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欲同志小说 征服(6)

2015-07-09 作者: 阅读:

  其实现在我已经没有当初那么难受了,每次见了叶川心脏都是木木的,不象当初那么痛了。白天在教室的时候我刻意低着头走路,这样就可以避免看到叶川。可叶川身上的气味我很敏感,每次都能清楚地知道是他走过来了,最要命的是连他的脚步声我都能分辩出来,远远地就能感知他的存在。

  为了不去想叶川,我象一个守财奴似的拼命赚钱,我把自己的智力发挥到了极限,赚的钱也越来越多,现在我成了班上的大财主,吕松筹划着要我开个公司。

  开公司我不太感兴趣,那会牵扯我太多的精力,现在我只想多多地学习些知识,于是图书馆成了我常驻的地方。

  周四晚上,我写完最后一行代码已经快八点了,关了电脑正想去图书馆查点资料,寝室里的电话铃响了。灰老鼠接起电话后冲我喊:“阮俊,找你的。”

  我接起电话,里面传来扁担焦急的声音:“阮俊,快过来吧,叶帅撒酒疯,占着我的屋子,谁也不让进,谁进打谁,他一直叫你的名字,你快过来看看,快点啊。”

  “你几号?”

  “406。”

  我一路小跑去了公寓楼,在4楼走廊里,我远远地看到扁担和另外几个人站在一扇门外,门里不断有东西飞出来,就听叶川在屋里喊:“你们谁敢进来?不怕死的进来一个!哈哈,阿俊来了也照打,哈哈!都怕了?哈哈哈!”

  我飞步奔过去,叶川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哈哈一笑说:“我听到了,阿俊来了,好啊,小阿俊,给我进来让哥捶你一顿!”

  原来他也能分辩出我的脚步声。

  我正要进屋,一个叫瘦猴儿的小痞子扯了我一把。“小心他打人。”瘦猴儿警告了我一句。

  屋里没开灯,里面黑洞洞的。借着窗外的亮光,我发现叶川斜坐在茶几上,手里拿着个扫把,正痞痞地冲门外发狠。

  “哥,怎么喝这么多?”进了屋我关切地问。

  “阿俊!”他叫了我一声,突然哭了起来。

  我夺下他手中的扫把,揽腰把他抱起来对他说:“哥,别闹了,咱们回家。”

  他紧紧搂住我的脖了,呜呜哭个不停。我把他抱出屋,对扁担说:“没事了,你们休息吧,把他交给我。”

  进了叶川的公寓,他停止了哭泣,可两臂仍死死地抱着我的脖子不肯下来。我就这样抱着他,坐在沙发上。

  我们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他柔柔地问我:“阿俊,这阵子过得还好吗?”

  “还好,给我点时间,我会把你忘干净的。”

  “死变态!”他从我怀里挣脱出来坐在沙发上恨恨地骂我,“你说得轻巧,想把我忘干净,你毁了我一辈子,就这样把我忘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的眼泪又下来了。

  他坐在那里小声抽泣,半天不接我的话。我站起身来对他说:“哥,我只能说对不起,我无法补偿以前的过错,你休息吧,我要回去了。”

  他一把拉住我。“阿俊,你别走,陪哥一会儿好吗?”

  我叹了一口气又坐在他的身边。他紧紧地偎着我,闭上眼睛仍旧不说一句话。

  我想他是困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哥,上床睡吧,我给你脱衣服。”

  见他没有反对,我把他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抱着他光溜溜的身子正要往里屋走,他忽然对我说:“阿俊,哥要洗澡,陪哥一起洗吧,哥这里洗澡方便些。”

  我放下他,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陪着他一起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叶川第二次在我身上发泄了他的欲望。

  “阿俊。”叶川在后面搂着我,喘着粗气长时间不肯松手,“阿俊,有时哥真想就这样跟你在一起过一辈子,可惜我们都要娶妻生子,我在想啊,将来哥娶了妻子会不会每天想着阿俊?我估计一定会想的。阿俊,你说你娶了妻子后还会每天想着哥吗?”

