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我所能在你身边(和大学室友的故事)

2018-08-21 作者:映小楼 阅读:

我立马回答:“他哪里内向?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垚闷骚…”话音未落,觉得胸口一痛,我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甩出去,看着旁边装作没事人的小垚,忍不住骂:“擦,刘垚你别突然抓我啊……疼死了”

“叮—————”QQ上突然来了条消息。屏幕上方推送了一秒收回了。但是足够让我和小垚看清楚了。

“雯:‘那你到了联系我吧。’ ”

小垚问我:“你女朋友?”“恩,下周周末我去无锡看她。”

我们简单交流了几句就继续开始看火影。没有注意到老大和老四的猥琐的笑容。老大笑着说:“去的时候多吃点腰子补补…”

我:“别闹。”

小垚该死的补刀:“老大怕你不行。”旁边的老四笑得不行。我笑骂了几句,其实并没有放心上。但是那时候还是处男的我确实有点荷尔蒙过剩,裤子里的小兄弟开始慢慢地抬头…我不自觉地想拿手去遮挡。但这一切没有逃过小垚的眼睛,他笑的很贼,但没有大声叫喊让其他人知道。我觉得特别尴尬,但想到这是正常的反应,就理直气壮地瞪了他一眼。他看见我瞪他,楞了一下,立马大叫:“叶子硬了…”

我看见老大和老四从床上爬了下来,心里觉得大事不妙,刚想夺门而出,却被小垚死死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他们三个七手八脚把我按住,就开始脱我衣服。双拳难敌四手,我嘴里一直在骂,夏天在宿舍本来穿的就少,他们脱完我T恤,开始脱我丨内丨裤的时候我真慌了,嘴里开始求饶:“大哥们,我错了。”

老大一脸**:“你叫爷爷也没有用。”

等最后一条防线被攻破的时候,我臊地要死,虽然在澡堂天天坦诚相见,但现在我一个大老爷们被压在床上扒了裤子,觉得很不好意思,小垚看准了,直接弹了我的两下JJ,我立马疼的不行。

小垚做了缺德事,还想加码:“上午才给教官开了飞机。现在就轮到你了。”

他和老大一人分开我一只脚把我床边的栏杆上撞了两三下,我有苦说不出。老四安余还是心疼我的:“好了好了,差不多了。”他们也知道分寸,只是做做样子,其实我也没有多疼,听见安余的话就把我放开了。

老大笑着调侃我:“叶子根本就没有硬,老三你说谎。”

我捡起自己的裤子,一边穿一边骂:“他妈的吓都让你们吓软了。”

“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三个居然还有脸笑,我心里骂了不知道多少句。过了一会,小垚小心翼翼凑过来:“疼吗?”

我没好气:“你说呢?”小垚眼睛不敢看我:“别生气了,晚饭我请。”

我看他这样子,立马心软:“我要吃6食堂的干锅排骨。”

6食堂是D大最贵的食堂,也是口味最好的食堂。

“你是猪吗?”小垚咬牙问。但是知道我没有生气,他嘴角藏不住的笑意.

“你才是猪。”

半个小时后。我们四个在6食堂饱餐了一顿。当然是他们三个付的钱。到今天,提到干锅排骨这个梗,他们总会相视一笑,而我却咬牙切齿。

(十一)平淡日子里的刺

星期六,我和小雯面对面坐在江南大学旁边的一个肯德基里,她兴高采烈地和我分享着她不平淡的大学生活:她好不容易进了学生会,她参加了英语演讲比赛获得了第二名,他们的微积分老头给她们布置了好多好多的作业……

相比起来我的大学生活就很枯燥,我不时的点头附和。小雯不满:“诶我说,你今天怎么不说话,你们学校有什么好玩的说给我听听呗。”

我仔细思索,除了认识了一群舍友以外,不思进取的我确实没什么好吹嘘的。

“光顾着打游戏了,大学没什么意思。”我回答。

小雯语气里有点鄙夷:“一个暑假还没打够啊,话说你赶紧用心学习,争取考个研。”她一直对我打游戏很有意见,所以一听到打游戏就跟我妈似的絮絮叨叨。

“再说吧。”我看向窗外熙攘的车流,顿时对未来有些迷茫了。她也没有说什么,一直刷着手机。

天色暗地很快,小雯问我:“你今天回去吗?”

