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大学那段日子 BY:一颗小洋芋

2014-11-09 作者: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大学那段日子 BY:一颗小洋芋

  首先我要说:

  1.这个帖子其实我早在08年12月份和2010年的时候分别发过一次,但是那时刚出生就夭折了。希望这次不要再夭折了,这次下了很大决心来写这个帖子。

  2.我写的文字全部属实,但也有可能有些时间上的混乱,我尽量去回忆,毕竟故事的开始在2005年。

  3.我文笔很不好,大家将就着看看吧。

  第一次知道论坛是上大2的时候听经济法老师说的。但是一直没有上过天涯,直到08年4月份,我第一次上了天涯,一直在潜水。看了一些朋友的故事,现在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

  ,我想说的事都是我大学的故事,

  86年我出生在成都平原上,我家在农村。我上面还有个姐姐。比我大了7岁,我虽然出生在农村,但是我在家里很受父母的宠爱。所以我和其他农村的孩子比起来还是要娇气一点,因为一般的农村孩子都会帮着家里做农活,但是23年来,我做过的农活真的很少,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一直都不怎么好,但是父母太爱我了,从来不忍心让我累着苦着。从来就是有什么好吃的就给我留着,父母太惯我了,以至于造成了我的性格有点脆弱。

  我记得我两三岁的时候,我老爸是做猪仔生意的。每天我们家都充满了猪粪味,臭死了。每天早上我都能被那猪的惨叫声惊醒。不是杀它,而是在给它灌食。灌食它都能叫得那么惨。。。那时候我的家庭是幸福的,当时在村里的经济状况是比较好的了。可是由于我和姐姐也是从那时候就被病魔缠身,我家的经济每况愈下。现在已不想说那时侯被病折腾得啥样子了。反正就是全家陷入痛苦。我现在之所以是GAY可能和小时候的一件事有分不开的关系。记不清楚是3岁还是4岁的时候了,我被村里的一个男的带到干稻草堆里做了和性有关的活动,当时他16、17岁样子吧。记不得具体做了什么了。反正就是对我一番猥亵吧,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记得他最后还吓唬我不准告诉家人。结果我真没告诉家人。

  小时候家里人就很溺爱我,姐姐每天带着我玩。可是基本上都是和女孩子玩,所以慢慢的我成了个假女子,女生喜欢玩的跳橡皮筋,踢毽子我都会。我想我今天会是个GAY和这些因素也都是分不开的。上初中的时候,我似乎知道了自己和其他男孩的不同,我对政治的东西完全是一无所知。我不喜欢运动,不喜欢足球篮球。我不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好动。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听歌,我就是从那时侯喜欢上阿妹的歌的。唯一男孩子一点的爱好就是游戏,还是街机。那时候迷上了KOF97,哎(都不好意思提了,一迷就是9年了,现在还在玩KOF,不要鄙视我)现在都不玩97了,一直在玩98。高2的时候分文理班,我选文科,结果就认识了大大,大大是个漂亮的女生,比我还高2CM,一直有点耿耿于怀。大大是个双胞胎,她还有个妹妹小小。小小和我们不在一个学校。

  大大和我刚认识的时候一样。装得淑女得很,其实也不是装,就是属于那种不熟的人不会多说一句话,熟了以后什么都可以说。结果没有过两天就甭不住现形了。神经质的我经常把她逗得笑西西得。她也非常耿直,和我说话从来就是有啥说啥。她也算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了。记得高2的一天她带了本EASY的增刊来,哇,弄得我们后面的那几排根本无心上课了,特别是那些女的,看到上头的那些帅哥恨不得把别个衣服撕了!那节课就看那本EASY在同学们中间传来传去,上面的老师眼睛都要冒火了,结果下课的时候EASY传回了大大的手中。翻开一看,妈呀,简直是一群饿狼。帅哥美女西都遭撕下来了。估计都拿回去YY了。

  大大当时那个火哟,直接来了一句:哪个全家卖批卖血的把我书撕了!!! 汗,全班的人把她看到,都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你好毒哟,卖批吗就够了嘛,还要卖血,你硬是想把别个逼上绝路哦。(这个想法是我现在回忆起来这个事件的感慨,那时候的我哪会想到这么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呢,那时候思想比较单纯)高中的时候因为玩KOF还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个人想提提,他叫游游。那时他在5班。一看就知道他是个GAY,很女气,皮肤也有点好。头发很舒服。也是因为他,我才肯定了自己也是GAY,也平衡了心理的矛盾想法。从此我正视了自己,过了没多久我就向2个人出柜了,一个是大大,一个是我老姐。大大很理解我,她觉得没啥子,也不枉我和她深厚的感情呀,我姐也没怎么说,一直在帮我保密。不过要是换现在,我肯定不会随便出柜了。那时候还和班上的绵绵耍得不错,绵绵这个女生也耿直,虽然算不上漂亮的女生,但是我就是喜欢她的性格,记得有年冬天我和她竟然撞衫了,我们都穿了件深蓝色的外套,(外面是有很多毛毛的那种,从此我就叫她绵绵)同学们还开玩笑说我们穿情侣装。和绵绵虽然耍得好,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向她出柜。

