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男男搞基小说 暖晖

2015-06-23 作者: 阅读:

校园男男搞基小说 暖晖

  (一) 你好,外卖

  叮咚……防盗门发出悦耳的轻响。

  赵晖伸手推开了那扇干净透亮的厚重玻璃门,走进A座三单元的大厅。宜人的冷气扑面袭来,让在烈日下曝晒得几乎发烧的身体,从头到脚的每一个毛孔都松了一口气。

  一年了,还是不太适应南方城市的炎热。赵晖无奈的暗自叹了口气,漫长的夏季,灿烂到令人目眩的阳光,挟裹着流动的空气中总也挥之不去的淡淡咸湿腥气,黏腻得就如同融化在手里的麦芽糖,紧紧的包裹着皮肤,有种令人窒息的沉闷与压抑。

  抬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毫不意外地看到黝黑的手臂上又泛起大片的红晕,热辣辣的疼。这灼人的紫外线!他不悦的皱了皱眉,只希望不要脱皮脱得太厉害。

  晒黑了以后,意想不到的多了几分酷酷的味道,有同学就打趣说他这身古铜色的肌肤健康性感,有许多时尚的小资还专门花钱去晒成这样。赵晖没时间,更没心情去反驳。有钱人晒太阳那是抹了防晒油,吹着海风、躺在沙滩上的惬意。至于穷人,谁要羡慕谁现在就去太阳底下跑两圈试试。纵然是赵晖忍耐惯了,也还是不喜欢这种像放在铁板炉上炙烤的炎热。当初若不是念在这城市离得最远,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要来这里。

  还有三年,赵晖给自己暗暗鼓劲,忍一忍就过去了。

  有人说,时间能改变一切。那么,同时拉开时间和空间,应该会更快更好的改变吧。

  电梯门开了,赵晖按了楼层,紧贴着冰冷生硬的墙壁选了个角落站好,尽量拉开与他人之间的距离。高楼广厦里,不光是电梯,连地板墙壁都无一例外的光可鉴人。不用照,他也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形象,满身臭汗,灰头土脸,还带着浓郁的饭菜和油烟味道,任谁也不愿接近。有些先生女士在不得不与他们这种人同处一室时,还会很含蓄的偏过头或是抬手掩住口鼻,全然忽略了他们可能就是这份快餐的主人。

  赵晖无意对这样的鄙夷疏离心存不满或忿恨,还常反过来劝慰自己,若是自己冲凉后一身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肯定也不愿跟个满身臭汗的人接近。虽然他打心眼里觉得,食物的香气可比任何高档的男用女用香水都来得可爱得多。

  其实有时他也未免太过谦逊了些。在电梯板壁的清晰映照下,可以看到这小伙子外型着实不错。一七五的身材不高也不低,虽然略显单薄瘦削,但修长挺拔。脸部轮廓清晰,浓黑的剑眉下是双黑宝石般闪闪发亮的眼睛,眼睛下方是挺直的鼻梁,略厚的嘴唇因为习惯,总是倔强的微微上翘,就是颜色淡了点,显得有点苍白。

  缺点也是有的,那就是太不爱说笑了。小脸总是绷得紧紧的,眼神里少了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与张扬。虽然身上总是最简单朴素的T恤牛仔,但十九岁的青春逼人,淡淡书卷味的清新纯真,怎么会让人讨厌呢?

  几个停顿,十五楼到了。

  走出电梯时,赵晖不自觉地让脸上的线条柔和了些。

  这家的主人,是个很不错的人呢!他有些期待地按响了1503的门铃。

  几秒钟的音乐铃声很快停了,仍没人来开门。赵晖很有礼貌的没有继续按下去,而是选择站在门口,等。

  屋主是个单身白领,独居一套一居室。里面,嗯……有家的味道。

  赵晖对这个一向判断精准,他在别人家门口扫一眼,就能知道哪些是租住客,哪些是住家。若是让他进去小坐片刻,跟家里的几口人打个照面,这家是和睦融洽还是貌合神离他也能瞧个七八分出来。这倒不是因为他天生眼力高,而是拜从小就寄人篱下所赐。看人眼色这回事,一个人只要不太笨,锤炼上几年就会清澈洞明,更何况赵晖又是那么聪明敏感的一个孩子。

  半分钟不到,里面的木门先打开了。透过玻璃防盗门,看到了一个意外的陌生男子,不是那个屋主。

  赵晖愣了一下,可迅速就反应过来,职业性地把快餐拎到身前道,“你好,外卖!”

  男子回过头去,“小俊,这家是你叫的外卖吗?”

  “是!”一个熟悉的面孔从房间里探出头来,“你收吧!”他俏皮地笑了笑,又迅速缩了回去。

  门口的男人打开了防盗门,关不住的冷气溢了出来,“多少钱?”

