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让我做你的男人吧(下)

2014-03-16 作者: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让我做你的男人吧(上)

  “这话还是对你自己说吧。”

  “你没有听过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

  “我只听过,一个巴掌能拍死人。”

  “不要这么说嘛。”

  “如果你到时候被五马分尸了,要火化还是土葬?”

  “我呸,大清早你怎么这么不吉利。”

  “也对,你又说要死无葬身之地的,那只能找个凉席裹一裹了。”

  (今天就暂时更两章吧,今天天气好,偶而下午给自己放放假,关于苏小米被很多亲爱的说是小白或者外星人,有件事一直非常不好意思说出口,因为小米60%的性格(比如吃屎的狗,员外,不要这样等等恶劣的词语),是遗传到作者本人的,^_^。所以请那些觉得小米不能一直白下去的亲爱的多多见谅,我到现在都改不了这种性格,所以小米也不可能从小白变成个非常睿智的人。)

  “言,我能不能陪我去。”扯扯严言的衣袖。

  “你开学还要我陪你去?”

  “我这不是要办离校手续嘛,你是学长,前辈,知道要怎么做,帮帮我,你也知道我这脑子,没有你就不好使。”

  今年下半学期,苏小米终于决定离校,开始在外实习。他想一步一步的更靠近严言,一想到这里,苏小米又忍不住兴奋了,把头塞进严言的肩颈里。

  “你怎么越来越爱撒骄了。”

  “还不是因为你越来越爱我了。”

  “别说了,我快吐了。”

  苏小米佯怒的捏捏严言没有一点赘肉的肚子,严言把像猴子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苏小米扯了下来:“那快点,等会儿开学报名要迟到了。”

  苏小米的嘴角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在一起那么久,他早就找到了严言的弱点,受不了自己的软磨硬泡。这个弱点只于自己身上才会体现,苏小米想着想着忍不住就得意的大笑起来,被严言拍了拍苏小米的后脑勺:“又在发什么病,快点。”

  “是,是。”也不知道小米在得意什么,你掌握了严言的一个弱点,严言可以掌握了你所有的弱点,还有你也没有多少优点。

  不过当严言这位已经毕业了学长回到学校时,还是引起了不少女生的哄动。严言先是非常耐心的在教室门口等苏小米去班长那里报道,然后又陪着苏小米去老师那里拿离校申请单。

  当严言陪着苏小米站到导师面前时,那个苏小米痛恨至极的导师竟然站起来给严言倒水:“严言是吧,我听其他老师说过你呢,听说现在毕业了比在学校还要更厉害啊,你今天找老师有什么事。”导师简直就在跟严言聊家常了,完全把苏小米忽视在一旁。

  “我是来陪苏小米拿离校实习申请单的。”严言说的直截了当。

  这时导师才注意到了严言身后的苏小米:“苏小米?你们认识?”然后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难道学校曾经组织过优等生扶助差等生的扶贫活动,我不知道?”

  太直接了,直接的伤害到苏小米小小的并且脆弱的心灵。

  “老师,单子。”严言受不了老师的啰嗦,提醒道。

  “对,对,对”。说完就撅起个大P股对着严言和苏小米在找离校实习申请单,苏小米盯着老师的大P股一动不动,然后对着窃窃私语:“言,好大啊。”

  严言面无表情的把苏小米的头转过去:“看太久会长针眼的。”

  站在教师楼外的苏小米拿着这张单子愁眉苦脸:“现在要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找实习单位盖章,然后再拿给老师确认后就可以了。”

  “我还没找到实习单位。”

  “没找到实习单位,你离校干什么。”严言骂道。

  “我当时只是一心想着,出社会就会离你更近一步了。”

  “我看你是离我越来越远了。”

  “言,你公司不是有章吗?给我盖一个?”

  “那你要去哪里实习?”

  苏小米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后,在严言面前扭扭捏捏:“你对人家做了那种恩恩啊啊的事,当然要对负起养我的责任。”

  “什么恩恩啊啊的事?”

  “就是脱光衣服恩恩啊啊的事。”耐心的解释。

  “什么脱光衣服恩恩啊啊的事?”

  “就是脱光衣服用小润做的恩恩啊啊的事。”失去了耐心。

  “什么脱光衣服用小润做的恩恩啊啊的事?”

