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同志小说:被学弟掰弯的这三年(10)

2014-05-05 作者: 阅读:
学弟

  对我来说,这个国庆夜的晚饭很有新意。虽然我也和舍友们在宿舍煮过饭和面条,但两个人围着桌子,吹着风扇,吃着小菜,喝着啤酒,聊着天,觉得很惬意。这也是我第一次和阳喝酒,虽然只是罐装啤酒。大家不要以为阳会酒后吐真言哦,一瓶啤酒怎会把他灌到那个地步。他的酒量我后来见识到了,都说北方人能喝酒,也许太片面了吧,但至少他能喝。好了,这个吃饭的事情就以此带过吧,回忆一下,就不多述了。

  国庆第二天,我七点多就醒了,但是没什么安排,就躺在船床上听广播,玩手机,直到吃午饭才起床。下午就跑去机房上网,看昨天的阅兵。对着电脑一下午,眼睛涨着疼,晚上实在不想上网了,晚饭后坐在宿舍发呆,思考怎么打发这个夜晚。和璇在一起久了,一个人的时候,到了晚上,就会特不适应,觉得很无聊很难捱。然后我就想晚上该干嘛呢,翻翻书,没心思看。听广播,没啥好的音乐节目,不是卖药就是讲新闻、说交通。舍友打dota,貌似是这个玩意,我对游戏不懂。我站他后面看了一会儿,还是不懂,根本就看不下去。而且他把音箱开着,听着很烦。给璇打了个电话,抱怨她不留校陪我。和她嘻哈了一会儿后,就趴在桌上,用手机放音乐。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打开门,是阳。我把他迎进门来,他说:“璇姐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又说你一个人无聊,让我来找你玩。”对哦,我怎么把他忘了,璇还嘱咐我照顾他呢。还是璇细心啊。我说:“我们去你宿舍吧,我舍友打游戏呢,吵死了。你宿舍清净点。”然后在他宿舍又是闲聊了一晚上。临走时我问他明天中秋节有没有什么计划,他说没有。然后我就约他第二天五点半一起吃晚饭,然后晚上去唱歌,房间我去订。其实我并不大会唱歌,只会乱哼哼两句。过这个节对我来说倒无所谓,可是我怕阳一个人第一次在异地他乡过中秋太寂寞了。反正我也闲得无聊,一起玩玩也好。

  国庆第三天,恰逢中秋节。上午睡觉,下午去学校旁边一家KTV定了一个房间,因为怕来晚了就没地了,特殊时期必须考虑全面。我以前不和璇在一起时,周末都是这么过的。五点多钟发信息问阳在哪,他说在宿舍。本打算出去吃晚饭的,可是我担心今晚饭馆会爆满,就提议在学校食堂吃。刚好学校发了节日餐券,在食堂也可以吃的不错,反正我要求不高。我又觉得这样太委屈阳了,毕竟人家离家那么远,毕竟是过节嘛,应该请他吃得丰盛一点。爸妈中午还打电话给我让我今天一定要加餐呢。我把自己的想法和顾虑告诉了阳,他说:“这有什么啊。不都是吃饭嘛,在哪吃都一样。只要吃得开心就行。”这小子说话还挺中听,于是我们就在食堂吃了。

  吃过晚饭,走到KTV,六点多一丁点。一个小房间唱,两话筒,刚好两个人,虽然设施比不上市里那些大的KTV,但是也还凑合了,价格也还好。其实我对新歌都不熟,老歌好一些,都是在广播上听到的。阳则是新歌老歌都会。

  第一首歌是他选的光良的《童话》,唱得特别有味道,当时我都陶醉了。他很喜欢五月天,他开玩笑说可能就是因为自己也是五月出生的吧。他唱了一首《知足》,还有几首五月天的快歌,记不大清。他唱粤语歌也很好听,唱了Beyond《真的爱你》和《喜欢你》。唱这些歌时他唱粤语,我用普通话附和着唱,觉得自己纯属在捣乱,用普通话唱的太没感觉了,还是粤语好听。他唱时还不时地朝我看,我心想这歌该不会是特地为我唱的吧,然后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后来我选了一首张智霖和许秋怡对唱的《片片枫叶情》,这歌我也很喜欢。他问我会唱吗,我说不会,就用普通话唱着玩呗。他说和他对唱,我说那我只能用普通话哦,他说行。我唱着直想笑,觉得挺好玩的,把他也逗乐了,边唱边笑,气氛越来high了。

  后来他问我想不想听他最拿手的歌。我说当然想啊。然后他选了一首《父亲》,说待会唱。我将它直接置顶了,说现在唱吧。当画面出现,音乐响起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应该很老了,但旋律很好听。他唱得很深情: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等我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

  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写叮嘱,

  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都说养儿为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

  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这是前半段,好像后半段的歌词也是这个。这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还不是原唱,但是我觉得阳越唱越深情,而且也觉得这歌词很棒。后半段第一句“那是我小时候”紧接着前半段的最后一句,他顿了下,我觉得他好像有些哽咽了,所以没马上接上。然后他又赶快赶上进度,越唱声音越颤。起初我以为他是想家了,所以唱着这首歌有点想哭。可是听到后来我觉得不对劲,我看着阳的眼睛,他眼中满是泪水,脸上都有泪痕。我毕竟不是傻子,反应没那么慢,我猜到了些什么。我说:“阳,别唱了。”

  他放下话筒,趴在我肩上,泣不成声。我是个很心软,或者说很容易被打动的人,见不得伤心凄惨的事,他这么一哭,把我也弄哭了,也没了主意安慰他。结果两个人就抱着哭。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倒是他先停,反过来劝我别哭了。原来他父亲在他读高一时因癌症去世了。以前我和璇问到他的家庭时,他都没提过这个。他说:“让你见笑了,若是平常唱这歌,也没怎么哭过,可能今天是中秋节,有些感触吧。而且也只有在你的面前我才敢这么放声哭出来。”其实才是我让他见笑吧。

  

查看更多学弟校园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