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男搞基:难忘大学(3)

2019-04-02 作者: 阅读:

可能是我上次串门“表现”的很好(其实就是我天生的爱讲话爱开玩笑)给他们留下了好印象,最近师兄去师姐和新生女宿舍串门的时候都会叫上我,串门成了我近些时间的任务。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全院上下让我认识个遍,跟师兄师姐的关系也在无形中变的很亲近。也就在这段时间,完全是天性的爱侃让我认识了很多学生会的干部,并且都很谈的来,其中聊的最好的尽然是学生会主席!现在想想,我都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有拍马屁之嫌。他们都给了我很高的评价,把我说成是院里的希望,说建筑学院后继有人了。对这些话,我只当是朋友间的日常捧赞,笑笑了之。没想到它却给我后来的学生工作真实的打下了坚实基础。

大一的我们肆无忌惮的玩,就像久关笼中的鸟放生自然一样,没有了高中时重重的学习压力,没有了父母的唠叨,在这里什么都由自己做主,晚上出去玩不再需要不停地看时间,早晨不想吃饭,不再有人逼你!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好象十几年来第一次找到了自己,我们放肆地享受着自己。

学校有个活动中心,里面有KTV,舞厅,水吧,餐厅。师姐们还有一些师兄都很爱跳舞,每当他们去活动中心的时候也都会叫上我,中学的几年很少有时间去接触这些东西,到了大学,听了就觉得新鲜。我是个极不爱运动的人,可对跳舞,却一听就来劲,所以只要他们有招呼我也就都会跟上。还会带一大班同学一起,当然飞祥是少不了的。我很喜欢舞厅的感觉,很喜欢陶醉的情侣在舞厅球灯下摇来摆去的舞姿,学校的舞厅里抬头就可以看到双双对对的男生一起跳舞,在那里显的很自然,不会有人说闲话,我很羡慕他们。初到舞厅时我也都是师兄带着我走的。师姐们找我跳,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他们等学会了才好意思跟她们跳。舞厅灯光不强,一起跳舞也不太会看的清楚对方的脸,只有在一曲终了时或是中间休息时才有短暂的亮光。有时候我会沉浸在师兄的搂抱中忘记舞步(去跳舞的师兄虽然不是每个都很帅,但身材都很好,所以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只感觉到他们身体的曲线),才会不时的踩别人的脚。开始学舞都那样的笨挫,简单的三步四步学了很久还是走的歪歪扭扭,师兄还夸我有潜力。在换舞曲的时候有位不认识女生过来叫我教她跳舞,其实我自己都不会,怎么教别人,可是女孩子主动邀请,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陪她了。没想到一进舞池,教人的我,却被拉着来回跑,才发现她舞跳的很好。我很高兴认识她,因为我喜欢跳舞,仅此而已。一曲舞跳玩了,我笑嘻嘻的对那女孩说:“原来你会跳啊,故意耍我!”“哈哈,我看你经常来跳,觉得你也跳的很好,才想找你一起跳一曲的。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潘洁雯。”“我叫胡成秉”。“下次来跳舞记得约我哦!我宿舍电话是XXXXXXX。”

从三步,四步到拉面,恰恰,伦巴都是师兄师姐教会我。舞厅是我流汗最多的地方,我总是一曲接一曲的跳,以至于后来整个院里的人都知道我爱跳舞,每次跳舞必会叫上我。

刚开始飞祥不怎么喜欢跳舞,却经常被我拉着去。到舞厅后他都是坐着喝水,偶尔我也会拉他走几步,他也会邯郸学步似的东倒西歪的跟着。那时候我很想他也能学会,以便以后无聊的时候可以一起来跳舞。我右手托住他的背,左手握住他的右手在嘣恰恰嘣恰恰的舞曲中踩着三步。跳舞的时候我喜欢默默的让音乐带动我的脚步,不喜欢说话,甚至有时候我会专神的忘了旁边的人。中三是我比较爱跳的,那速度适中却很有节奏的快感,可以忘情的在舞台上驰骋,在人群中叱嚓风云。飞祥在我的带领下,脚步也慢慢的熟练了,我们已经可以很默契在舞台上来回转。特别喜欢简单的恰恰,因为不会很难;拉面跟伦巴就不一样了,花样多,比较难学。可是学会了才发现它们是最有意思的。在拉面舞节拍下,我拉着飞祥的双手,像是橡皮条拧在一起一样随意的甩着,感觉真好。

查看更多大学生GAY学生同志学生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