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我所能在你身边(和大学室友的故事)

2018-08-21 作者:映小楼 阅读:

(七)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

第二天就开始军训了,其实因为高中时候就军训过,所以动作对我们来说不算复杂,而且教官人都不错,并没有为难我们。老大老四因为身高的原因站在方列的后面,我和小垚站在男生的第一排。有时候还能趁教官不注意聊会儿天。

我瞥了一眼我左手的手表:“怎么才过半个小时,好热啊。”

小垚问我上午大概什么时候结束。我回答:“好像11点半,现在才九点半。”“卧槽。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我安慰他:“没事,过会儿肯定要休息的。”

“你们两个!讲什么话!”教官走到我们面前训斥我们,“是不是精力很旺盛?你们信不信让你们在站半小时军姿?!”

我们立马收起笑容开始装怂……教官一走,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忍不住的上扬。觉得彼此真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教官不久终于发出了指令:“休息。”

我和小垚盘腿坐在地上开始喝水,汗水一直不住的流,老大凑过来开始嘲笑我们:“你们两个居然被教官骂了。”

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不服啊…”

老大吃瘪,装模作样的踹了我一脚,笑着跑开。

剩下的训练时间我和小垚也不敢再次惹是生非,因为枯燥的训练,时间过得很慢,在我无数次偷看手表以后,终于到了中午。我们四个赶紧奔向食堂。食堂里全是穿着绿色迷彩服的新生,饭菜的味道和汗味混在一起,让我们感觉有点油腻。我们也没有挑吃什么,找了个人最少的队伍开始排队。买到了饭以后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我看着小垚没怎么动筷子,问他:“怎么了没胃口?”他用帽子扇着风:“太他妈热了,不想吃。”老四劝他:“你还是吃点吧,下午还有训练呢。”

小垚勉为其难的扒拉了几口饭,就再也吃不下东西。老大有点担心:“老三不会是中暑了吧?”小垚说:“我一会儿回宿舍躺会儿就好了。”

我们四个吃完以后一起回了宿舍,小垚立马躺上床准备开始休息,我拿出了一个薄荷糖给他,他接过放入嘴中就眯着眼开始打盹。学校还是很人性化的,3点下午的军训才开始,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睡个午觉。

“叶子..”

我刚醒就看见小垚的脸,因为我是他上铺,所以他一站起来正好和我面对面。

我很疑惑:“咋啦?”

他笑了笑:“我…有点饿…你有东西吃吗,我只有泡面,可是没热水…”

“……”我心里万马奔腾,这小子好得真快。

我翻身爬下床,翻柜子,给他扔了几包肉松饼和牛肉干。他立马撕开包装往嘴里扔。他笑着说:“以后要经常锻炼身体。暑假天天在家躺着,今天才训了几个小时就累得不行。”我看着他一分钟不到已经干掉了两个肉松饼,:“你慢点吃…”

下午的军训比较轻松,教官在休息的时候有些报复性的让我和小垚两个人随便表演个节目,安余和王磊都在后面起哄,我心里真心觉得他们有点坑我们。

我和小垚也没有扭捏,商量了下,合唱了首五月天的《倔强》。这首歌当时很火,我们的合唱也获得了大家的掌声。小垚唱歌真的不错,是那种清澈的男中音,我在唱的时候都有点恍惚。

现在想起来真是命中注定一般,这首歌仿佛预视了我们的未来,大家都知道《倔强》的第一句歌词: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

里面还有一句更出名的,只不过我当时只以为是一句励志的话,现在想想我当时还能很年轻,不知道那句话里炙热的情感和绝望的嘶吼,那句话是:“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八)就是那根香烟,点燃了我们的故事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经过一周煎熬的军训,转眼快到了周五。小垚洗完澡盘腿坐在床上,一边撸着他那湿淋淋的头发,一边跟我们说:“明天晚上我想去网吧包夜…”

老大玩手机,头也不抬:“好啊,开黑不,带我一个!”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讪讪地笑“啊对了不行,我想起来明早我要回家,老爸带我去喝喜酒…”

我们三个感叹:“还是本地人方便啊……说回家就回家..”

不出意料老四拒绝了小垚的提议:“我就不去了,我不喜欢玩游戏…而且…”

我疑惑:“而且什么?”

老四笑着说:“而且我没满18岁…”

“……”我们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本来打算去无锡看看小雯,但是才刚开学也没啥必要,其实我那时候心里还是更想和小垚在一起的,想了想跟小垚说:“我陪你去吧,反正我没事,你玩啥游戏啊?”

“我只是想在那边看英超。没事玩玩跑跑卡丁车和DNF。”

我点点头,反正我在那边玩lol不会觉得无聊,但我突然想起什么,问安余:“我们3个都不在宿舍,你晚上一个人不会无聊吗?”

老四挺善解人意的:“你们去吧,我早点睡觉就行,早上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早饭。”

我们第二天晚上找了学校附近的一个网吧,那个网吧有年代了,电线裸露在外边,老式的空调仿佛担心别人不知道它还能工作似的鬼哭狼嚎。大厅里面全是尼古丁和泡面的气味。我和小垚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笑。包间已经没啥位置了,我们只能将就的在大厅找了两个位子。

他开始看比赛的时候我就在召唤师峡谷里厮杀,等下局开始的时候我就逗他:“这是什么队啊?”

