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少年:室友说他是直男

2019-05-04 作者:棠年 阅读:

《室友说他是直男》棠年

文案:

张晨光X罗萌

A大金融系一班班长张晨光,天之骄子,品学兼优,自认是个混社会的好手。只要沿着规划好的路走,功成名就指日可待。

万万没想到大学没上多久,就在性取向上栽了个大跟头。

性格内向的室友罗萌,渐渐从一个单纯羞怯的未成年进化成了会撒娇也会傲娇的美少年,还向他表白了。

张晨光无奈咆哮:老子是直男!

做个直男也成了张晨光最大的坚守。

虽然也直不了多久......

So...这大概是个软萌羞怯美少年努力掰弯伪直男老干部的故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晨光,罗萌 

===========================================================

第1章 怪人

室友说他是直男

文/棠年

Chapter.1

又是一年开学季,百年名校A大经过两天的熙熙攘攘后,校园里迎来了新一届的学子。

位于校园西南角的南苑是A大男生住宿的片区,此刻,在南苑11幢四人寝111里,三个大男生正在开黑打游戏。

“快快快,回防回防,快回家守水晶,快快快!”新鲜出炉的17级管理学院金融系一班班长兼111宿舍长的张晨光冲着他同寝的战友们大喊。

两个室友的反应显然都慢了一拍,5秒钟后,随着一声“defate”,结局尘埃落定,张晨光摘下了耳机。

“哎,没反应过来,要不再来一局”室友邬航说道,另一个室友卞宇涛也附和。

而张晨光却不想再带“两条鱼”,他知道两个室友都是高考结束才开始接触这款游戏,正是上瘾的时候,也正是因此,开始他才想着通过开黑的方式增进彼此的感情,然而没想到这两个能考上A大的学霸玩起游戏来这么没团体意识,全部想当孤胆英雄,送人头送的那叫死去活来。

连跪了6局后自认脾气尚可的张晨光将那句“菜比”在嘴里憋了又憋,最后决定继续维护寝室和谐稳定的氛围。

他婉拒道:“你们先玩吧,我出去倒个垃圾,顺便透透气,屋里太闷了”。

外面正在下大雨,屋里确实闷热。如果不是这场雨,初进校园的几人也未必会闷在屋里打了半晚上的游戏,邬航和卞宇涛明显玩兴不减,但几人正处于半熟不熟的阶段,也不好强留张晨光,于是便也默认了。

张晨光就提起他那只装了一个空饮料瓶和几坨纸巾的塑料袋出了门。去大堂扔完垃圾,张晨光可没有真在门口待着透气的打算,正打算去别的寝室消磨消磨时间的他随意看了眼大门外的雨势,就被门边一个半蹲着的穿着短袖连帽卫衣的男生吸引了视线。

那是他们111的最后一个室友,罗萌。

平时神经有点大条的张晨光,在短短的新生报到的两天里,就觉得罗萌是个有点“怪”的人。

前天上午,本就是A市人的张晨光拎着个行李箱跑来学校报到,没想到等分配到钥匙找到宿舍,发现两个室友邬航和卞宇涛两个家在外省的娃因为路途遥远,都早早买了票于正式报道的前一晚到了。

三个人或开朗,或谨慎,但多少都是带点马大哈的直男性格,很快打成一片。

罗萌是111最后一个来报道的,当时张晨光他们三人从食堂一起吃饭回来,正把板凳搬到寝室中央聚众聊天,突然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然后推开。

穿着黑T短裤,带着鸭舌帽的罗萌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外。

罗萌看着个头176左右,皮肤很白,那眉清目秀的样子是张晨光的老同学,也是现在同在金融系一班的乔佳怡最喜欢的款。

啧啧,真应该马上通知那个腐女。这是张晨光一刹那间想到的。

罗萌秀气的眉眼藏在帽檐的阴影下,然而嘴角的亲抿与沉默显露出了他的一丝内向与怕生。

新室友的腼腆让宿舍的三个糙汉子都愣了几瞬,最后还是长期当班干部的张晨光最先站了起来,露出一个热情爽朗的笑容,问道:“你好,你也是111的对吧”?

罗萌迟疑一秒后点点头:“对”。

张晨光上前把罗萌的行李箱拎进寝室,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张晨光,就是写字都会用到的那个晨光”。

他做了个奋笔疾书的动作,晨光是家喻户晓的文具品牌。

罗萌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接着回道:“我叫罗萌,句者毕出,萌者尽达的萌”。

张晨光一脸懵逼:“什么meng?”

罗萌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慌乱,思考了几秒后才回道:“萌发的萌”。

张晨光是彻头彻尾的理科生,语文并不是很好,常年与数字和公式为友,能考上A大王牌之一的金融系也是沾了点地方保护政策的光。

因此萌发一词一出,他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萌发...萌发”他把这个词在嘴里琢磨了两遍,才恍然大悟。

“哦”他一拍脑门,然后笑着抱怨罗萌道:“你说你,直接说萌哒哒的萌不就得了”。

在旁旁听的邬航和卞宇涛发出了善意的笑声,罗萌支吾两声,面上带着点懊恼的微红。

三个糙汉子一时都不忍心为难这位会害羞的新室友,邬航和卞宇涛介绍着自己的名字和家乡岔开了话题,他们不约而同地觉得罗萌这种“小可爱”自理能力应该不强,因此积极主动地帮他整理床铺,这让罗萌又惊讶又感动,一个劲地低头说:“谢谢”。

