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男男同志故事:风潮(下)

2014-03-25 作者: 阅读:

校园男男同志故事:风潮(下)

  第三十九章(上)

  宿舍里赵刚还赖在被窝里,一见到我就蹦了起来,问道:“怎麽样怎麽样?没瞎吧?”

  “靠,替你挨了这麽一刀,我真他妈幸运,明天买体彩,要不六合彩也成!”我把药往桌上一扔,“你怎麽也翘课?”

  “妈的,那课还用得著去捧场,成天对著书念,普通话又那麽差劲,真是折磨!只要可非这小子去了,也就代表咱哥儿仨到场,嘿嘿!对了,咱班听说要去卡拉OK,下周末,罗班通知的。”

  “干吗不搓一顿拉倒?”一听卡拉OK我就头疼。

  “就是,民以食为天!这群傻B!不知道他们怎麽想的,唉!起床!”他挣扎了很久才从床上爬下来,仔细看看我的伤情,领导似的晃晃脑袋,叹气道:“可惜了,可惜了!这麽个人就这麽──完了!”

  我直接把他踹出门,然後按照医生交代的,三个小时换一次药,对著镜子把纱布揭下,对著那只又红又肿的眼睛,我小心地把药膏挤了进去,再换上纱布。不知道什麽时候可非到了身後。“我帮你!”他把纱布小心地覆在眼睛上,动作轻巧得像个女孩。完事後他主动请缨帮我打饭,我乐此不疲。

  中午吴宗铭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见我吃了秤砣铁了心赖在宿舍,他没辙了,改口让我注意这注意那,比我妈还我妈!

  那一周我爽极了,可非照顾得无微不至,巴不得多伤几天。这人要是内疚了,还挺有意思。我时常使坏,他倒丝毫不介意,最後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赵刚说他巧媳妇俊丫环的命,要是可非是女孩他就马上娶他。我差点儿乐劈了,让他用不著这麽费劲,如今时髦男女同吃!话没落地,他们俩就把我压在桌上一顿痛扁。

  没让我爽多久左眼就重见天日了,彻底摆脱纱布困扰的那会儿,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是眼角还有点血丝,不碍事。周末的晚会实际上以卡拉OK为主,让我当主持人。吴珊也来了,说是要体验一下我们的班级生活。

  由於很多节目都是临时上的,怎麽把这些节目串起来,的确给我临场发挥加大了难度。赵刚在台下起哄,让可非代表615的来一个,得到全体响应。吴珊也叫得欢,直把可非往台上推。他选择张学友的《心如刀割》,我主动当他的配角,自编和声,纯粹是为了给大家找乐子。

  前奏响起,全场一片寂静,似乎等著可非开唱。那抒情的音乐加上淡淡的灯光,让我有种不自然的幻觉。很快我们就配合起来:

  “我的天是灰色(灰色)

  我的心是蓝色(蓝色)

  触摸著你的心(你的心)

  竟是透明的(透明的)

  你的悠然自得(自得Oh……)

  我却束手无策(无策Yeah……)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En……)

  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恋恋不舍)

  但什麽让我辗转反侧(Oh──反侧)

  不觉我说著说著天就亮了(就亮了)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一种苦涩)

  我是真的为你哭了(oh哭了)

  你是真的随他走了(oh走了)

  就在这一刻全世界伤心角色 又多了我一个(多了我一个)

  我是真的为你爱了(oh爱了)

  你是真的跟他走了(oh走了)

  能给的我全都给了我都舍得(都舍得)

  除了让你知道 我心如刀割(我心如刀割)……“

  对上他那迷离的雾眼,我的表演天赋来了,故作深情地看著他,作他的和声。完毕後,为了保持完整性,我故意拥住他,给他的脸亲了一口,全场笑声一片。他一愣,马上领会出我在搞秀,也报复性地抓住我的脑袋把嘴唇紧紧地贴在我的嘴边。

  操!我连骂了三声,擦了擦嘴边的吻痕,笑著推开他,全场鼓掌,男生大叫再来一个,我赶紧把他轰下台,继续下面的节目。只见可非刚坐下,吴珊就乐滋滋地说得没完没了,估计是在说刚刚那场小品。我退到一旁,廖凌在我耳边小声说:“刚刚那真是太搞笑了,可非像你老婆。”

  “本来就是。”我借题发挥,翻开节目单准备下一首歌。廖凌嘿嘿两声离开了。

  奔哥带著他女友来参加晚会,两人一起唱《花好月圆》,这是他的第n个女友,但n等於几我还没弄明白,只知道一个比一个漂亮,现任的这位比奔哥高了半个头,我们都佩服他的能耐。

  

查看更多男男故事校园同志小说风潮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LATEST
热门小说 / HotRead