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男男搞基:高二(4)班纪事

2019-04-24 作者: 阅读:

高中生男男搞基:高二(4)班纪事

第 1 章

高二(4)班……是这里了吧。

看了看陌生的班集体,宣千岚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文科班就是文科班,一共才十几个男生。要不是理科除了化学之外都不行,打死他也不会报文科班的。

身旁的椅子被拉开,一个背着棕色书包的男生冲他笑了笑,坐了下来。

“你好,我叫赖殊成。”

宣千岚回之一笑。“我叫宣千岚。”

“你以前是几班的?”

“7班。你呢?”

“我在11班。”赖殊成环顾四周,“怎么才十几个男的?感觉就像是进了青楼一样,一大群女的围着十几个男的……”

“哈哈哈……”周围的人都被他的话逗笑了。赖殊成还想说些什么,却听见前面的同学提醒:“老师来了。”

班主任姓王,负责教政治。宣千岚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政治是自己的强项,不然可有他受的了。

因为以前担任过化学科代表,这个苦差事便再次推到了宣千岚身上——用班主任的话说,担任过科代表比较有经验。

科代表一点都不好当!经常有同学没有完成作业就找他帮忙,求他不要登记自己的名字。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但老师发现作业数量不够就会责罚他;不答应的话,同学会排斥他。真是左右为难啊。

开学几天之后,宣千岚和坐在自己附近的几个同学渐渐熟悉起来。自己的同桌赖殊成,是数学科代表。坐在自己前面的叫典桓,是生物科代表。赖殊成左边的是晋朗,体育委员。晋朗的同桌是步沈桀,副班长。

怎么这附近的全是班干部……宣千岚不禁汗颜。

更让他汗颜的是,高二(4)班的男生们……也太爱开玩笑了吧!

吃过午饭后,宣千岚准备回教室,听见里面有人在聊天。

“我刚才看见你和一个男的坐在一起吃饭。”是步沈桀的声音。

“他是我高一时的同班同学。”这是晋朗的声音。

“高一的同学又怎么样?高一的同学就可以坐在你旁边吗?叫他过来找我!”步沈桀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沉默了几秒钟,紧接着传出阵阵笑声和起哄声。

宣千岚颇为尴尬地站在外面,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刚才步沈桀离开教室时过于激动,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虽然听他的语气明显带着几分玩笑意味,但……也透着明显的醋意。

他们才认识没几天吧?步沈桀对他的同桌独占欲太强了……真不愧是高二(4)班的“暴君”。

夏朝有一个君王名为“桀”,是历史上着名的暴君。步沈桀“暴君”的绰号也因此而来。为此,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埋怨自己的父母给他起了这么个破名。

可是宣千岚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步沈桀这个名字很帅,很有霸气。

不过,只是名字而已。步沈桀本人除了独占欲强之外,和暴君沾不上任何关系。

下课的时间很紧迫,午休时间又不能到操场活动,只能用体育课来打篮球。

和班里的同学们打了一场比赛,宣千岚惊讶地发现他们的篮球技术都很不错。看来以后上体育课不会无聊了。

宣千岚一边想着,一边取下戴着的黑框眼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突然,他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呃……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典桓首先回过身来,说道:“没什么,快下课了,我们先回教室吧。”

“哦。”尽管觉得奇怪,宣千岚还是没有继续追问,跟着他们回了教室。

等宣千岚一走出教室,和他一起打篮球的男生就纷纷议论起来。

“你刚才看见了吗?”“看见了看见了!宣千岚不戴眼镜的样子超像女生的!”“胡说八道,我们班哪有长得那么漂亮的女生!”“对啊,他皮肤那么白,眼睫毛又长,不当女的真是可惜了。”……

自从那节体育课之后,宣千岚就发觉典桓和赖殊成越来越喜欢开他的玩笑了。因为他们一个是自己的同桌,另一个则是坐在自己前面,躲也躲不开,再加上宣千岚也不在乎这些玩笑,有时还会配合他们,所以他们就开始肆无忌惮了。

“宣千岚是我的正室!你们不准碰他!”典桓像往常一样开着玩笑。

正室?敢情你还三妻四妾呢!

宣千岚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要和你离婚!”

“别乱说,宣千岚是我的!”赖殊成也加进来了。

典桓瞪了赖殊成一眼。“他是我的人!没有人能争得过我!”

“我是他同桌好不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懂不懂!”

最后,玩笑总是以上课铃声告终。宣千岚有些不明白,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为什么他们二人都会吵得不可开交?

午休时间,做完作业的众人实在闷得慌,便在赖殊成的怂恿下玩起了纸牌。班长、生活委员和语文科代表三个女生一组,宣千岚、赖殊成、典桓和步沈桀四个男生一组。

午饭明明已经吃撑了,班长还非要买一袋面包回来吃,结果大家都吃不下,扔掉又太浪费,生活委员就提议用这个作为惩罚。

“我们组输掉的人罚吃面包,你们呢?”班长问他们。

步沈桀指了指坐在一旁听着音乐的晋朗:“我们组输掉的人调戏他。”

又是一阵哄笑声。晋朗对步沈桀的玩笑早就习以为常,一笑而过。

奇怪的是,号称“省城牌王”的步沈桀此言一出,竟是屡屡战败,不能不让人起疑。

难道只是为了不让别人调戏晋朗?这未免太荒谬了……

宣千岚这样想着,漫不经心地放下手中的纸牌:“同花顺。”

“我靠!同花顺?宣千岚你开外挂啊?”步沈桀怀疑他作弊,还专门检查了他的牌。

“愿赌服输嘛,‘省城牌王’。”赖殊成笑嘻嘻地扔掉手中仅剩的牌,“这回又是你输了。”

第 2 章

开学第一周,德育主任宣布周六全体高二级进行素质培训,导致高二级一阵哗然,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所谓素质培训,其实就是军训,只不过是在学校内进行而已。

俗话说,校校有本变态的经。诲人中学的变态之处不仅在于对迟到和课间操的管理异常严格,更在于每年一度的素质培训。

“日,该死的老头子怎么还不退休!”典桓狠狠地将军训通知撕成了碎片,把德育主任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算了算了,只是一天而已,忍忍就过去了。”赖殊成的话像是在自欺欺人。

晋朗望了望窗外的天色。“但是……这几天都会下雨吧。”

“下雨又怎样?死老头一点人性都没有,下雨还不是照常在体育馆内训练!”典桓随手扔掉了碎片,“X的我看见他就想伸中指!”

