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那年高考,同不容恋撼青春

2014-05-16 作者: 阅读:

校园同志小说:那年高考,同不容恋撼青春

  “题序”如果那年高考,我们多对或多错几道题,那么现在会不会在不同的地方,认识完全不同的人,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果然,高考的迷人之处,不是在于如愿以偿的实现,而是阴差阳错的遇见。感谢那年的高考让我遇见你!谨以此文记念那些不曾忘却的人和事。

  “Ⅰ”

  愁也罢,恨也罢,6月7日就这样真的来了。父母比我起得更早,他们给我做好了早餐,一碗红豆薏米洲,蛋清煎饼,木耳拌青笋丝。等我7点半起床时,看着餐桌上的饭和父母愉悦的表情,我是一脸木然。

  “你们怎么这么高兴?”我不解的问。

  “今天你高考嘛,天气也很好,十二年苦读今天算是到站了,当然要高兴了。”老妈说道。

  “我没感觉,好像是上刑场。”我忿忿地说。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熬过这两天你不就解放了嘛,洗漱完快来吃早餐。”我妈还是一副幸福的样子。

  “是啊。你不吃蛋黄,专门给你做的蛋清煎饼,都是你喜欢吃的。”老爸一旁应和着。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看了看窗外,天气确实不错,艳阳高照,和风徐徐,天际一片湛蓝。但愿这两天不要下雨刮沙子。我心里祈祷着。生活在这个地方,扬沙、浮尘、沙尘暴经常随风作恶,好天气总是令人向往的。

  “你们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去。”我说。

  爸妈很惊讶,“昨晚不是说好送你过去吗?”

  “天气这么好,我自己去考场就行了。”

  “那好吧,考试用的东西全都放在包里了。”爸妈面面相觑。

  我拿起门口的包,出了家门,来到小区的存车棚,找到我的宝驹,就这样上路了。其实我知道,爸妈肯定不放心,果不其然,等我骑着车经过一个路口转弯时我发现了老妈的影子。唉,父母总是这样,把孩子永远当孩子。我在一个冷饮摊前停了下来,买了一瓶脉动,喝了几口,考场规定不允许带水进去,但又不敢多喝,上厕所是件麻烦的事情,尽管考试前班主任叮嘱说,如果考试前必须上厕所可以举手,考场会安排两名老师陪同去。我靠,真要出现了这种情况,感觉像是押犯人。回头憋了一眼,老妈在一个底商门前也躲躲闪闪的停下来偷偷往我这边瞧。看看表,离进场时间还有20分钟,从这里骑过去也就10分钟不到。

  为了不让老妈操心,我驾上我的宝驹继续上路。等到了考场外,那个景象啊,比集会游行都阵容庞大,存好了宝驹,背上包往周围看了看,只见一个同学向我招手,我也向他挥了挥手。这是个我的高中同学小军。

  “你是踩着点来啊。”小军嬉皮笑脸的。

  “搞那么紧张干嘛。”我说。

  “你小子装沉稳。”小军一脸坏笑。

  “我靠,要上刑场了,当然要镇静一点,反正就这两天半。”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进考场的铃声响了,校门打开了,同学们鱼贯而入,身后是家长们的嘱咐声,此起彼伏,真是够聒噪的。我和小军不在一个考场,高考的座位也被打乱了,前后左右几乎碰不到本班的同学,考场的座位数也是按7-8-7-8排列着,试卷也是分AB卷,这帮老家伙们这么安排还美其名曰“公平竞争,考出真实水平”,实际就是防止作弊呗。

  进入考场,找到我的座位。所有与考试无关的东西,包括水在内都被监考老贼扔在了墙角。不一会,发卷的铃声响了,监考老贼开始发试卷,一边发还不停地叨叨着,“不许答卷,现在检查一下卷子,涂答题卡,今年是最后一次3+2考试,注意AB卷,有不清楚和试卷有问题的举手。”没人举手,我刚涂完考生信息,监考老贼的声音又响起了,“是这个考场的吗?”循声望去,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正欲往里走。

  “哎,站住,来核对一下考生信息,叫什么?”监考老贼问。

  “褚一凡,19座。”这个男生答。

  靠,这小子正好坐我后面。座位号是按蛇形序列排的,第一排的是1-15-16-23.我看了一眼他,不认识,应该是其他中学的。考场的气氛很压抑很紧张,这小子在我后面坐了下来,沙沙沙地开始涂卡声传了出来。这时候监考老贼的声音又开始了,“已经涂完考生信息的把笔放下,不许答卷,等待铃声。”

  很快开考时间到了,铃声响起。考场里三十个考生都低头开始答卷。第一科是语文,考试时间比其它科延长半小时。这个过程就不用详说了,之前的模拟都进行过三轮了。答完前面的题,一看表就剩75分钟了,赶紧开始构思最压轴的作文题。等我稀里糊涂地把议论文写完,离结束就剩15分钟了。检查了一下答题卡,再检查一下试卷,又看了看自己画问号的题,想来想去觉得答案差不多。突然刺耳的铃声传来。“全部停止答卷,把手放下去。”监考老贼又开始叫喊了,“哎,19座的,不要答了,把笔放下。”

