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同志小说:复合路上

2019-04-02 作者: 阅读:

学生同志小说:复合路上

作者:小骺

序章:复合计划,启动!

2006年高考的那几天,天空一直是灰蒙灰蒙的,偶然露出一缕阳光又迅速堙没,始终呈现着不确定的姿态,最后终于在压抑已久的狂风暴雨中结束。交完留白得不堪入目的物理试卷,我和小白同学一起在雨中痛骂物理老师欺骗感情,什么“高考物理比我们平时做的题目容易多了”,刚刚的卷子难度简直是令人发指!

“这下肯定考不上重本了!”小白同学失落地说:“明非,以后怎么办嘛?”

“怎么办?踢墙去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踢学校的墙了噢!”我笑着说。小白同学翻了下白眼,便笑着和我一起到二楼的楼梯间踢墙泄愤去了。

怎么办?

其实一切没有偏离我的计划。

物理一直是我通往重本之路的绊脚石。高三的大半年,我费劲心思想把它踢到一边大步迈进,而它却如磐石般毫无转移的意思,把我本来满满的信心踢得里外是伤。最后在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我终于把心一横,将学业职业事业等人生大事一脚踢出了我的思考范围之外,背着对我寄予厚望的爸妈,做了一件现在想起来哭笑不得的事——

我几乎没有做任何调研和思考,就在我二本线的第一志愿那栏填上了我初恋情人的学校。高考对全国学子及望子成龙的父母们来说,或是改变命运的契机,或是筹谋已久的计划,而我则把这个影响深远的人生重要节点,赌在了感情之上。

收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天,我第一时间便发了信息给咏升:“我又要继续当你的师弟了,请多指教!”潜台词是:“殷咏升,等着我把你追回来吧!”

于是那年暑假,最终成了我和咏升的复合前奏,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我以请教大学的问题为由,约他见了几面。这两年多来,我也尝试开始几段新的恋情,却都以失败告终。我对他念念不忘,他一直都知道,但我俩都容易不自觉地拐弯抹角。我频频暗示,他则屡屡回避,几次见面下来一直都是在打太极,始终打不到点子上。终于有一次,他约我单独唱K,我下定了决心孤注一掷,趁着他唱完五月天的《温柔》,便欺上身去吻住了他的嘴。

他没有抗拒,这几年在梦中出现无数次的场景,终于真真切切地实现了。当我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触摸到他炽热的皮肤,他却突然像受了惊吓一样跳了起来。

我呆呆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他,却见他说:“外面有人。”

“我不怕。”我向前一步,试图再和他接吻,他却用手臂在胸前摆出X状,身子往后缩,让我想起了蒙面超人打怪兽。

我歪了下脑袋,说:“好吧。”心里仍乐滋滋的,至少他刚刚没有抗拒,也算是成功了一半。

咏升看着我,很认真地对我说:“最近我常常想,这两年多来我们都变了很多,或者,我们能再试一试。但是,还需要点时间,给我点时间去处理些事情,你等不等我?”

我沉浸在得偿所愿的幸福感之中,心想两年多我都熬过来了,再等多一会儿,有何所谓?

“我等!”

2006年9月,带着与咏升复合的期待,以及对大学生活的恐惧,我的生活重新开始了。

第一章:我们算是复合了吗?

1.1

离开生活了19年的家乡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无论对我还是对我爸妈而言都一样。只恨那“只管好好学习、别的爸妈处理”的培养政策,现在我成了既生活白痴又考不上重本的孩子。新生报到的前几天,我只好在爸爸妈妈的亲自护送下,一同坐上通往广州的长途大巴。

其实我是倍感尴尬的。当然,和我同在一部车上的新生里面,有父母一方陪同的大有人在,但双亲一同前往的似乎寥寥无几。然而比起那伶仃的尴尬,对独立生活的恐惧更是紧紧地把我包围,像我这样的生活白痴真的能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活下去吗?

车窗外是熟悉的市民广场,我以前从没发现这地方有个长途客车的停车场。随着大巴的开动,道路两侧的凤凰木开始往后退,脑里一闪而过令我哭笑不得的加速度公式,随后很快的,又被一阵伤感所掩盖。窗外熟悉的建筑与街道往身后迅速消失,记忆中那些好的不好的场景却一点一点在眼前出现。

十五岁的最后一个月,我认识了殷咏升,他是我同校的师兄,也是我现实生活中接触的第一个同类人。乍看之下,他矮矮的,瘦瘦的,像只可爱的企鹅。然而眼镜下那对左右各异的眼睛,却似乎藏着无法估量的坚韧与哀愁。我对他并不了解,长相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不知不觉地,开始跟着他的脚步走,一点一点地,把心思全部倾注在他身上。

下课的时候,我经常在走廊上静静地看着楼下的他,他的生活很热闹,但是我感觉到了他的寂寞。他很爱他的前男友许诺,即使他倔强地不愿承认,但是从只言片语之间,从眼角眉梢之间,我感觉到了那份深沉的爱。在他身上,我第一次看到圈中人的孤独与无奈,以及对爱情的执着。我被影响着,感动着,也嫉妒着。看着他痛苦迷茫,我感到很难过。于是,在他说“要不要交往试试”的那一天,我暗暗下定了决心,要帮他走出阴霾,给他许诺给不了他的一切。

那是2003年的秋天,我高一,他高三。

我就这样痴痴地出了神,直到亲爱的妈妈把头埋在塑胶袋里一阵呕吐,我才回过神来。妈,你之前还说担心我坐长途车会晕车来着,自己却先顶不住了。我笨拙地拍打她的背,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反效果,接着又把MP3耳机往她耳里塞,企图用pop music让她分分神,却见她呕得更欢。被惯坏的孩子在这种时候总是一点用的没有,但是妈妈却一点也没有怪责的意思,想来是因为这19年来我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尝试尽自己的孝道,就算结果再狼狈她也感到欣慰。一番折腾之后,妈摘下了耳机闭目养神,爸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问我冷不冷热不热晕不晕的,被我嗯嗯噢噢还好还好不会不会的敷衍了几句,最后也昏昏睡去。我往窗外看去,车已经开上了陌生的公路,眼之所及一片荒凉。

查看更多学生同志GAY学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