我立即浑身不自在,说:“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她一愣,脸色不太自然:“我今天晚上学校有事,我送你去车站吧。”

“不用了,你忙吧。”

本来我来见她的时候,钱包里是放了一个TT的,出发的时候我确实想迈出人生的重要一步。后来聊着聊着并没有聊得很开心,我也没有多少兴致,可能她也不愿意。

这周末本打算在无锡呆上两天,所以我骗家里说学校有事,我想了想并没有回南京,直接买了回D城的高铁票。

坐在高铁上的时候我心里有点恍惚,也有点坦然,可能我那时候就隐约感觉到这个优秀的女孩子终究不属于我的吧。

我以后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会变得疏远?大概是她越来越漂亮,她的圈子越来越多,她过得越来越璀璨。每次打电话的话题越来越少。后来彼此发现三观不和,永远不是一类人吧。

回到宿舍,发现宿舍空空荡荡,灯都没开,他们都回家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太好,澡都没洗直接爬上了床。本来想打个电话给小起,但觉得老是和他吐苦水也不好,况且他在北京也很忙。

我在宿舍群里发了个消息:“我到学校了。”

他们都很诧异,因为知道我是去无锡见女友了,群里滴滴响个不停。我也没看,直接把手机扔在一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人喊醒。看见老大站在我床边。

我有点不解:“你怎么来了?”

他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我,骂道:“你还问我?,你在群里发了一条没头没尾的消息就没什么声音了。当时我也没看手机,后来老三给我打电话叫我来看看你还活着没。刚好我家也不远,就来陪陪你。”

他扔给我一罐青岛,我刺啦一声拉开拉环,咕咚咕咚就见了底

他也没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也喝了一罐。当时真心觉得有这样一群兄弟,我还是很幸福的,过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老大的家其实不算近,公交车要四十多分钟。

过了好久,他说:“女人没什么的,想开点。”

我在喉咙里嗯了一声,就睡过去了,连声谢谢都没和老大说。

(十二)同床共枕

小垚回来也没问我什么,只是以后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我女朋友的事,大学生活就这么平淡又操蛋地继续下去。

不知不觉,天气越来越冷。还好我们都是江苏人,已经习惯了江南善变的天气。但是我们每天要冒着初秋的小雨,跨越大半个校园去我们专用的教室上课。而且整个计算机班就十几个人,妹子只有3个。这让我们班上的男生很是伤心。

上专业课时,教室里都显得空空荡荡,安余不动声色的坐在第一排当他的学霸,我和小垚就只是坐在中间玩玩手机,偶尔听听课。至于老大,他经常翘课,来了也是睡觉,我们三个很佩服他这种不怕死的作风。至于作业和实验报告什么的,安余做好后很慷慨的让我们抄,所以我们觉得有个学霸在我们宿舍真是幸运。

所以11月底的期中考试,我们宿舍并没有人不及格。

我曾经提过小垚是个曼联球迷,刚好12月初在D城,曼联的球迷协会有个长跑活动,他就去参加了。回来的时候魂不守舍,跟我们说他对一个女生一见钟情。

我们三个审问他:“要QQ了吗。”

“加了微信。”

我有点不怀好意地问他:“到哪一步了?”

“……只是聊聊啦。”

我心里有种 家里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的欣喜感:“行啊小子,快趁热打铁。”说完这句,我觉得心里有点不太好受,一是因为我的女朋友已经和我貌合神离,还有最重要的,我担心小垚有了女朋友,会影响我们之间亲密的关系,没时间整天陪我闹了。

过了两天,小垚在我和老大的强烈要求下表白了。他第二天顶了一个厚厚的黑眼圈,苦笑着跟我说他被那个女球迷果断地拒绝了。我不怎么习惯安慰人,有点楞。他看着我:“你能抱我一下吗。”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抱住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他小小的身躯在我怀里有点发抖。我心里有点高兴,觉得他没有女朋友,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和我在一起的吧。