上第八节课的时候,下起了大雨。这节是历史课,由副校长亲自教课。一想到明天要军训,宣千岚的心情就糟糕透顶。历史课和这场骤雨让他的心情更不爽了。

“宣千岚!”听见副校长的一声怒喝,全班同学都回过头,只见坐在最后一排的宣千岚将纤长的腿放在了桌上,黄色的球鞋正抵在典桓的椅背上。

翻了个白眼,宣千岚不情愿地把腿从桌上放下,低声骂了一句。

“跷什么二郎腿?上课没上课的样子!”副校长见他不知悔改,又训斥道。

我跷腿又怎么了?我跷腿关你X事!

极度不爽的宣千岚正想发飙,却被赖殊成抢先一步:“老师,他不只是跷腿,他是直接把腿放到桌子上了,那不叫二郎腿,叫三郎腿。”

全班发出一阵爆笑,也包括宣千岚。

“你们——”副校长猛地一拍讲台,“宣千岚!赖殊成!给我站到后面去!”

于是,漫长的历史课就这样在罚站中度过了。

事实证明,学校的领导是不能够得罪的,尤其是校长。

“叼啊!”宣千岚把请假条揉成一团扔出窗外,“明明班主任都同意了,那混账校长就是不批准我请假!”

“有难同当嘛。”赖殊成拍了拍他的肩膀,“大难临头,你怎么可以独自落跑?再说了,你敢在副校长的课堂上公然挑战她的权威,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

看来,明天的军训是非参加不可了。

“宣千岚,你的刘海那么长,明天仪容仪表检查可能会不合格。”晋朗突然想起了这件已经被大家忽略的事情。

宣千岚扯了扯自己的刘海。“那岂不是要被主任‘教育’一番?”

“怕什么,他又不会XXOO你。”赖殊成说着,转念一想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话:“死老头平时看起来那么猥琐,说不定看你长得漂亮,色心一动……”

“停停停!赖殊成你胡说什么呢!”典桓打断了他的话。这玩笑也开得太过分了吧!

看着宣千岚不对劲的脸色,赖殊成赶紧道歉:“宣千岚,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口无遮拦,说话不经大脑……”

“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先回去了。”宣千岚背上书包,离开了教室。

“他……他这就走了?还没放学呢!”晋朗望着宣千岚的背影,愣了一会。

步沈桀耸耸肩。“反正第九节是自习课,由他去吧。”

傍晚五点的公共汽车,一如既往地拥挤。宣千岚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在心中再次咒骂着那个天杀的德育主任——好端端的,搞什么军训!

裤袋里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宣千岚掏出手机一看,是赖殊成发来的短信。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那种话的,原谅我吧!

笑了笑,宣千岚正打算回复赖殊成时,手机又开始振动起来。这次,是三条短信。

“你就别生气了,赖殊成也是无心之过,就这样闹翻了实在不值得。下次不要再旷课了,被班主任发现的话,后果很严重。”——晋朗

“我刚才已经帮你贿赂考勤员了,他不会登记你早退的,放心吧!回家玩几场CS心情就会变好的。”——步沈桀

“不用怕,有我们在,那个老头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我教训过赖殊成了,他那张嘴就是欠抽,明天等你回来再收拾他一顿。”——典桓

看着手机上的四条短信,宣千岚扬起了唇角。他们在自习课上发短信,就不怕手机被没收吗?

汽车到站了。宣千岚走下车,看见漫天被染成金黄色的流云。

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就算明天即将到来的不是军训而是高考,他也不会紧张害怕了。

轻轻按下手机按键,宣千岚给他们四人发了一条同样的短信。

谢谢你们。

周六的清晨,异常闷热。天空阴沉着一张臭脸,低气压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因为高二级周六不用上课,所以学校为了省电拉掉了高二级整座大楼的电闸。结果,哀号之声在三昧真火般的环境中迭起。

“TMD哪个傻X把电闸拉掉了!既不能开空调也不能开风扇,感情这是在蒸桑拿呢!”典桓用书本扇着风,破口大骂。

“天啊,你赶快下雨吧,好热啊!”晋朗对着窗外祈祷。

于是,当宣千岚回到学校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悲惨的景象。

“7点48分,好险,差两分钟就迟到了。”宣千岚看了看手表,舒了一口气。

“宣千岚,学校规定今天要穿长裤。”晋朗一说,大家才注意到他穿的是短裤。绿色的齐膝短裤恰到好处地衬托出纤长白皙的小腿,让女生看了嫉妒,男生看了直流口水。

“管他的,热得要命还穿什么破长裤,学校领导就不懂变通么。”宣千岚坐了下来,拿出一瓶水灌了几口。“我今天早上睡过头了,连早餐也来不及吃。”

集合的哨声响起。高二(4)班的同学们叹了口气,无奈地拿起水瓶,往操场的方向走去。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