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男搞基:难忘大学(6)

2019-04-02 作者: 阅读:

就迎新晚会过后的第二个周五,来了大学的第一个节日—中秋节。男生的生活里永远少不了的是女生,我们班的女生比男生少,就两间,而男生有四间。不知道是谁先想到了“男女宿舍联谊”(可能是师兄教的,师兄就教我们这些)。于是我们四间宿舍开始抢约女生,结构我们宿舍抢先约到了一间女生,剩下的一间女生被我们隔壁宿舍的男生搞定。男生的其余两间中,有一间就这样默默的过了大学第一个中秋,而另一间则不甘势弱,约到了外院的女生。

那天我们一起到校外的饭店吃饭,后来我们一起逛校园,最后在路边的一块干净的草地上坐下。爱说话的就我们四个,对我们来说有女生一起聊天是件好事,而对我们宿舍的其他舍友来说,这简直是受罪,因为他们偏内向。聊着聊着我觉得有点累了,于是让飞祥把大腿放平,好让我把头放他腿上躺下来,他欣然答应了,他真好!我躺下来感觉特舒服,我开始跟内向的几个舍友一样静静的听着别人聊,自己享受着飞祥的大腿。这是第一次让我觉得自己对飞祥的感觉跟对其他同学的感觉不一样,可是我却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或许我爱上了他。

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把脚抬起来去踢飞祥的床板告诉他,我醒来了。他也是这样,要是他先醒来的话就会把头靠在床边叫我,等我睁开眼睛了,他就会嘻嘻笑,象是收获了什么似的。有时候他会故意把手垂下来,我就会把手伸上去握住他的手。最后默契的一拉手,就都起床了。

又是一个星期六,今天宿舍其他人都起的很早。到十点多,凌乱的宿舍中就剩我跟飞祥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了。实在不怎么想起床,就随手在床边的桌子上拿过来一本杂志看了起来,格外寂静的周末,飞祥听到了我拿书的声音,于是他用细柔的半清醒的声音叫我“成秉,你醒来拉?今天怎么没踢我床板?我还以为天没亮呢!”我把杂志一扔,被子一掀,就举起了双腿……接着就是两个人的呵呵大笑。还真是条件反射了,踢完床板就想起床了,我穿好衣服,叠了被子,抬头看飞祥,发现他还没动静,噔!就爬到他床铺,拎起他的被子,他又是一阵嘻笑,不过马上就坐起来抢被子了,两个人像刚上幼稚园的小孩一样抢着被子玩了半天,呵呵,还真够幼稚!跟他在一起,做什么都觉得是开心的,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他了。

周末的早晨总是这样的安静,除了球场若有若无的拍球声外,别的什么声音还真听不到,我一直不明白一到周末学校里的人为什么就像蒸发掉似的呢?都去哪儿了?他们就真的有那么多地方玩吗?若是这样为什么老是听他们说“无聊”“郁闷”呢。难道是还在睡觉?总不能说整个学校有这样的默契吧?洗刷完后,我们就去食堂吃饭了,空荡荡的食堂好象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飞祥打饭,我去打菜,我好奇的问服务小姐,“周末怎么都没人来吃饭了?”“都这样子的啊。”“那同学们都去哪里了,你知道吗?”“哈哈,这就要问你们了。”诶,说的也对啊,我自己不就是学生嘛,我还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呢!边吃饭边跟飞祥商量吃完去逛街。

