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 我的超炫大学生活

2014-03-16 作者: 阅读:

  楔子

  我叫宁炫,除了长得好看(轻度自恋),胸怀大志(只可惜能力有限)外,是个超级平凡的男人。

  今天是个特别平凡又特别特别的一天。在今天我终于告别了男孩,而成为了男人……不要误会我是指今天我十八──成人了!(说!有谁想到不健康事情了?)

  九月十七日,今天是我开学的日子。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是九月一日。呵呵呵……这我可以很荣幸地告诉你,因为从今天起我就将是大学生了!

  大学生就是要晚开学!早放假!大学生就是要课少!就是要痛痛快快地玩!把这十二年的光阴全都玩赚回来!不玩的那还是孩子吗!?啊哈哈哈哈哈哈……

  (冰:不知道刚才是谁说自己已经是男人了……

  炫:谁告诉你是男人就不能玩了!)

  真的一定要问我哪里和大部分人民不大一样的话……那就是──我对女人没感觉。

  我出生在首都北京。我的母亲是南方人,有南方人特有的小家碧玉气质,长得眉清目秀,年轻时很是漂亮。

  (炫母(潸然欲泣状):那……那我儿是说你娘现在不漂亮了吗……年老色衰了吗……

  炫(冷汗淋淋):绝对是风韵犹存!!)

  父亲是北方人,豪迈大方,长得棱角分明,年轻时很是俊朗。

  (……炫:我的意思是现在也风度翩翩!!呵呵呵……吓死我了)

  而由这样郎才女貌的一对南北结合而成的我,自然是从小人见人爱,鬼见鬼犹怜。

  (炫:啊哈哈哈哈……费了半天口舌这才是重点!!我是个美人啊!!啊哈哈哈啊哈哈……

  冰:处女座的果然是自恋狂!!

  炫:怎么着!!就是有自恋的资本!!就是比你好看那么一点点!!

  冰:我也不差呀!!)

  念初二的时候,本少爷终于从各式各样的美女中找到了初恋的对象。她长得可爱极了,水嫩嫩的让人直想咬一口。学习也好,又是班干部,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爱戴,平时举止又文静又大方。

  她只有一点挺奇怪的,她是个两面派──当着别人是一面,当着我又是另一面。你没听错,她只是当着我才显露出她的另一面。不过正是由于她这有趣的一点我才选择了她做我的第一任女友(也是最后一任)。

  她在我面前有时候叽叽喳喳的像一只小麻雀,成天讲一些乌七八糟的(大都是有关男人喜欢男人)的事情;有时候阴森的像一只老狐狸,上下打量我的眼神很露骨。

  那时候的她刚刚进入了一个叫耽美同人的圈子,实在是疯狂的很,成天捕风捉影的说我和谁谁谁很配,刚开始我不知道她说的都是男生,怕她误会还向她解释。

  现在想想,不知道她当初是真的喜欢我,还是看中了我的某些潜质。就是托她的福,潜移默化的我接受了同性之爱,并且发现我对同性有了欲念。

  自此万劫不复……

  但是,从小受着严格伦理教育的我岂是轻易就可以踏出这关键的一步的!?我只能忍……但行动止住了,我的思想却不那么容易受控制。

  中考后我考上了市重点,她留在了本校,我们分手了。后来,上了高二我喜欢上了我们班的一名叫叶凯的男生……

  (冰:抱歉,后面的内容,作者把它消音了,因为……呵呵呵呵……现在不能说!)

  ……于是,我考上了一所并不算很理想,但还算可以的北京某一流大学学习自动化科目。我相信迎接我的一定是一个超炫的大学生活,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这样觉得的。

  (炫:我可是一直企盼着上大学呢!它不精彩行吗!!就算它不精彩,我也非要让它变得精彩不可!!!事在人为嘛!!!!)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我要去上学喽!!!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

  我去炸学校,一拉线我就跑学校被我炸成废墟了……

  后记:

  这首是冰小的时候学的儿歌……的改编版,到现在只记得改编版的内容了,真是儿歌的悲哀啊……

  第一章

  要说我在北京见过的一流大学多了,你去学院路那里看看,沿街的都是学府,更别提清华北大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虽说咱没考上清华北大,可咱瞧见过啊,里面的教学楼有历史悠久的也有现代的,虽然可以称它为“纵横古今”,但本人还是觉得它们愣摆在一起显得有些突兀。就像人民大会堂旁边的半圆形现代歌剧院,分开看都很有味道,摆在一起就觉得别扭。

  (冰:纯粹个人意见,这应该不属于谈论政治吧,吓吓)

  再看市内的很多大学,楼房已经很老旧,看不出最高学府的气派。而且大部分学院又没有清华北大有钱,就将就地挤在一起。

  嘿嘿……自从看到我的新大学,我就觉得自己赚到了。

  它的主校现在已经逃脱了拥挤饱和的市内,而转移到了市外。市外的最大好处就是地儿大!好大的一片地共你尽情地建,于是我们有三座工楼,四座文楼,一个“体育馆”,一个“图书馆”,两座报告厅……

  哎呀,总之有很多很多楼。关键的是,这些楼建得好气派啊!

  教学楼全部是由黑色和银色金属组成的,给人一种的重金属的感觉,窗户全部应用采光效果极佳的落地窗,现代感十足。

  除了气派,还是气派啊!

  只是……有一点令我十分特别尤其非常地不满,那就是──是六人间我也就凑合忍了,可是,可是,居然是住宿在最高层六层!!!是可忍,孰不可忍!!!想我这样一万年修炼而成的懒人精,居然要我每天至少上下六次!!!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于是我私下里向各个方面表示了强烈地抗议,可惜……

  后来,终于认命的我发现,我居然还是睡上铺的!!!什么叫祸不单行──就是在形容我现在的情况!!!

  ……

  待我把床铺好,东西放好,已经累得我满身汗、满身土了。真是不可忍受(除了“轻度”的自恋,我还有“轻度”的洁癖)!

  当即,我决定今天先和杭叔回家好好洗个澡,明天再来报到。

  坐在马兹达6里,舒舒服服地享受着车里温度适宜的空调,窗外的景物渐渐模糊了起来……夕阳啊,好温柔,感觉真舒服……

  另边厢,男孩从内蒙古初来到北京,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黄昏的阳光像贪恋着男孩的小麦色的皮肤一样,暧昧的在他健康的身体上游走,使他更加散发着阳刚的气息,让人忍不住驻足欣赏。

  杭叔: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下:我是宁家的专属司机,炫少爷的父母公司事忙,在外面一般是由我来照顾少爷!咳咳咳咳……我一定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其实今天炫少爷的床铺和物品都是我收拾的……

  炫:啊?杭叔你说什么?!你竟然当着众观众的面说我坏话!!呜呜呜呜呜呜……杭叔你都不疼我了……没形象了……呜呜呜……

  冰:我给了你什么形象吗?

  炫:傻作者!!你跑出来干什么!!少妨碍我和我的杭叔“沟通感情”!!

  冰:哦?你和杭叔,有,有奸情?!!你就不怕“他”知道?!

  炫(心虚):呵呵,他不会知道的,他还没正式出场呢……

  某男孩(幽灵般阴森森地飘过来):宝贝儿,你和谁有奸情?

  炫(逃跑中):死作者!!你害死我,你写什么……啊!不要……

  冰(记仇的人):呵呵呵呵……谁让你说我傻的!!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