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男搞基:难忘大学(8)

2019-04-02 作者: 阅读:

吃饭的时候,我把一个人在宿舍时想的关于晚会的事在脑海里整理了一遍讲给飞祥听。他一个劲的叫好。我想这事还得跟生活委员讲一下,毕竟采购的事,还要他来负责。飞祥表示同意。吃过饭我们去校园后山散步,那里多是情侣出入。我们两个去那里显的有点格格不入。不过我们的谈话让我们忘记了这些。接着我跟他讲了创建社团的事。他也觉得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在山脚坐下,我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想,创建一个社团,凭我们一个两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那你觉得我们还要有哪方面的帮助呢?”飞祥答道。

“我们要的社团是面向全校的,如果能够得到各个院系,乃至各个班级的支持,那事情就好办了,而高年级的班级对这些事情应该没什么兴趣,所以我们只要让同一届的大部分班级支持,那应该就够了。可这也不好办啊。”我皱起眉来。

“成秉,得到每个班级的支持,说简单了就是得到每个班长的支持,如果你能让每个班长都支持你,我想应该就差不多了。”飞祥道。

“你这么一说,倒是点醒我了,你说我们能不能借这次班级晚会邀请各班的班长,先增进感情,以后再逐个找他们谈,行不行的通?”我像是找到了入口,高兴的盯着飞祥。

“好主意,这样做一来可以让我们跟各班班长增进感情,二来还可以让其他院系认识我们班。”飞祥表示赞同。

“那就这么先定了,至于后面的事,我们再考虑。今天能想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我收起话题。我们站了起来往回走。两个人讨论问题就是好。你一言我一语就能道破难题。

飞祥说要主持这场晚会,他叫我跟他一起。可是晚会当天我可能会没时间,要招呼老师,师兄师姐,以及应邀前来的其他院系的新生班长。最后决定由飞祥跟我们班另外一个女生主持。

今天是周二,离开晚会的日子只剩三天。傍晚我跟飞祥吃过饭,他去教室找跟他一起主持的那位女生对台词,我到院办公室去找学生会主席聊天,后来因为主席女朋友来找他,我就先走了。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撞见潘洁雯,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她居然知道我们班周五要开晚会的事。“胡成秉,听说你们班周五要开晚会啊?”

“呵呵,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我觉得好奇。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是我们班班长告诉我的。你请了班长就不请我在老朋友?你就这么势力?”才认识多久,我怎么就成了他的老朋友了。

“呵呵,哪里敢不请你啊,我是怕请不动你,所以不敢开口的。”

“你还没开口怎么就知道请不动我了,那你现在请请看。”

“哈哈,好啊,潘洁雯周五有没有空?我们班开晚会想请你参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她嗲嗲的回答。我的妈啊,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像是结婚礼堂神父跟新婚男女的对白。听了让我觉得头毛都竖的老高。

“那到时候,你就跟你们班长一起来吧。给你班长级的待遇!”虽然刚才差点倒地,但我还是撑住侃了她一句。

“那我能不能多带几位同学?”

“可以啊,最好把你男朋友也带上。”

“哪来的男朋友,要不,到时候你来充当?”

我不想在这里多呆,觉得跟她多呆一分钟就会对不起谁似的,可我想不起是谁。跟她说完再见,我就走了。回到宿舍,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这几天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跑觉得好累。这静静的一躺好舒服。仰着天,我想起了余绍。那是我们刚进高中的一次大扫除,很多同学都在偷懒,有些同学义务性的拿着抹布在同一片玻璃上来回不停的擦,有些拿着扫帚机械的动着,还有些同学干脆站一边看。我连续从一楼提了五桶水上来手酸的要死,也跟其他同学站在一旁休息。这才发现一个满头大汗白净高挑服装整洁的高个用扫帚在接班级出来的脏水,一扫帚一扫帚的将脏水接到下水口。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一直认为有钱人的孩子都是好吃懒做,而他让我完全改变了这种看法。看着他的扫帚不停的挥动,我在想,要是我能跟他成为好朋友该多好。那时候我的思想很单纯,最远的就想到好朋友,根本不知道,男生跟男生之间还可以发生爱情。也就在同一天,做完卫生,班主任说我们在走廊上按高低顺序列队来排座位,从小学到初中因为身高,我一直都是坐最后几排。所以一听到排座位,我就习惯的站到了后面,没想到刚才那高个尽然高我一截,还有几个看起来岁数比我大的也高了我半个头。我理所当然的不能排在最后,其实我当时好想跟那高个站在一起,这样就有机会跟他同桌了。可恨的其他几个比我高的同学分开了我跟高个。最后,我做第一组的倒数第二排,我后面是空位;高个跟另外一个同学坐在第三组的最后一排。全体同学都被安排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班主任准备开始上第一节班会课。这时坐在最后一排的高个举起手“老师,我们能坐到第一排最后那个空位吗?”他指着我后面的空位。“可以的,你们过去吧。”老师答应的是高个,可我心里却莫名的高兴。他们刚过来,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敲我的肩膀,我转头一看,高个正笑对着我“我叫余绍,你呢?”“胡成秉,很高兴认识你。”我同样报以微笑,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靠在床上想着想着,我突然一个人高兴的笑出来。侧了身子,我两只手抱住头,闭上眼睛,继续想着余绍……班级第一次篮球赛,那天余绍趁没人的时候偷偷跟我说,让我比赛那天去球场给他助威。我笑着回答他“好啊”……

……天空好晴朗,我拉着风筝线往前跑,余绍在后面追着,风筝越放越高,我望着风筝不断的放线,不断的往前跑,还对着余绍高喊“来追我啊,追到我就让你放风筝。”我跑着,余绍在后面追着。突然我感觉后脚跟踩空似的往下掉,接着水就淹没了我整个身子。我不停的挣扎,不停的喊救命,远处传来我的名字“成秉,成秉,成秉……”由远到近。我拼命的挣扎着,余绍喊着我名字跑到我身边,拉住我挣扎的手摇啊摇,摇啊摇……我睁开眼睛一看,是飞祥。原来我刚才只是在做梦。梦里叫我是是余绍,梦外叫我的是飞祥。梦醒了,水是假的,我安全了,而梦里的故事却像是真实的往事在脑里环绕。如果可以,我宁愿梦不醒,宁愿在梦里死去,因为在梦里我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余绍,可以感觉到他拉着我的手。我揉揉眼睛,发现天已经很黑了,飞祥跟另一个女生对完台词回来叫我一起去吃点心。

查看更多大学生GAY学生同志学生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