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校草情书后,我把自己掰弯了(下)

2019-04-23 作者:大江流 阅读:

第53章

周家。

周云双听了周长风的话后, 有点焦急, “长风, 咱们一起长大的, 你不用把那些对记者的官方词汇拿出来对付我。我知道, 你对我意见,这是防着我呢。今天爸爸晕倒的事儿,是我的错我认。爸爸醒来后,要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可长风, 我现在是真心实意的想让周家好。”

周长风就知道他姐不好糊弄,居然说破了。说真的,他就是在防备,纵然他们是亲姐弟, 可爸爸躺在ICU里,他不可能对周云双软下心来。

——明明知道爸爸身体不好,明明知道爸爸有多爱孩子, 却故意说那种扎心窝子的话, 这不是故意是什么?他可不相信,已经在商场打磨了小二十年的周云双, 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他们这种人, 喝醉了都不会乱说话的。其实真相很简单,周云双试图唤起爸爸的愧疚心里, 让爸爸对她做出偏爱的决定。

他如何知道, 连感情都能拿出来利用的人, 会对周家做出什么。

可这会儿周长风并不想激怒他姐姐, 于是软了下来,“姐你想什么呢。集团那边都有成熟的程序,我在那儿也不过是看着照旧运转罢了。有需要抉择的大事儿,还是要等着爸爸醒来才能决定。哪里需要什么坐镇。”他笑了笑,“再说,我们周家一向齐心合力的,会有什么幺蛾子。姐你想多了。”

他这样子,却让周云双有点没法劝解。周云双这会儿是真情实意的,她想到了那几个挑拨的人,她就是怕他们趁机折腾。她觉得自己今天能说出那样的话,跟这几个人的挑拨分不开。

如今爸爸倒下了,谁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小动作。

她瞧着周长风不相信的模样,干脆就说,“你太天真了,集团不是铁板一块,王树和,赵文庆,还有倪三宝他们几个,这几年胃口都养大了,天天嫌弃爸爸做生意太保守,让他们赚不够钱,恨不得取而代之。偏偏他们是跟着爸爸打拼的长辈,你辈分低,他们恐怕都不会给你面子。到时候几个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怎么办?”

她语重心长的说,“我不一样,我是跟着爸爸打拼过的,跟着他们一起工作过的。”她现在也注意了,“当然我不是说我有功劳,我就是说,他们起码对我顾忌一些。我在,他们的手不敢伸的那么长。”

眼见着她都这么说了,周长风表情还是没有任何的放松,周云双不由说,“你别把我看得那么坏。我是你姐姐啊,我承认我做事方法跟你们不一样,可我对这个家是忠诚的。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这话其实算是说到了周长风的心坎里。他为什么觉得日后的仗难打,也跟这几个不安生的长辈有关系。

可他抬眼看了白毅一眼,终究拒绝了,“姐,你还是这几天多跑跑普瑞的事儿吧。集团如果真有事,我会找你的。”

周云双吐沫说干,周长风也没松口,这让她有着无尽的挫败感和被亲人抛弃的孤独感。她看着周长风,满眼都是失望和无助,忍不住说了句,“你是彻底不把我当姐姐了对吗?”

这话周长风不能接,也没法接,只能看向了白毅,“姐夫,你劝劝我姐吧,她想太多了,我要敢不认姐姐,爸爸醒过来,得踹死我。可这事儿真没必要。本来对外就说爸爸是小毛病,休息几天的事儿,这会儿又把长女调回,动作太大了。”

他油盐不进,可又没翻脸,一口一个为了公司,白毅有什么办法。他瞧实在说不通,干脆扯着周云双站了起来,“长风说的是,你公司也有一堆事,爸爸还躺在ICU,大家各司其职吧。有事就一起商量,都是一家人。”

周长风就说,“姐夫说得对。”

白毅就扯着周云双回房了。

周长风也忙了一天,累得不得了,这会儿站起来伸了个腰,也回了房间。这会儿周小然都睡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中间,云杉还没睡。

周长风就过去亲了亲儿子,云杉趁机说,“姐姐都把话说成这样了,你还不松口,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是亲姐姐,以后爸爸醒来了……”

周长风就打断了她的话,“醒来了什么样我管不了,但是爸爸不在,我就得把这个家管好。爸爸倒下的时候,集团什么样我就交给他什么样,姐姐在哪里,就还在哪里。”

云杉还是担忧,“可姐姐说的不无道理。”

瞧见妻子一脸疑问,周长风一向是不把工作的事儿跟老婆说的,可又想这几天恐怕云杉都要陪着他妈,若是姐姐出招怕云杉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直说了,“姐姐现在是好心,可她进了集团是什么样就不好说了。”

周长风慢慢解释,“我可能有点小人了,可我总觉得,我姐现在一心为家是吓坏了,她到底是……”那个词他也不好说出来,反正都知道,就空了过去,“她现在回集团是一片好心,谁知道能坚持多久。”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难过,干脆躺在了床上,抓着云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眼睛上,“我挺防备她的,何况,还有白毅。”

一说白毅,云杉都诧异,“姐夫还好吧。”

这事儿发生的时候,云杉还没嫁过来呢,自然不知道。白毅和他姐其实是自由恋爱,他爸找人了解了一下,白毅是进出口大王白二里的亲戚,父母都是跟着白二里做事的,家里也是中产家庭。虽然没周家这么富贵,可也是不错的家境。本人是独子,又在国外留过学,各方面挑不出毛病来,他爸就默认了。

两人谈了一年半,两个人就准备结婚。

他爸觉得亏欠了他姐姐,所以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当年他家还没现在这么厉害,还不是集团,主要业务还是为国外知名品牌进行服装代加工。他爸跟全家商量了,除了陪嫁的一千万现金和车房外,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吃分红。

要知道,那可是十三年前,他爸的生意上的大纰漏解决没两年,家里正在恢复元气中。

那会儿钱是很值钱的,一千万是家里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

按理说,这份嫁妆很是厚实了,他姐也很高兴,他都记得他姐抱着他爸说爸爸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他爸一向端方,一个劲儿的说,“大姑娘了,下去下去什么样子”。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