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BL小说《无良少年》(5)

2019-04-27 作者: 阅读:

“还生气呢?”杜淳皓终究是没忍住,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我没那个闲功夫。”

“我想也是,您可是我校重点孕育对象是祖国的花朵和桥梁,是天边那颗闪瞎我狗眼的希望之星,又怎么会跟我这种吊社会发展车尾扯人类进化后腿的小人物计较,您和我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少来。”

“呵呵,行。那我不说这个了。”纪洋虽然没有被杜淳皓逗笑,可是气氛缓和了很多。

“其实吧,昨天米沁她妈是让我上她家了,茶倒是也喝了,不过,可没有表面上那么欢迎我。”杜淳皓撇了撇嘴,又看了眼纪洋。

纪洋还是闭着眼睛。没说话,但是在听。

“虽然说得是够委婉的,不过话里的意思,大概就是我们还小,早恋不好,以后会后悔之类的,总之就是让我们分手。你说现在的家长老师怎么思想都那么钝呐,都几岁啦这还叫早恋,我的初恋可是早就给了幼儿园睡我邻床一女的了。”

纪洋忍不住闭眼翻了个白眼。

“在学校到没什么问题,我这边是没人管啦,主要是我们也没在学校怎么高调是吧。她家里是要警觉点了,正严打严惩呢。”

“反正我有的是办法,你不用担心。”

我担心个什么劲,那是你们俩自己的事。纪洋心想。

“还是说别的吧。哎你看看这个。”

纪洋睁开眼,看见杜淳皓手里拿着一个方盒子,推到自己面前。上面印着“诺X亚 6XXX”几个字。

“送你。”

“干嘛。”

“你先拿着!”杜淳皓把盒子塞到纪洋手里,然后自己拆开纸盒,把手机拿了出来。

“我不要。”

“买都买了,你就用吧,不然我也没地方用。”

“那就退了。”

“退什么退啊,你给我拿着。我以前就说过跟你联系很不方便吧,现在哪个高中生没个手机啊就你纪洋了,你哪个时代穿越过来的啊。”

“我又没什么需要电话联系的人,不像你。”

“主要是我找你的时候方便点。放心,很便宜的,本来就是很旧的型号,加上又在做活动。”

“厚是厚了点,不过据说挺结实的。你别听我这么一说,以后用它砸我啊,肯定得流血。”

“总之好不好看也由不得你了,反正能用就行了。”

纪洋磨蹭了半天,还是拗不过杜淳皓。终究还是收了下来。

在家休息一天,积下了一堆作业。纪洋望着自己位置上小半叠讲义,头痛起来。早知道昨天就应该来的,感冒其实也不是很严重。高三的课程,虽然新的内容没多少,可是以前学的那些,复习起来那真叫没什么尽头,一遍一遍地重复循环,枯燥自然不用说,而且量大的可以。

昨天杜淳皓在自己家硬是赖到晚上才走,基本上把手机的功能都给示范了一遍。电话卡杜淳皓已经买了放在里面了,所以一开机就能用。

临走之前,纪洋特意叮嘱杜淳皓,不要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杜家人,一来感冒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再来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杜淳皓嘴上是哼哼着知道了知道了,可谁知道他会不会一下说漏了嘴,这种事以前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他很少扯谎成功的,早上出门说的是一回事,往往晚上的时候就又变样了,杜爸杜妈从来就是毫不客气地当场戳穿,然后大刑伺候。

上课的时候,纪洋的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震动了几次,痒痒的很不舒服,纪洋把他放进包里。心想那家伙明知道在上课还发过来,真是欠扁。自己用手机的事还没告诉妈妈,所以号码薄里也就一杜淳皓的号。

纪洋看着杜淳皓的名字单独列放在那里,心里说不出的,竟有些暖意。转念一想,自己果然是太卑微了吧,自己的世界就像是只有他杜淳皓一个人似的。

可是,他的呢?

等到下了课,纪洋掏出手机一打开,六条信息,全部都是没什么实质意义的扯淡,“在上课吧。”“我们语文老师你知道的吧,就二楼教师办公室那一秃子。”之类的。纪洋索性关了机。

中午在食堂的时候,纪洋碰见杜淳皓了。准确的说是杜淳皓和米沁。

纪洋买好饭找位置,杜淳皓和米沁还在排队。米沁先看见了自己,打了个招呼。

“怎么不回我?”

