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欲同志小说 征服(5)

2015-07-09 作者: 阅读:

  “阿俊,你胡说什么!”叶川赶紧制止我。

  “你为什么这么死要面子?”我的情绪有些激动,“把跟我说过的话讲给她听啊,告诉她,没有她你的一生就毁了!”

  文秀又一次让我气跑了,叶川坐在我身边搂住我的脑袋长叹一口气说:“阿俊,你什么也不懂,不要瞎参合了。”

  “我什么都明白,哥,我心里清楚得很,你不欠我什么,你能这样待我,我已经很满足了,跟文秀过正常的生活吧,你不幸福我也不幸福。”和叶川在一起我总爱流泪,我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叶川轻吻着我的泪酸楚地说:“阿俊,不要再说了,哥心里乱得很。”

  我知道叶川的心为什么会乱,他一定是觉得欠了我的情。他哪里知道我从来就不认为他欠我什么,尽管我救了他的命。叶川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不会用这份情来拴住你,我只希望你幸福。我不会再象从前那样死缠着你,你需要的是正常人的生活。

  我的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从死亡的边缘走出来,经过两个来月就基本痊愈了。出院那天,吕松和灰老鼠都来了,还有叶川的那班小弟,只是没见文秀的踪影。

  到了学校,叶川坚持让我住进他的公寓,他说他不放心,还需要再观察几天。

  晚上叶川开了一瓶酒,说是要庆祝我出院。我们两个坐在茶几旁一杯接一杯地对酌,一会儿工夫酒就喝完了。叶川长时间凝视着我,眼泪成对地掉下来。

  “哥,你怎么了?”我紧张地问。

  “阿俊,阿俊。”他喃喃地叫着我,“阿俊,抱抱我。”

  我把他抱起来,紧紧搂在怀里,他贴紧我的胸脯哭得很凶,我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声问他:“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阿俊,你不该爱我,你为什么要爱我啊!”

  我心中一痛,提高声音说:“我爱谁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缠你了。”

  “自由个屁!”他从我怀里挣扎下来冲我吼,“你爱谁不好,偏偏爱我这个男人!我们两个男人怎么相爱?光有情没有性这叫什么?荒唐透顶!”

  “你那么在乎性吗?”我小声对他说,“其实我们也可以有性。”

  “什么?我们?我们两个男人?怎么做啊?”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我放弃了最后的一丝羞涩,引诱着叶川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他,虽然很痛,但我心里很甜蜜。叶川发泄完了欲望,从背后搂住我,贴着我的耳朵说:“若是哥告诉你这是哥的第一次你相信吗?”

  黑暗中我点了点头。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这是不是他的第一次,只要有他陪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他用舌头舔着我后背上的伤疤,柔柔地说:“阿俊,这些伤疤是为了哥留下的,哥永远都记得它。”

  这一夜,我们缠绵了很久,最后互相搂抱着睡着了。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叶川已经不在床上了,我下了地,发现他在外屋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木木地想着心思。

  “哥,你起来了?”我打了声招呼,他只“嗯”了一声继续想心思。

  我进卫生间冲了个澡,出来后穿好衣服发现他还在那里坐着,我问:“哥,你怎么了?”

  他抬起头盯了我半晌,慢慢低下头说:“阿俊,我们不能再堕落下去了,哥真的很怕,阿俊,抱抱哥,最后一次。”

  我把他抱起来,他搂着我的脖子喃喃地说:“阿俊,哥喜欢你的力气,每次都抱得那么紧,可是阿俊,哥始终都要和女人结婚,哥不可能爱你。下辈子哥做女人嫁给你,让你永远抱着。”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谁也不先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叶川推开我站在了地上,他抹了把泪说:“阿俊,你走吧,一切都结束了,哥要过回正常的生活,你要记住,哥不是好人,这辈子没做过好事,对任何人都一样。”

  我转过身走了,我要兑现自己的承诺,绝不会再痴缠着他。

  下了楼,我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大哭了一场,擦干眼泪后平静了一下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同宿舍的同学正准备着去上课,吕松问我:“你怎么回来了?”

  “哦,我已经全好了,不需要人伺候,在哪儿休息都一样。”

  吕松对其他几个同学说:“你们先走,我和阮俊说几句话。”

  其他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我和吕松两个人,吕松问我:“怎么不和叶川在一起?两人闹别扭了?”

  我摇了摇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吕松,别问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他和我不一样,他很正常,我不会再拖累他。他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仁尽义至了,他给了我想要的东西,尽管很短暂,但我已经满足了,我不会让他牺牲一辈子来迁就我。”

  吕松拍了拍我的肩膀,声音有些无奈。“阮俊,我不知道这种孽缘为什么会发生在你身上,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你,忘了叶川吧,叶川已经做得很好了,这种感情毕竟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处于朋友的立场,我永远都支持你,多跟我们这些朋友相处,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在宿舍里,我只休息了一天就开始上课了,这一次不光是叶川拿我当空气,就连文透也忽视了我的存在。我跟任何人都不说话,每天只是一个人坐着看书,下了课不是在宿舍里玩电脑就是泡图书馆。

  宿舍里有一台我和吕松合买的电脑,吕松知道我苦闷,所以总是把电脑让给我。现在我已经不在酒吧上班了,每天扒在电脑前写代码。我挂在网上的一款软件引起了许多公司的兴趣,有好几家公司请我为他们写程序。

  慢慢地在一行行代码中我又找到了一丝乐趣,整天忘我地编写软件。庄子说天道酬勤,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我的辛苦换来的是钱包慢慢地鼓了起来。入冬后,我收到了一生中的第一笔巨款,我的一款软件卖了五十万。

  我拿出十万元,单独办了一张卡交给吕松,吕松说什么也不要。我说:“吕松,这是你应该得的,你帮我整理过那么多文档,这是我给你的报酬。”

  “阮俊,那点儿文档随手就处理了,不值那么多钱。”

  “吕松,我们是朋友,朋友不该计较那么多,如果没有了你这个朋友,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吕松最终收下了那张银行卡,晚上他办了桌酒席。席间我喝得酩酊大醉,扒在桌子上哭个不止。同学们关切地询问我怎么了,我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哭。

  吕松对大家说:“帐我已经结了,你们慢慢吃,我送他先回去。”

  路上行人很少,吕松扶着我慢慢地向前走。“阮俊,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想哭就哭吧。”他把我扶进一个黑洞洞的小胡同里对我说。

  我伏在吕松的肩上放声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才停歇下来。

  “阮俊,你可以再找一个和你一样的男人,世界这么大,应该会有象你这样的男人。”

  “吕松,我不爱男人,我只爱叶川。”

  “唉!”吕松长长地叹了口气,“真不了解你的感情,阮俊,一切随缘吧。”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情欲大学生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