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BL小说《无良少年》(8)

2019-04-27 作者: 阅读:

那天之后,纪洋和杜淳皓还没见过面,纪洋实在想不出要以怎样的态度面对杜淳皓,心里隐藏多年的秘密被一下子毫不留情地挖掘出来曝露出来,让纪洋觉得手足无措也很难堪很羞恼。可那个主动的人是杜淳皓。纪洋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所幸那天之后杜淳皓没联系过自己,也省去了纪洋不知道怎样面对的烦恼,可是心里不免又很低落,又想到,那天他似乎喝了很多酒,并不清醒。

纪洋也管不了那么多,接下来的几个月需要自己集中所有的精力去应对,自己都努力这么久了,是绝对不能前功尽弃的,而其他的事,纪洋决定暂时先放下。杜淳皓隔几天放学之后来找过纪洋一次,倒也没什么不一样的神色,就是脸上的痞样减少了很多,竟然还戴了副眼镜。纪洋心想果然那天他是喝多了,发生什么也记不清了吧,这样也好。纪洋问他怎么近视了,那家伙一脸正经地说是平光的,这样看上去比较像个学生,纪洋忍不住翻白眼。

杜淳皓才问起纪洋怎么住校了。

纪洋家离学校不远,不过路上的时间纪洋觉得还是可以节省下来的,况且家里一直没人做饭,住校倒是可以吃食堂,也方便。总之也是为了做最后的冲刺。纪洋就这样跟杜淳皓说了。杜淳皓知道纪洋想考的是F大,虽然纪洋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可也并不能保证,所以还是不能松懈。杜淳皓听了也没说什么,淡淡地噢了一声。两个人又说了些最近怎么怎么样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说了几句两个人就又没话了。纪洋就干脆顾自做起手中的试卷,心里却像塞了团棉花一样难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纪洋低头胡乱地写着,只有自己知道根本就连题目都看不进眼。杜淳皓就靠在纪洋旁边的桌子上,也不说话。好在没过多久,杜淳皓起身打了声招呼就走了。纪洋望着他的背影,又想起来那一天酒后的那个吻,当时杜淳皓嘴里的味道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纪洋脸上一阵发烫。

寄宿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纪洋的适应能力很强,住了一个月左右就已经差不多能习惯了。住了校外加有事冲刺的阶段,一个月才回一次家。纪洋到也不太介意。有了更多学习的时间,纪洋的成绩也有小小的提升。一模的时候冲到了年级前五十。家长会上老师也说,照这个趋势进重点本科没什么大问题,于是纪妈妈也算是松了口气。

这天纪洋回家,刚好赶上纪妈妈上夜班。杜爸爸杜妈妈就把纪洋叫到家里吃饭。杜家两老有些日子没见纪洋了,看见纪洋又消瘦了些,杜妈妈也很心疼,问了一大堆住得还习不习惯之类的问题。

纪洋去的时候,杜淳皓正在择菜,刚出来打了声招呼,纪洋就被杜妈妈拉到一边问这问那的了,杜淳皓也就没说什么,看了眼纪洋,就又回厨房了。

晚饭很丰盛,杜妈妈一直在给纪洋夹菜,纪洋的碗堆了座山,杜淳皓实在看不下去了:“妈你让纪洋自己夹,红烧肉太肥他消化不了的。”

杜妈妈继续给纪洋夹着菜:“你就见不得我对纪洋好是吧。从小看着长大,我还不知道我们洋洋吃什么不吃什么来洋洋,多吃点啊。”

“那是他不好意思跟你说,他一直不吃肥肉的,一点不沾。”

“洋洋,真的?”

“也不是……”纪洋看着杜妈妈一脸尴尬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有点怨杜淳皓怎么突然把这个给说出来了。

就在纪洋支支吾吾的时候,杜淳皓已经把纪洋碗里一大块肉夹到了自己的碗里吃起来:“给我了啊,反正你又吃不了。”

杜妈妈一掌已经送了过去。之后饭桌上就又和平常一个样子,吵吵嚷嚷的。纪洋扒着碗里的饭,若有所思。

吃过饭又吃了水果聊了会天,杜妈妈说让杜淳皓送送纪洋,纪洋刚想说不用了,杜淳皓就抢了话。

“不用了……我有些题要问纪洋,估计会到很晚。你……今晚就住这里吧。”

“我明天再……”纪洋刚想说明天再教你好了,结果看见杜妈妈一脸欣慰笑得很灿烂:“你总算知道还有学习这么一回事了。洋洋啊,我们淳皓基础差是差点,不过他也不笨,就是以前不上心,你看还能补救的就尽量帮帮他啊。会不会影响到你啊?”

