试试啥感觉。”然后逗趣到…“不然就委屈弟弟,让哥爽一爽”。

天飞羞红了脸说到:“你说什么呢,再拿我开玩笑以后可不理你了”。话说陈琛的篮球打的也很好,天飞看见他打篮球就会想到高健,然后把他和高健做比较。

可是他每次想到这里都觉得他和高健不一样,因为高健是他曾经爱过的人。摇摇头这个想法也就溺死在了脑海里。

近来天气真的是冷的要命,每天只要趴在被窝里就不想起。到了单位也是哈气连天,睡不醒的样子。

天飞的手总是凉凉的,现在天冷了,更是没有一点温度,像是用“冰”雕成的孩子。和往常一样,每天都坐着陈琛的自行车,现在两个人已经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陈琛在没人的时候喜欢管天飞叫:“媳妇”。这让天飞很不自在,毕竟自己是个大男生。

可天飞越是生气陈琛就越要这样叫他,冬季的白天很短,短到五点就要亮起路灯。

雪很大上了一天的班两个人都昏昏沉沉、倦容藏在眉宇间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陈琛今天一反常态,把天飞送到了单元门口。天飞回头和陈琛说再见,没想到自己却被他硬生生的按在了墙上。

陈琛吻住了他柔软的嘴唇像是一剂强心剂把彼此都从恍惚中拉回现实…蜻蜓点水式的一吻。

冬天的大雪把寒冷凝固在这个季节里,也凝固了此刻的时光,天飞瞪大了眼睛看着琛。

两个人似乎显得都很窘迫,不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这天晚上两个人都失眠了,天飞饭也没吃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那一幕是不是真的。

陈琛这个时候有些害怕,他怕自己真的会爱上男人,也怕天飞真的会离开他。

此刻…这个帅气大咧的男孩,陷入了沉思中…该如何是好,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