  不知不觉间就混了个专科。我和大大、绵绵就此分开。8月27号那天老爸非得送我去学校,说什么我从没出过远门,其实走高速也就是2个多小时。那天下了好大的雨哦,到了学校真的是很失望,简直烂得可以。报名,交钱。昏昏沉沉的就被一个接待新生的师兄带进了宿舍,进去一看,14个人住的大寝室。靠,人太多了吧。当时根本没仔细看看这些以后的室友,随便找了个空床位就把床铺起了,紧挨着厕所。我无聊的躺床上东想西想,吃西不长,反正就是特无聊。对面床下铺躺了个人,本来在睡觉的。可能是我刚才铺床的时候声音有点响把他吵醒了。他翻了个身就坐起来了,哇!比古天乐还古天乐,简直就是刚从非法小煤窑解救出来的民工。不过是个有文化的民工,因为带了个眼镜,不过一看眼镜也够成熟的了,那种样式的眼镜现在应该不好找了吧。天性阳光活泼的我对他投出了友善的目光。

  “我声音弄得有点大哇,把你整醒了?”他好象还没反应过来,只木的一个表情把我盯到,双眼无神。都歇了一哈了才说了句“没有”有够迟钝的了,后来我就尽量发挥我的亲和力,可是没说几句我就发现个问题,我基本上杂听不懂他的方言喃,好球恼火哦。虽然交谈有点困难,但是我还是知道了他的名字:于品。仔细一看,诶!长得还可以,眉毛好浓,还有点微微向上斜,好有英气啊。嘴唇也好看啊,眼睛也好看,鼻子也够挺。总的来说在我心里算是个帅哥了。那天晚上老爸和我在小床上挤了一晚。

  第2天一早我把老爸送走,回来参加军训。狗日的烂学校,下雨连军训的地方都没有,居然在食堂搞军训。我们学校门口就有个不大的部队,教官都是从那来的,其实和我们都差不多大,比我们小的多得很。(哦,我其实多喜欢当兵的,觉得当兵的能给人安全感,以前我就经常在学校门口看部队里头的兵哥哥西,可是现在在也没有那种感觉了)军训开始就是练军姿,娘的,才站了30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感觉又累又热。可是才休息了10分钟又喊再站半小时,我晕,浑了,站就站,可是没站好一哈哈杂觉得脑壳有点晕了喃,而且脑壳发热,感觉额头上有好多毛毛汗哦。结果就莫名其妙的往前头倒过切了,教官马上走过来把我扶一边坐到休息切了,班导拿了瓶藿香正气水过来喊我喝了,我才不得喝勒,喝了我肯定更恼火。

  我给班导说的我身体有点虚,贫血有点凶。其实我都不晓得我杂的就昏了,我身体应该没那么虚哦。从此以后我就以此为借口再也没参加过军训了。每天寝室里的人出去军训,我就出去坐网吧。他们回去我也就回去了,虽然每天都和他们保持一样的作息时间,但是我发现我脱离群体了,寝室里已经有人关系处得不错了。于品就是其中之一,他和两个本来就是高中同学的舍友相处得还不错,那时的我每天只能给大大发信息打发时间。

  某一天军训结束的时候我照例坐在网吧无聊的看视频,于品和那两个舍友出现了。他们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因为那时候的网吧早已爆满,所以他们只有在一边等位子。说来也巧,过了一会,我左边的3个人一起下了,我赶紧叫他们。那两个高中就是同学的舍友马上跑过来坐下了,于品坐到了我旁边。我也没多说话,继续无聊的看我的视频。一会儿,于品拍了拍我手臂问我:QQ怎么弄?我当时心里只惊奇:好老实的人哦,连QQ都不会。我就放下耳机,侧过身子开始仔细的给他讲了起来,记得叫他自己取一个网名的时候,他让我给他取,我说还是你自己取吧。结果他憋了好久给我终于冒了个名字出来,只老土,只肉麻。如果现在我的朋友取个那网名我直接把他拖出来打。哈哈~不过还是依他算了。

  军训结束那一天,他们回来宿舍找我说:班导叫马上到教室,要说开课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学校真的不像大学,连座位都和高中的时候一样,两个人坐一起。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跟于品说:我和你坐一起吧,我不认识其他人。于品看了我一眼,只点了点头。所以我从那时候开始就和于品坐在一起了。