他专心致志看着屏幕:“曼联。”

“我知道!贝克汉姆!”

他像看一个智障一样看着我:“他妈都退役几百年了。”

我干笑几声又去玩我的游戏了。过了十几分钟,他突然骂了一句:“操他妈,这球都防不住。”声音大到我带着耳机都能听见。等他看完已经快凌晨1点。我头有点晕,让他挂着机子陪我去外面吹吹风。走过前台的时候我要了一包红南京。小垚看见微微皱了下眉头:“你还抽烟啊?”

我急忙掩饰,话语间都有点结巴:”不不不,只是偶尔抽,几个月抽不了一包。”鬼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心慌。

我抽出一根却尴尬地发现没有打火机,他默默地回前台帮我买了一个,扔给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吸了几口却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小垚笑出了声:”不会抽还买。”本来挺丢脸的一件事 但我却没有反驳他,心里却直乐。

我逗他:“你要吗?”

本以为他会拒绝,他犹豫了下:“我试试。”我刚想掏出烟盒,他却自然地接过我手里的那半截香烟。笨拙地吸了几口,我看见他手里明灭的烟头,觉得我是把一个孩子带上了不归路。

我有点愧疚:“以后别抽,如果上瘾了对身体不好。”

他抬起头看我:“那你以后也别抽了。”

我突然清醒,蓦然想起小雯高中时对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她也这么劝过我。小垚可能也觉得这样的对话出现在两个男生之间有点奇怪。他扯开话题:“下一场比赛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他扔掉并没有抽完的那截香烟,在夏夜划出了一条暗暗的红线。

我回答:“好。”

我其实是回答的他的前一句话。

—————————那你以后别抽了。

—————————好。

从那以后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抽过香烟。

回到网吧里,他也没心思看其他队伍的比赛,我打完一局游戏往旁边看了一眼,他头一歪,正靠在椅背上打盹。我想看看他有没有睡着,拍了拍他。却发现他的胳膊冰凉冰凉,也难怪,到了半夜网吧里的人少了一大半,可是空调的温度依旧打得很低。想了想,我从背包里抽出一件运动外套,刚想叫他起来穿上。但是最后只是把它盖在他身上。

可能是我太笨手笨脚了把他闹醒,他半眯着眼睛看我:“.……怎么啦?”,马上意识到自己盖着我的衣服,笑了笑:“谢谢。”说完又闭上了眼睛。可能他是太困了吧,我也没多想。

我仔细端详着熟睡的他的脸,他的侧脸还是很耐看的,发现他的睫毛好长好翘啊..鼻子还挺。要不是他身高不高,性格内向,早就不知道泡了多少个妹子了吧。以后看看能不能给他介绍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马上否决了这个提议。不行,不行…怎么能给他介绍女朋友呢,他一定会怪我吧……我赶紧又摇了摇头,可能是游戏打昏了头,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因为自己也不困,所以又开了几把游戏,lol一局排位赛四十多分钟,打完三四局发现天已经微微亮了,看看了电脑上的时间,已经6点多。

“小垚醒醒,我们回去了。”

“…嗯好。”他坐直身子,揉揉眼睛后把衣服还给我,“不好意思没有陪你玩,一睡睡了这么久。你一定很无聊吧。”

我连忙否认:“没有没有。”

我们从路边买了小馄饨和小笼包准备往宿舍赶,他一边喝着一杯豆浆一边刷着昨天晚上的足球讨论帖。我其实脑子里还在想刚刚那件事,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说完还画蛇添足地补充一句:“成了请我吃饭。”

他脚步明显慢了下来。抬起头来看我:“…暂时还不用啦哈哈,谢谢二哥。”

“哦。”我若有所思,他是从来不叫我二哥的。他一直叶子叶子的叫我,就像我一直小垚小垚的叫他一样。

回到宿舍的路上,我们上楼时正好遇见了舍管大妈。我们两对视了一眼,心里慌得不行。她一脸疑惑地问我们:“大一的孩子这么早就起来吃早饭啊?”我们两立刻会意:“嗯嗯,阿姨你要不要吃根油条?”

阿姨可能被我们的热情吓到了:“不用了,你们吃完垃圾不要乱扔啊。”

“好。”我们立马飞奔上楼,怕被她发现夜不归宿。

小垚和老四吃的是小馄饨,我吃的小笼包。可是他们发现小馄饨的口味太咸了。

我有点疑惑:“很咸吗?给我吃一个。”我拿着筷子凑过去。小垚用自己的勺子舀了一个抬起了手。我也没有思考,弯下腰吸了一口。

卧槽!烫烫烫烫!我又不能叫喊,只能张着嘴……就差没有流眼泪了。还好过了一会儿就咽下去了。

他充满歉意地说:“我吃的是馄饨没觉得烫..可能你喝了口热汤。我杯子有凉水你快喝口。”我结果他的杯子喝了一口凉水觉得舌头还是麻麻地。我刚想吐槽,一直默默吃东西的老四笑了:“你们关系好的像两口子似的,才认识几天呢,吃饭喝水就不分你我了?”

我们对视了一下都乐了。我完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对啊,他是我媳妇儿……”

小垚脸涨得通红:“你麻痹!”

老四继续吃了一口馄饨:“我有点怀疑你们是不是昨天晚上去了网吧。”

我们:“……”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