“不会不会的啊,阿姨。”纪洋只能这么说了。

杜阿姨笑开了花,于是把两人赶进了房间。

空间里只有两个人了,纪洋开口:“干嘛非得现在,我明天也可以教你。”

“我就想快点知道解法。”杜淳皓说,顿了顿又补充了句,“没其他意思。”

“哪些不会……”

杜淳皓开了台灯,又去搬了把椅子过来,然后拿出包里的讲义。

纪洋心不在焉,讲题的时候有些吱唔,想到这样不是摆明了自己很紧张吗,看了一眼正在做题的杜淳皓,很投入的样子,从他提出的问题也可以看得出来,这阵子他是真的有在学习。纪洋绷紧的神经也渐渐松了下来。

“很晚了,就到这里好了。”

纪洋抬起头看了眼钟,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十一点了。

杜淳皓翻出了自己的一件T恤给纪洋:“你先去洗澡。换这个好了,可能会有点大。”

“嗯。”

刚才投入到题海当中时还没觉得累,洗完澡困意就一下子袭来了。纪洋垂着眼皮走进房间,只想快点睡觉。碰到正要接替自己去洗澡的杜淳皓,杜淳皓意味深长的看了纪洋几眼。纪洋也没在意。刚沾上枕头,意识就离开时模糊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纪洋感觉到床突然下陷,然后就是一阵气息传来。纪洋猛地真开了眼睛,才意识到这是在杜淳皓家里,现在正睡在杜淳皓的床上,而边上这个人就是杜淳皓。

睡意顿时无影无踪了。

“睡着了?”杜淳皓的声音突然想起,纪洋吓了一跳,只能装睡不去理他。

纪洋听到杜淳皓好像笑了一声,然后转了个身子背对着自己。

周围都是杜淳皓的味道,纪洋想起那天杜淳皓亲了自己,还把他的舌头伸了进来,纪洋的身体就有些发烫,最糟糕的是,下面有了轻微的反应。

这个时候杜淳皓突然转过了身,纪洋赶紧闭上眼睛。杜淳皓摸了摸纪洋的脸,又轻轻地捏了还几下。然后放开了。就在纪洋松了口气的时候,那只手伸进了纪洋的被子,放在纪洋的肚子上来回摩擦,慢慢向上,一点点掠过纪洋瘦弱的胸膛,明显的锁骨,又回到了纪洋的脸上,捏了几把,然后回下去,在肚子上顿了一小会,又慢慢继续向下。

纪洋险些叫出了声音。杜淳皓的手停在了自己的敏感上,隔着布料,轻微地抚弄着,纪洋的欲望马上就有了回应。

杜淳皓似乎也吃了一惊,手顿了顿,随即却加快了速度。纪洋几乎喘不过气来,没过多久就宣泄了。

纪洋还没回过神,杜淳皓的唇已经压了过来,感觉得出来杜淳皓也很激动,呼吸粗哑又混乱。他抓住纪洋的手,引着它摸索自己的欲望。

纪洋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旁边是空着的。浑身上下黏黏的很难受。手摸了把自己的下半身,才意识到昨天晚上发生的都是真的。杜淳皓压住自己,亲吻自己抚摸自己,拿他的欲望,来回摩擦自己的小腹,呼吸一直是乱的。

那个场景曾经在纪洋的梦里出现过,纪洋还记得当时他是惊醒的,醒过来之后,天还没亮,纪洋就坐起身子,望着漆黑的窗外发呆,一直坐到了第二天早上。

杜淳皓早上醒得很早,再也睡不着了,身上又汗得难受,就去洗了个澡。回来看见纪洋已经起来了。

纪洋脸有些发烫,看着杜淳皓,说:“要出去吗?”

杜淳皓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柜子里找衣服穿。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哦,不用不用,那个……待会我路上买点就可以了。”

杜淳皓毛衣只套进去一半,就回过头来,看见他半个脑袋蒙在里面的样子,纪洋实在觉得好笑,想走过去帮他忙,结果杜淳皓一用力就进去了。

纪洋的手都伸了一半,结果还是放了下来。

“倒是你……你还是早点回去补个觉吧。昨、昨晚,都没休息好吧。”

杜淳皓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纪洋,依旧装出一副在找衣服的样子,可是语气中的尴尬毕露无疑。

纪洋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况且昨晚又确实是没睡踏实,于是道了声别就回去了。

睡了个回笼觉醒来之后,时针已经指向12点多了,起来自己煮了点东西吃,纪洋看到外面天气不错,就决定去走走。

结果还没有出小区的门,纪洋就碰上了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杜淳皓。

只是旁边还站了个人。

两人都愣住了,还是米沁先朝纪洋打的招呼。

纪洋朝米沁笑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杜淳皓。杜淳皓没有说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然后就带着米沁走了。

纪洋就在小区里面来回的遛弯,看着太阳一点点朝西边斜去,直到看到杜淳皓送米沁出去,大概是送回了家,回来的时候天都黑全了。

纪洋站了起来,跟在杜淳皓的后头走着,不知道杜淳皓是真的没有发现身后的纪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就那么顾自己走在前头。纪洋看到他穿的很单薄,缩了好几次身子。

纪洋终究还是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

杜淳皓看到纪洋的第一反应有些错愕,支支吾吾才开口:“怎么不回去?外面这么冷……”

“米沁回去了?”

