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校园同志:我和学弟的基情故事

2014-06-13 作者: 阅读:

纪实校园同志:我和学弟的基情故事

  我们是在2008年的暑假认识的,那时我大一,在学生会建的新生群里给负责给即将入学的新生们答疑。新生们问的问题真是五花八门,令人应接不暇。有的问学校的宿舍长什么样,有的问学校的食堂好不好吃,有的问一个月生活费要多少,有的问男女比。在我看来这些问题都是废话,不管宿舍如何你都得入住,食堂再差总比泡面好,生活费多少取决于父母,男女比例和性取向有关,有时候实在烦了就把群直接屏蔽了。退群是不可能的,人在曹营心不由己啊。

  7月的一天,QQ里弹出了加好友的新消息,是新生群里的,性别为女。送上门的学妹可不常见,这事儿要是放到类似张文涛之类的色狼身上绝对是好事,可是由于我在很早的时候就确定了性取向,因此对学妹好不感兴趣。想必是想咨询些个别的问题,于是我就同意了好友申请。补充一句,张文涛是我学生会里的铁哥们,人长得帅,表面上问文绉绉的,可是那色眯眯的眼睛从来就没老实过。

  “学妹”问了半天要不要把户口转到学校之类的问题,顺便又闲扯了些别的东西,于是就搭上了线,此后隔三差五的冒泡出来聊聊天,一个多月下来也算熟了吧,但一般情况下都是她问我答,话题都是她发起的。“学妹”也是计算机学院的,算是直系吧,当时我还特别可怜他选了这么个摧残人性的专业,一年学下来,觉得人生都要毁了。8月临近开学的时候,她问我能不能到车站接她,报道当天的火车票没买到,她只好提前一天到,说自己不想让父母送,也没有同学同行。我对这种黏黏的学妹向来是敬而远之的,虽然我会提前几天返校可还是假借有事儿推脱了。但这种好事儿张文涛应该是很乐意的,我就把张文涛的QQ给了她,让她联系张文涛。谁知道学妹一气之下竟然怒了,说我这个学长不靠谱,只会动嘴皮子功夫,说她就要自己一个人到学校给我看。当时我心里默默地送上了“脑残”两个字给他,耍什么孩子脾气,是学长也没有义务为你服务啊,再说怕找不到就让父母送啊,99.9%的新生报道不都是父母送的么。

  于是我便没有继续搭理她,过了几天她又发消息赔礼道歉,说自己前几天火气太大了总总。我继续不理她,她又发了几条道歉的消息。直到她坐火车那天,我稍稍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想一个女生人生地不熟的背着包提着行李到处找学校会很辛苦,于是就把手机号给她供紧急联系,然后又给了她一份行车路线。

  2008年8月30日,是学妹到校的那天,整整一天都没收到她的的电话或短信,中的时候有一个陌生电话,还是个卖保险的,到傍晚的时候想必她已经平安到学校了,心里也多了份安宁,也不再为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感到愧疚了。

  到了晚上,突然收到一个短信内容如下“学长,我已经到学校了,食堂没开,你能带我到附近吃点东西么,肚子好饿”,短信结尾还附上了一个可怜状的符号表情,只是我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样子了。

  我问了她宿舍的楼号,让她在宿舍楼下等我,可她发给我的竟然是男生宿舍的地址,心里不禁吃惊,还以为是某栋楼男女合住了。当我走到这楼下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在那儿了,只不过是个男的。我拿起手机回拨过去,传来了“Cause it's us against the world”的铃声,眼前的那个男生拿起手机,冲我晃了晃,然后随口报出了我的网名。这下子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原来联系了一个多月的学妹一秒成学弟了。

  我用略带责怪和充满惊讶地的声音问他QQ里怎么标着性别为女,连头像和昵称也那么女性化。

  他俏皮的答道:“想着群里那几个饥渴的学姐,还是当学妹比较安全,再说我都当学妹了你都不肯接我!”他竟然还猪八戒倒打一耙!

  我还口:“当学妹就安全了,你就不怕那几个饥渴的学长?”

  他像侦探找到了铁证一样,理直气壮的说:“所以我只加了你好友啊!”

  我回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他抓住机会反击:“我可没说你是好人,只觉得你这人不会害人罢了”

  我心里暗想这下子遇到了一个嘴巴不饶人的学弟,要是斗嘴斗下去,可真找不到地方吃东西了。于是就把话题一转带他去学校不远处的小饭馆去了。他一边走一边吐槽:“学校是怎么想的,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搞了个分校,明着是招生,暗着是派我们开垦土地的么!”

  “哈哈,我们明年就回市区了,你们嘛,再过一年估计学校都盖好了,你们就可以一直住在这儿了!”我一边冲着他乐,一边仔细打量着他。

  他一米八不到,比我稍稍矮了两三厘米,不胖不瘦,肤色略略发黑,是那种健康的黑,上身穿着一件画着大对勾的纯棉T恤,下半身一件带白色条纹的深色运动短裤,脚踩一双淡蓝色的耐克跑步鞋,右手腕还戴着一只Swatch.傍晚褪去了白天的炎热,路上基本没什么人,凉风习习很是舒爽。一路上没说太多话,偶尔一问一答,走了十几分钟,过了几个路口,终于来到了一家小面馆。

  我点了两碗面和几两牛肉,他说他要辣的,外加一罐芬达。

  我说:“喂,就算是我请客也不能这么点吧,哪有吃面条还要喝饮料的啊。”

  他说:“带回去喝,我喜欢喝芬达,饮料钱我自己付好了,这下可以了吧”

  看他这样也只好作罢,经过这一阵聊天,我已经明白和他斗嘴除了浪费些力气以外没什么好处。

  我已经吃过晚饭,只不过是陪着他而已,他把面条和肉吃的精光,本以为他折腾了一天要早点休息,可却兴致勃勃的要参观我的宿舍,说取取经验好置办东西。

  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另一个返校的同学今天去亲戚家了。进了宿舍,他开始目不转睛的打量起四周来,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我挂在阳台上的一条内裤上。阳台挂内裤在大学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男人内裤有什么好看的,女生阳台上挂着成片的bra那才壮观呢!”我打趣道。

  “是Andrew Christian啊,主打GAY市场啊!”他略带骄傲的提高了嗓门说道。

  “瞎说什么呀,就是条内裤而已”。然后顺手把内裤摘下来放到衣柜里了。其实他说的没错,买的时候只觉得好看,到手了才知道还有这说法,好在这个牌子知道的人少,也就无所谓了。

  “学长你别害羞啊,我不会歧视比的,我很Open的!”他又跟了一句。然后他撩起自己的T恤,也露出了半个内裤边,一眼就能看出来也是这个牌子的。

  “你还拿我开玩笑,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然后我们都笑了起来。

  他在宿舍里小坐一会儿,我又给他说了说学校里周围怎么走能去商场之类的,他就回去休息了,我要送他被他拒绝了,说这么小个学校还想找坏人都难,一副成年的人的口吻。

  

查看更多故事学弟纪实基情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