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欲同志小说 征服

2015-07-09 作者: 阅读:

大学生情欲同志小说 征服

  我恋爱了,和我们的班花文秀。和文秀恋爱不为别的,是为了班上的恶少叶川。别误会,我和叶川不是朋友,相反是一对儿针锋相对的对头。

  从大一后半年开始,我们专业就形成了两股势力,一股是以叶川为首的富家子弟团,仗着有几个臭钱专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叶川就像个黑社会的老大,走到哪里身边总跟着几个小弟,看谁不顺眼就是一通狂扁,小弟们称叶川为叶帅——或许是因为叶川是他们的统帅又或许是因为叶川长得帅。另一股势力则是以我为首的穷哥们儿们,为了维护穷人的尊严而抱成的团体,人数众多让叶川多少有点顾忌。

  我——阮俊,一个不幸落入贫困之家的天才神童。家境贫寒并未影响生长发育所需的营养摄入,相反身体健康硬朗,算得上是英挺俊秀。自小到大因学习成绩优异而被学校和家庭宠腻,因而养成了睥睨群雄的气质,也许是这种气质让我挑起了与叶川抗衡的重任。

  自古正邪不能两立,我们的先贤岳不群先生好像就这样说过,所以我和叶川经常有些针锋相对的较量,不过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式的,因为群殴起来多半是叶川吃亏,谁让我们人数众多呢?所以叶川不敢太过分。

  说到动口,每次都是叶川输,因为我的口才很好,并且痞味十足,贫起来绝不次于叶川这个京油子。好像贫是北京人的专利,所以叶川侮辱我说我是被北京人串了种,我回击说:“你TMD是被我串了种。”叶川气得要动拳头,我握着拳头跟他怒目相向,最终还是叶川忍住了这口恶气。

  入学头半年,文秀就缠上了叶川,女人嘛,要么喜欢男人长得帅,要么喜欢男人有钱有势。叶川这两样都有,所以被班花缠上是意料之中的事,可后来的事态发展表明文秀看重的并非后者,因为她舍弃了叶川转而看上了我这个穷小子。

  我觉得文秀能看上我其中有叶川的功劳。大二结束那个假期,我留在北京打工挣学费,而文秀则因为高数要补考提前两周返回学校。

  有文秀的地方往往就会有叶川,叶川也是提前两周返校。在这两周的时间里,文秀并没有象以前那样整天陪着叶川,而是时不时地找我给她补习高数课程。

  我想文秀找我补习高数并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我的各门成绩都是最好的,并且恰巧留在学校,她找我补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叶川这个白痴硬是想不通这简单的道理,整天气哼哼地冲我发狠,这让我发现了一个新的折磨他的办法。

  对付叶川我从来就没手软过,我牢记岳不群先生的一句话——对付邪魔外道只有用刀剑说话。有了这样一个折磨叶川的机会我当然要抓住。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对文秀甜言蜜语大献殷勤,而叶川则常常冲文秀发脾气。

  文秀夹在我们两个中间,叶川往外推我则往怀里拉,自然而然地我抱得美人归,大三开学时,我已经开始跟文秀花前月下了。

  叶川终于按耐不住,晚饭后带着几个小弟找我拼命,我的穷哥们儿们呼啦一下全站了出来,人数二比一强让叶川差点泄了气,他咬牙切齿地对我说:“阮俊,如果是个男人就跟我单挑!”

  “哈!小川川,我好怕怕呀!”我挤眉弄眼地气他。

  论身材,我跟叶川差不多,并且我的脑筋比他好使,尽管没在黑道上混过,但使起坏来未必输给他,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跟他拉扯着到了学校图书馆后那片人迹罕至的空地进行了一场殊死决斗。

  这狗日的下手忒狠,开始我吃了点小亏,当我的野性被激发出来后,我们打得旗鼓相当,最终同时累扒下了,躺在草地上瞪着两对熊猫眼相互怒视。

  “阮俊,你说你丫的穷横个啥?你有什么资本跟老子横?”叶川用鄙夷的眼神儿瞪着我。

  “哎哟!我的小川川,你说得真对,老子没钱还横可不就是穷横!你说你除了老爹扔给你的那俩儿小钱儿还有什么?成绩你不如我,抢女人又不是我的对手,打架嘛,嘿嘿,跟个赖皮狗似的躺在地上,还是不如老子我!”