“我没你空闲。”纪洋差点就瞪过去了,心想就你没事做。干脆把手机还给他,让他实在无聊自己跟自己发着玩得了。

米沁听说纪洋买了手机,就和他互相交换了号码。不过纪洋知道两个人也没什么事会联系。

“就你一个人?原来不是有两人和你一块吃饭的吗?”杜淳皓看了眼纪洋。

“老师那里有点事。”

高二分班一开始,纪洋总是一个人吃饭,自己不是住校生,没有室友。再加上性格冷淡,自然没什么朋友。纪洋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本来自己就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人。后来几次和班里另外两个男生被叫到办公室,帮老师整理试卷讲义什么的,跟他们稍微熟了一些,中午的时候一起吃过几次饭,慢慢地也就形成了他们仨的吃饭小组。另外两人都是以学业第一的型号,在班里成绩也都靠前,到不说他们有多难相处,只是因为把时间都花在了堆在桌子上的厚厚的书里,也就没什么,交些朋友没事打个球聊聊女生车子的功夫了。因为彼此的目标都相同,所以跟他们倒也轻松,不用没话找话,也不会过问私生活,偶尔还讨论下课上留下的难题。

杜淳皓不是常在食堂吃饭的主,高一时候还乖点,后来认识多了一点人,就常常三五人扎堆到外面小吃街上解决。大概今天也是心血来潮,陪陪米沁。

纪洋打过招呼之后,转身就去找位置了。

杜淳皓本来是打算让纪洋等等,和他们一块吃的。可是看着前面黑压压的队伍,想想还是算了。

纪洋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这里还算比较安静吧,因为离门口最远,平时没有太多人过来。纪洋吃饭比较慢,可是胃口不大,伙食真算不上好吃。不过好不好吃的,在这个特殊时期也就顾不上了,纪洋吃的比以前多了一些,不过都是自己硬逼着的,高三之后副课都靠边站了,碰上一下午数理化连着上的日子,纪洋真感觉体力吃不消。

杜淳皓站在那里,看见纪洋在那一口菜一口饭地,也没什么表情,甚至有些机械的样子。杜淳皓的目光很久都没移开,心里也不是什么滋味。

“吃什么?”米沁用手里的饭卡指了指杜淳皓的胳膊。

“啊……随便,你看着办吧。”

杜淳皓又呆呆地盯着纪洋看了会,然后朝他走过去。

“别吃了,走,出去吃。”

“我不像杜大少爷一样有钱。”

“谁让你付了!我请。”

“我没那功夫。走了。”纪洋端起餐盘就走。

“你不要把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杜淳皓是知道纪洋的食量的,可是看着剩下一小半的米饭,心里不免还是有些担心。那小子进入高中以来,除了蹿了点个子之外,一点都没往横向长点,本来就够皮包骨的了。

“先管管你自己吧。”又拿身体说事?纪洋着实觉得那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特别可笑。而且句子怎么听怎么别扭。

自从那天回来母子两人撞上之后,纪晓惠和纪洋之间还是有些尴尬起来。纪晓惠在纪洋5岁那年起就一个人抚养着纪洋,以前一心想着多打点工多赚点钱,也没怎么想再成个家的事。现在纪洋大了,想到以后也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于是谁好心给她张罗对象的时候,她也就不再怎么拒绝了。不过怕影响纪洋的心情,又是这么关键的一年,纪晓惠必然是藏着掩着,等到纪洋考上大学再说吧。

然而,纪洋其实心知肚明。自己不是多反对,只是太突然,还不能接受。

纪晓惠和纪洋见面的时间不多。纪晓惠经常加班,有时候回家看到纪洋还在灯光下埋着头,心里也心疼,多数时候都是推开门看几眼,也不便打扰。早上纪洋出门的时间又早,往往都是买点馒头包子边走边吃。纪晓惠算起来也没给纪洋做过几次饭,反而他去杜家吃饭的次数到多一些。纪洋也从没抱怨过什么,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很懂事,想到原因,纪晓惠每次都感到心里阵阵泛酸。

纪洋从小就被周围的大人们称赞懂事,纪洋每每听到,心里并不很高兴,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一副赞许的表情,更多的是怜悯。

而纪洋不需要那种东西。

纪洋是那种嘴上不会说出来,可是心里想得比别人多的那种人,什么都习惯放在心里,因为有些事,讲出来也不会怎么样,反而便宜了那些存心看笑话的人。

纪洋和杜淳皓不一样,杜淳皓心里从来藏不住事情,以前跟纪洋恼别扭的时候,他从来就是一感觉到不对,当着面就把事情摊开来说,管他尴尬不尴尬或者纪洋给他什么脸,也不分什么时间场合。