学校在郊区,离市区有二十来分钟的公车路程。吃过饭,我们回宿舍换了整齐的衣服就上街了。我们逛街像女生,喜欢服装店,超市,飞祥还喜欢逛运动鞋店,我不爱运动,对运动鞋自然就没太大的感情,只是需要的时候才去买。每次到鞋店的时候,我都是直奔休息区坐着等飞祥。所以鞋店成了我跟飞祥最没默契的地方。超市就不同了,在那里我们能呆很久而不想出来,可能是因为在那里购物我们最开心,所以我们每次都是把逛街的最后一站放在超市(不过我不记得这个默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超市里我最清晰的记忆可能就是“甜蜜的强迫与被强迫”,当飞祥看上某个物品的时候他就会拿两份扔进购物车,刚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还问他买两份干什么,他用挑衅的笑容看着我“一份是帮你买的啊!”虽然那东西我用不着或不爱用,但我却不会扫他的兴。慢慢的我也学会了替他买一份,他也从来不扫我的兴。有一次,他看上了一款护腕,就习惯的拿了两个,说实话,不爱运动的我还真是用不着那东西(不过后来居然也让我给用上了,冬天很冷,我带上它尽然可以挡袖口的风)。呵呵,我也有帮他买过他用不着的东西。那是有段时间我很想学吉他,就到书店买了《吉他自学》和《吉他入门》,一本留给自己,一本给飞祥。我向你保证那本书飞祥根本没注意它长什么样子,因为连名字都是我帮他写上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收藏着。这些都是有一个人不喜欢被强迫消费的。而我们都喜欢的东西也是很多的,就比如说我们的枕套,那是同时喜欢上才买的,绣有两只小卡通狗熊的一对枕套。到现在我还用着它(虽然它现在看起来有点旧,可我没舍得扔)。

可是天总会黑,我们总是要回学校,不过不管天有多黑,我们总是会先吃过晚饭再回去。飞祥对这里比较熟悉,所以吃什么都是他拿的主义(其实也有个原因是我对吃都很无所谓),我们吃沙锅,吃沙县小吃。沙锅的配菜跟主食可以自选,我点了鱼干片,飞祥也点了鱼干片,我以为他也爱吃,没想到煮好后,他把他那份沙锅的鱼干片都夹给了我,还跟我说“突然觉得不喜欢吃鱼干片”,呵呵,原来他是故意点鱼干片给我的,我对他嘻嘻笑,把我沙锅里的肉丸夹给他,因为我不爱吃肉,哈哈。就这样你夹给我,我夹给你,还真像一对小情侣呢。

有时候我在想飞祥是不是跟我一样不喜欢女生,他不谈恋爱,有女生追他,他都拒绝。上次晚会的《今天》之后,也不知道那些女生哪里打听的我们宿舍的电话,经常打电话到我们宿舍约飞祥,他都以各种理由推绝。

吃过饭回到学校已经很迟,晚上的学校就热闹多了,到处都是人,有一个单独低头走在路上的,有两个结伴窃窃私语坐在草坪的,有三五成群大声朗朗的。我们提着满载而归的物品,带着疲倦的身子回宿舍,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那时候我们住的宿舍还没有配带淋浴房,所以我们都是去澡堂洗的澡,新澡堂还没盖好,旧澡堂没有单间隔开,那里总是有一大群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光着屁股在一起嘻嘻哈哈边聊边洗,我跟飞祥也不例外,有时候我会故意把水压调到最大再把龙头口对准飞祥,喷的他是哇哇叫。哈哈,他怎会愿意被白喷呢,一有机会他就会反击我,我痛的直叫。不过这些都是在澡堂没人的时候才敢,如果有其他人在也这样,不被骂死掉才怪呢。

学生会主席叫我跟他一起整理学生会的资料,说是要换届交接。他高我两届,跟我一样刚进学校的时候就当班长,后来又当宣传部长,再后来通过选举当上了主席。他人很好,对人和蔼可亲,没有主席的架子。所以跟他在一起工作我没有一点压力,他还教会我做很多事情。让我好好努力,以后争取竞选学生会主席。不过这次换届我没有机会,因为我们院根据惯例学生会主要干部的职位都是一届一届往下传,还没有过跨届的先例。其实我本来对学生工作没什么兴趣的,只是跟主席在一起久了,才慢慢有了兴趣。今天在整理资料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文件,那是几年前我们院里一位学生干部在学校创建了某个社团,学校批准的文件。我的思绪飘的很远,我想如果我也能创建一个什么社团,那我的名字是不是也可以永远记在院办公室的档案里?

查看更多大学生GAY学生同志学生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