  叶川正要回嘴,我赶忙用话堵住:“宝贝儿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错,老子也象赖皮狗一样躺在地上,老子穷啊,老子不在乎啊!啧啧!富人家的小少爷,让人打得跟个赖皮狗似的,好可怜哟!叫声好哥哥,我饶了你这回。嗨—嗨—!别那么瞪着我,哎哟喂,我的小川川要气死了,哥心里疼疼,哈哈哈……”看着叶川怒不可遏的样子,我得意地狂笑,“大山的孙子哟!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哟,山里的人妖……”得意之余我扯着嗓子唱起了《山路十八弯》,不过歌词让我改得面目全非。

  叶川怒吼一声扑了过来,我们两个男人躺在地上耍起了村妇的王八拳,打得那叫一个狠,最终实在没有劲了搂在了一起谁也不想动弹。

  我们两个都是被同伙儿架着回到了住处,叶川回到了他的高档公寓,我则回到宿舍那硬板床上。我的腿、我的腰、我的脖子痛得那个邪乎,这孙子,拳头真够硬的。明天的课是上不了了,得让同寝室的铁哥们儿吕松给请两天假。我这人从来就不怕课程给耽误了,我谁呀,天才神童,还没为学业发过愁呢,看那孙子能耗得过我不。

  第二天上午下了课,经常被叶川欺负的灰老鼠回到宿舍告诉我,叶川今天请病假了。我心情那个舒畅,这孙子绝不比老子好受到哪儿去。中午文秀打回的饭我吃得干干净净,得意地哼着小曲儿。

  “差不多就行了,别再去刺激叶川了。”文秀警告我。

  “你究竟是哪一伙儿的?没看我被那孙子打得起不了床了?”我白了文秀一眼。

  “昨晚他哭了。”文秀低下了头。

  “谁?叶川?哈!小霸王也有今天?岳不群大爷说得好,自古邪不胜正,再让他欺负弱小!”我大乐,这孙子,女朋友被人抢走了,还挨顿揍,不哭才怪!

  “什么呀!别把他说得跟恶魔似的,他是霸道了一点,没你说得那么恶贯满盈。”

  “死丫头片子,革命队伍吸纳了你,可不兴叛变革命!”

  “你这破嘴,就知道贫。”死丫头片子捏了捏我的鼻子。

  文秀走了以后,我一直在琢磨叶川哭了会是什么样子,是愤怒?是痛苦?又或是委屈?我倒希望是委屈,那孙子酷酷的小脸儿委屈起来一定是道风景,不过我是没有机会看到,那小霸王绝不会在我面前哭。

  两天后,我又出现在课堂上,叶川也在上课铃响过后准时步入课堂。这狗日的和我一样休息了两天。从战绩上看,我们平分秋色,谁也没占到便宜。我斜目瞅了他一眼,他压根儿就没看我,直接在自己的座位坐下。

  课间休息,我跟文秀照旧打情骂俏,我的声音很大,目的很不纯,就是故意气叶川。他的表情很平静,好像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乎。我心里暗暗得意,孙子跟我斗,气不死你!

  或许是我太张扬了,后来叶川又跟我约斗了几次,每次都是两败俱伤,不过我这张嘴总能把叶川气得半死,可惜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没能把他气哭,所以始终没看到他哭的样子。不过叶川每次都讨不到便宜,慢慢地,他不跟我斗了,领着一班死党到别的学院去滋事。

  日子平静了一个多月,我想叶川对文秀已经彻底放弃了,于是开始安心地跟文秀过起了家家。

  周六我业余辅导的一个高中生的家长给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有了这笔钱,我请几个铁哥们儿出去大喝了一顿,晚上醉得不醒人事,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下了床,我觉得头痛欲裂,走路都有点摇晃。然而在这个时候叶川忽然找我约斗。

  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缺乏革命警惕性,忘记了岳不群先生的教诲——魔教亡我之心不死。这不,一时放松了警惕让叶川乘虚而入。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情欲大学生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