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我所能在你身边(和大学室友的故事)

2018-08-21 作者:映小楼 阅读:

我尽我所能在你身边(和大学室友的故事)

(一) 不好的分数 最好的你

2012年的夏天不是一般的严热, 忐忑了近一个月后我知道了我的高考成绩 319 AC。那年的二本分数线是 312分 。其实是考砸了的,虽然在南京的一所一般的高中里面混了三年,但模拟每次都一本线上下的我其实并不怎么能接受。更不能接受的是我妈。她表情夸张的让我复读。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呼天抢地。我爸也在旁边附和。

"不可能"我用我一个快翻到天灵盖的白眼告诉了我妈我的决定。

"卧槽,这你不复读?"我和高中死党小起各抱着一杯奶茶在万达的大玩家里看别人开摩托。他看了我一眼“什么学校要你这傻逼分数。”

虽然知道他说话就这样,但我还是呛了他一句“你说全江苏考不上二本的人多了去了,我满足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回应他在还是在安慰自己。

"小雯呢?"他低头在玩手机,没来由问了我这么一句。

“这啥游戏啊,挺不错的。"我问。

“节奏大师,你看tara这首day by day 我拿了SSS。”

其实我是故意扯开话题,小雯是我谈了二年的小女友,她轻轻松松考了360,分数出来的那天傍晚,通电话时,她安慰了我了几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叹了口气, 有点心虚的问她:“志愿呢?准备填哪里。”

“不知道,听家里。我想学外语……”

“挺不错的。”

又扯了几句,我平静的挂了电话,心里却翻江倒海。可能我和她的缘份还差那么一点,我内心第一次后悔考这么差。也是第一次考虑自已要不要复读一年去追随她的脚步。

江苏的考生都知道那个选修C帮我过滤了大部分二本学校,我把一本厚厚的专业书翻来覆去的看,大笔一挥,省内的接受BC的学校就十几所。人家几百个学校里纠结,我立马心里就自我安慰式的得瑟。

我妈劝了我几次复读也放弃了,她这几天也在网上找资料,问身边的朋友亲戚。

“要不去D大的中外合作学院吧?他们收BC。”她戴起老花镜翻着那本志愿书,“D城就在南京旁边,你爸开车也快。”

“妈,为什么不劝我复读了。”

“好好的儿子不能读傻了。万一你明年考远了,我们...”

我看着我妈脸上的皱纹,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个月后,我上网查到了D大的计算机系把我收了,那天晚上,我和小起在路边吃烧烤,喝了二十多瓶青岛。他脸红扑扑的:“你说说,时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兄弟,以后我们见的就少啦!”我拍拍他的肩:“没事,我会去北京找你玩的。”

现在的我想想,如果我没有去D大,我也不能和他遇见,也许我会有完全不同的路,但是生命里最美好的事情从来都是阴差阳错的。

(二)你好,你叫什么啊。

知道我被录取了以后,心里空空落落的。我们学校开学得很晚,一般学校9月初就开学了,我们要等到十一以后。贴吧里的新生欢呼雀跃可以晚点军训。可我并不那么开心。好像大学生活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来了..

送走了小起以后自己像是一个僵尸一样,每天晚上玩LOL玩到半夜。一般睡到下午两点才起来去楼下吃碗面,空调吹的我头晕晕乎乎的。用我妈的话来说在这么下去迟早会瘫痪在床上。虽然她知道我录取后态度明显和缓了许多,但偶尔也会嫌弃我在家里不出门。“妈,他们都开学了。没人陪我玩啊。”

通过贴吧进了D大中外合作院的QQ新生群,发现我们计算机系进群的就2个人,点开头像发现这人几乎不玩空间,空间全是Q宠大乐斗的推送,或是转一些无聊的笑话。头像是个足球明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从里到外的直男。

想了想给用QQ他发了一消息“在不?”