有次两人闹了不开心,碰巧晚上杜妈妈让去吃饭,纪洋表面上装得跟杜淳皓和平时一个样,有什么说什么,可是私底下又不理他,杜淳皓就在吃饭的时候把这事摊了,吵着要纪洋把话说说清楚,别遮着藏着,搞得杜爸杜妈一头雾水。纪洋递了好几个眼色,杜淳皓愣是没看明白,纪洋表面上还是装作什么事没有,好不容易才把话题支开。结果后来,半个月都没理杜淳皓,看见他就想揍上一拳。杜淳皓郁闷了半个月。

杜淳皓跟纪洋呆一块的时候,总要以自我为中心自我为半径地讲事情,乱七八糟什么都有,相比之下,纪洋好像从没有主动说过自己什么事,主要是从小就没那个习惯。

有时候纪洋想,自己和杜淳皓实在是大相庭径的两类人。

纪洋自从那天难跟杜淳皓说了之后,杜淳皓明显不再进行短信骚扰了,主要是纪洋一条都没回复过。不过倒是隔三差五地在晚上拨个电话过来,纪洋多半是在学习,所以都会不太耐烦。明明家里有座机,可是那家伙说套餐里免费电话时长用不完,不能浪费了。纪洋每次都是象征性地敷衍几句,到了纪洋语气明显不快,濒临爆发的时候,杜淳皓会很及时地挂电话。不过往往纪洋从接电话起就开始不快了。

高三之后,体育课基本不怎么上课,都是放同学自己活动。

有些勤奋的更是连这一节课的时间都不舍得放过,做着参考书上的题目,到最后,演变成了连一开始的,集队的形式都懒得走了。体育老师也心里有数,清楚哪些是要冲重点的哪些不是,于是也放任自由。

纪洋这天实在是做不进去题,看着后面排的满满的理科课目,心里也凉了一截。于是决定不勉强自己,反正也没什么效率,不如出去放松放松,休息回来再战。

顺着教学楼旁边的小道一路逛着,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很舒服,纪洋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

因为是上课时间,路上没什么人,整个校园都很安静。

纪洋挑了片建筑物遮挡住的小草坪坐了下来,享受着难得的清闲,不知不觉间眯了眼昏昏欲睡。

没过一会,响起脚步声,夹杂着嬉闹打骂的声音。纪洋睁开眼睛,看到四五个人在里自己不远的角落里靠着墙抽烟。

杜淳皓就在其中。

杜淳皓先是蹲了下来,默默抽了一阵,其他人在那聊天他也没参与,其中一个不知道朝他说了句什么,大伙都哄笑起来。杜淳皓推搡了那人一把:“去你的。”

杜淳皓就是在这间隙,一眼瞥到坐在他们附近的纪洋的。

杜淳皓本来是想掐烟的,看到也就那么一截了不尴不尬,于是就猛地吸了几口,眉头紧凑,斜着脖子眯了眼睛。

吐掉最后一口烟,杜淳皓拍拍P股站起里,朝纪洋走过去。

“别告诉我爸啊。”杜淳皓一P股坐在纪洋身边,大概是下去的时候劲没掌握好,磕疼了自己,牙齿都龇紧了。

“命是你自己的,你爸也管不了。

“抽个烟至于么,还上升到生命的高度,你以为人都跟你似的一捏就碎啊。”

“吸烟有害健康,你没见烟盒子上都这么写着的?”

“噗,这话从你纪洋嘴里蹦出来,别说还挺匹配,你这么一严肃的人就得搭这正儿八经的词哈哈。”杜淳皓笑得不亦乐乎,连嘴里的烟味儿都溜出来了。

“谁管你。”纪洋暗暗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他。

“有害就有害吧,反正我决定,过随性一点的短命人生了。”杜淳皓干脆躺了下去,两只手叠在脑袋下面,闭上眼惬意得直哼哼。

“随便你。”纪洋瞟了眼杜淳皓,那家伙似乎很开心,整张脸都笑开了,嘴里哼着找不着北的调。阳光把他的脸晒的有些发红,连脸上的绒毛也清晰起来。纪洋都没意识到自己看得有些发呆,直到杜淳皓似乎感到了视线,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

纪洋心里有些发虚,别过了脸。

“干嘛?”

“没干嘛。”

“没干嘛你瞄准我看成这德行,纪洋你知不知道你眼睛在放光啊。”

纪洋想扔句话回去,结果竟然脑子有些懵。

“嘿嘿。”杜淳皓笑得不怀好意,伸出手摸了把纪洋的下巴,“是不是特羡慕我的胡渣啊,看你都不长嘛。”

手被一掌拍下来。杜淳皓吃痛地揉。

“别说还挺滑。”

“去你的!”

查看更多无良少年杜淳皓纪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