纪洋没有直接回答杜淳皓的话。

“噢、嗯。快回去吧。”

杜淳皓转身就要走,没走几步,就被从后面抱住了。

吃惊的其实不止杜淳皓,还有纪洋。纪洋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什么意思,算是坦白了埋藏在心里已久的情感吗?还是,昨天夜里的默许,就已经是最好的坦诚了?

有些事,纪洋知道,一旦迈出了一步,就休想能够全身而退。

手臂渐渐收紧,感受着面前的身躯传来的热气,在这初春的夜晚烧灼着自己的内心,温暖着自己。纪洋突然觉得,这或许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吧,一个人久了,几乎就快要习惯,习惯了选择跟人群疏离以避免伤害。可是突然能够如此诚实地拥抱这个人,却也是真真切切的幸福。

这个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之外,陪伴自己最多的人,在生命里的重量,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个生下自己,却又毅然抛弃他的男人了吧。隐瞒了多久了,这份每每想起,就让自己无地自容的感情?这么些日子过来,其实很累。

杜淳皓的身子有些僵,然后去抓纪洋的手,想让他松开,却是越收越紧。

“你怎、怎么了?”

“杜淳皓,你身上有香水味。米沁的?”

“你先把手松开纪洋……”

“杜淳皓,我喜欢你。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记不清楚了。”

“怎么突然说这些?”

“我真的喜欢你。看到你跟米沁在一块,我整个人都会变得很奇怪……你不知道刚刚我在门口碰见你们的时候,心里面都在想些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呵,等到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在你家楼底下来回走了好几遍了,可不可笑。昨天……昨天你碰我的时候,我其实很激动。你现在知道了吧,我的喜欢包含肢体接触,我,我喜欢你碰我,所以我对你,不是兄弟之间的那种感情……我会对你起反应。”

纪洋笑了,想起当初一开始,发现对杜淳皓会有那种想法的时候,着实又又羞愧又害怕。有一次夜里梦见和杜淳皓拥抱亲吻,甚至做到了最后,惊醒之后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热辣辣的疼。因为用力过猛,第二天半边脸就肿了起来,杜淳皓还以为是被纪晓惠打了,追着纪洋问了好久,纪洋当然没说,好一阵子都不敢看杜淳皓的眼睛。

如果时间也会静止的话,那在这一刻多好。

很多年以后,纪洋每当想起这一个夜晚,天上月明星疏,有风吹过却也不觉冷,总觉得,遥远到不太真实。

接踵而至的是四月份的二模,日子一天比一天紧张,纪洋看着教室最前面,日渐单薄的倒计时的牌子,心里有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觉得空泛。但那也只不过是转瞬即逝而已,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又埋首于做不完的讲义、题集之中去了。常常是写到手发酸,然后稍微休息一会儿,再继续。

这并不是抱怨不抱怨的事情,纪洋想,有时候纪洋觉得,既然是自己选择了这么一条路,那么就无所谓抱怨不抱怨。他大可以让自己再轻松一些,只是他并不想,他也没有那么一个资本。

就像,他大可以选择不告诉杜淳皓那些话,或者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要不然干脆就退回到以前,两个人还不熟的时候,没有期望,就不会有期望落空之后的疼。

只是不想。

就算知道也许自己飞得高了,摔下来可能会尸骨无存。可是,还是抱有一丝期盼,知道冒险成功之后,等待自己的,就是一整片宽阔的天地。

可是,冒险似乎失败了吧,纪洋想。

那天之后,杜淳皓再也没有去找过纪洋,不仅如此,就算在学校碰到,杜淳皓也完全像是没有看见纪洋一样,别过脸侧着身子走过。

纪洋心里犹豫得厉害,好几次都想当面走过去,抓住杜淳皓问个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仔细想想,这么明显的拒绝,难道自己还要故意装作不知道吗?

那天中午,杜淳皓的班和其他班篮球友谊赛,杜淳皓也上场。纪洋还是去看了,不过是在人群的最外面,也不知道杜淳皓有没有注意到。

比赛才打了一小节,杜淳皓就被对方球员撞倒在地上,手肘蹭破了好大一块皮,下了场。

纪洋的心猛烈地收缩了一下,脚已经没有意识地往杜淳皓那边迈了。篮球经理给他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可是由于伤处面积实在是大了点,还是让杜淳皓马上去医务室包扎一下。

杜淳皓抬头看见纪洋,眼里的神色很是复杂,避开了纪洋的目光,然后侧身走过。

纪洋一开始跟在杜淳皓的身后,后来跑了几步跟了上去。

“还好吧?”

“哦,不要紧。你不用跟着我,快上课了,你回去吧。”

杜淳皓说这话的时候,口气也是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查看更多无良少年杜淳皓纪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