“在的。”

秒回的信息让我顿时心生好感:“我也是计算机的。”

“哈哈。”...哈哈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有点奇怪,是不是对计算机有兴趣的说话都这么奇怪?

“我叫林叶,叫我叶子就好。”

“刘垚。”

这个名字让我暗暗皱了皱眉,卧槽三个土...“兄弟怎么读啊……”

“摇晃的摇的读音。”他在这句还加了一个龇牙的表情,仿佛已经司空见惯别人不会读他的名字。让我惊讶的是他第一次给我发了超过两个字的内容...我受宠若惊。立马趁他想聊天的时候多和他说说话。

“哪里人啊?我南京的。”

“无锡。”...我心里波澜不惊。可能是个不爱聊天的人。

刘垚...我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会长成什么样子呢?手机突然抖了抖,我看了眼屏幕,楞了下接了电话:“喂?”

半小时后,我仿佛做贼似的来到的小雯她家小区门口。最近一直在躲着她,因为我觉得我可能有点配不上她。我很熟悉这片地带,以前经常偷偷送她回家。不一会她出来了,穿着一条我从没见过的裙子,甚至化了淡妆。让我觉得有些陌生。“你怎么不过来?”她一笑,似乎又是我爱了两年的那个小雯。

“你知道我考上了江南大学么?”

“恩。”

“我们大学离得很近啊,你在D市,我在无锡。还有你最近怎么不找我。”她语气里有浅浅的责备,但是却大大方方抓过我的手臂。我一惊,这两年高中的地下恋爱让我有了后遗症。她感受到了我的僵硬,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好看的眉眼, 轻轻侧下身吻了下她的额头。心里想,我们一定会有很好的将来。

(三)我睡你下铺吧

“所以你们又在一起啦?”小起在电话里听完,有点鄙夷的吐槽。我纠正他:“是压根没分开好不好。”

“你们这一个月就没有做点什么?”他在那头压低声音,语气里全是不怀好意:“都大学了,快点把生米煮成熟饭啊。”

“滚你丫的。我家里都还不知道这事。万一被我妈知道我谈了两年恋爱不得扒了我的皮啊。”我的脸一下子有点发烫。

“哟,你没来北京都说京片儿了啊。”他在那头啧啧称奇。“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男,是不是那话儿不行啊。”我能想象他那猥琐的表情,有点气急败坏。对付这种人,我只能比他更不要脸:“你在床上的时候不是说我技术好的不行爽死了么。”

“.....草泥马.”他默默挂了电话,我笑倒在床上,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今天下午我爸妈送我去学校报道,我看见我妈把三个满满的大箱子塞进我爸的suv 的时候心里很是复杂。但也不好说什么。高速很快,而且D大就在高速路的出口。不一会就到了。

学校不大,广场上是各个学院迎新的帐篷。我很快找到了国际学院的帐篷,那边的志愿者就过来帮我我用身份证进行注册。拿到了宿舍的钥匙就直接和父母拖着大包小包去找宿舍楼。

“6楼607。”舍管大妈问了我的名字给我指了路,他妈是顶楼!我心里顿时很难受,从贴吧听说知道了我们学校的空调需要过了四级以后才能和舍友集资购买,现在又知道天天爬上爬下的我心情一落千丈。

进了宿舍发现我是第一个到的,父母帮我理了理床铺和桌子就离开了,反正离的近,也不会舍不得啥的,宿舍是四人间,右手边是四个并排的桌子,左手边是两个上下铺。中间留了个1米的过道,因为高中一直睡下铺,为了新鲜我挑了靠阳台的上铺。

“林叶?”一个低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一回头看见一个瘦小的男生一个人拎着两个大箱子。我只和一个大学同学聊过天,他肯定是...

“小垚?”我一时忘记了他的姓,但不好意思不搭理他,只好硬着头皮临时起了个小名,听起来很突兀。

他浅浅的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盯着我瞧,他目测不到170,肤色是那种健康的棕色。戴个眼镜,眼睛却很有神,我们互相打量着对方了一会,彼此都有点不好意思。

我说“还有两个没来,你挑个床位吧。”

他看了看那四张床,放下了手中的行李,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珠:“我能睡你下铺么?”