  苏小米终于抓狂了,冲着严言大吼:“就是你玩我屁yan这种事。”刚才周围没人不代表现在周围没人,这话一说出口,引来了周围几双怪异的目光,苏小米的脸刹那之间就涨红了,只有严言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他对面,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苏小米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把对严言的愤怒转向其他人:“你们看什么看,没有看我们正排练啊。”说着拉着严言就走了。

  坐在车上的苏小米一路都在碎碎念:“都是你害得。”

  “从最开始就说色色的事情的人是你吧。”

  “你看吧,要是被学校的人知道了怎么办?”

  “我又无所谓,难不成你很在乎?”

  苏小米连忙讨好:“我不是在乎,别人说起闲话来我怕对你的名誉不好。”

  “你倒是挺会说的。”严言鄙视的看着苏小米。

  苏小米没看到严言眼中的鄙视:“我可是以后要做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男人。”

  “那你的意思就是这半年你不工作,死皮赖脸的呆在我家里?”

  “别啊,我可以帮你打扫卫生,洗洗碗筷,做做饭什么的啊。”

  “那不是你每天都在做的事吗?”

  “你不喜欢我在你家啊。”

  “虽然你的生活以我为中心是正确的,但是多出去看看对你的智商还是有好处的。”其实严言并不是个把自己爱的人天天捆在身边的人,毕竟人要生活在这个现实的生活里,如果仅仅是有彼此还是不够的。如果苏小米天天呆在家里,按照苏小米的性格总有一天也是会厌烦和寂寞,爱一个人是不会希望对方这样的。当然这番煽情的想法,严言也不会跟苏小米说的,严言这孩子对说这种话会觉得非常别扭。

  “那你不怕我出去学坏啊。”

  “你不要带坏别人就好了。”

  “那我明天就开始找工作,言,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严言斜眼看着苏小米:“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你他妈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小米利用严言公司的章顺利的开始了离校实习生活,但胜作还是一筹莫展,不过他昨天对严言的承诺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正翘着二郎脚在家里看电视。苏小米是个很容易许下承诺,但却不去实现的人。

  严言进门看到这一幕竟然也没有反应,因为昨天公司有事加班,熬了个通宵,眼睛老觉得不舒服,好像有些发炎了。苏小米看到严言有些红的眼睛,就从沙发上跳下来:“言,你怎么了?”

  “没什么,好像有些发炎了。”

  这回苏小米就跟个管家婆一样叉着腰:“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看你天天不是看电视就是玩电脑,要不就是看书,看文件。眼睛哪能受得了,唉,你就是不听我说的话,你看我眼睛多好,那叫一个透亮。”

  严言白了苏小米一眼:“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怎么样有没有看。”苏小米把头凑很近的盯着严言,简直快盯成斗鸡眼了。

  严言伸手把苏小米的头挡开:“这点小事看什么,睡一觉就好了。”

  说着朝卧室走去,苏小米知道昨天严言通宵了,也没淤纠缠,看着严言在床上睡着,这才火冲冲的下楼去药房买了瓶眼药水和消炎药,突然觉得自己变得伟大起来,头后面都有道光环,放心吧,严言,我苏小米会照顾你的。

  中午,苏小米看了看时间,再望望卧室,不知道严言这个时候会不会饿啊,说着去厨房弄了一点清淡的东西,然后端着东西轻轻的走进了卧室,严言还是睡的很熟,累的连衣服都没有脱,苏小米把吃的放到床头柜,就爬上床,轻轻的脱严言的衣服,解开裤带,拉开拉链。

  “你干嘛。”睡觉中的严言感觉有动静,一睁开眼发现苏小米正跪在自己两腿中间,脱自己的裤子。

  苏小米被严言的眼神盯得脸红:“我,我看你没囧囧服就睡觉,所以想帮你脱掉,你别误会。”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想趁我睡觉非礼我。”

  “瞎说什么,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哼,枉我还好心做了点东西给你吃。”

  严言坐起身来,端起旁边的饭就吃了起来,苏小米凑过来:“言,要不要我喂你。”

  “老子只是眼睛发炎,又不是瘫痪。你吃过没?”

  “吃了。”苏小米努努嘴,这家伙一直都这么没有情调。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