  我现在已想不起我是为何喜欢上于品的,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于品的。总之从认识他开始我们就开始形影不离,吃饭,上课,上网,买东西,基本上每天有95%的时间都在一起。归根结底来说,我那时还是胆小或者怕孤单的,不想或者不敢一个人行动。

  到了大学,我却更加变本加厉的贪玩,不爱学习。上课的时候就和大大发信息,睡觉,看杂志,要么和于品说说小话。那个时候在我们学校居然还是每个班固定的教室,我们的教室在8楼,每天都要慢慢的爬上去,当时觉得每天去教室的时候都是一种折磨。

  上课没几天,我渐渐也认识了几个人,当然有大部分都是别人性格比我更热情,主动找我说的话。当时认识了俩女生,也是成都的。暂且叫她们小L和小Z吧,上课没几天就是教师节了,那年的教师节貌似正赶上周末,于是小L和小Z约我去市里转转,顺便去火车站瞧瞧,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约好国庆节放假的时候大家一起坐火车回成都,一部分是出于礼貌,一部分是出于自己的好奇心,我答应了她们。当时我很想于品也和我一起去,当时可能还没有喜欢上他吧,只是单纯的一种依赖心理。但是于品拒绝了,他说他要去上网,当时他刚学会上网,肯定十分感兴趣,我也没有勉强他。

  记得那天是周六,我是寝室里起得最早的,出去先吃了饭,然后去取了两百块钱。给小L打电话,约定好在公交车站等她们,没等多久她们就出来了。大家坐着那个破公交车往市里出发了,一路上我们三个也有说有笑,不停在讨论今天的行程。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到了火车站,去售票大厅瞧了瞧,咨询了一下买票的事宜,因为我们三个当时都没坐过火车,当时考虑到国庆节坐车的人多,我们主要就问了问可以提前多少天买票,看了看票价。也没要多少时间就搞定了。出来的时候小L说去一个公园玩,于是问了问怎么坐车以后,我们又上了另一辆公车,车一样还是烂,但车上很多人。没多久就到了,后来当我熟悉那座城市以后才发现那个公园原来离火车站不远。下车后我们还是嘻嘻哈哈的,都很好奇的往公园里面走去,这公园是免费公园。

  刚走到一座桥上,小Z大叫一声:小L,你的包怎么了?

  我转头一看,好大一个口子,小L马上打开包包,里面的钱包已经不在了,当时小L很着急,已经急哭了。

  “我钱包被偷了,肯定是刚才公交车上挤我的那两个男的,我身份证也还在里面,还有银行卡”

  我“卡上有钱没”

  小L“还有几百块”

  其实当时我对银行卡,储蓄这些东西完全不懂。

  小Z说了句“遭了,人家拿了你身份证,还有你银行卡就可以取你的钱了”

  我“不会吧,他又不知道密码”

  小Z“因为他有她身份证就可以取”

  我当时也不懂,听小Z这么肯定的说,我也当真了,其实后来才知道是必须要密码的。

  小L听后更加着急“那现在怎么办呢?

  我和小Z不停的在安慰小L。

  我“现在去挂失吧”

  小L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我又问她是什么银行的,她说农行。我们三个马上打车到了一个最近的农行。却被工作人员告知,挂失必须要账户人的身份证,小L又开始着急了,因为身份证也丢了,工作人员安慰她,没有密码是不能取她卡上的钱的,小L稍微放心了点。我突然想起很多人密码爱用自己生日。我马上问小L密码是不是她自己的生日,她说是。

  我“小L,你这卡有存折吗?

  小L“有,但是在我家里,我妈用存折给我打钱。

  我“那你赶快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把卡上的钱取出来。

  小L马上给家里打电话,打完电话以后,银行工作人员过来建议我们报警,因为身份证丢了是大事。

  我们再三考虑以后决定去报警。

  又是打车,小L和小Z坐后面,我坐副驾驶。到了一个派出所,我给了车钱。

  进去以后,警察问了些问题,如在哪丢的?丢了什么东西?问了一堆后才说,那个地方不归我们管,你们应该到XX派出所报案。我日,不归你管你不早说,我们急急忙忙的出来又打车到XX派出所,我依然坐的副驾驶,依然我给的车钱。一样的问题问了一遍,被告知:我们会处理的。想想现在也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出来以后小L还是很郁闷,我和小Z在安慰她。突然我发现个可怕的事实,我的钱包也不在了。

  我“日,不得那么霉嘛,我钱包也不在了”

  小L小Z“不得哦,你看看裤子口袋里有没有喃”

  我摸了摸裤子口袋,只有手机和一些一圆的零钱。小Z急忙翻了翻她的挎包,里面也没有,我们又马上跑回派出所,以为刚才做笔录的时候忘在里面了,结果里面还是没有。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大学校园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