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我所能在你身边(和大学室友的故事)

2018-08-21 作者:映小楼 阅读:

(二十)不一样的感觉

人群渐渐散开,街上显得冷清多了,但霓虹灯依旧不眠不休的闪烁。 我们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发现今天晚上住哪里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翻墙回学校?”小垚抬起头来问我。我觉得回去太麻烦了就没有同意,那时候的滴滴还没有普及,半夜也不容易叫到出租。我们也不想去网吧。看着小垚有点倦意的脸,我提议去万达旁边的汉庭住一晚。 他点了点头,跟上了我的脚步。

我们给前台小妹身份证的时候,她不住地上下打量我们,笑了笑问:“大床房还是标间。”

我其实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身边小垚的神色不太自然。我也大概懂了两三分,回答“标间吧。”

我们在房间里因为刚刚的事有点尴尬,就没有说话。各自刷着手机,手机里不少的祝福短信,我找了一下,果然没有小雯的,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有点膈应,我编辑了一条元旦快乐准备发过去,又觉得不妥。想了想还是删了。

老大和老四聊天,“他们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趁我们不在去哪逍遥啦。”

我在群里和他们随便贫了几句,告诉他们 我们今天出来玩了。我一边笑一边和老大说:“放心,我不会把老三卖了的”。坐在旁边床上的小垚转过头看我,笑地很开心,看来他也看到了群里的消息。

“你先去洗澡,一会我再洗。都快一点多了。早点睡吧。”

他打了个哈欠走进浴室,听见浴室里和哗哗的水声,我有点恍惚,我和这个男生才认识三个多月,我怎么觉得和他已经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事了啊。那天安余在图书馆问我觉得小垚怎么样,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以后,安余让我不要再纠结,所以我才和小垚说出了我的心声。还得好好谢谢老四,我们才能继续没有隔阂的相处。

小垚洗好了在镜子旁吹着头发,他穿着浅黄色的棉毛衫和棉毛裤。像一个小学生,可爱死了。他不解的问我:“你笑什么啊?”

“衣服很萌。”我毫不掩饰地调戏。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比较怕冷”,他二话不说又开始呛我“再说了别看不起穿棉毛裤的人啊,你看看你,万一以后得风湿咋办。”

我不满:“刘垚你平时和别人不怎么说话,为什么在我面前跟中文系的差不多啊,滔滔不绝的。”

他好像被我戳穿了一样窘迫:“还不是因为你怼我。”我一乐,跑到他面前挠他的腰:“我什么时候怼过我媳妇啊。”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以前可以开开玩笑,现在这玩笑有点不合时宜。

“叶子,你说的对我不是一般的那种喜欢,那是哪种喜欢啊”

他盯着我看,小声地问我。我和他的脸靠的很近,他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慌乱的时候,他突然凑过来,我心里本能地想避开,但是身体却没有听我的使唤,他的嘴唇就这样缓慢但却无比坚决地贴上了我的嘴唇。

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温润又刺激,清冽又炙热,很矛盾的一些感觉却不突兀的共存,他刚洗完澡,我的鼻子里充溢着他发梢洗发水的清香。

其实只有几秒钟,但是感觉脑子里已经思索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事。

我轻轻推开他,笑地有点不自然:“我们下午吃的麻辣盛宴,我没刷牙。你一会儿再去清理一下吧。”

他的脸突然红了,小声地嗯了一声,和刚刚那个主动的小垚简直判若两人。

我一边洗澡一边不爽,妈的,我见过这么多大世面,却被一个臭小子耍得团团转。其实我并不讨厌刚刚亲吻的那种感觉,但总觉得有一点点排斥。 浴室里氤氲着浓浓的雾气,我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心里想,林叶啊林叶,你好像要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了。

(二十一)对象

我洗完澡出来,看见他坐在床上盯着我看,脸红红的,看来刚刚那股劲儿没有缓过来,我也很不知所措,但彼此之间很有默契地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关上灯让他早点睡,他却一股脑地爬到我床上来,也没问我愿不愿意,直接往我被窝里钻。我有点无语:“你不是有床吗?”他理直气壮地回答:“两个人睡觉暖和。”我看着他那毫不心虚的流氓样子,心里突然就觉得很舒坦。 “受不了你。”我嘴上这么说,但却给他腾了好大一块位置。

我和小垚躺在一起,他的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有点像木头的香味,但好像又带点樟脑丸的味道,很难描述,但是很好闻,他宿舍的床上和他的衣服上也是这个味道,我怎么闻也闻不够。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他睡得很乖巧,整个人蜷在我身边,手搭在我的胸前。我想起来他第一次和我睡一张床的时候手还不老实地抓了我jj好久,那件事让我们尴尬了很长时间,现在想想也没啥。 想到这,我注意到他的裤衩里涨涨的一团,嘿嘿,他这臭小子居然晨勃了。我玩心大起,用力抓了一把,他立马惊醒,两只眼睛看着我,有点发懵:“咋啦?”

我憋住笑,手又撸了一下,问他:“小伙子昨晚上做啥春梦了。”

他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快要冲出裤衩的小兄弟,立马拉过被子盖住,像个被侵犯的小媳妇:“快十二点了,别瞎闹了,早点退房回学校吧。”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很快,一月下旬我们的各种考试就结束了,寒假也开始了,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 我终于看到了小垚的父母,因为开学他们并没有陪小垚来,所以我一直没有见到过他家里人。以前和他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他老爸开个食品加工厂,条件还不错,他们两个人看起来也很有教养,我很友好地向他们问好:“叔叔阿姨好。”

出乎我所料的他们居然知道我名字,他妈妈笑着说:“你叫林叶吧,我们家刘垚经常提起你,他说你人很好。以后两个人互相关照啊。”

一段话说得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但我心里很开心,忍不住小声问他:“你夸我什么啦。”

小垚面不改色心不跳:“别听我妈瞎说。”

我:“承认会死吗?……”

等我送走了小垚一家,心里空落落的,想到两个月见不到他,心里总觉得有点难受,看来我也离不开他啊。安余看了我一眼,收拾自己的行李跟我说: “无锡也不远。”

我听懂了安余话里的意思,但我装作没听懂:“对啊,无锡离这里是不远,他们很快就能到家。 ”安余笑笑,对我的装傻充愣不予置评。老大他也装模作样地收拾了一个箱子和我们道别:“兄弟们来年再见啦。”

“再见。”

我坐在车上回南京,我爸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问我问题:“一个学期过去了,感觉咋样。”“还好吧。”“谈女朋友了吗?”我兀自笑了下,回答说:“没。”

脑子里浮现出了小垚的脸,看见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我突然做了个决定。

“妈,我想去无锡玩几天。”

我妈不怀好意地说:“还说没有对象。我听到风声说你高中谈了个女朋友在无锡上学。去就去吧,不拦你。”

我苦笑了一下,对象是没错,不过不是女朋友罢了。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