  “我不娶妻子。”

  “阿俊,你那么聪明,怎么有时比我还笨,将来一定要娶个妻子,否则哥会瞧不起你。咱们俩儿赌一把,看将来谁的老婆更漂亮些,请所有同学做评委。”

  “哥,别说了,你休息吧,我得回去了。”

  “阿俊,今天晚上留下来陪哥吧,抱哥上床,阿俊,哥又食言了,这是最后一次,哥保证。”

  我们两个把身体冲干净,擦去身上的水珠,我把他抱进里屋轻轻放在床上。

  缠绵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叶川又拿我当空气了,我们之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这一切我都已经习惯了,不习惯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川和文秀又和好了,整天在一起吃饭、一起说笑。

  有时我不经意地和叶川的目光对上,叶川总是皱皱眉头,我赶紧象做错事似的把目光移开,我怕叶川再对我说出“恶心”这两个字。

  文秀肯跟叶川和好,我在心痛的同时又有些庆幸,叶川以后再也不会说我毁了他的一生。

  眼看到了年底,同学们都忙碌着准备期末考试。对于考试这件事我向来都不着急,找我做活的那些公司年底也没有什么业务,所以这几天我很清闲。

  班里要在元旦搞一台晚会,我在班里还算一个小头头,晚会的筹备工作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我这个闲人的身上。

  12月31号那天下午,我组织几个人把教室里的桌椅搬开靠墙摆着,中间留下块空地,晚上吃过饭后,晚会正式开始。

  晚会进行得很顺利,一切都按着我的计划进行着。在晚会快要结束时,捣蛋鬼岳齐拿出一只披红挂绿的排球,要表演抛绣球的游戏。我有些感谢这个捣蛋鬼,他为我的晚会增添了一道风景。

  我拿着绣球琢磨着要选出一名美女,可岳齐说新时代要有点儿新花样儿,美女抛绣球太老套,何况这么多色狼虎视眈眈地,万一被打中了还不把美女给吃喽?所以这次要选帅哥来抛。接下来开始评选班级的第一帅哥。

  一大群同学跟着起哄,把我选成第一帅哥推到前台,岳齐早就准备好了一个黑布条把我的眼睛蒙上,他向大家宣布:“绣球打中谁要当众和阮俊接吻,男同学躲着点儿,打中了可要一视同仁的。大家变换位置……我喊啦:一——二——三!帅哥,抛!”

  我随手将绣球抛出去,屋里静悄悄的,间或有些嘁嘁喳喳的声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扯下蒙眼的黑布条儿,就见那个绣球稳稳地抱在叶川的怀里,叶川身边的文秀大张着嘴巴。

  老天真会捉弄人,我想叶川又一次被我恶心到了。我根本不敢看叶川的脸,低着头迅速逃离了教室,身后传来了一阵哄笑声。我估计叶川现在一定恨不得把我剐了。

  晚上回去后我早早躺在床上,思索着叶川该怎样恨我。要是以前,我会跟他解释清楚,可现在他一见到我就皱眉,我真不愿意去触这霉头。这一夜我根本就没怎么睡,翻来覆去一直到天明。

  早上同学们都走了,只剩下吕松坐在床上拿眼睛瞅着我。我想他一定是有话要对我说,所以赶紧起床出去洗漱。

  “阮俊,你应该去和叶川谈谈。”洗漱完毕我刚回屋还没放下脸盆,吕松就对我说。

  我放下脸盆正要回话,就见文秀急匆匆地进来,一见面就给了我一个嘴巴。

  “你怎么了?”我捂着嘴巴愣愣地盯着她。

  “你这骗子,叶川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昨天晚上他都说了,他根本就没有说过离不开我的话!全是你编着骗我,我恨死你了!”文秀连哭带囔。

  “文秀,别冲动。”吕松站起来把我挡在身后,“文秀,他们两个你一个也不该爱,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爱你。”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情欲大学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