我顿时觉得自己很垃圾,为什么有这样的自私的想法,这种感觉…这种占有欲的感觉在男生身上第一次出现。我心里有点慌,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但立马被自己否决了。

我脑子里一团浆糊。没有注意我们已经拥抱了好久。

安余和老大没多久也知道了这事,只是劝了小垚几句。

这件事对安余的影响很大,几天不在状态,饭也吃的很少,甚至在看球的时候都会发呆。我心里就不乐意了,人家失恋也没这样啊,况且你还没成啊。

我忍不住了,熄灯以后,我直接从上铺下来,翻身到了他的床上,他一惊:“操,你干嘛?”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往里面去去。”他看了我一眼,往里面移了移,终究没有说什么。

我问他:“还伤心呢?”

“……”

“别伤心了,其实她是好女孩,直接拒绝了你,长痛不如短痛。”

我一想起我的‘长痛’,叹了口气。我自己都管不了我自己的感情,现在居然在劝别人,但是我只能继续劝:“你才认识她几天啊,万一在一起后发现你不喜欢她也是正常的。”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表情。过了好久,我以为他睡着了,他突然说:“二哥,我真的很喜欢她。”

得!这么深情,看来我是白费力气了,我拍了拍他的背,准备上床睡觉。他突然转过身拉住了我。虽然夜里很黑,我分明看见了他眼里的湿润光芒。他说:“别上去了,今天陪我睡行吗?”

“……”我没有回答,直接躺了下来,和小垚面对面。

更正!

这件事对 小垚 的影响很大,几天不在状态,饭也吃的很少,甚至在看球的时候都会发呆。

是小垚小垚!最近考试脑子糊涂了!

(十三)身体接触

我们都只穿了条裤衩,两个年轻的肉体紧紧地靠在一起,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我觉得有点尴尬,直接转过身,给他一个我的背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我背后的呼吸变得沉重又平稳。他应该睡着了吧,我转过身,看着他睡熟的样子,心里又想起了我们拥抱的那个时候我脑子里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我可能是喜欢他了,我可能是同性恋。”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把眼睛睁开,在被窝里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们两个人也没有说话,任由他用手指轻轻地挠我的手心。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抽出手,放在我的腹部,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的手还是有点冷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立马把手划入我的丨内丨裤。一下子就把我的JJ抓在手里。我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我看向他,他正直勾勾的盯着我,毫不躲闪。他眼神里有种我根本无法描述的情绪。

我告诉这是青春期男生之间的玩闹罢了,就跟高中在厕所里比大小那么自然。可是我内心深处知道这不一样,这气氛太严肃了,严肃地让人觉得很诡谲。他手依然没有放开,而且好像在等我反应似的一直盯着我看。但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脑子早就死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下面有点充血,我立马回过神,用力把他拉开,转过身装睡。

是不是不太好,也许小垚跟我开玩笑呢。那天晚上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晚上了…我胡思乱想,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他已经去厕所洗漱了。我兀自穿好衣服,抬头一看。他已经不见踪影,我有点奇怪,只好背起包下楼,去教室。一出门就看见他在楼梯口等我,我心里一喜,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我们两个没有像以前一样打打闹闹,并排走到教室却没有说一句话。

他也没有坐我旁边,去和安余坐在了教室的最前排。

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呢,小垚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沉默寡言。老大找他搭话他也只是像个木偶一样问一句答一句。老大只当他是失恋伤心,并没有发现我们之间微妙的变化。我自然是没有主动和他说话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老二,你发什么呆啊。”老大一脸疑惑,“你和老三怎么都好像丢了魂似的。”

我偷瞄了一眼小垚,正好撞上他那躲闪的眼神。我赶紧解释:“我没有啊,只是心情有点不太好罢了。”老大不依不饶想活跃气氛:“今天我可是看到你在老三床上起来的哟,你们昨天晚上居然睡一起了。有没有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哈哈!”

本来是一句很正常的玩笑话,但是我心里一凉,立马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

很会察言观色的安余立马解围:“老大,他们心情都不好,我们就别调侃他们了。”

我给安余一个微笑,安余对我点了点头。

我那时候还没有理解 旁观者清 这个词。安余他不只是个学霸,他还很聪明,心思细腻到让人觉得他不像是一个男生。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