  我习惯性的往后看了一眼,结果被另一个监考老贼看到了,“18座的不要动。”我靠,老子手都放下去了,往后看一眼还成作弊了啊,这个监考老贼。

  “我忘涂AB卷类型了,补一下。”身后这小子答道。

  “不能再涂了,把手放下去。不要动了。”监考老贼在咆哮。

  真TMD 不通人情!我忿忿地想。反正我也不能再动,另一个老贼盯着我呢,等那个监考老贼走过来收卷和卡时,没再听到咆哮声,估计身后这小子已经涂完了。当监考来贼宣布可以离场了的时候,我走出考场发现眼睛有点疲劳了,睫状肌还没有放松,看远处的东西都是重影。来到校门口,老妈就迎了上来。

  “答的怎么样?”老妈关切地问。

  “反正都做了。”我说。

  “没有漏下的地方吧?”

  “没有。你别问了,都挺好的。我们走吧。”

  老妈还想问什么但没再敢问。这是我听到一声“出租车”的叫声,抬头一看正是考场里我座位后那小子。“还挺拽的嘛,打车回。”我心想。我转头对老妈说:“你接下来别来陪了,你看还有的学生不也是自己回嘛。”

  “父母都在为什么不能来,那自己回的都是父母不在身边的。”老妈应和着。

  “你说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好了,赶紧回去吃饭,你爸已经在家等着呢。”

  回到家,餐桌上都已经摆好了饭菜。老爸又是一阵问东问西。我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着。就这样,前两天的考试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最后一天的上午,开考前我按照程序刚把考生信息涂完,就感觉背后有人戳我,我轻轻一回头,“借我支蓝色的笔吧。”他说。

  就这个节骨眼上,又被监考老贼逮着了,“干什么呢!不许交头接耳!”我心里这个堵啊,第二次被监考老贼喊话了。

  “我带的笔都不出水了,借支笔。”这小子对监考老贼说。我看了看老贼,老贼也看了我一眼,“你有多余的吗?”我点头。老贼走过来,拿起我递出的笔,放到了身后这小子的桌上,并不忘正经一下:“有事先举手,不许私下搭话。”

  接下来的整个考试过程中,我发现老贼一直“重点关照”我这里,很明显他认为我和身后这小子有作弊的可能。我也没搭理老贼,身正不怕影子歪。再说我又不认识身后这小子。直到结束的铃声响起,我长出一口气。等老贼说可以离场时,我起身去墙角拿包,身后这小子也凑上来,把笔拿到我面前,微微一笑,“谢谢你了。”我没说话,因为我发现往袋子里装试卷的老贼还在瞅我俩。

  出了考场教室的门,这小子还跟着我。

  “真谢谢你了。”这小子还是笑着。

  “没事。”我懒懒的答了一句。说实在这两天半的考试我真快累晕了。

  “我叫褚一凡,一中的。”他说。

  我哦了一声。见我没说话,他继续问,“你是几中的?认识一下吧。”

  “没你那么优秀,我二中的。”我说道。一中在我们当地是有名的重点高中,学生都是尖子,这一点我清楚。

  “我学习也没那么优秀。你叫王哲一吧?”他问。

  我抬头看着他,这小子长得很精神,黑黑的短头发向左立着,瞳仁也是一汪墨色般,鼻子挺挺的,嘴角挂着真诚的笑。“你怎么知道?你认识我?”

  “我从监考手里的考生信息表上看到的啊。”他答道。

  我想起来了,每科目考试前,监考老贼都要让考生本人在表上签字,我在他前面,他看到是当然的。我随即哦了一声。

  “都考试完了,你怎么还那么严肃?”他问。

  我看着他,感觉这小子似乎跟人似乎自来熟,这么喜欢套近乎。我跟他见面也不过这两天半的时间,确切地说是十几个小时而已。“考累了。”我随口答。

  说话间已经到了校门口,这小子又来话了,“一块取车吧。”

  “你不打车了?”我问。

  “打车?哦,你说第一天啊,那是因为出来晚了,没骑车。”他说。

  来的时候赶考试可以理解,回的时候还用打车?得瑟!我的第一感觉。今天老妈有班,老爸想来接我,但被我拒绝了。校门口聚集了很多同学,终于考完了大多数人都显得比较轻松。我和褚一凡都跟各自的同学打着招呼。取车的时候,我发现这小子的山地车居然和我的一样,都是蓝底白纹的英特莱。他似乎也看出来了,笑着说,“哎,咱俩的车一样呢。你是在二宫那的专卖店买的吗?”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这小子怎么这么多话呢。

  “哲一,你走这边吗?”他说。

  “对!”我说。我搞不明白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自来熟,好像认识很久了似的,直接叫我的名字,连姓都不带了。

  “我也走这边。咱俩挺有缘,连名字里都带着一字。”他好像很兴奋的样子,依旧微笑着。

  一路上,这小子一直在和我聊考试的事情,还不时地跟我对答案。等到了立交桥附近,这小子提出了一个让我诧异的要求。

  

查看更多同志小说青春校园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 / LATEST
随便看看 /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