晚饭时111四人一起去了食堂,身为A市本地人的张晨光饭后主动带着三个外省室友参观了A大,把一些重点的、会常去的地方介绍给了大家,回寝室后几人又夜聊了一会儿,张晨光、邬航和卞宇涛心里都微松了一口气。

罗萌虽然有些内向不爱说话,但有问必回,态度拘谨中透着十分的礼貌,行为举止也并不娇气,这让他们觉得罗萌虽然看着精致,好似跟他们不是一类人,却是个不多事不挑剔,完全能和平共处的室友。

昨天罗萌的“出口成章”并不是让自认文盲的张晨光觉得他“怪”的理由,让他觉得“怪”的是晚饭前发生的事。

一场暴雨午后突袭A市,还有狂风作祟,间歇夹杂着雷电,平时喧闹的校园里顿时人迹罕见,纷纷躲在寝室里消磨时光。

快到饭点的时候眼见着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张晨光便提议叫外卖,立马引发邬航和卞宇涛的赞同及响应。

张晨光于是仰起头,问趴在床上不知道在看什么书的罗萌:“罗萌,跟我们一起叫外卖吧”。

罗萌转头看着张晨光,想了两秒后摇了摇头说:“我不叫了”。

张晨光疑惑:“为什么,你现在不饿吗,今天大雨外面送的很慢的,等到了你肯定饿了”。

罗萌仍旧摇了摇头,说:“这个天送外卖,太危险了”。

被损友乔佳怡形容为“大脑一根筋直通直肠”的张晨光再次愣了一下,在他看来因为下雨商家有了更好的生意来源,因为下雨所以往往外卖费用也会相应提高,这完全是银货两讫互不相欠啊,怎么被罗萌这一句话弄得心里有点隐隐的羞愧呢。

张晨光摇了摇头,看着罗萌已经转回去的白白嫩嫩的侧脸,说道:“那你总不能不吃晚饭了吧,这个天去食堂也很危险啊”,其实他还有一句“反正我们都要点了,多加你一份外卖小哥也还是只承担这一份风险嘛”,想了想又没说。

罗萌闻言从栏杆上探出头,他穿着短袖连帽卫衣,帽子戴着头上,将头顶细碎的刘海压低,显得整个人更加软萌。他指着桌上的塑料袋,对张晨光道:“我有泡面”。

张晨光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乱毛,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室友了,只好说着“好吧好吧”去订了他们的三人份外卖。

等到外卖到了,也已经是六点多了,宿舍三人都坐在各自书桌前拿出一次性木筷准备进食,罗萌不知是饿了还是觉得到饭点了大家应该一起进食,慢吞吞地从扶梯上爬下来,果真倒了开水泡泡面吃。

几人各自吃着饭,外面的雨渐渐小了些,窗外却传来了些不一样的声响。

张晨光偏过头望着窗外凝神细听,刚猜出好似是猫叫,余光就见到罗萌迅速起身离开了寝室。

张晨光一声“咦”还没发出罗萌就已不见了人影,他想了想,走到窗前向外探望,果然十几秒后外面的草坪一阵踩踏声,罗萌出现在窗前蹲下身,几秒后怀里抱着一小坨东西离开。

大概过了半分钟,罗萌回到寝室,邬航和卞宇涛都在吃饭玩手机,对他的离开不说浑然不觉也是事不关己,只有张晨光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罗萌迟疑了一瞬,上前两步凑近张晨光,低声问道:“唔....宿舍里不给养猫的对吗”?

张晨光回道:“那当然了,肯定不给啊,不用想也知道”。

罗萌微微点点头表示理解,脸上却暗藏着几分失落。

他回到自己座位前拿起钱包,又打开柜子掏出了一把伞。

“哎”张晨光叫住又准备出门的罗萌问道:“你要干嘛去,外面雨还大着呢”。

“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张晨光继续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在外面抱猫呢?”

罗萌点点头。

张晨光说:“你该不会自己吃泡面,现在跑出去给猫买吃的吧?”

罗萌轻抿下唇,像是很在意室友对此事的诧异与不解。

他说:“它好小,看起来很饿”。

张晨光“嘿”笑一声:“咱学校校猫多着呢,我表姐以前就这学校的,跟我说过平时女生和食堂的都会喂,一个赛一个胖,一个比一个机灵,今天这个应该还小,也不知道躲雨还稀里糊涂乱跑到我们这来了,等到雨停找到他妈就好了”。

罗萌认真听完,回道:“是看着挺小,所以现在就得吃东西”。

张晨光没想到室友这么轴,只得耿直道:“这猫狗跟人不一样,一顿不吃也没什么,我可告诉你,我们南苑的小超市没有猫粮这种东西,你得去正门外的大超市买,这一来一回的可远着呢”。

罗萌轻“嗯”了一声,回道:“没关系”。

他想了想又从衣柜里抽出一条大浴巾,然后就出门了。

“嗨”张晨光对门兴叹,他18年的短短人生里真是没见过像罗萌一样的人,外卖小哥也爱护,小野猫也爱护,感觉爱惜整个世界都比爱自己多,这是乔佳怡说的圣父吗?

其他两个室友显然是懒管他人瓦上霜,也就随意感叹了句“没想到罗萌这么爱猫”就招呼着张晨光一起打游戏了。

第2章 名字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