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男搞基:难忘大学(28)

2019-04-02 作者: 阅读:

会议结束,大伙儿散去。我像是从密室出来松了一口气,冲飞祥一个劲儿的傻笑。他向我伸了个大拇指朝我走来。我歪着脑袋盯着他,脑里一片空白。飞祥走到我跟前两手抓住我的左右肩膀往我脸上狠狠压下一个吻“你刚才帅呆了,在座位上一直想冲上来亲你。”我一片空白的脑里顿时出现无数大小不一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僵硬的身体被飞祥轻轻的摇晃,脑里的星星被飞祥抖落一地。

“恩?是嘛?辛苦你了。”刚才的窘态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赶忙低下头朝门外走去,飞祥也跟着走了出来。脸似乎有点烫,来到走廊我趴在扶手上,故意用手托住自己的脸。飞祥站在我旁边,靠近我耳边轻声说“还想亲你一下,怎么办?”滚烫的脸烧的更加厉害,心里恨透自己没出息。平常开别人玩笑就那么在行,怎么现在就……此刻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跟我说过晚上照镜子,长大后害羞时会脸红。而当时却不听妈妈的话,现在后悔了!迎面吹来一阵寒风,我微微松开双手,想借这寒风冷却自己的脸。没想到这小动作被飞祥毫无保留的收进眼里。

“瞧你这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是不是想松开给风吹一下啊?!来,我帮你吹吹好了。”说着就摘下我的双手,还一个劲儿的笑,完了又一本正经地说:“再给我亲一下?”

“这里这么多人,要被看到还以为我们神经病呢!”我装着很镇定说出这句话,心里却突然浮现出记忆里的一个画面。

呤呤呤……下课铃声响起,老师拿着教科书走出教室,几个同学也站了起来离开座位,班级里依然一片安静,大家都低头思索着刚才老师留下来的问题。余绍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座位上只有他一人,他同桌跟我同桌上卫生间去了。

“怎么拉?”我习惯这么问他。

他不说话,捏了一把我的脸,然后就是无声的笑。

“没事吗?没事那我就先做作业了?”我回过头继续我的作业。余绍趴在桌上把下巴压在我的肩膀上,嘴巴刚好够到我的耳朵,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呼吸声。他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让我亲一下?”我的脸骤然升温,“不要拉,班级这么多人,要被看到还以为我们是神经病呢!”……

往事如印戳般刻在脑海里,抹不去,擦不净。余绍,你现在还好吗?你还记得我们的这些往事吗?如果上帝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还在同一个班级前后桌学习,你还会愿意让那些故事重演吗?如果会的话,我一定全心配合你的演出。知道吗?长这么大我没后悔过什么,惟独那次对你的拒绝让我无法原谅自己。

爱过的,错过了;错过的,心痛了;心痛的,不见了;不见的,想起了;想起的,远去了……

曾经拥有的,不能天长地久,现在所有的,希望长久。飞祥在我旁边,幸福已经零距离跟我接触,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也跟我一样爱男孩,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不是吗?

就像电视剧里一对男女在床上激情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噩梦般的响起一样,我的电话在这时候无情的响了起来,屏幕显示“潘洁雯”。

“你好,洁雯”我接了电话。

“刚才听我们班长说你们晚上开会讨论开晚会的事了,是吗?”

“是啊,你的消息倒挺灵通的嘛,才刚开完会就知道了。”

“呵呵,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有没有考虑给我安排个什么职务了?”

“啊?哦,今天还没谈到这事,刚才十几个班长加入晚会的幕后组织工作,我找他们谈谈。”

“他们现在哪里?应该没走远吧?你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现在就回来,我请他们去唱歌。”

“呵呵,还是明天再说吧。”

“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快打拉,快打拉。”她用她的大小姐脾气向我发号施令。我相当受不了女生这招,没办法,我只能厚着脸皮再给那十几个班长打电话。

在活动中心KTV包间里,我向班长们介绍了潘洁雯,以及她的想法。

班长们说:“这么漂亮的女生要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怎么可能拒绝呢!哈哈,问题是这位美女具体想负责什么呢?要不,让你来主持晚会?这么漂亮撑场面最适合了,哈哈,你看怎么样?”

“好啊,好啊,当主持我最喜欢了,中学的时候我还主持过学校的文艺晚会呢!”

于是,她这事就定了下来。接下来,大家就主持人的话题继续聊开,好几个班长抢着要当男主持,我一言不发的坐着,潘洁雯也不发一言的看着我。最后决定让其中两位比较活跃的班长跟洁雯一起主持晚会。这事定完,大伙儿又讨论了怎样在这么短时间内搞好一场晚会,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向潘洁雯要了纸和笔(女生包里什么都会有)递给飞祥,让他一一的记录下来,哈哈,他俨然成了我的小秘书。

离开KTV包间,我要去买单,潘洁雯死活不让,还小声威胁我,如果不让她买单,她就让她爸不要赞助晚会。靠,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这都能想的出来(虽然知道她是开玩笑)。好吧,你要买就让你买吧,爷我最近为了办这场晚会也花了不少钱,正穷着呢。

班长们散去,潘洁雯说要请我跟飞祥吃点心。我说还是我请她吧,她说好。在小吃店,我把飞祥刚才记录下的班长们的建议再看了一遍,跟飞祥和洁雯从新讨论一下,基本上把事情内容及操作程序定了下来。我跟飞祥做了分工,明天让飞祥把刚才初定下来的方案跟班长们再做讨论,并要最终确定下来,我则去向潘主管要钱并搞定晚会场所等其他善未确定的事情。

谈到晚会场所,我想起了两个人。那便是老主席跟院秘书老师。我跟老主席的关系那就不用说了,也就是因为跟老主席的这层关系,才使得我跟院秘书老师的关系要比同届其他学生干部要亲近的多。场所的事,我想先跟老主席谈谈,让他跟我一起去请院秘书帮忙向学校申请借用大礼堂应该不成问题。

查看更多大学生GAY学生同志学生搞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