  “69元,谢谢。”赵晖把快餐送到男人面前,“请点收。”

  男人接过看也没看,就拎进去放在茶几上,转身取了钱包就来付款。

  他与屋主差不多年纪,大概奔三上下。穿着蓝色条纹翻领T恤,浅咖啡色休闲裤。大周末的,一身休闲装也弄得跟穿着西装似的严谨。他的肤色偏黄,是淡淡的小麦色,不似屋主清爽的白。他的五官柔和,没有屋主的轮廓分明。还好他有双深邃的眼睛和坚毅的下巴,这才让整张脸生动起来,不苟言笑时竟有些威严之色。他腰上微微凸起的小肚腩,明显提示着缺乏运动的恶果。不像屋主,赵晖好几次送外卖来,都瞧见他穿着运动装,背着球拍大汗淋漓的活力健康。

  总的来说,赵晖已经下了结论,他没有屋主顺眼。

  赵晖会开始有意无意关注这家屋主,不仅是因为他是见少的,会在大夏天收外卖时体贴地递上一杯冰水的人,最重要的是,屋主会回他的那个微笑。

  赵晖喜欢看屋主的笑,他的笑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情洋溢出来,好像秋天从树梢间洒落的点点金光,温暖却不灼人。和那个他,有些像。

  “一百,有的找吗?”男人把崭新的百元大钞递过来,他的手很干净,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齐,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他的皮夹新得泛着亮光,里面的钞票也很规矩的一张张平整的放着。

  “有。”赵晖迅速从腰包里翻出零钱,“找您31元。”

  男人接过钱,客气的动了动嘴角,也算是个微笑吧。

  “谢谢。”回一个职业性的微笑,即刻转身走人。赵晖做事喜欢干干净净,绝不拖泥带水。

  今天那男人是谁呢?下去的电梯里,只有赵晖一人,让他有个小小的空间在脑子里胡乱揣测着。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到一楼了。他低头踏出电梯门时,眼角却瞟见腰包的拉链有一截没有完全拉上,才收的百元大钞在里面若隐若现。还是放里面口袋吧,一会儿别掉了。他走到墙角,拈起那张百元大钞。

  咦?眼花了么,这张崭新的钞票怎么出现了重影?

  抖了抖。还真是两张,是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吧,还连号的,一定是刚才夹在一起了。确定以后,赵晖想也没想,转身又摁了上去的电梯。日子虽然艰苦,可他从不拿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又回到1503的门口,这一次按了门铃,却足足等了一分钟。

  这么快就出去了?赵晖犹豫了一下,重按了一遍。又等了一会儿,听到了里面的脚步声,里面的门先拉开了一小半,还是刚才那个男人,只露出个头,强忍着满脸的不耐道,“什么事?”

  “对不起,先生,您刚才多给了我一百块。”赵晖将一张百元大钞扬起,“您给了两张。”

  一阵明显属于另一个人的隐忍笑声从门后传来。

  男人愣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打开了防盗门,他伸出的胳膊是光着的。

  “谢谢你。”屋主冷不丁的从那男人肩膀后探出头来,笑得阳光灿烂,脸上的表情却又不得不说,有些……古怪?

  赵晖也笑了。

  男人略一皱眉,伸手迅速把钱接了过来,一个侧身把屋主挤了进去,道了声“谢谢”,然后迅速的关上了房门。可还是掩不住屋主的纵声大笑。

  “不许笑了,给我进去!”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屋主的笑声仍是未停,很快是凌乱的脚步声,低低的咒骂声,间和着撞到东西的声音,却透着一股子奇异的甜蜜味道。

  赵晖的小脑袋瓜还不明白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怔了怔,转身离开了。

  晚上九点多,这城市的夜生活刚刚拉开帷幕,锦衣夜行的人们摇曳在灯红酒绿中,偷得浮生一段欢。

  赵晖刚刚下班,蹬着破自行车,行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温柔的夜风在耳畔浅吟低唱,虽然仍是黏湿的,但少了白天的炽热,就不那么令人反感了。就像最俗的流行歌曲,去掉花哨的背景,换一个沉静的声音,其实也不无可听之处。

  在晃晃悠悠的路途中,赵晖莫名其妙地又想起白天里1503的怪异。高大的棕榈树叶在一路沙沙作响,似在嘲笑他的后知后觉。

  再想想自己第二次跑上去时,那男人怪异的眼神……忽地,赵晖的嘴角微翘了起来,他一下明白过来了,自己干了件多蠢的事!

  不算太冷清的马路上,赵晖轻轻笑出了声。一盏盏路灯交替着把他瘦削的身影从不同方位拉得忽明忽暗,长长短短,让男孩寂寞的路途显得不至于太过孤单。

查看更多校园小说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