“当然,你喜欢那个睡哪个。”我心里那时想的是,这家伙和QQ上完全不一样啊。看来是个内向的小伙子。

(三)吃货属性

看见我过来帮他拿箱子,他自然的笑笑:“谢谢。”

“没事,对了你家里人呢?”我帮他放好箱子,忍不住问了一句。现在大学生自己来报道其实很少见。经常全家老少一起出动。

“爸妈出差了。”

“哦。”虽然心里依旧有点疑虑,但是刚见面就问东问西也不好。和他一边有的没的聊天一边帮他挂蚊帐。

虽然说已经到了十月,可是江南闷热的天气让我们一会儿就流了好多汗。体恤都湿了一大片。

谈话间另外两个舍友也到了,他们一个D城本地的王磊,还有一个是扬州的张安余。他们两家人很友好的和我们打了招呼。我们互相介绍了自己后,他们两个家长就自顾自的开始聊天。

这里补充一下:中外合作学院是可以选择大三以后出国的,而且有很多小班课和外教的课程。所以学费贵的一B,一年近两万。但是很多像我一样考核有C的学生为了上个好学校也只能让学校赚点钱。

因为突然宿舍挤进了这么多人,不大的空间里让我觉得燥热又压抑。

“出去走走?”刘垚仿佛看穿了我有点不开心,走过来问我。

“行啊。”我立马答应了他,回头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叔叔阿姨,我们去楼下买点东西。”

“你们以前就认识?”王磊看见我们两准备一起走,饶有兴趣的问道。

“啊,不.....”我刚准备回答。

“嗯,暑假就认识了。”刘垚打断了我。

“哦哦。”王磊也没在意,继续和他父母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我和他并肩出了宿舍楼,老远就看见小超市里黑压压的一片,他问我:“你要喝什么?我请你喝吧。”

刚认识就让他请客怎么好意思,我连连摆手准备掏钱:“不用你请,帮我带瓶冰红茶吧。”

他调皮的笑笑,没等我掏钱就闪进了超市的人群。我愣了下,笑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过了几分钟,他出来,递给我一瓶冰红茶,说:“就当是谢谢你刚刚的帮忙吧。”

“客气。”我可能是真心口渴,接过立马打开,就喝了小半瓶。看见他正在旋开瓶盖撕尖叫的薄膜,我有些好奇:“红色尖叫,兄弟口味挺奇怪哈。”

“人参味还可以,很多超市已经不进了,我正好看到就买了一瓶,其实不怎么喝的。”他挠挠头,有些尴尬的解释。

他笑起来很好看,有很多可爱的小动作,身材也瘦小,让人有种从心底产生的保护欲。

我和他心照不宣的没有回宿舍,直接在校园里到处乱逛。 我原来就提过我们学校不大,走了一圈发现也还好,但是觉得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我刚想和他抱怨,就听见他手机响了,是一首很节奏感的英文歌,想想我的居然是许嵩的素颜,觉得逼格就被他甩了几条街。

“妈我到了,一切都好。嗯.....行.....那我先挂了。”

简单说了几句,他把手机塞回裤兜。

“家里?”我傻逼似的明知故问。

“对,报下平安。”他看了下远处的在篮球场:“你会打球吗?”

“不会,我是个死宅。”

“我挺喜欢的,但是身高太矮了。也太瘦了。”他自嘲道。

“多吃点肉。”我自然的捏了捏他的手臂,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对刚认识的人来说似乎有点太过亲密了,可能他会介意。

“哈哈哈,我其实是个吃货。”看见他笑的那么开心我就知道我多虑了。

“我也是。”

以后的一年,我们基本上扫荡了D大旁的大部分心饭店,D市出名的每条小吃街上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当然这是后话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